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如果记忆可以擦去


如果记忆也可以象铅笔痕一样用橡皮擦擦去,我情愿立即把大脑中有关大哥的记忆全部擦去.


他去了,把怀念留给我们;他是军人,与我们聚少离多,但他在我们心中的形象却是那样清晰,关于他的点点滴滴记忆却是那样深刻,以至于,只想提笔把那些给记录下来......


我进他们家十六年了.印象中,大哥只在家过了一个春节.那是他离婚后,把孩子抱回家的第一年.父母望着年幼的孙子,心里担心着儿子,长嘘短叹,气氛很压抑.弟弟妹妹也都跟着沉默.吃饭的时候也都是低头喝闷酒.大哥却打破了沉默,领着我们做游戏:报电影名.每人报一个电影名,最后轮转,看谁的电影名被别人记住算谁输.大哥在部队里看的尽是些<战斗里成长>\<烈火金刚>\<侦察兵>\<长空击剑>之类的战斗片,而我们报的都是地方上最新上映的,名字又长又别扭,所以大哥输得最多,喝酒也最多......酒过三巡,他给我们讲他飞行的故事,曾经提到有次"空中停车",他沉着冷静,靠自己的毅力和智力又把飞机发动起来安全着陆......最后说了句:人在危急的关头能救你自己的只有你自己的毅力!然后是智力和体力.我一直很佩服他的毅力,在家庭婚变的思想压力下坚强地完成一次又一次飞行任务,荣获军功章.在危难关头救了自己不说,还为国家保住一架飞机!在家里为了让家庭气氛活跃起来,压抑住自己的悲伤领头打破沉闷的气氛......


第二天,家里往树上挂灯.农村的风俗,过年的时候把一盏灯挂在高高的树上,预示着来年平安吉祥.家中没有木梯,挂灯的人要先爬上房前的一棵梨树,通过梨树上房,把灯挂在房后的桐树上.虽然头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在大哥的带领下做游戏开心了许多,可第二天气氛还不是很活跃.当时我身怀六甲笨得象个大熊猫.大哥就逗我说:你能上到房上,你叫我干啥我干啥!偏偏我是个不认输的主,拖着笨重的身子就去爬树,立即家中成员有笑得直不起腰的,有吵我别逞能的.我呢,就那样笨笨的爬了上去.坐在房沿上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对大哥说:我上来了!大哥立马行了个军礼:请吩咐.我想了半天,要他干什么呢?对了,外面冰天雪地道路泥泞难走,要他到几里之外的镇上买香蕉看他怎样.没想到他立即答应,骑上自行车出发.任我们在后面喊:别去,路不好走,开玩笑的.他却说: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数.等着吃香蕉吧.等到家中人围在一起吃他买来的香蕉时,气氛就活跃了很多,有想起我的爬树形象就发笑的,有担心责备的......话匣子一下打开了.


那时侯,电话不象现在这样方便,人们的交流主要靠写信.我们和大哥经常通信.大哥的字写得漂亮,文笔却一般.我喜欢描写呀\感慨呀之类.有次我给大哥写了封信,老公看过之后说这不象通信象投稿;不几天接到大哥回信,也有了"西北风怒吼,狂沙飞扬"之类的词,当时老公我俩就哈哈大笑,说写信多了大哥的文笔也会大有长进的......


不曾想,这些都已成为永远的过去完成时.最近的记忆就是大哥疗养路过郑州匆匆忙忙,和家人一起吃顿晚饭算做相聚,那顿饭,竟成为和我们在一起最后的晚餐......


现在他去了,留下我们还要更好得活.我们不想沉浸在对大哥的沉痛悼念之中,却又忍不住时时想起大哥的点点滴滴......所以我想,如果有橡皮擦能把大脑中的某部分记忆全部擦去,该多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