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流云传 第二章 日出日落 完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


老酋长穿着新衣不住的左看右看,高兴的就像过年拿了压岁钱的孩子,笑眯眯的对烈山说:“小山啊,今天你这事办的不错。总算这几年有些长进!”

烈山连忙说:“老酋长谬赞了,小山愧不敢当。当初您在时国中兴旺百事无忧,我们这些小辈无知,以为世事不过如此。我做了酋长后才明白国事艰难,如今国中内忧外患不断。小山自知无能,愧对了您的信任……”

烈山还没说完,老酋长就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得了,得了。看来你还是老样子,按你这么说当初我找你当酋长岂不是很没眼光?”

“这,小山不敢……”烈山惶恐不已,不敢再说。

“哎,当初我是不是管的你们这些小家伙太严了点?搞到现在,一个个都是死脑筋,也不会转弯。”看见烈山吓得不敢出声老酋长也无可柰何的唉了口气。

边上无伤和赤松子两人,心里也挺纳闷:烈山为人向来豪爽不羁,敢做敢当。怎么见了这老鬼,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其实,他们不知道:这个老酋长,有巢氏。当初的年青时候不知道误食了什么灵物,结果活了三百多年有余,做酋长也做了近三百年。后来他是老爷爷吃砒霜——实在活腻味了。一个人躲在山上不肯吃喝足足花了三个月才坐化西去。所以论起辈份来那和烈山根不就不是一个量级的,就是叫祖祖祖爷爷都不嫌高。

烈山小时候没少被他打板子,见到了他连路都要绕着走,怕老酋已经怕成了习惯。有时候老酋长自己也在怪自己对小辈太严了些。烈山这一辈的人里面,老酋长本来是最喜欢伤的,可惜伤这个家伙成天就知道打架,要他办点正事没法放心。要不然酋长这位置就轮不到烈山的份了。

四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洞里忽然就静了下来。

这时边上的秃头却笑了起来:“哈哈,老鬼看来这些小家伙也很烦你!”

老鬼听了气得胡子乱飞:“胡扯!,我老人家和孩子们说正经事,你个死秃子该哪凉快哪待着去!”

“哈哈,今天月圆,你可不要忘记了。到时司夜发火,可别怪我没给你提个醒。”

“嘿哟,你倒好心起来。”

“哈哈,哪是,哪是。”

“得了,反正没什么事做,那就走吧。”老酋大手一挥示意烈山他们跟着。“也让你们几个小家伙见识一下,我老头的本事!”

************

跟着老酋长,烈山三人来到了一处较小的山洞。发现这里竟然呜呜呀呀早已经挤满了和秃子一样的丑不堪言的家伙们。无伤细细的数了数加上秃子和之前见过的那个凹脸,竟然有十五个之多!

无伤心里不禁暗叹造物神奇——这么许多丑的不同凡响的歪瓜劣枣,竟然还各出奇招!个个都丑出了一付舍我其谁,天下第一的气概!

这些家伙,有笑的,有哭的,有生气的,有悲哀的……等等,等等,似乎但凡人能有的表情这而全包齐了,只是无伤发现好像他们都和秃子一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只有一种表情。

赤松子觉得这些家伙太过诡异,暗暗在双手各聚了冰火二气,以防他们突然暴起伤人。

烈山却什么都没做,只是低头跟着老酋长。似乎在他眼里只要有老酋长在天大的事也是小事了。

老酋长都不正眼瞧他们,笔直走到了这些人的中间盘腿坐下。然后咳嗽了几声清了清嗓子,环顾四周说道:“呃咳,呃咳!我说,你们都这么能吹,不如到我这个位置上来吹吧?”

没想到这招还真灵,当场就把这些古里古怪的家伙们给震的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恩,上回咱们说到哪了?”老酋长看看,周围静下来的家伙们似乎稍微满意了点,然后卖了个关子。

“哈哈,说到了女儿国……”秃子第一回答。

“哼!是君子国……”说这话的老兄满脸怒容。

“呜呜,不对是不死国!”这是那个哭个没完的凹脸。

“有穷……”

“毛民……”

“……”

总之这一下子是炸了锅了,反正这些家伙那个闹的,就好像疯人院似的。无伤心里就想不明白这上古的神仙咋就这德行?

就在这些家伙嘈杂不堪,让烈山三个都觉得头快爆炸的当口。

忽然有个冷冷的声音从刚才他们进来时的方向传来:“西王母”

这个声音虽然并不响亮但一下子就压下其他所有的声音。而且那种冰冷的口气,让无伤三人都忽然从心底里泛起了一股凉意。

“哟,哟!还是司夜的记性好。上回正是说到了西王母的事情。”老酋长好像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直接接过了话头。“这西王母啊,不用我介绍你们当然都是知道的。她的洞府那是在昆仑以西的玉山之上……”

无伤这时并没有心思去听老酋长所说的西王母,因为他已经惊呆了——刚才那个说话冰冷被老酋叫做司夜的家伙,不但很帅,而且竟然长的很像天帝!

无伤见他神情也像他的声音一样的冰冷,看不出任何的表情,甚至可说的上是呆板。

他的眼神也是一样的冷,不管扫到谁都会让人不由自己主的心寒。

他穿着一身不知道什么材料做的黑色紧身衣,完美的展现了他匀称而又充满力感的身体。尤其,他的那双手修长如玉的手,无伤觉得似乎比当初看见的天帝的手还要完美。总之他的全身上下除了“完美”两上字以外无伤以经想不去可以用什么词来形容了!可是他为什么长的像天帝呢?

如果说这时无伤只是被司夜的样子惊呆了,那么赤松子则是被他的法力震惊了——刚才他一句话便把赤松子凝句双手的冰火二气全击散了,就好像自己从来就没凝聚过这些元气!如果所料不差,这个司夜的法力远远在鼓之上,也远远在其他十五个夜游神之上。说准确点的话,其他十五个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无伤和赤松子,各自心事重重的时候。洞里忽然又是一阵骚动,把他们俩拉回了现实。

无伤去看老酋长,发现他一个人正自讲的口沫横飞,而那夜游神们竟也听得如痴如醉。

各种古怪的表情和乱七八糟的声音再加上司夜那种深入心的冷。

这个场面实在的古怪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不过无伤终于明白了老酋长现在做的似乎跟我们现在说评书的差不多!

“难道他们这些神仙,竟然听不出老酋长那些编得连我都觉得毫无逻辑的故事漏洞百出?”无伤很奇怪老酋长为什么这么受他们欢迎。

但当他发现司夜那原本冰冷的眼神里,竟然也开始夹杂着那些一闪即逝的温暖的情感之后。他释然了——其实天神也很寂寞!

这场评书明显相当的成功,当老酋长自信满满的证明了:因为西王母怕一种奇怪昆虫,而自己则将英勇的将那种昆虫杀死了,所以西王母怕自己的这种奇怪的理论之后,“演出”结束了!

“你今天有没有什么要求?”司夜站了起来用他那依旧冰冷的口气问老酋长。

“有!”老酋长点了点头。

“……说吧!”老酋长有要求似乎让司夜有点意外,但他很快的指了下无伤说:“除了放走他以外,什么要求都可以。”

“那我没有要求了。”老酋长依旧波澜不惊。

“等等!”无伤忽然出言拦住了转身就要离去的司夜。

“恩?”司夜冷冷的看着无伤。

“你能放走烈山和赤松子走吗?”无伤指了指另外两个被抓来的人。

其实他的小算盘傻子都能看出来,因为只要烈山和赤松子没事,无伤要出去当然毫无问题。

“你没有资格提要求。”司夜冷冷的丢出这句话之后,竟毫无征兆的消失在黑暗中了。

把无伤给噎了个半死~!

“走吧,小鬼头!”老酋长笑着对无伤说。“小聪明对那个冷冰冰的家伙没有用。”

“那没什么,我只不过是试试看。”无伤耸了耸肩表示并不在乎。“说实话,他真的很酷。不过很奇怪,他很像当初我们在密山遇到的天帝。”

“哦?!你们见过天帝?”无伤的话让老酋长很感兴趣。

“那是啊!不信你问烈山和赤松子。当时天帝和另外三个什么神打了一大架……”无伤这个家伙肚子里最存不住事,只要一找到机会那就什么都留不住了。

笑眯眯的看着无伤,老酋长现越来越喜欢他了。

“我说酋长爷爷,司夜那家伙为什么那么像天帝呢?”无伤忽然问老酋长。

“呵呵,这个可不简单。”老酋长眯着眼睛右手捋了捋胡子。“据说,当初司夜他并是不像现在这个样子。”

“哦?那他是什么样子呢?”无伤好奇的问。

“当初,他只是一个山神。有一天突然只身去了昆仑,对天帝说:‘我身上的坏毛病太多,这些毛病让我打不过我的敌人。’于是天帝就问他想要怎么样?他对天帝说:‘我想要变的完美无缺,这样我的敌人就再也不可能打败我了!’”

“完美?”赤松子也开始好奇了忍不住问了一句。

“哈哈,是啊俗话说:人无完人,金无赤金。神其实也一样。”老酋长笑着回答。

“爷爷,你别理赤松子继续说啊!”无伤听的正起劲,连连催促。

“好,好,我们继续说。于是天帝就问他,你觉得怎么才算是完美?他说:‘我有时会感到悲伤,这时的我太软弱。我希望自己不会悲伤!’于是天帝用大神通拿走了他的悲伤,然后又问他还有要求吗?他又说:‘我有时会愤怒,那时的我将失去理智!我希望不再做不理智的事情。’于是天帝又拿走了他的愤怒。再次问他还有什要求,于是他放弃了恐惧……总之他一口气提出了一十四个要求放弃了他几乎所有的感情。最后天帝问他,你只剩下‘快乐’了,你想留下它吗?他想了很久一直都无法决定。”说到这里老酋长却故意停了下来,只是看着一直跟在他们四个身边的秃子。

“他最后倒底有没有变得完美无缺啊?您就不能一口气说完?真是急死人了!”无伤被吊足了胃口,现在已经是急不可柰的想知道答案了。

倒是赤松子好像忽然想明白了什么,指着秃子说:“难道他是……”

“嘿嘿!看不出来你小家伙虽然法力一般般,脑筋倒还可以。”秃子怪笑着指着自己的歪鼻子说。“我就是他的‘快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