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三篇 龙的传人 第七章 深沟高筑

yuertou 收藏 26 4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现代化战争中,取得优势的一方在信息传递方面是占有绝对的优势的,特别是在信息传递速度上,根本不是以往任何战争可以比拟的。当高雄市的枪上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的时候,远在福建前线指挥部的罗开就已经收到了前方胜利的报告。

“好,很好!通知李晨曦与龙宏明他们,按照原订计划,协助起义台湾军队控制高雄港以及重要的战略设施,我们将马上派遣部队过去!”罗开搓着双手,等待的几个小时虽然心一直是悬着的,但是现在得到了最后胜利的结果,难免不兴奋。兴奋过后,罗开马上想到了另外一件并不是太愉快的事情:“我们的伤亡情况怎么样了,那些特种兵们都还好吧?”

“情况不是很好!”伍尚武有点悲伤的摇了摇头,“我们接到消息时,已经有48名特种兵阵亡,另外还有300多人重伤,正在抢治中,而且几乎人人都受了伤!”

这确实不是值得高兴的消息。与飞行员一样,特种兵,特别是精锐的特种兵是军队中最昂贵的兵种。就拿中国军队来看,220万(现在已经准备扩充到270万,但是扩军工作并不是一说就能够完成的,现在就至少需要3个月的时间才能够将军队增加到270万)官兵中,出去那些不可能成为特种兵的水手,飞行员,地勤人员,后勤人员,文职人员,技术兵种之外,至少有120万的官兵是特种兵的基础。而中国最精锐的特种兵部队只有8000人不到,也就是说,是在150人中选1人。从这么小的比例上就能够看出,特种兵不但是战斗力非常强的部队,也是非常昂贵的部队。一名特种兵的身价绝对不在一名飞行员的身价之下。完全可以说那些优秀的特种兵就是用黄金堆出来的“金人”。在南海地区战争结束,到台海战争爆发的这1年多时间中,中国特种兵征战沙场,只有105人阵亡,251人重伤。而这一次,就有48人(另外3人是在后面3天之中医治无效逝世的)阵亡,另外还有300多人面临着重伤残废的危险。这个损失不能不说是非常巨大的,让伍尚武都绝对有点喘不过气来。

“太严重了,太严重了……”罗开脸上的兴奋色彩一下就黯淡了下去,“马上以前线指挥部的命令,追授所有阵亡官兵特等功,重伤官兵一等功,所有人都记二等功一次,那三支特种兵大队也授予集体一等功。然后将我们的决定报告给中央军委与总参,让军委再追加功勋!”

伍尚武默默的点了点头,记好了这些命令之后,交给了另外一名中校参谋去执行这道命令,现在还有另外的事情在等着伍尚武去处理呢。

“罗总,现在我们已经成功的发动了台湾第8军团的起义行动,必须要考虑我们后面的战略安排了!”伍尚武摸去了心头的悲伤,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现在的战场上来。战争就是这么残酷,对任何人都是一样。前线的官兵在生与死的边缘奋斗着,而后方的指挥官却在残酷的心理打击下奋斗着,谁都感觉都一样的不好受!

“对,现在我们必须要对战场进行一些调整了!”罗开也恢复了以往的心态,作为总指挥,他绝对不能够表现出妇人之仁,那样的话,不但无法弥补那些牺牲官兵的损失,甚至会葬送整支部队,“现在第8军团大部分已经站到了我们这边来,虽然解除了台湾战线南方的最大威胁,并且对残余的台湾南部军队起到了牵制作用。但是我们仍然不能够松懈,台湾军队的主力在北面,那也是陈水扁重点培植的军队。而且当这次起义的消息传开之后,日本方面肯定会马上做出更加激烈的反应,我们受到的压力将更大。怎么利用好台湾军队这次起义的成果,为我们今后的行动创造更好的条件,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对,从战场的形势来看,虽然第8军团的起义为我们解除了很大的压力,但是战场的主力仍然是我们,而且我们前面的麻烦照样不小!”伍尚武点了点头,把战区地图拉到了台湾南部地区,并且放大了,“现在起义的部队只在台南以南地区,而在台南到嘉义之间还有至少15万的台湾地面部队仍然对我们构成了严重的威胁。这些部队多数是第10军团的残留部队,虽然战斗力并不大,士气也受到了严重打击。但是,当我们将主力北调之后,他们仍然将严重威胁到我们台湾战区的后方。如果不能够解决好这个问题的话,我们的行动将受到严重的限制!”

“如果能够策反这支部队的话,那么我们就不会受到威胁了!”罗开好象是迷上了策反对方部队的事情,马上就想到了这点上来。

“策反这些军队的可能性并不大!”伍尚武摇了摇头,否定了罗开的这个想法,“虽然这些部队在心理上已经害怕了我们,但是他们的指挥官都是陈水扁培植起来的亲信。而且因为这些部队以及与我们打过,所以在心理接受能力方面,也存在着很多的任务。最为关键的是,在第8军团起义之后,他们的防范措施应该更加严密,如果想要绕开那几个最高指挥官策反他们下面的人,难度非常的大,甚至不可能完成!”

“好吧,那你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呢?”罗开还没等到伍尚武回答,就又说出了自己的另外一个想法,“如果能够让第8军团北上,直接进攻这些台独军队的话,那也很不错了!”

“这样更加不现实!”伍尚武有点惊讶的看了眼罗开,在怀疑这位总指挥是不是开始兴奋得有点过头,现在还没有恢复最佳状态,“现在第8军队虽然已经起义,但是在结构以及建制上,仍然与台湾别的军队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进行军队结构改革,将配合起义的年轻军官分配到基层,稳定军队可能出现的骚动。而且马上就叫他们掉转枪口去对付夕日的兄弟部队,从心理接受方面来讲,对那些低层士兵也不合适。即使等到完成了内部人士调动之后,第8军团也最好用于地方维持秩序,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战斗!”

“那就是说,我们必须要将新的部队派到台湾去?”罗开的眉头锁到了一起,这时候,他已经恢复了最佳状态。

伍尚武也同样的为这个问题感到为难。现在解放军攻台部队已经增加到了25万,另外还有10万第一批损失过重的部队被撤了下来,在后方进行休整与补充。也就是说,已经有超过35万的部队被派遣到了台湾战场上,加上台湾的近百万部队,台湾这个小岛上的军队密度以及达到了非常恐怖的地步。虽然现在双方都在拼着部队的力量,但是要在国内进行扩军,并且要在东北地区保持一支能够稳定朝鲜半岛的军队,并且在西北地区保持一支能够对付恐怖袭击的军队,还必须在南方保持一支能够支持北越亲华政府军队的情况下,解放军已经没有多少可以再派到台湾战场上来的军队了。这也是为什么罗开开始一直回避用自己的军队解决台湾南部战区残余军队的原因了。但是,现在问题摆到了台面上来,不用自己的部队完全是不可能的,所以,就必须要想出一个比较好的应对办法了。

“看来只有让空降15军与那两支海军陆战队师再上战场了!”罗开叹息了一声,显然这是个很痛苦的决定。

“这……”伍尚武犹豫着,虽然他想不到另外的办法,但是却不能不表示自己的担忧,“这不大好吧。在前面的战斗中空降15军的减员高达60%,现在正在恢复期间,如果再上战场的话,恐怕这支部队就要被毁了!海军陆战队的情况虽然好点,但是减员率也达到了45%,而且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现在不是上战场的时候啊!”

“但是不用他们用谁?”罗开摇了摇头,他并不是不知道这么做的危害性有多严重,“我们手中已经没有别的正规部队了,军委与总参也不可能再给我们更多的部队,难道要我们用武警去打那些台湾正规军,或者就把他们放在那,威胁着我们的后方不管吗?”

“武警部队……不管……”伍尚武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说道,“对了,我想到一个办法,虽然是消极了点,但是对现在的这种情况却是很有用!”

“什么办法?”罗开一听到伍尚武马上就想出了好的办法,也管不了什么消极不消极了,充分的发挥了“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原则,只要能够解决现在的麻烦与问题,那就足够了。

“我的想法是……”伍尚武迅速的在脑海中将自己的想法成熟化,“首先,我们必须要稳住台湾南部起义地区的稳定性,并且防住北面有可能发动的进攻。而这个任务,我看武警部队在空中与炮兵的支持下,就能够很好的完成了。而我们现在的重点是向北面进攻,尽快解放台北,摧毁台独份子的战斗意志,所以,我们现在可以不用管嘉义与台南之间的那些台湾残存军队,只要在南北修起两条坚固的防线,将他们困死在那里,等我们解决了台湾北部之后,再挥刀南下,也不算晚啊!”

“这……”罗开思考着这个办法,在伍尚武的启发下,他却想得更深了,“这虽然是个好办法,但是被动的防御并不是最好的办法。现在也根本没有什么防线是完全安全的,如果15万台湾军队全力突防,就算再坚固的防线也存在着很大的危险,到时候,我们的后勤线或者南方的解放区受到了威胁的话,我们拿什么来对付那些台湾军队呢?”

“我们的防御当然不能是完全被动的,必须要留下一支高机动能力的牵制部队!”在罗开的帮助下,伍尚武的考虑也更加全面了,“如果只是想让那15万台湾军队无法组织起有效的进攻力量,一个机械化步兵师就足够了。只要我们对这个师提供足够的后勤保障,并且提供火力支持之后,让其在嘉义到台南之间的地区进行穿插作战,随时干扰那些台湾军队的行动,就能够保证这15万台湾军队无法组织起大规模的进攻了!”

罗开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了这个办法,这也确实是最简单与最有效的办法。一支在这些台湾军队内部高速运动,并且有着强大打击力的部队,确实是一支非常优秀的牵制力量。到时候,就算那15万台湾军队要拼死突围,也肯定会顾忌到这支机械化步兵师的打击力,让其无法将所有的力量用到突围上了。而在突围开始后,这支机械化步兵师更能够与外面的防御部队里应外合,给予突围台军以毁灭性的打击。而穿插作战正是解放军最拿手的战术方法,当年就是凭借着这样的战术,在朝鲜战场上,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赶回了“三八线”。虽然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多世纪,但是战争的主要思想并没有变,也永远不会变,只要用到了合适的地方,战争思想就永远不会过时!当然,罗开却并没有完全满意,显然只有这么一个条件的话,这个巨大的包围圈还不能够保证万无一失。

“在使用这支机动部队的同时,我们的重点就是在外围包围圈的建设上了!”伍尚武理解到罗开的意思后,就继续说了下去,“对这道防线,我们一定要修得尽量的坚固。我看,主要以工事以及壕沟为主。主壕沟可以修成宽5到10米的反坦克壕,另外在辅以火力点作为支撑,就能够保证台湾军队无法顺利的穿过去了。而最主要的,是我们的火力防御。虽然整条防线看起来是被动的,是消极的防御。但是,我们的重点却应该放在机动火力防御方面。在北面,布置一个自行火炮师,再加上空军的支持,应该够了。而在南面,我们可以用上第8军团起义部队的机动火力,由我们的人去控制,就足够形成强大的火力屏障。这样一来,即使这15万台湾军队要拼死突防,也将遭受惨重的损失,对我们的威胁就不大了!”

“从你这整个战术思想上来看,这确实是个好办法,动静结合,防得的密不透风,但是你考虑到一点没有?光是修建两条防线,要投入多大的人力与物力?”罗开的问题很直接,而且问的正是关键的地方。

“投入肯定不会小!”伍尚武点了点头,并没有回避这个关键的问题,“我初步估算,至少需要10万左右的工程兵工作3天到5天,而且还需要有足够的工程设备,另外还需要10万左右的军队协助工程进行。而我们现在手中正好有这支力量!”

“我们手中有?”罗开疑惑的看了一眼这位显得有点兴奋的参谋长,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对,我们正好有这样的部队!”伍尚武着重强调了一下,“我们修复台中港的工程部队现在还没有回来,虽然只有1万人左右,但都是最优秀的工程兵。剩余的人数,我们可以从在前线休整的部队中调取,而协助的部队就直接从前线上调用。南方的防线完全可以由武警部队来完成修建工作,由第8军团的起义部队配合工作。而设备,我们手中的虽然不是很多,但是我们的主战坦克都可以充当临时的工程设备,另外还可以从台湾民间调用。只要组织得好,修建两条防线应该不是很大的问题。具体需要多少投入,花费多少时间,我将尽快做出详细的分析报告来!”

“等一下……”罗开并没有马上同意这个意见,“如果这么做的话,我们只能够在台湾前线上保持最低限度的防御部队,必须得停止现在的进攻作战了,是不是?”

“对,必须要停止进攻!”伍尚武的回答很迅速,“现在地面战争已经打了这么久了,我们也应该让前线的部队休息下,喘口气,这不正是个机会吗?”

“这……”罗开犹豫了,他本是一位坚决主张进攻就是最好防御的将领,要他一下就让部队停止进攻的步伐,确实有点为难他。但是伍尚武的话并没错,前线的官兵打了这么久,就算最后赶过去的那两个军,也已经连续战斗3天了,是应该让部队适当的休息下了。考虑了好几分钟,罗开终于点了下头:“好吧,就按照你的这个计划去做,你马上去制订详细的分析报告与计划书,给我看了之后,再提交中央军委与总参审核!”

伍尚武敬礼之后,马上就去做这件重要的工作了。对这个计划,他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前线总指挥部做出的决定,还从来没有遭到军委与总参否决过,所说的审核,也不过是一道程序而已。从这时候开始,两道人为的巨大屏障逐渐开始在台湾岛的中南部形成,而解放军攻台部队也终于能够获得宝贵的休整时间了。


日本东京,虽然春天已经到来,天气逐渐暖和了起来,但是在经济危机严冬下挣扎的日本首都并没有出现多少复苏的迹象。当主要用于救济国内失业贫困人口的物资被调到了援台物资中去之后,这个“寒冬”对普通的日本人来说,变得更加的残酷了。

“台湾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我们的准备又怎么样了?”首相官邸内并没有一点寒冷的迹象,而在渡边的脸上,更看不到日本平民那种为明天生活而出现的焦虑与担心。

“台湾第8军团已经起义,向支那投降了!”幕僚长官吉纲的脸上却没有一点温暖的神色,“现在第8军团已经开始全面改制,并且撤到了二线,担任起了台湾南部支那占领区维持秩序的任务。陈水扁总统在知道台湾南部战区的情况后,已经心脏病发作,现在正在台湾接受治疗,而台湾方面已经要求我们想办法尽快打通空中通道,将我们的军队以及援助物资送过去,并且把陈水扁送到我们这来治疗!”

“恩,现在陈水扁还能够坚持几天?”渡边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没有一点的血色了。而他说起陈水扁那语气,陈水扁就好象是他的一名不争气的弟子,或者说像他家不听话的一条狗一样。

“以现在台湾的医疗水平,陈水扁如果在3天之内,还不能够送到我们这来医治的话,肯定支撑不下去了!”吉纲的语气中没有带一点感情色彩,好象说的只是街边的一名流浪汉一样。

“3天……3天……也许我们应该换个人了……”渡边低着头,想了一会,抬起头来,看向了幕僚长官近藤,“我们的空军准备得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全面的进攻?”

“所有的战机都已经到位,飞行员也已经到达了冲绳列岛上的空军基地!”近藤没有犹豫,马上就回答了出来,“最后一批飞行员将在2天后结束适应性训练(日本从美国接手的全是美国制式战斗机,与日本使用的有着一些差别,而日本空军的装备本身就很杂,所以大部分的飞行员在正式出勤之前是要接受适应性训练的,这是不可能忽略的事情),宫古列岛上的前进机场的建设也都进入了收尾阶段,3天后应该能够进行全面空中作战了!”

“很好,让我们的飞行员抓紧时间适应新的飞机,不要吝啬燃料!”渡边其实对空军的这些必须注意的细节问题并不是很了解,现在他只是听到能够在3天后就做好全面空战的准备,感到高兴后的激动言辞了,“另外,我们还必须要小心支那军队的突然行动,虽然他们现在已经停下了进攻的步伐,但是支那人的狡猾是出了名的,我们绝对不能够让他在这个时候再制造突发事件!”

“支那人现在应该没有能力发动新的进攻了!”幕僚长官反町赶紧接上了话,“从我们自己的侦察卫星传回来的情报,以及美国送来的情报分析,支那动用了20万左右的部队,正在台湾嘉义北面以及台南南部修筑两条战略防线,准备将这中间的15万台湾军队困死。而他们现在在前线保持着运动作战的部队只有5万人左右,刚好能够牵制住台湾北部军队的反扑,他们根本就没有力量在那20万军队到达前线阵地之前再发动新的进攻了!”

“那就好!”渡边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你们就快去准备吧,3天之后,开始进行打通到台湾空中通道的空中行动!另外,请楠仓君先留下来一会!”

已经跟着另外的幕僚长官一起站起来的楠仓愣了下,又有点犹豫的,或者说是担心受怕的坐了下来。其实不只是他,恐怕现在全日本都没有人愿意与这个独裁首相单独在一起吧!

“楠仓君,我将你留下来,是有件事情要你去完成!”等到别的人一离开房间,渡边就慢慢的说了出来,那沉重的语气让楠仓身上直起鸡皮疙瘩,“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做,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关键的,但是又不能由我们去做,所以必须要麻烦你想办法解决了!”

“为了大日本帝国与首相大人,我楠仓生本鞠躬尽瘁,毫无任何的怨言!”楠仓马上低着头,看都不敢看那个老人一眼,信誓旦旦的表示了自己的忠诚。

“那就好,我也不需要你鞠躬尽瘁,对你来说,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渡边摇了摇头,虽然心里满意,但是对于属下这样的态度,又有点不高兴了,“因为陈水扁的突然病重,我们对台湾的控制力已经受到了影响。而且从内心来说,我们对陈水扁并不十分满意,现在,我们必须要扶植另外一个代言人了!当然,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做,你比我清楚。我要提醒你的是,这件事情一定要做得干净,要不留痕迹,而且不能与我们撤上关系,最好嫁祸到支那人身上,增加台湾人的抵抗情绪,能够提高台湾人的士气那就最好了,那也不让陈水扁白白的付出代价的,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这……”楠仓低着头,想了一下,才说道,“首相大人,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虽然不敢保证能够让台湾人振作起来,但是要洗脱我们的关系,并且嫁祸给支那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那就好,你就赶紧去安排吧,我不希望看到陈水扁能够来到我们大日本帝国!”渡边满意了之后,挥手让楠仓退了下去,这才靠在椅子上享受中屋内的温暖。

也许,陈水扁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依靠的主子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却将他当做了一枚可以牺牲的棋子给出卖了。显然,卖国贼的下场肯定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被愤怒的同胞送上绞刑台,另外一种就是被主子给抛弃,最后的结果都一样,那就是死得非常悲惨,而且遗臭万年!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