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三章 罗斯福和休斯(下)

angryfox 收藏 6 81
导读: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三章 罗斯福和休斯(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6/


叶江明对于飞机制造的兴趣远远超过了休斯的想象,第一次会谈就很快取得了成果,叶江明一口答应休斯将给休斯飞机制造公司投资300万美元,作为投资的回报叶江明将控制休斯飞机公司75%的股份,休斯以原来公司资产作为股本占有25%的股份,并依旧担任休斯飞机公司总经理。叶江明似乎毫不在意,处于困境的休斯飞机公司实际上不值100万美元,这验证了罗斯福对于叶江明慷慨的评价(叶江明查过资料,这个休斯就是美国飞机制造行业最成功的企业之一休斯飞机制造公司的创始人,因此自然毫不吝啬美元,休斯始终认为日本零式战斗机实际是模仿了休斯公司早期向美国政府推销的H-1,H-1的外型的确和零式惊人的相似)。不过,当休斯邀请叶江明投资他认为回报率最高的电影行业时,却被叶江明一口回绝了。叶江明无法对休斯说清楚,他投资飞机制造公司是想为陷于苦难之中的旧华夏国提供更多的飞机,并建立华夏国自己的飞机制造工业,至于电影,即使再赚钱,自然也无法吸引叶江明的注意力。

从青霉素投产开始,这种一盎司黄金一克的昂贵药品,已经累计给叶江明带来了2500万美元的利润,如果算上银行账户上那些期盼着青霉素而提请支付的预付款和叶江明在股市上的收益,实际上叶江明财富迅速的接近了5000万美元。他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归还了摩根提供的1000万美元贷款,这让美国所有的银行趋之若鹜。因此,当他提出再向摩根申请一笔总计为一亿美元的贷款时,摩根的高层甚至为此开了庆祝香槟。

叶江明用这笔巨款,在纽约注册了属于他自己的石油公司,复兴石油开发公司,直接委任欧阳玉兰的大哥欧阳忠宏为总经理,欧阳忠宏大学毕业后就在美孚工作,已经有十个年头了,对于石油的勘探开采极有经验,他在美孚的一些朋友,也先后被挖到了复兴石油公司。把欧阳玉兰网罗到麾下,是极为意外的收获,很快叶江明就发现他的收获远远超过他的想象,除了欧阳玉兰的大哥欧阳忠宏被妹妹的诚意以及叶江明的美元攻势打动,投奔叶江明从事石油勘探开采业以外,欧阳玉兰的二哥欧阳玉龙,也很快成为叶江明的猎取对象。欧阳玉龙毕业于纽约州立大学,在杜邦公司任职,也有六年时间了,这样的人才叶江明怎么能放过,没多久欧阳玉龙的正式头衔就是叶氏制药企业的常务副总经理,帮助叶江明处理叶氏制药日常事务。就连一名欧阳玉兰在女校的密友,犹太裔的汉瑟小姐,原因是这位如花似玉的汉瑟小姐正在担任纽约花旗银行地区分行行长秘书,汉瑟立刻被挖来任命为叶江明的私人第二助理,专门负责代表叶氏企业和金融机构打交道。

石油属于战略资源,二战中纳粹德国发动斯大林格勒战役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控制苏联的油田,当然有着详细石油分布资料的叶江明根本不会放弃获取石油这个现代经济的命脉。其实叶江明的选择并不多,中东油田缺乏安全保障也没有必要的基础设施,显然不在考虑之列;苏联的大油田,叶江明想掺和也掺和不上;美洲最为著名的墨西哥湾黄金带油田由于是海洋油田,目前的技术尚无法开采;委内瑞拉的马拉开波油田,已经被英荷壳牌石油公司几年前捷足先登了,该国的其他几处油田属于重油田,目前的开采和提炼技术,还无法利用。找来找去,最后只剩下了一个目标,东得克萨斯油田,这是美国最为著名的油田之一,按照历史应该是在1930年才被发现的,油田位于得克萨斯的东部,邻近美国南部的铁路交通枢纽达拉斯,面积560平方公里,地质储量11亿吨,可开采储量9亿吨,东得克萨斯油田的年最大开采量曾经达到2400万吨,维持每年500万吨以上的产量轻而易举。若是按照开采一桶原油能够赚0.8美元计算,1吨油大约合7.40桶,那么500万吨的产量1年就可以给叶江明带来将近3000万美元的利润,如果能够建立自己的石油工业体系,原油经过深加工提炼出汽油、柴油、煤油,每桶原油的利润至少单纯开采的5倍,那么每年的利润就会膨胀到1亿五千万美元以上,好比每年从天上掉下来150多吨黄金,这样的好事情怎么能放弃。复兴石油公司挂牌成立的第三天,叶江明就以严肃的口吻命令欧阳忠宏,务必在半个月内不惜代价收购他所粗略绘制的属于得克萨斯州东部这片200平方英里(约合560平方公里)区域的土地所有权,然后立即开始勘探工作。望着欧阳忠宏有些惊诧的目光,叶江明不得不用神秘的口吻对欧阳忠宏解释道,他的一个不能透露姓名却值得信赖的地质学家朋友发现这里蕴藏着一个大油田,开价100万美元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叶江明。荒谬的感觉从欧阳忠宏的脑袋中油然而生,他甚至怀疑叶江明的思维是否正常,随便一个未经证实的消息就能够卖100万美元,还要花上百万万的美元去收购大片的荒原,这简直是胡闹。望着欧阳忠宏的神色,叶江明又一次强调这位地质学家是自己的好朋友,非常值得信赖,因此这个秘密只能他们两个人知道,购买并勘探这个区域是目前的首要工作,可以说是命令,不存在任何怀疑和讨价还价的可能性。欧阳忠宏的所有的不解只好埋在心里,毕竟叶江明是老板,而自己不过是高级打工者,老板都下决心烧钱了,自己也尽到劝谏的义务了,下面所能做的只能在点火的时候祈祷上帝,让这些钱能带来奇迹。准备好行李,欧阳忠宏第二天,就带着律师、商务助理一帮人乘火车前往得克萨斯,洽谈购买土地,另一帮工程部的人员准备着勘探机械,待土地协议一签定就立刻开始勘探。叶江明手绘图纸上的这片土地非常荒凉,按照叶江明事先制订的不惜一切代价的原则,欧阳忠宏很轻松的就以每平方英里20000美元的价格,将200平方英里的土地划到了复兴石油公司的名下,接下来就是从纽约运来勘探和钻井的工具,来验证叶江明所花费的500万美元(在欧阳忠宏的计算中,自然应该包括购买消息的100万美元)是否属于竹篮打水一场空。

把200平方英里的土地弄到手,叶江明的心立刻轻松了很多,具体勘探细节他全部交给了欧阳忠宏,不必太关注。叶江明知道,1926年华夏国最大的事件就是6月到7月之间,广东的国民政府将正式决定北伐,北伐军将分为三路,主攻一路指向湖南、湖北;一路指向福建、浙江;另一路指向江西,如果能够在北伐之前和当时广东国民政府的实力人物接上头,将能够大大增强以后叶江明在国民政府的说话分量,另外处于对传奇中的历史巨人周恩L、蒋介石等会面的憧憬,也催促着叶江明尽快踏上回国的归途。

叶江明在五月初就安排在旧金山租了一艘五千吨的货轮,作为他回国的交通工具,并和吴有训联系上,5月19日日,吴有训将直接从芝加哥赶到旧金山,和叶江明一起回国。这艘货船,经过了半个月的装载,已经完全成了一艘军火船,上面装载着叶江明为广州国民政府准备的军火,包括:M1903步枪,3000支;M1911勃朗宁手枪,500把;M1921汤姆森冲锋枪,1000支;M1918轻机枪,200挺;M1919 重机枪,100挺;75毫米迫击炮 ,40门;各类子弹200万发;75毫米炮弹 1万发;手榴弹 10万个(以上武器约值50万美元)。另有十公斤的青霉素(按照当时的市场价格达20万美元);价值三十万美元的军用电台、医疗器械、药品等物资,总计的捐赠总额达到100万美元。出发前,他给宋子文发了电报,告知了宋子文他的行程,宋子文很快就十分热情的回电

“弟此行可谓爱国之行,拳拳赤子之心可见,兄定当于广州恭候大驾。“

叶江明比吴有训提前了一天,五月十八日就来到旧金山的港口准备出行,回想八个月之前他从这里仓皇出逃,几乎被赌场老板伯格害了性命,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重游故地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象了。两个月前在罗斯福的帮助下,旧金山市的民主党参议员几乎是全体联名向旧金山警察局提出质询,不可一世的伯格很快被列为通缉犯,仓皇出逃到南美,他的赌场被查封,他的私人银行也不得不宣布破产。

叶江明来到旧金山的第二天,吴有训就从芝加哥赶到了旧金山,看着货轮上已经堆满了各种北伐军所需要的装备物资,又忍不住对叶江明赞扬了一番。不过更令他惊讶的是,几个月不见,欧阳玉兰似乎改变了很多,从她递过来的名片,吴有训发现她的头衔已经变成了叶氏企业集团的总裁助理,同时还是叶氏金融公司和叶氏制药公司的董事。她紧紧地跟在叶江明的身后,眼睛里充满了崇拜的目光,而在这崇拜的目光中,有些已经不仅仅是崇拜了。这一晚的晚餐在旧金山海港边的一座以烹饪海鲜而闻名的酒店举行,除了吴有训、叶江明、欧阳玉兰以外,还有汤普森和乔治以及两名随从。

“老板,到华夏国要多长时间。“汤普森忍不住问道

“估计最少要20天,这还是因为我们的船上货不多,另外我已经通知过船长,不必节省燃料,以最快的速度航行。“

“那么长的时间,不是要把我们闷死吗?“

叶江明没有搭理搞怪的汤普森,这座饭店紧邻海港,不时可以听到巨轮起航的汽笛声,长途跋涉20天,行程上万海里,运送大量的军需物资,叶江明将给国民政府的各个派别留下一个非常良好的印象,这才是叶江明此行的根本原因。当然叶江明不能直接说给汤普森听,在他的心中,汤普森是一个有些莽撞的兄长,很多事情不必解释。

叶江明笑了笑,没有回答,这时吴有训问道

“欧阳小姐也一起去吗?“

“不,她将留在美国,处理公司事务,欧阳小姐非常能干,现在她已经是我的左右手了。“

当叶江明说到左右手时,欧阳玉兰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她马上放下刀叉,用手捋了一下头发,为了掩饰刚才的一丝慌张,她接着叶江明的话说道

“叶先生过奖了,叶氏集团发展非常迅速,这让我几乎忙不过来。吴先生,你上次说得对,叶先生是真正爱国的,我小的时候曾经和邻居参加过五四运动的游行,不过那时我们还小,多少带着看热闹的想法,还不能理解爱国的含义。有叶先生这样的人支持祖国,我想国家和民族应该会有很大的转机。“

“好了,玉兰,我们都是自己人,就用不着自卖自夸了。“

这句自己人,让欧阳玉兰的脸又红了一下,比刚才明显多了,吴有训离开华夏国的时候,已经在父母的包办下,和自己的表姐结了婚,对于男女之事,已经开化,他坐在欧阳玉兰对面,已经可以体察到欧阳玉兰情绪的变化,他连忙岔开了话题

“如果北伐胜利了,那么中华民族一统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日子应该值日可待了,贤弟以为如何。“

多次接触之后,吴有训对叶江明的称呼已经变成了贤弟,将叶江明视为知己,他知道叶江明对政治军事有独到的见解,且目光长远,常人不及,所以特地就这个话题听取叶江明的意见。

“正之兄,依小弟所见,北伐将很快取得胜利,最多不超过1929年,北伐将在华夏国全面获胜。不过,完成形势上统一的华夏国仍然难以摆脱内战的困局。“

“上一次,宋子文来时贤弟大唱赞歌,说北伐是大势所趋,为什么这一次却如此悲观,这让我十分不解,愿贤弟明示。“

欧阳玉兰也在一旁问道

“叶先生,国民政府北伐若能成功,为什么只是形式上的统一?”

“你们有所不知,华夏国近代政治的最大弊端就是军阀政治,这从太平天国时代清朝政府兴办团练开始就已经形成了,先是湘军、淮军,然后是袁世凯的北洋军阀,都通过军事实力把持地方或者中央政权。军阀政治的一个特点是为了维护个人和小团体的利益,必然要抓住军权不放。这种军阀割据局面已经形成,要想一朝一夕就消灭,谈何容易,可以预见一旦北伐战争胜利,中央政府定然急于收回地方的军权,那个时候西北的冯玉祥、阎锡山、山东的韩复榘,广西的李宗仁、四川的刘湘、湖南的唐生智、云南的龙云或者独立与中央政府对抗或者联合与中央政府对抗,应该不会很久。即使在中央政府内部,掌握实权的蒋介石与CP以及汪精卫之间,矛盾也将会逐渐升级,一场以夺得政权为目的的互相斗争,难以避免。“

吴有训和欧阳玉兰认真地听着,联系他们平常了解的一些国内情况,越听越觉得叶江明分析得很有道理。

吴有训接着问道

“刚才贤弟说到CP,听说目前国内CP闹得很盛,不知道贤弟对于CP的看法如何?“

“目前世界上唯一的一个CP国家就是俄国,各列强因为政治理念不同,曾经多次武装干涉俄国,我个人以为大可不必,世界上各国的情况各有不同,应该允许存在不同的国家制度。若说道俄国的国家制度,目前实行一党专政,虽然短时间内对提升了俄国的国力,但是一党专政,缺乏监督,发展到后来必然是蒙蔽广大人民,独裁、腐败、武断最终都是无法避免的,因此即使不去武装干涉,最多七八十年像俄国这样的CP国家就将自行灭亡。华夏国的CP刚刚成立不久,发展却很迅速,大部分人想以俄国为榜样,走富强国家之路,他们的想法是好的,通过把这种主义传给华夏国最广大多数的农民,也能够在华夏国政坛上占据一个很重要的地位,不过我个人认为俄国虽然革命成功,却未必是华夏国的朋友,即使对待他们的盟友华夏国CP也不例外,沙俄曾经占我大片国土,是列强中最为贪婪的一个,十月革命后列宁虽然发表了理想主义的宣言要退回领土,但是在国内的压力下无法付诸实际行动,目前俄国窥视我国的外蒙、新疆,因此实在是华夏国的大敌,只是华夏国CP现在还仰仗着他们的理论、组织、经费各方面的支持,所以双方仍在蜜月当中。“

“既然国内还要发生大的动荡,那么我们的办学不是会受到很多限制。“

“正之兄,即使国内发生动荡,华夏国依然需要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这是不用怀疑的,只有用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武装他们,整个民族的素质都提高了,才能彻底摆脱这种黑暗的军阀政治。另外,我为什么要和国民政府的高级官员发生密切联系,就是为了争取他们的支持,建立我们新中华民族的教育、科研、工业基础。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才能显出英雄本色,否则正之兄怎么会早早下定决心,离开生活和工作条件都很优越的美国呢?“

很多年后,在吴有训的回忆录,《和巨人一起战斗》当中,他深情地写道

“这一晚的谈话让我们都非常震惊,这是叶江明第一次清楚地表明自己的政治观点,他对整个形势看得如此透彻,分析问题办法是如此合理,以至于整个晚上我都没有睡着,反复咀嚼着这些观点的内涵。之后在航行的二十天时间内,他又给了我不少启示和教诲。不久,历史就证明了叶江明的论断完全正确,即使细节也非常吻合,在整个华夏国都处于黑暗之中,不知道该向何处去的时候,只有叶江明清楚地向我们告知了华夏国未来的发展方向和为什么走这个发展方向的缘由。“

几个人说话间,一个留守在船上的随从匆匆地来到酒店内,欧阳玉兰认识这个中文名字叫张汉镕的年轻人是留守在船上的译电员,没有到叶氏企业之前,只是在纽约华人聚居区做一些小买卖,因为他懂得英语,人比较机灵,叶江明就安排他去进行了培训,成为了专职的译电员。张汉镕的手中拿着一封打着三个惊叹号的电报,欧阳玉兰接过电报直接递给了叶江明,展开一看,原来是欧阳忠宏从东得克萨斯勘探现场发过来的,电报开头什么字也没有是一连三个惊叹号,接着是“上帝啊,老板,我们发现了奇迹,我们的三口试验井都打出了油,第一口井在1095米深的地方打出了油,日产可以达到41吨,没过两个小时在设第一口向西将近2公里和16公里的其他两口井也都钻出了油,其中一口井我们估算可以日产油411吨,是第一口井产量的十倍,而第三口井更为惊人,估算的日产量可以达到2900吨。我为老板你感到骄傲,你创造了石油勘探史上最伟大的奇迹,或许你可以带领复兴石油打败洛克菲勒!”

让一向沉稳的欧阳忠宏,写出如此激情的电报,叶江明也忍俊不禁了,想必欧阳忠宏已经兴奋得无法控制情绪,他把电报递给欧阳玉兰,说道

“准备祝贺你的哥哥吧!”

欧阳玉兰接过电报,也几乎惊呆了,叶江明看吴有训露出不解的神情,解释道

“我们集团下边的复兴石油公司在东得克萨斯发现了一个大油田,年产量肯定将超过100万吨,估计明天美国的各大报纸就会登为头版。”

吴有训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惊,自从认识叶江明以来,奇迹两个字对于叶江明来说用得似乎都有些烂了,难道上帝真的把他所有的宠爱都集中在叶江明身上吗?一旁汤普森和乔治忍不住兴奋的吹起了口哨,在这样兴奋得心情下,所有人都忍不住多喝了几杯。叶江明对身边的张汉镕说道

“回电,告诉欧阳总经理,立刻安排如下工作,一考虑铺设一条从油田到达拉斯的输油管道,解决运输问题。二是应立即在达拉斯设立炼油厂,将达拉斯变成我们的加工基地。炼油厂的规模初期加工能力应不小于100万吨每年,中期应不小于500万吨每年。三和达拉斯的铁路部门洽谈石油运输协议,在运费上我们要尽量争取和洛克菲勒处于同一水平,底线是最不济也不能比他们高过15%。四是准备订购油轮,组建我们自己的油轮船队。最后再加上一句,大家辛苦了,参与勘探的人员每人可领到1000美元的奖励。”

一向沉稳的吴有训也有些激动了,发现了这么大的一个油田,意味着叶江明很快就会成为美国前几名的富翁,那么回祖国建设一所全新的科技大学将变得更加现实,这样的激动让吴有训上了船后接连几天心情始终也无法平静。

1926年6月的广州,天气十分炎热,黄埔港港口处聚集了不下几百人,军乐团早已准备好了吹奏的曲目,码头的不远处不远处一个巨大的红色条幅上醒目地写着“欢迎世界知名的华人科学家、实业家叶江明先生归国。“而欢迎的人群中不乏国民党显贵分子,包括刚刚就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蒋介石、国民党政治领袖国民政府主席汪精卫、财政部长宋子文、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军长何应钦,党内左派领袖邓演DA,宋庆Ling,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主任周恩L以及林森、胡汉民、孙科、张发奎、陈铭枢、李济深等都在其中。接近中午时分,一艘悬挂着美利坚合众国国旗货轮在两艘国民政府小吨位炮舰的护航下,缓缓地驶入了黄埔港。又经过了半个小时,货船才缓慢地完成了靠岸的过程,舷梯刚放下来,码头上立刻鼓乐大作,以汪精卫为首,国民政府的头头脑脑们一起涌到舷梯旁。而船上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穿西服,打着领带,迫不及待地从舷梯上走了下来,宋子文紧抢几步,和叶江明以及吴有训打了招呼。

“叶先生,你好,多日不见,叶先生风采依旧,如今叶氏企业斐声海内外,实为中华民族之骄傲。今日更慷慨解囊,资助国民革命军北伐,爱国之举,令我等感动,来我来为你介绍。”

“这一位是国民政府主席汪精卫先生。“

叶江明打量了一下汪精卫,他皮肤白净,一副学者模样,神情平静,眼神中却散射着捉摸不定的光芒。叶江明无法想象,这就是当年刺杀满清亲王,后来又成为头号汉奸的王兆铭。在叶江明掌握的资料中,汪精卫是一个极富智慧和勇气之人,可是最终却成为了全民族的公敌,可见智慧和勇气必须选择一条正路,否则就将比普通人给国家带来的损害更大。面对着这位国民政府名义上的领袖,叶江明不敢怠慢,急忙伸出手来,和汪精卫的手握在一起,寒暄了两句后,宋子文又将吴有训介绍给了蒋介石。

“这一位是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先生。“

蒋介石身材不高,他的头发很少,却极为有精神,两只眼睛的目光刚看上去的时候和蔼可亲,再仔细一看却隐隐有股杀气,蒋介石操着浓厚的浙江口音,称赞道

“叶先生爱国爱民,实为民族楷模。“

叶江明知道这个人物实际上已经掌握了国民政府的军权,以后更执掌华夏国政权近二十年,虽然在共产党建国后对他多有贬损,实则为连丘吉尔也非常佩服得一代枭雄,叶江明最近几年的发展还必须依赖于他,连忙客气道

“些须小事,何足挂齿,总司令为国为民,令叶某十分敬仰。“

不一会工夫,就轮到了当时担任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主任的周恩L,周恩L身材廋高,说话简洁,行为果断,举止投足之间有种令人亲和的魅力。再下面是担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军长的何应钦,这也是叶江明极力拉拢的对象,何应钦三十多岁,面貌周正,浓眉大眼,宽鼻厚嘴,一副典型的武官模杨,却看不出有什么过人之处。

码头上一番简单的欢迎仪式之后,在宋子文的安排下,一行人上了汽车,来到一座大型的礼堂外,礼堂内已经摆好了酒宴,吃饭前,汪精卫、宋子文都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对于叶江明的无私援助大加赞赏,叶子明也即兴作了答辞。不过,叶江明的心思却始终不在丰盛的酒席上,回想刚才透过车窗看到的广州全貌,尘土飞扬,建筑物破旧,道路上不时可以看到衣衫褴褛乞讨的人们,作为民国特色的人力车也不断从窗口边一掠而过,贫穷和落后是打在广州和全华夏国身上的烙印,这个曾经在历史上辉煌过几千年的民族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挣扎着寻找着自立自强的希望,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时空在叶江明的身上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叶江明在心中对自己说道,既然上天给了自己一个机会,那么要么他将动用他全部的力量,改变这个时空中的历史轨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