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槐树下

蓝泓 收藏 15 90
导读:[原创]老槐树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时光倒流至1992年那个炎炎夏日。


在低矮的厨房里,炉灶的火舌正欢跃地舔着被熏黑的锅底,锅里雪白的水沫不断地翻滚着,热腾腾的蒸气弥漫了小小的厨房。面片煮好了,我趁势将面捞进事先晾好的凉开水中,用筷子稍稍搅动之后,控掉水。接着,舀一些漂着红红油层的西红柿调和倒进面里,再夹菜、点些酱油、醋,趁着热气正盛,搅好面,顿时,香气四溢。我一边忍着不去理会胃里唱个不停的“空城计”,一边快速地装好袋子,到院子里推车,飞身骑上,一路驶去。


日头毒辣辣地炙烤着大地,空气似乎凝滞不动,柏油马路早被晒得发软,路边的铺子也无精打采地呆立着,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强烈的阳光晃得人眼发晕,我顾不得暑热难消,紧蹬了几下车子,拐了个弯,一眼便看到了那棵老槐树下父亲的身影。父亲正在补一辆摩托车的内胎。先是打磨好带洞的胎面,吹掉浮在上面的橡胶屑,抹上胶,放在一边晾着,然后剪下一块椭圆形的胶皮,拿锉刀锉好,再把内胎拿起来,将那胶皮牢牢地粘在上面,用那双青筋暴起的粗糙的手压紧。父亲埋着头,专心地做着,仿佛暑气不复存在,而车主早已不知钻到哪个地方凉快去了。


看着父亲被晒得黝黑的皮肤,混着尘土和油渍的脸颊上渗出汗水,我心疼地说:“爸,休息一下,先吃饭吧。”父亲头也不抬:“一会儿再吃。”我等了一会儿 ,见父亲没有停手的意思,便一再催促。父亲有些不耐烦了:“干完了再吃,快好了。”我一听,满脸的不快,嘟着嘴埋怨:“人家急巴巴地做好了让你吃,你就知道干活。”这时看见父亲眉头立起来,正欲训斥我,但表情马上又柔和了:“行,先吃饭,我姑娘心疼我啊。”说着,用布子擦掉手上的油污,又捏了点洗衣粉在盆子里洗净手,擦干,接过我递过来的午饭,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吃得呼噜噜作响。


看着他埋头吃饭的样子,我有些高兴了,轻声问道:“爸,好吃吗?”“嗯,好吃。”他嘴里含混地应道。很快地扒完了这几口饭,他放下饭盒,便又从箱里找出工具开始忙活起来。


六月的天,猴儿的脸,真是说变就变。先是几点雨滴打在地上,风随即而至了。路上有了些忙乱的景象,行人急急地找地方避雨,小商贩匆匆跑进跑出地收回东西。看着在地上摆放的打气管等一应物件,情急之下,我和父亲手忙脚乱地拾掇着。“来不及了,你先回家吧。”父亲催促我,“那你呢?东西怎么办?”说话间,风裹挟着雨腥气开始肆虐,纸片、沙砾到处飞扬,树枝在风中乱摆,眼瞅着一场雷阵雨就要来了。“快回,不然就下起来了。”在父亲的连声催促下,我慌忙骑车往回返。


等我前脚刚进家门,来势汹汹的暴雨后脚就下起来了。雷声轰轰然,震得人心惊胆颤。闪电如银蛇狂舞,好似要将个天空撕扯得粉碎一般。雨水流注似的冲刷着一切,玻璃窗缝里不断地渗进水来,门边的地上很快洇湿了一片。向外望去,院子里的树狂摆不以,房顶上的油毡布被风掀起,摔落在地上……


“父亲现在怎么样了?”看着这狼籍的场景,我的心砰砰直跳,扒在门边不住地朝外张望。可外面除了雨雾还是雨雾,还有那一阵紧似一阵的雷鸣电闪,没有要停住的意思。以往,下一场雨,对我来说,像欣赏一曲交响乐,看雨中万物那么清新,那么生机勃勃,犹如置身画中一般。可眼下,这雨怎么说下就下了呢?这么大的雨,父亲即使能找个房檐避雨也一定会被淋湿的。看着暴雨倾泻而下,我不由得暗暗祈祷:老天爷,快让雨停住,不要让父亲在风雨中受困!


等着,盼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雨势渐渐小了。我抓过雨衣胡乱披上,打开门,冲到院子里,推上车子,又向着那条街奔去。远远的,看见了那棵高大的老槐树还在雨中轻轻摆动……


一个暑假,我陪伴父亲在烈日的炙烤中,在暴雨的侵袭中,当然也偶有凉风习习的时候,藉着一个小小的修自行车摊子,挣那点微薄的利润。难以忘记,在那棵老槐树下父亲苦心经营的辛劳,换来用手指一张张清点钱币时那舒心一笑;难以忘记,我立在晚风中,目送父亲在落日的余晖里,吃力地推那挎着沉重工具箱的车子,拖着疲惫的步子,摇摇晃晃地,抬腿上车,然后渐渐远去的背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