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第七章 三军练兵,小试牛刀与初露锋芒(一)

晓龙君 收藏 10 73
导读: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第七章 三军练兵,小试牛刀与初露锋芒(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


电视画面里传来浓郁的西班牙风情,广大的圆形场斗牛场坐满了观众,场内的沙粒颜色亮黄,仿佛是赫石的粉末撒成。斗牛士身着金色镶边、蓝色佩带的华丽斗牛服。紧身的装束,展现出壮实的身驱,就像一架铁甲战机。只见,展开手中的红色披风,雄牛被引到斗场中心……


此刻,夜已深了,演习基地内静悄悄地,只有岗哨里还泛着灯光。一间飞行员宿舍,在厚重的窗帘掩饰下,高鹏盘腿坐在床上,正津津有味观看着西班牙斗牛表演。这个节目和F1赛车都是他每周必看的节目。对他而言,两个节目有着同样的共性,那就是精彩纷呈,紧张激烈,热情奔放,英勇无畏,升华至极,而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高鹏觉得除了获得感观刺激外,更能得到一些现实生活中没有的东西,但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也说不清楚。


演习还有几天才开始,明天没有飞行任务,加上今天是周末,也是演习前最后一天开放电视,而两个节目又碰到了一起,高鹏要好好过把隐。看他眉飞色舞,在床上手舞足蹈的样子,就像在欢渡一个盛大的节日。


刚才,凶悍的蛮牛,将骑在马背上的长矛穿刺手连人带马一同顶翻在地,幸好主斗牛士勇敢地把牛引开,不然一场悲剧就要上演。这个百年不遇的戏剧场面,可是把高鹏逗得够呛,差点从床上笑翻过去,又怕惊动了陈成,只能用手捂住嘴,使劲拍着被子。


对面的床上,陈成早早便进入了梦乡。他对F1和斗牛都不兴趣,虽然演习还有几天才开始,但他还是严守演习作息时间,希望自已早些进入状态。


画面上,公牛以进攻的姿态猛向前冲,同时,斗牛士纵身迎上,挥剑便刺,弯钩剑准确地从牛背插入,几乎连手柄都看不见了。公牛痛苦地扭动身子,发出临死的哀号。终于,坚持不住,轰然倒地。


“呜,好准啊!够狠!”高鹏眼中带光,发出了惊叹的轻呼。


“喂,还没睡呢。”陈成眯着困倦的双眼寻摸着高鹏。


“呦,把你吵醒了,不好意思啊。”斗牛结束了,高鹏赶快换台,F1赛车刚开始不久。


“我这都做完一个梦了,你还没完呢。早点睡吧。”陈成抬头看了看电视屏幕,翻了个身又睡了。


“好,马上马上。”高鹏关小了声响,眼却不离荧屏。


夜静了。



第二天清晨,在另一个演习基地。


海平面上,绚丽的太阳露出半个身子,喷撒着万丈光芒,另一半却在地平线下呼之欲出,美丽的景象令人为之雀跃。在空旷的跑道上,一个矫健的身影,正在朝阳下奔跑。


白云飞习惯性的早起,做着每天必做的事情,晨跑。这也是他对自已额外的训练内容,他认为,一个好飞行员,有两样最根本的东西,一是头脑,二就是身体,两者缺一不可。虽然,跑步锻炼的效果看上去微不足道,但他坚信: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


此刻,空气清新,四周安宁,光线清澈而柔和,就像孩子的笑,也令白云飞感到一身舒畅。转眼间,大半圈过去了,呼吸仍很平稳,气定神闲,步伐平稳,甚至每一个动作都显出优雅和华丽,风度翩翩。


白云飞感到在驾机飞行中,最讨厌的气流(风),此刻也变得那样的可爱,轻掠起他的短发,感觉就像在飞翔。这次大演习,他被分到了“蓝军”,传统的“必败之军”,然而,这并没有让他沮丧,反而激发了更为强烈的取胜欲望:挑战这个传统!打败这个传统!


上次演习泡汤了,这次机会更加难得,一定要把握住,证明自已,让Adrianne知道,自已是最好的飞行员……想起了Adrianne,白云飞振奋精神,脚下的速度加快了。



这时,陈成也起床了。


高鹏却还傻傻地做着美梦,梦中他驾着歼十横扫天空,无人能敌,成为天下第一号王牌飞行员。可在授勋仪式上,颁奖人竟是F1赛车手舒马赫,而奖章也换成了牛排。也许是太身临其境了,谗得高鹏流了一枕巾的口水。


陈成想起昨晚被吵醒的情形,看他还呼呼大睡,不满的情绪一下都聚到了脸上。于是,飞起一脚,猛踹高鹏的臀部。只见,高鹏一脸无拘束天真的睡相,晃晃身子,又没动静了,依然嗜睡。


“居然没醒?服了!”陈成脸上满是惊讶之色,转身从书桌上抄起闹钟,露出阴阴地笑容。


“铃!铃!铃!”响铃在高鹏耳边猛响,声音隔着三道门都听得见,简直要把高鹏的耳膜震碎。终于醒了,反感地把陈成握闹钟的手打到一边去,蒙蒙盹盹地嘟囔道:“干吗?好吵啊!”


“喂,该起床了!想当王牌,想当大英雄,还睡懒觉,快起快起!”陈成冲他嚷。


“今天又没任务,让我再睡会儿吧!好困!”高鹏不悦地微睁双目,瞥了陈成一眼,把被子一捂脸,想继续睡。


“嘿……谁让你昨天不睡的,不行快起!”陈成像一个八脚章鱼,死缠硬磨,弄得高鹏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在抗议,不由不起。


高鹏灰着脸起床穿衣,嘴里愤愤有辞:“要不是杀人偿命,我保证让你会血溅当场!”卫生间里,陈成刮着胡子,歪着嘴角似笑非笑,眼睛有着一丝狡狭的神色,透过镜子,看着高鹏懒洋洋的穿衣动作。


两人洗刷完毕,在食堂遇到了段宇和雷明。没想,段宇也是一个F1车迷,只是昨天太晚了,没看。高鹏得意洋洋,在段宇面前卖了半天关子,让他好不心急。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舒马赫!除了第二名没被套圈,其余都被套了一圈!”高鹏终于说出了答案,口气是那么不容置疑。


段宇撇撇嘴,“天才啊!天才!舒马赫简直就是为了赛车而生!没办法,这回总冠军又是他的啦!”


“那还用说!”高鹏忽见几个文绉绉的兵从身边过,略感奇怪,问雷明:“参谋长,他们是哪的?怎么来飞行员餐厅。”


雷明回身一瞧,不确信地推断:“看穿着像是咱们新组建的电子战部队的。”


“电子战?他们行不行。”高鹏不信任的目光打量着这几个年轻面孔。


“听口气,你好像很在行啊!”雷明与段宇对视一笑。


“我不在行,我认识在行的人!”高鹏一派安然,神情就像掌握一个魔法秘密,而这秘密可以控制全世界。


陈成知道高鹏说谁,浅浅一笑,低头喝汤。


雷明、段宇却更加莫名。



演习讲解大会,来自全国各地的400余名解放军高级将领和闽、浙、粤三省的领导、各大军区的军事观察员,和参演部队的重要指挥官全部到场,中央军委张司令员也来了。而像高鹏、陈成、白云飞这些“军官中的士兵”、“拼刺刀的军官”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张司令员在各军区司令员的簇拥下,突然,在会场门口停住了脚步。看着会场内悬挂的各式标语:热烈欢迎老首长……热烈欢迎张司令员……欢迎军区领导……欢迎……剑眉倒竖,眉头紧锁着像要拧出水来,令原本威严的面孔更显严厉:“你们在搞联欢会,还是搞演习?”


“你们怎么搞的,还不给我换了!”有人冲着手下吼了几声,又转过脸,迎上笑脸:“司令员,您先请进吧,他们马上换上。”


“我参加的是演习大会,不是联欢会。等他们换好了,我再进。”张司令员一步没动,其他人也不敢进,一行人就在门口僵住了,令那位负责人的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短短几分钟,额头上的汗已经开始往下滴了,使劲催着手下的兵换横幅。


人群的最后面167舰长杨兴华与老同学现任093核潜艇艇长的张力钧在窃笑低语。


“你别看,老帅还真不吃这一套,一点都不官僚。”杨兴华压住声音。


“这帮马屁精,这回可算拍在蹄子上了!”张力钧幸灾乐祸。


“知道这个世上人分几类吗?”杨兴华的口气忽然诡秘起来。


“几类?”


“最底一类是人渣,J国右翼分子属于这一类;往上一类是人力,普通老百姓是这一类;再往上是人才,像咱俩这样的;最高一类就是这帮官僚,‘人精’啊!”


“兴华,好久不见,大有长进呀!总结的精辟!精辟!”张力钧被逗连说带笑。


这时,横副、标语换好了,换成了雄浑有力的“首战用我,用我必胜”、“序列第一,天下无敌”、“决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一切准备打,一切为打赢”、“三军卫统一,同心谋胜利”。


张司令员轻略地一点头,表情依旧严肃:“这才有力度吗!这才像军演大会,走。”


“是是是。”陪同的军区导领挺着滚圆的肚子连连称道,大家跟着进入会场。那位负责人站到了一旁擦了把汗,差点没虚脱了。


600百人的会议厅是梯形结构,前几排椅背上都写着各位领导的名字。随着众人落坐,灯也纷纷暗了下来,超大屏幕显出了演习区域,会场安静了,讲解员洪亮的声音响遍会场:“为了警告宝岛当局和M国新政府不要在宝岛问题上玩火,这次大规模军事演习命名为‘解放一号’。”


“解放一号?好名字!”张司令员点点头。听到老帅的夸奖,几位领导也由刚才尴尬的局面缓和过来,相互笑了笑。


讲解员继续讲:“从‘攻岛’战略上讲,金门、马祖是靠近大陆的宝岛外岛,是两岸联系的脐带,我们过去不会、现在和将来也不会攻占。如果有一天,需要武力解决宝岛问题,解放军将首先攻占澎湖。宝岛若失去澎湖,就意味着失去战略屏障和运输生命线,势必不战而垮。从历史上来看,郑成功与施琅都成功地运用这个策略。所以,我们把演习的主场地,选定为与宝岛、澎湖列岛在地理位置和地形地貌都比较接近的‘东山岛’!”


超大屏幕上随着讲解,不断变化着画面,呈现着澎湖列岛、宝岛和东山岛的地理位置及特征……月牙形海湾,湾湾相连,沙滩宽广,与碧蓝的大海相拥相抱。


台下,杨兴华赋有意味地如常一笑:“这次我又是‘红军’,你又是‘蓝军’。”


“‘宝岛军售’有八艘柴电潜艇。所以军委特意安排,意思是让我给你上堂‘反潜课’,另外让你见识一下《战略潜艇战术化》的威力。”张力钧微笑反击。


“去你的吧……”胳膊肘磕了一下他。


台上,随着大屏幕切换到了‘新型激光模拟演习系统’,李健一身戎装走上讲台,接过激光教鞭。


“为了让大家了解得更直观,我给大家做个演示。”李健将“激光接收器”佩戴在身,请出一名战士,给他一把装有‘激光发射器’的手枪,然后对大家说:“现在就好比,演习时两军遭遇,他要向我射击。如果,实弹演习则一定会有危险。但现在……好了,请开枪吧。”


战士扣动扳机,“砰!”一声枪响,李健佩戴的“接收器”冒出了红烟。


“在他开枪时,声音、后作力与真枪一样,但并没有子弹,而是装在手枪上的‘发射器’模拟出了弹道,角度,及意外因素等数据,传给指挥中心,通过计算,再传到我身上的‘接收器’,整个处理过程仅仅0.615秒。如果这时我再还击,准确度就会因伤势情况而发生变化。如果被击毙,那你再开枪,对方也不会有任何效果。这个战士枪法很准,一枪就结果了我,我不知道他部队的番号,但估计是只尖刀部队!”


李健的幽默引来一片笑声。张司令员也不住地点头,“好东西呀!”


会议的最后,张司令员大声地讲:“宝岛当局对企图通过‘宝岛军售’以武拒统,甚至提出了‘绝战境外’的荒谬构想,我们这次长达四个多月,调兵遣将动用三十万兵力的三军大演习,就是要告诉海峡对岸、大洋彼岸,中国人统一的决心从未改变!中国从没有放弃过武力统一!”


杨兴华低声夸道:“看到了吧!老帅不用发言稿,利害。”


“嘿……”张力钧不置可否地笑笑,似情的目光,端详着台上那张威严的脸。


“在演习期间,对于外军侦察挑衅,坚决予以拦截驱离,如警告无效,可以率先开火。我们绝不让汪伟的悲剧重演!”


张司令员的声音铿锵有力,台下随即响起一片充满士气的掌声。


散会时,一名“红军”代表找到了李健。李健皱皱眉,狐疑地看着笑容可掬的他:“出问题?不会吧。系统自检没有报错啊……好吧,我还是去看看吧。”李健被一辆墨绿色野战吉普接走了。


这边,杨兴华目光温和带着笑意打哈哈:“到了战场上,你可别手软啊。”


“这回就让你见识一下《战略潜艇战术化》!”张力钧自然微笑。


“好,那我可等着啦。战场上见!”两人分别。


东山岛平静如昔。迷彩绿,是这里上随处可见的色调。出城关,沿着环岛公路缓行,不时能看到一队队迷彩服的士兵正顶着烈日跑步操练。一个曾经是跑马场的空旷场地里,已经成为部队的临时军营,用铁丝网圈围住,里边是披着伪装的军车和大炮,两个荷枪实弹的士兵面色肃然,站岗警戒。


“红军”临时指挥中心。


一那辆墨绿色吉普穿过棕密的树林,停在迷彩帐篷群前面的开阔地。李健下了车,却看见了高鹏和陈成在向他一如既往地笑。脸上担心系统的神情不见了,嘴角微微上翘,转露出惊喜之情:“哎,你们怎么在这,那歼十……”


“歼十的试飞任务完成,我们也被调回‘海航’。李博士别来无恙啊。”陈成说。


“好啊!如愿以偿了。咱们的‘激光习演系统’有问题,我特意来看看。”李健说明来意,谁知,高鹏和陈成却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令他匪夷所思。


高鹏的脸上呈现出一丝诡计得逞般地坏样:“‘习演系统’哪有问题,是我俩想的主意,骗你过来的。”


陈成一脸正经地补充:“想让你过来,帮我们‘红军’搞电子战。”


“啊?是这样呀?不好吧,这是不是违反的演习规定呀。”


“哎呀,没事,范司令员还等着你呢!”


不容李健思考,高鹏就把他连推带拽地拉进了指挥中心。


大沙盘前,范长城身着迷彩军装,一条牛皮带横缠腰间,上面系着一只小小的手枪,帅气十分。这是他第一次身着陆军军服,这也是军委第一次将三军总指挥交给一个海军舰队司令员。对此,不少人士猜测,未来宝岛前敌指挥官很有可能就是他啦。范长城却不以为然,只想借指挥官之便,在演习中展示海军的风彩!展示海军在未来战争中的重要性!


见他们来了,范长城热情地迎了上来,“欢迎,欢迎。来,坐。”


旁边有参谋搬来几把椅子,几个围坐在一起。范长城说:“第一价段的演习重点是电子对抗,争夺制电、磁权。为此,我军新组建了一支电子战特种部队,但这支部队还不成熟。我听高鹏说,你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我们‘红军’党委想请你过来加盟……不,是率领我们的电子战部队。你看怎么样?”


“我的角色是技术支持,如果‘蓝军’或总部系统有问题,我不能及时解决呀。再说这好象不太符合‘军演’规定,是不是有作弊的嫌疑啊?而且,我也没有参加过‘蓝军’指挥系统的研制,要想攻破他们,我也没有把握。”李健一脸为难。


“太谦虚了!有你在,‘蓝军’指挥系统还不就是一张窗户纸?一捅就破!”高鹏插话。


“技术上的问题,对你来说还不就是小菜一碟嘛。‘演习系统’不会有问题,就算有,还有总装部的其他同志,也不缺你一个。给个面子吗?”陈成也在旁煽风。


李健还是犹豫不定,范长城微微皱了下眉,他不喜欢犹犹豫豫的人,之所以会采纳高鹏越级的见意,也是因为这个。重新审视着眼前的这个书生,净白的脸上没有皱纹,一双又细又长像女人的手,没吃过苦,没受过累,真会像高鹏说得那样,他一个人就可以换一支舰队吗?脑海一闪,否定了自已的疑问,又生出一丝感叹,现代战争,高科技的战争,书生的价值从某种成度来讲的确远远高于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


“真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要不然这样,你来指导电子战部队,不直接参与对‘蓝军’的电子战。如果,‘习演系统’有问题,你该过去就过去,解决完了再回来。‘蓝军’的秘密你别跟我们说,我们也不问!放心,我只想要锻炼队伍,决不能搞‘作弊’,现在搞‘作弊’,将来在战场那就是‘谋杀’!我绝不会把我们战士的生命当儿戏的!”


话说到这份上了,李健也很难回绝,埋怨地眼光瞅了高、陈二人一眼,答应下来。


搞定了李健,高鹏和陈成也坐上了返回营部的车子。一向爱说话、开玩笑的高鹏忽然沉寂了,视线移向窗外,路上经过了一座座军营,看到一件件作战装备、一批批全副武装的士兵,让他感到了战争的气氛,从未有过的严肃与紧张笼罩着他的心。


高鹏在想,在战争时期击落五架敌机,便可以获得“王牌飞行员”称号。而军事演习,便是和平年代的战争,也是检验飞行水平的考核。自已的天赋并不比别人强,可扎实的基本功和在试飞院对飞机特性的积累却是其他飞行员所没有的,击落五架应该不成问题。高鹏越想越美,甚至幻想着演习中,每每在关键时候,以他个人之力,挽狂澜于即倒,一举扭转战局,甚至影响整个战争(演习)的进程。


不经意间,一丝窃笑爬上了他的嘴角。


几天之后的一个黎明,三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演习正式开始!“蓝军”打破常规,先发制人,四架“飞豹”成功突袭了一座“红军”机场,令其损失惨重。仅仅过了一个24小时,又是这4架“飞豹”再次超低空避过“红军”雷达,成功歼灭了一座“红军”导弹发射基地。


“蓝军”开门红,大大调起了导演部里众位领导及观察员们的味口,也令红军总指挥范长城记住了“蓝军”的长机:白云飞!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