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二十一章 咬舌自尽的学问

独孤雄 收藏 0 1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过了半柱香工夫,独孤雄便和刘方大麻袋她们在一个流淌着清澈溪水的峡谷相会。刘方一见到独孤雄就呜咽着扑进独孤雄怀里。独孤雄摸摸她的头,见她已经换了一身青色衣服,阳光照耀下分外飒爽。

刘方看见师爷后奇怪地喊道:“你把他弄到这里来干什么?为什么不杀了他?”独孤雄道:“我心里有好些疑问解不开,所以把他抓来问问清楚。”

刘方不悦道:“有什么好问的。”独孤雄盯着她道:“这一路上有那么多人莫名其妙地要杀我们,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刘方目光躲闪道:“我怎么知道?人在江湖闯,难免有仇人,只是不晓得究竟是你的仇人还是我的仇人罢了。”

独孤雄道:“着啊,所以我把他抓来问清楚,否则背着疑问上路,就象在心里压着块大石头,气得喘不过来,还怎么上雁门关?”刘方驳得哑口无言。悻悻地走到小河边洗脸洗脖子,避开独孤雄。

独孤雄踢了师爷一脚呵斥道:“快说,到底还有多少杀手等着我们?”师爷哀号道:“不知道,粗粗算来,整个大宋朝有名有姓的杀手都被杀手大联盟派出追杀你们。”

独孤雄心想北去雁门关的路才走了三分之一不到,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杀手等着他们。一路劳顿不说,还要分出精力对付杀手,即使是铁打的硬汉都挺不过去。越想越觉得头皮发麻,当下苦笑道:“是什么人如此看得起我独孤雄?”

“他们要杀的人究竟是谁?是我还是她?”独孤雄指着刘方喝问道。师爷哭丧道:“是她,是她。你不过误趟进浑水里,是个陪葬罢了。”独孤雄怒气冲天。喝道:“他们为什么杀她?想杀她的人到底是谁?”师爷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只是听说雇杀手杀你们的人来头不小,是朝廷里呼风唤雨的人。”

独孤雄看看河边的刘方正在往大麻袋身上泼水,大麻袋也在她身边撒腿蹦跳,溅起片山的水,把刘方的衣服打湿。独孤雄看了许久打破脑袋都想不通如此天真烂漫的丫头居然能不动声色地把他哄得团团转,暗叹自己已经落伍,好长时间没有出来闯荡江湖,大宋的年轻一代又比自己聪明了不少。

当下把刘方叫过来道:“你说吧,你和你爹请我做保镖到底干什么?”刘方惊讶道:“你忘了么,是去要债呀。”独孤雄沉着脸摇摇头,又问:“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要杀我们?”刘方看看师爷又看看独孤雄,忐忑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谁都会莫名其妙地得罪这样或是那样的人,所以谁都会有这样或是那样的仇家。说不定是你的,也说不定是我的。谁知道呢?”

独孤雄脸涨得通红,怒吼道:“够了,你还在骗我,知不知道我最恨什么,我最恨人家欺瞒我,拿我当小孩耍!”吼完一脚把师爷跺翻在地,用脚踩在他脸上喝道:“快对她说,你们真正要杀的人是谁。”师爷指着刘方浑身筛糠惊恐道:“是她,是她。我们真正要杀的人是她!求大侠饶我一命,我也是受人指使、身不由己。”

刘方错愕不已,张大嘴说不出话来。独孤雄阴着脸冷冷道:“竟然鼓动无知平民起来当杀手搞创收,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做得出来,留你这样的人渣活着有什么用?”说罢抬枪往师爷胸口一戳,结果了他的性命。

独孤雄把满是鲜血的枪头往师爷的衣服上蹭了蹭,低着头用无比平静的语气对刘方说道:“你的事情我不管了,你一个人去雁门关吧。我问你是给你机会,你要是再不说,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从前的一笔勾销。”刘方惊道:“你想毁约?我们可是签了合同的,你要是单方面撕毁合同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独孤雄道:“让他妈的合同见鬼去吧。你要打官司我随时奉陪,我先回东京汴梁城等着你去击鼓喊冤!不过我要提醒你,我在东京城里可认识不少达官贵人,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可别看我潦倒不堪,现在掌管天下兵马的大将军有不少曾经是我爷爷和我父亲的老部下,看在先父先祖的份上,他们多少会给我几分薄面。你就不同,开封知府可是个出了名的贪官,吃了原告,吃被告,想打官司,最少准备几万两黄金!”

刘方没了主张,心乱如麻喊道:“就算不打官司,我们给你的定金怎么算?我们替你还的烂帐怎么算?”独孤雄冷笑道:“我早就料到你会有这一手,这千把两银子总该够了吧?”说着把从黄河大蛟龙他们船上搜来的金银珠宝抛在刘方面前。

刘方满腹辛酸痛苦,千有万语不该如何对独孤雄说起,瞬间觉得天塌下来了一般,捂住脸号哭起来。独孤雄走了几步,不忍听刘方酸楚的哭声,眼望前方叹口气转身回来说道:”给你最后机会,你只要说出你究竟到雁门关干什么,那些杀手为什么要追杀你,我就留下来。“刘方象个孩子一样,摇头摆尾恨声不绝。

独孤雄唉了一声,眼含热泪,说道:“给你万分之一柱香的时间想清楚再回答我!”刘方还是双手掩面啜泣不答应。独孤雄硬下心肠,拉着毛驴扛着枪转身就走,刘方听得独孤雄渐渐离去,慌张不已,揩干脸上的泪水眼盯住独孤雄不放,只见他孤傲又可以依靠的背影渐渐隐藏进如散发着万道金针麦芒的黄澄澄的夕阳里,刘方眼噙着泪水,口里小声呼唤道:“独孤雄,独孤少爷,别走 ,快回来。你走了我怎么办?别走,千万别走!”

刘方突然觉得天大地大竟然没有可以让她的心倚靠伫足的地方,她的心已经从咽喉里跳出来,被凄冷的晚风吹起,飘飘荡荡,直上九宵,就要跟随如血的夕阳沉坠进厚重宽广的太行山中!

刘方感到浑身虚脱,酸软无力,她眼前冒着金星,身体摇摇欲坠。抬眼看时,远远的独孤雄似乎转身正朝这边走回来,刘方以为自己的眼睛看花了,使劲揉揉眼睛,果真是独孤雄。刘方的心狂跳起来,挣扎着身子流着泪绽放出笑脸迎了上去,独孤雄走到刘方身侧,一把拖住大麻袋脖子上的草绳,扯起来就走。

大麻袋跳浪着频频回头,看着刘方的眼睛汪汪呼叫,刘方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号哭出来,泪水如黄河决堤、长江泛浪,汹涌而下。独孤雄每走一步,便有什么东西把刘方的身体抽得空空的,当耳边再也听不见独孤雄那熟悉又矫健的脚步声时,最后的精神支柱轰然倒塌!她的人仿佛变成一瓣蒲公英花瓣或是彩色山鸡的羽毛被风一下就吹到了天上,整个身体都快要飘起来。心也悬挂到了半空!

夕阳冷风中,只见那个独孤雄冷漠的身影悄悄跌下山崖。

山谷是多么的狭窄,但是在刘方看来是如此宽广无边;身旁有密密麻麻的松树山石,但是没有任何东西愿意扶助她那可怜弱小的身躯!世界是如此冷漠,人间是那样的无情!

刘方心如刀绞,万念具灰,她跌跌撞撞地走到悬崖边,嘴里喃喃道:“爹爹,请恕孩儿不孝,我这就要追随爹爹去了。不是女儿不听话,雁门关千里万里,我一个女儿家,体小力单,手无缚鸡之力,如何过去,如何面对丧尽天良的杀手?要是我一个人硬走下去,您的遗志还没完成,我的身体就遭点污,到时候女儿就更对不起你老人家了!”

说罢纵身就要跳下悬崖!

突然“嗖”的一声,脖子被长长的鞭子绕住,随后就被人拖回来摔在草地上。耳边听得有人说道:“想死?没那么容易。”

刘方睁开眼睛看时,原来是白天在县城里堵杀她们的杀手,一共五个。

刘方脑袋嗡的一响,心想:“这回完了,跳崖死不成,落在他们手里肯定会遭到侮辱,只能咬舌自尽。”想到此处张嘴就要咬自己的舌头。杀手们象大蛟龙一样都是干此事的老手,怎么容她自尽?伸手托住她的下巴,不让她咬。而且从身上撕下一块布塞进她嘴里,然后几人分工把她两手两脚死死摁住。

为头的看着刘方淫笑道:“没有经验可不能瞎咬,咬舌自尽是技术含量很高的活计。没有经验乱咬,只会弄伤自己,到时候死又死不了,成了哑巴,还被我们奸污,岂不是亏大了?咬舌自尽是学术问题,值得深刻研究的,在咬舌之前,先要搞搞调查研究:

古今中外咬舌自尽的女人都有多少?家庭成分是怎么样的?王侯皇室家的公主有多少?地主家的小姐有多少?中农家的丫头有多少?穷人家的柴火妞有多少?她们的成功率是多少?都要研究清楚,不能乱来!咬舌的标准如何,咬到几寸刚刚好?是不是全咬断?全咬断的话自己干呕起来怎么办?

看你蛮聪明伶俐的一丫头,怎么尽做傻事!给我们玩玩怎么了?你跳下去摔个稀吧烂对你有什么好,那叫死无全尸!知道吗,这样犯大忌的事情在我们这个万恶的封建社会里万万不能做的,社会不允许,家人不赞同,自己死后也不会超升。让我们乐呵乐呵,玩完后再让我们割下你的脑袋去领赏金,我们向阿弥陀佛保证,一定把刀磨得快快的一刀下去就让你什么痛苦都没有的结束生命,就当临死前又做了件积德行善的好事!”

说着就去解刘方身上的衣带,刘方闭上眼,此时她别无他法,只能任凭杀手们为所欲为。眼角流出的眼泪都是血色的!

忽然听见“嗤”的一响,一股带着血腥味的液体喷射刘方满脸,刘方睁眼看时,一条金枪已经横在眼前,刘方惊心里呼一声“独孤雄”!解她衣带的杀手就被挑到空中,五脏血水流得满地都是。旁边的杀手急忙松开刘方,有的弯腰呕吐,有的尿湿裤子。纷纷跪地求饶道:“大侠饶命,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九岁小儿!”

独孤雄阴冷道:“象你们这等不识好歹、给脸不要脸、欺善怕恶的人,饶你不得。你只能祈祷下辈子不要再做杀手。”说罢手起枪落,把五个杀手逐一挑下山崖。

独孤雄取出塞在她嘴里的破布。独孤雄不敢看刘方泪光闪闪的眼睛,低头摸着大麻袋的脑袋道:“我是不想回来的,但是它死活要回来,我也没有办法。我不放心它,它整天瞎蹦乱跳,我怕被什么杀手农家乐饿疯了逮去烧烤就不妙了。”刘方想起杀手农家乐龌龊鄙陋的样子,不禁破涕为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