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四部:战 祸 第四九回、马上校冒充美空军率队轰炸大陆美总统深夜急电中国主席除误会

科学教育出版社 收藏 0 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8/


■第四十九回、马上校冒充美空军率队轰炸大陆

美总统深夜急电中国主席除误会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凌晨,台湾佳山空军基地的军用机场上一片静寂,夜色漆黑异常。为了保证此次行动不被大陆发现,黎沃生临时决定起飞时启用佳山机场空军基地的秘密跑道。

佳山空军基地是一个天然溶洞后经人工开凿的巨大机库,台湾二百多架战斗机都隐蔽在山间的岩洞里。它向东的一个开口与一个狭长的山谷相接,这个山谷被修建成了一个秘密备用机场。它的一端通向藏机的山洞,它的另一端从一个负五度的角度的向下缓坡通向山谷的开口。这个坡道起飞时可以起到加速作用,降落时可以起到减速作用。而谷口面对东面的海洋,距海面大约一百五十米的高度,等于提高了飞机起飞时的高度,可以加大载弹量或载油量。这是一个非常有创造性的军事工程设计。

凌晨三时,十八架涂有美国第七舰队舰载作战飞机标志、装载了美制与台制的先进空对地武器的“大熊蜂”式战机,背负着几近超过自身的极限负荷的重载,在沉重的轰鸣声中,机身颤抖着一个接一个勉强缓缓地升上天空。它们首先向东北方向飞去,然后转了一个大弯,调头朝大陆的福建沿海分头飞去。飞机在距海面五十米的超低空飞行,以防大陆雷达过早发现。大约二十分钟的时间就可以到达作战区域,执行这次飞行任务的指挥官是第十二飞行团上校团长马礼台。

马礼台今年三十六岁,他的祖父一九四九年自大陆来台,他的父亲是在台湾出生的笫一代外省人,马礼台已经是第二代外省人了。马礼台在政治上持绿营态度,认为台湾是一个独立国家,认为两岸统一就是被大陆吞并。为此经常与有思乡情结的老父亲发生语言上的冲突。但其实他很尊重父亲那始终如一的爱中国的精神,并没有把政治态度作为一个生死攸关的大事来考虑,更没想要为这种理念去破坏现有的幸福宁静的生活。

各国的飞行员都是风流倜傥的英俊青年,是青春少女崇拜和追逐的偶像。这好像已经成为一个规律,马礼台也不例外。他一米七八的个子,五官端正、英俊潇洒。在飞行学校时,那帮同学朋友们个个是追花逐美的行家里手。但马礼台家教很严,作为年轻人虽不免有时与女孩花前月下、遣倦缠绵、行些苟且之事。但他从不恣意妄为、以寻花问柳为生活目的。所以学习科目门门优秀,是家人与亲朋好友公认的好青年。

二十七岁时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刚刚毕业的淡水女子大学高才生、二十三岁的柳慧姣。半年后这个聪明靓丽的女孩就成了他的美貌妻子。柳慧姣是职业女性,在台北市私立华英中学教国文。由于双方均有不菲的月入,他们已在台北市购买了六百平米的复式豪居,与岳父母同住。婚后生有两个漂亮无比的小千金,一个七岁,已上国小一年级。小一些的己是四岁,正是招人喜爱的年龄。她很小就会开口讲话,童稚的嗲声总是得到父母极大的欢心。

按台湾人的风俗、也是中国人的风俗,今年是马礼台的本命年。春节时妻子就给三十六周岁的他亲手缝了一条红裤带,让他天天扎在腰间以避邪去灾。登机前马礼台珍重地将红腰带系在了腰间。

这次任务是“轰炸大陆福建沿海军用设施,以防止大陆在攻台时使用。”马礼台觉得匪夷所思,我们怎么可以主动进攻大陆?破坏了这些设施就能够阻止得住大陆的进攻吗?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只能奉命行事。可是妻子毫不知情,这是一件好事,否则她会坐卧不安、无法自持的。

由于是夜间贴近海面飞行,黑黑的海水总像是一面墙迎面滚滚而来。这使驾驶员产生时时要冲入海中的错觉,他们只能死死盯住仪表的数字克服错觉。浪涌扰动的气流干扰着飞机,使重载飞机的控制非常艰难,稍有不慎,战机就有可能真的一头扎入海中。机成废铁、人成鱼鳖!此时台军每个飞行员都是全神贯注、满身冷汗地驾驶着飞机,丝毫不敢懈怠。

经过十五分钟的飞行,此时飞机已接近大陆海岸。按着事先指令,马礼台用美音英语下令:“各飞行中队机长注意,拉升至二千米高空,按预定目标进行高空投弹!打开反导弹追踪器、注意戒备地面火力与敌机的袭击!投弹完毕立即按预定航线各自返航!”航空头盔中连续响起五个“是!”的英语回答。十八架“大熊蜂”立刻加大马力,抬起机头直向满天星斗的天空冲去。

就在台湾空军起飞二分钟以后,即凌晨三时二分,美国的军事侦察卫星已经发现了这是十八架“大熊蜂”战机并马上向上级报告及向太平洋舰队通报。正在值班的副舰长立即命令值班参谋拨电话,叫醒了第七舰队司令官尼米兹将军。并向他报告:“报告司令官,台湾有十八架“大熊蜂”自佳山基地方向起飞并向我舰队飞来,没有进行任何预先通知。我已命令防空导弹进行锁定瞄准,一旦飞机进入对我舰队有危险的范围立即进行攻击。”

睡梦中惊醒的尼米兹将军回答了一声“可以”,并身穿睡衣飞步赶到了指挥舱。当他观看到巨大显示屏时,台军的十八架“大熊蜂”已转而飞往大陆方向了。宽大的指挥舱参谋人员在根据各种技术数据紧张地分析台空军起飞的目的。尼米兹脑子里也在飞快地转动,揣测着台湾空军要实施的战略或战术意图。

这时,负责接收卫星资料的青年女中尉尖叫了一声:“看!美国空军!”全舱人员为之一怔。她马上将一个卫星刚刚拍摄的高清晰度图片传到了指挥舱巨大的显示屏上。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到了那架涂有和第七舰队海军航空兵一模一样标徽的“大熊蜂”。但尼米兹一眼就看出来,那是一架以陆地为基地的“大熊蜂”。一瞬间,尼米兹心中全都明白了!他毫不迟疑地抓起了与白宫的单线电话,这时已经是三时零八分。

也就在美军发现台空军行动的稍后一分多钟,大陆的侦察卫星系统也发现了台湾方向有空军的起飞。但由于技术落后造成的发现时间上的滞后,大陆没有发现台空军的起飞初始过程,而是根据飞机飞行的方向与飞机上的徽标,又加之机上人员通话时使用的是美式英语,还夹杂着不少美国某卅的地方俚语。所以大陆情报分析人员误判为美军第七舰队的海军陆战队战斗机群。“美军战斗机群自东南方公海上起飞向我福建沿海袭来”这一情报立即由情报部门直接向各级报告。凌晨三时十五分,大陆最高领导人们及东南沿海的军事首长都已得到情报。此时,台湾空军按近目标只有十多分钟的时间了。从时间急迫这一情势上看,中美双方的军事误会已经不可避免了。

国家主席国金韬在中南海家中凝神思索了几十秒。他心中想到,大陆尽一切力量避免的、全世界都最不愿意的事情还是最终发生了。美军真的实行先发制人的进攻了?!虽然还心存一些怀疑,但紧要关头只有按照事先做好的军事预案,下令军队全体动员抵御外敌入侵了。他心情沉重地拿起军事专线电话,准备下达如果敌人实施攻击,就要全力进行反击的作战命令。

就在此时,中美最高领导人热线的那个红色电话机突然响起了急促而连续不断的铃声。国金韬主席想起他与哈里斯在一次会面闲谈的时候,两人以玩笑的方式制定了一个紧急事件的特殊铃声,就是这种连续不断的长铃声。当时哈里斯的原话是这样讲的:“如果我家的花园闯进来一头北美棕熊,我就用这个铃声请国主席来把它的熊掌割下来,做一道中国式的好菜!”

国主席静思了一下,然后拿起了电话,那边马上响起了哈里斯急促的德克萨斯口音的美式英语:“主席先生,我向您通报一个重要的信息!我郑重告知您,从台湾海峡飞向福建方向的机群不是美国空军,那是台湾空军!我向您保证,美国没有任何与大陆交战的意图!”

这时传真机也响起来,秘书将传真纸递到主席眼前,只见上面打有几行文字:“美中军事互信机构紧急通知我方,正在飞越台湾海峡的战斗机群不是美国空军!请中方注意,那不是美军飞机!”传真纸的底部还附有卫星拍摄的飞机照片,并注有一行手写文字:“请注意照片显示的证据:这是以陆地为基地的大熊蜂,它无法在航空母舰上起降!”

短短的几分钟,国主席起伏跌宕的身心遭受了空前的、肩负职责压力的考验。他这时才想起哈里斯还在等待回话,于是对着话筒说道:“我非常感谢总统先生的及时通知,我知道中美之间的首脑热线与军事互信机构在保护着我们各自的国家。我会很妥善地处理这一事件。再见。”当他放下话筒时,满是汗渍的手柄在台灯照射下闪动着细小的光芒。此刻在大洋彼岸的白宫办公室内刚刚放下的热线电话上也同样沾满了哈里斯潮湿的汗液。

国主席马上拿起军用专线,下达命令:“如果台军机群飞临我方民用目标的防御范围与真正军用目标防御范围,立即用导弹摧毁之!如果他们攻击的是我们为他们准备好的靶子,那就让他们进行实战演习吧!我们还可以放他们一马,让其安全返航。让他们也体会一次大获全胜的良好感受。”

马礼台包括自己共率领六架战机已经飞临了大陆福建省普天市的清江军用机场。飞行过程中并没有遭到任何飞机阻截与防空武器的攻击,仪表上也未显示任何防空导弹锁定的信号。他自己也不敢想象,五十年的军事界限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突破了,这真是台军战争史上的一个奇迹。虽然在二千米的高空,但月朗星稀,能隐约地看到机场上排列的几排俄制苏-27老式战机,看来大陆的飞行员与地勤人员还在凌晨的梦中酣睡,并未想到台空军敢于主动发动攻击!

按照计划,六架“大熊蜂”划了一个九十度的弧,从东北方向进入攻击。然后俯冲五百米,在一千五百米的高度上投弹。攻击后急拉起至五千米高度并转向返航。“开始攻击!”马礼台下令后第一个俯冲下去,他的僚机紧随其后。这时机场响起了警报声,同时响起了高射机炮射击的“嗒!嗒!嗒……”射击声。但马礼台知道这种武器根本打不到飞机所在的高度,但是他同时也在疑惑,大陆的地对空导弹为什么没有丝毫发射的迹象?三时三十分,他在最恰当的飞行位置按下了投弹的按钮,两吨多的高爆子母弹一泄而下冲向了地面。由于飞机减少了近一半的重量,升力相对骤然大增。飞机猛地上弹了一下,差点失去了控制。马礼台紧握操纵杆,稳住了飞行状态。

这时,他感觉到地面火光连连闪动,接着传来一次次惊天动地的爆炸声,飞机也受到了地面爆炸冲击波的影响而抖动起来。后面的五架战机也一架接一架进行了俯冲轰炸。此时夏日的东方天空已经微微发亮,地面的情况能用肉眼大致可以观察,马礼台从侧面弦窗向下方望去,十几吨高爆炸弹将机场跑道炸得千疮百孔,地面上几十架战斗机都已七零八落,成为一堆堆破铜废铝。但奇怪的是地面上始终无人员在活动。

马礼台心想:这一定是大陆军队毫无预知,我机突然来临后,只顾逃命全部钻入掩体里去了。现在赶紧脱离战场为第一要务,他用英语喊了声:“撤退!”然后稳稳地拉起机头,带领机群按预定方案爬升到五千米高度,同时向左转弯加大速度返航。

其他十一架“大熊蜂”在分别轰炸福州与厦门附近军用机场的过程也十分顺利。只是在返航时,马礼台的下属,第二飞行中队队长丁宝贵年青气盛,事先不报告,擅自单机轰炸福州民航机场。

在距离机场十公里时失去联系,生死不明。在凌晨四时过五分,十七架“大熊蜂”依次降落,稳稳地停在佳山基地的停机坪上。地勤人员爬上弦梯打开舱盖,十七名飞行员潇洒地跨下飞机,以胜利者的姿态走向休息室。地勤人员速迅用拖车将战机一一拉入机库。

至此,在黎沃生上台后,在台独势力代表人物军事冒险的操纵下,台湾的空军几十年来第一次真刀真枪主动向大陆开战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