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日,天气剧冷,脖子上空空的,凉意大发,看着周围各个脖子的围巾,不爽,便和朋友感慨,我叼,好卵冷,如果哪个妹妹跟我买条围巾,不管她什么样子,我就做哪个的男朋友。

过几日和一人说起此事,她问:“谁买了给你。我说,没。她死缠着问一定有不然你不会说的。当时我心里一股无名烈火,烧啊,大声说:“我叼,你揽,兰子幼稚列,爱情小说看多了,我张某人就那贱,人家送围巾给我,我就当人家男朋友,人家送金子给我,我就当人家狗了啊。说完后,感觉周围的空气凌固了,我又后悔了,干吗,拿人家发火啊,突然听见小溪中的水声,寻声望去,看见她的鼻子两边有两道金银般的泪行,晕,还站在这,别人不说我张某人欺负小妹妹,赶快走,走的时候,还不忘说了一句,莫硬幼稚垒。

过了几天平安日后,她来找我,当听到同学说:“张某有人找,心里便打起了小鼓。细声细气的走出教室。可怜粑粑的望着她,希望不要让我在同学面前不要太丢脸。可她笑嘻嘻的从身后那出一样东西说:“送你的。看着她手里的围巾,我无言。 她看见我的表情说:“我又不要你做我男朋友。我无言。

过几日,她见我,气愤的说:“张某人你为什么不戴我的围巾,我说:“我怕带了你 的围巾要对你负责,还有我觉得那围巾瞒好看的舍不得。她大笑,笑过后,认真的说了句:“幼稚” 我站在那里无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