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静的心,中国人的正义之心

别装啊 收藏 0 34

黄静的心,中国人的正义之心


一周前,从黄静母亲的电话中,我听说黄静的心脏等证据被毁的消息,我的心和无数关注此案者的心一样,因这一记重拳暴打而剧痛难忍。如此目无法纪,如此公然的挑衅,超出我们想象;我心里只有一句话,法制瘫痪了。



一年多来,黄静的父母每天都在企盼、焦灼和悲愤中;每一次的阴谋和挫折,都在继续对这个家庭的蹂躏。一年多来,我身边许多年轻同学加入到为黄静抗争的行列;他/她们像黄静一样年轻;黄静被剥夺的权利和她死后承受的不公正,每天也在摧毁他/她们对社会公义的信心。




针对黄静的暴力,降临到我们每一个人。




我相信湘潭的公检法人员无人不知,这样的形势下立即开庭会有什么结果。正如很多人、包括司法人员都在这么说: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人无法说话,另一个人声明无罪;这个案子永远休想查清。




我愿意装成一头苯驴,以最好的可能来揣摩他们的心;我为对方的失策、失算、一次次失手深为遗憾:黄静死后他们所做的一切,告诉了天下所有的人:谁怕黄静、为什么怕黄静。




试问,是谁跪倒在尸检室的门前,哀求执法者高抬贵手,让中大专家解剖黄静遗体?谁又在百般阻挠,不惜让遗体在殡仪馆里败坏,让黄静死无对证?




试问,是谁敲破一扇扇司法机关的大门,把栏杆拍遍、腿跑断恳请正义?谁又出入于官场、挥霍纳税人的钱财,收买不良、腐蚀公义?




试问,是谁把所有证据、连同黄静的内衣裤、现场的精液纸团、连同黄静的外伤照片,毫无保留地交付公安人员?谁又扣押所有这些物证,拒不提供给中大专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的法医专家、乃至于彻底摧毁至关重要的受害人心脏标本?




我的心在邪恶者的暴行前几近窒息,但我也要拍手称快;因为,所有这些幕后的权钱交易终于把邪恶者的作为暴露在全社会的监督下。所有不擅像我这样装做盲目失聪的苯驴者,都能看清谁在继续折磨黄静的遗体、谁在继续对黄静遗体施暴、谁在剥黄静的皮、抽黄静的骨;谁像纳粹对待犹太人那样,把活生生的人塞进焚尸炉,毁尸灭迹!




不要对我说这是言过其实,那位尊敬的医院医生,你提着一桶活人的心肝五脏走向锅炉房时,你难道不知道你是焚烧活人吗?




黄静的父母再不能拥有她的如花笑靥,再不能参加她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庆典,再不可能有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她的遗体就是她父母所拥有的一切,你敢说你烧的不是活着的亲人破碎的心?




我在医院里看惯了不许拿红包的条文,这条禁令是医风沦丧的反证;我从来没有听说湘潭某医院如此开展学雷锋活动,连病理科的医生都学会了无私奉献,干完本职工作后主动加班扫卫生;就算扫地,我都不信堂堂医生肯去倒“垃圾”。




我更无法想象,这位忠厚仁医,提着一桶“垃圾”又不去垃圾站,居然去到锅炉房。锅炉房是给人烧水喝的,当医生岂能不知道,任何人都不可以擅自在锅炉房烧垃圾,何况是烧人?你就是自己高烧发了昏,你喝得下拿人心烧开的水吗?




作为病理医生,你该在实验室上班,你绞尽脑汁去烧什么锅炉?你们病理科的医师居然为之辩护说,这位仁医脑袋受过三次伤。既然该同志大脑受损,怎么可以把这样的人留在病理科处理刑侦证据?请问,此人做出过多少昏聩的病理诊断?又将多少受害人的身体标本烧了锅炉?更因此导致了多少桩无头公案?




我要再继续装傻,明理的人就要往我脸上砸狗屎。让我再讲个故事,证明黄静的心脏标本根本不可能烧毁。




很多年前有个凶手杀了人,把死者跺了埋在地板底下。警察来办案时他满嘴胡诌,说了个天花乱坠;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老头子的心脏在地板下爆响,响得他心烦意乱,再也无法忍受,终于招供。




今天我进入黄静纪念馆网站,我就听见了这战鼓一样的声音。黄静的心才二十一岁,她远远没有爱伦坡小说中的人物那么苍老;她的心不会屈服、不可能沉默。一年多了,犯罪者恨死了她,他们一次次对着她的遗体下毒手,连她风干了的心脏也不放过。但他们低估了这颗心的活力,低估了所有我们这些中国人经历的苦难经验,低估了我们心灵的坚韧、勇毅和强大有力。黄静的心根本不可能被摧毁,她活在我们心中,她放声歌哭,恒久呼喊;她激发我们的良知、磨砺我们的意志,召唤我们投身到这场争取正义的较量中。我们决不会沉默、不会放弃、我们的智力更不可能枯竭,我们会笑到最后;十年二十年我们都做好了准备。




因为这颗心是不能被湮灭的,它标记中国人权进步的历史,它是我们必须护守的防线。有良知的中国人、企盼民主法制的中国人;我以曾为男性公民孙志刚呼吁过的名义,恳求你的加入、为女性公民黄静的心发出声音。今天你的努力不会白费,惟有这种努力可以为我们的后代筑起新的长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