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 魅影之城 *—— 第六十八章

日蚀 收藏 10 64
导读:猎日(第一部)--辉煌全景二战中国版 ——* 魅影之城 *—— 第六十八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5/


122炮营拦阻射击的弹幕在最后一辆撤过隔离壕的坦克车后炸响。

“乘胜”追击的鬼子松田大队和加腾战车队顿时被团团爆火包围,原来鬼子也是怕死的,在突如其来的炮火前,士兵连滚带爬地寻找掩蔽物,找不到的哭喊着向后面的战壕拼命爬。一见步兵被打散,加腾战车队不敢贸然向前冲,仅剩的十二辆战车努力规避着弹坑寻找遮蔽。至少有两辆被直接命中或被近爆的榴弹炸散了架,缤纷的殉爆火光中,“豆”战车的履带条象长蛇一样在空中飞舞,恰如大日本帝国的赫赫威风。

在兴奋中的木野联队和由旅团辎重队、侦察队组成的预备反突击队瞬间偃旗息鼓,脑袋被敌人可怕炮击的回忆再次占据。好在拜出名的高效率和充沛的体力所赐,大部分官兵又都刚刚冲出战壕,可以及时躲到匆忙挖就的防炮洞里,虽然在里面象坐船一样颠簸,烧炭一样烟熏火燎,但比起皇军士兵珍贵的生命来说又算的了什么。

炮火远不如中午来的猛烈,哈哈,支那人从苏联千里迢迢运来的炮弹供应不上了!

果然,不到二十分钟,稀落的炮火也停了。从隔离壕传来支那人冲锋的讨厌“滴滴”军号声,坦克轰鸣和支那人卑劣的喊杀声震耳欲聋。

不用官佐催促,精锐英勇的皇军士兵纷纷奋勇跳上战壕,准备与支那人拼杀。

人呢??

刚才只是拦阻射击和落弹密度极小的诱骗覆盖射击,真正的炮火叠射刚刚开始——

所谓炮火叠射就是远射程曲射弹道火炮,利用炮弹在空中飞行的时间差,用短时间的急促射击,造成的以一门炮打出二至四门炮的轰击效果。即第一发炮弹以高曲弹道、低发射药射击,初速较低;之后迅速调炮,第二发弹以中高弹道、中发射药射击,初速偏高;再迅速调炮,第三发弹以低曲弹道、高发射药射击,初速高;这样获得一门炮发射的二至四发炮弹在极短时间连续在敌群爆炸,获得成倍的杀伤效果,技术娴熟的炮班几乎可同时将数发炮弹送进敌群。只是这种射法对炮兵的训练程度要求极高,对炮群协调指挥也是严重考验,而且属于对炮的使用极限挑战,不适合长时间射击。

152炮营打的出神入化,在六个炮兵阵地同时使用炮火叠射,瞬间打出两个半炮营的效果,加上空中地面攻击、火箭炮连、122营、85营,甚至撤回的装甲突击群坦克和刚刚抵达的装甲预备队坦克火炮和前沿步兵炮也参加齐射。

英勇的皇军再次经受惨痛的杀戮,被钢流扯得稀烂的太阳旗在傍晚的如血夕阳下漂浮升腾,樱花武士的亡魂在半空惊讶地俯视自己互相堆叠的肉身在密集的爆裂下复归尘土。

这是科技对人类的嘲讽么?刚刚成群跳出战壕的鬼子刹不住脚,就被集群的弹幕包围,被如雨泼洒的钢风铁雨血肉淋漓地削倒。在丰宁城内的佐藤炮队和旅团指挥部也被短暂的炮火叠射同时袭击。军侦察营的炮位雷达和电子侦听早已锁定了他们的位置。

趁日军在炮火袭击后暂时失去整体指挥能力和收缩阵线,装甲预备队10辆T-26KB,10辆喷火坦克,20辆装甲车,在358团及357团4个步兵营伴随下迅速出击,逐点打击清除外围日军目标,并伺机四出穿插阻截被炮火阻断的小部队日军。

——

汤河集距离丰宁12公里,有一条当时颇难得的土路通过,是密云鬼子支援丰宁的必经之路。

不能不说将阻击地点设在这里颇耗费了军参谋部的不少心血:土路的西边是云雾山的余脉,东面是偏南北走向的汤河水(日后这条河直接引入密云水库),汤河水的东岸是连绵的缓坡丘陵,一条土路沿着的西岸曲曲弯弯的伸向遥远的南方——北平。

按作战方案,与高潮顺团一同执行阻击任务的还有佟麟阁第1军第2、3两个旅共6700人。现在因为运输能力限制,他们只能中途搭乘第一批运输部队的返程车辆,现在已经上车还在赶往东猴顶的途中。预计他们最快要到凌晨一点左右才能到达汤河。

高潮顺团9点整队出发,因为战役尚未打响,不得不翻山越岭绕过可能有日军和伪军驻防的村落,专挑偏僻没有人烟的地带挣命一样疯狂穿插。要知道,这是背着同兄弟部队一样的平均每人25公斤装备给养,外加一把讨厌的十多斤重大砍刀,大酷暑天跑27公里山路啊。

五个小时必须赶到,先头连四个小时就得到,就是头驴也得喘口气呀?

树浆枝叶把衣服划的稀烂,染得五彩缤纷,身上挂的到处是血道道。一路上只听到军械的撞击声丁零当啷、连成一大片的急促喘息,和达到生理极限时的大口大口喘气呻吟。跑不动的架起来跑,遇到下坡就大家一起滚下去节省体力。反正不能停下来,跑!跑!跑!

最棒的小伙子都累瘫了。当终于按时赶到预定地点时,山坡上稀里哗啦躺倒一片教导团的指战员,后来的腿一软就瘫倒在前面兄弟的身上,居然没人挨骂。山坡上放羊的孩子惊的目瞪口呆,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大兵。这不光是同体力挑战,战士们是在巨大的责任感驱使下坚持下来。

高潮顺不敢躺下,只是在累的一瘸一拐的警卫员手里接过一条打湿水的手帕,把它久久的捂在爬满汗碱的脸上,大口急促的喘息把手帕吹的象个摇摇晃晃的蒙古包。眼睛被汗水盐份熬得刺痛,也好,可以醒神不是?

顾不得休息,急忙召集各营连长互相搀扶着撑着腰对着地图查看地形。侧耳细听,北边远处的炮声隐隐传来——战斗打响了!

“同志们!弟兄们!主力部队开始揍小鬼子了!咱们可不能落后,死也不能把密云的老鬼子给放过去——”

累倒的战士们象打了强心针,晃晃悠悠地一个一个站了起来。

第二次挣命开始——紧急在两山和道路上修筑三道步兵防线和山后支援炮兵阵地。时间不多了,如果密云的鬼子反应迅速,不用四个小时先头部队就会乘车经过这里。他们有100辆汽车、12辆坦克还有骑兵大队。

一点三十分,四架从张家口机场起飞的F-IB“耻辱烈火”准时到达汤河阵地上空,在前沿道路两边山坡及河里撒下1000枚触发防步兵雷、路面及周围200枚压发反器械雷。

满坡遍野正在挖战壕的战士把头盔甩上天,扯破喉咙的向着正在下“蛋”的飞机大声欢呼,飞机编队似乎也看到下面的战士,越过他们头顶时摇晃着机翼示意。

高潮顺默默地仰望蓝天上银色的雄鹰,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滋味。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