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外史 第四部 东征 第七十九章 太平洋圈地

天际无痕 收藏 6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522/


1801年5月初,作为太平洋舰队第二分舰队的舰队长向谨(原181号雷达兵,自从和朱涛一同回到古代后,向谨不仅参与了三年前血洗日本的行动,更和唐俊翼一起把舰队开到印度,和英国人干了一战,在战争中,向谨机智勇敢,多次立下战功,半年前成为第二分舰队的舰队长),同时也是卫青号这艘老月级战舰的舰长,在唐俊翼(由于朱涛暂时放弃了用武力打通好望角的计划,唐俊翼又被调回基隆)的欢送下带领4艘战舰以及二十余艘补给运输船缓缓离开基隆码头,这十余艘运输船不仅装载着舰队所需的补给,同时也装载着琉球海军独立团的2000名士兵和他们的吴葛团长。舰队还没完全驶出港口,一直停泊在港口外的民间船队立马跟了上去,紧紧跟随舰队身后,一起航向深邃的太平洋。

5月的太平洋并不是航行的好时候,不仅天气闷热,还时不时的遭遇狂风暴雨。向谨的舰队在离开基隆十余天后,虽然没有遇上什么台风,但时不时刮起的狂风还是让许多跟随的民间商船(战舰和军队的运输船都是用蒸汽机作为动力,而民船还是使用风帆和水手划船作为基本动力)吃了不少苦头。

按照这样的速度,向谨计算着大概还要半天就可以到达后世被称为关岛的这个岛屿,这个岛屿对于从后世回去的向谨来说,记忆是非常深刻的。由于一路来,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做,向谨基本上每天都会请吴葛和几个民间商船的头头来卫青号上坐坐,聊聊天。今天也不例外,一起跟随向谨出海的伍秉鉴也象往常一样,一大早就被请来,和伍秉鉴一起同来的还有一个姓李胖子。对于伍秉鉴来说,上次去日本是逼迫无奈,而这次去美洲,可是伍秉鉴好不容易在其老爸伍国莹面前要来的差事。而这趟差事,在伍秉鉴看来,不仅是一次扩大视野的好机会,同时也是一次商业前哨行动。由于向谨为人谦顺,大家对于向谨的邀请,从来都是来者不拒的。


今天风不大,海浪也小,四人在宽大的舰桥驾驶室内摆上一个小圆桌,四个小板凳,每人倒上一杯茶,又闲聊起来。

“我说向大哥,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看见陆地啊,这都在海上航行了大半个月,连陆地的影子都没见着”,还没坐好,四人中最小的伍秉鉴就开始嚷嚷,由于这一向已经和向谨以及其他两人混得老熟,早没了大小。

“呵呵,我说伍老弟,你别着急,我们的向舰长不会让我们迷路的”,是胖子开口了,胖子,原名李鸿亮,北京洪亮玻璃厂的厂长。在看到其好兄弟瘦子几个月前离开天津涉足海运后,也经受不住白花花银子的诱惑,毅然把玻璃厂交给其弟弟打理,买了条宝船准备海运。但由于担心去印度洋一带遇上海盗,在听到第二舰队准备远航美洲后,决定去美洲闯闯。

“伍兄弟不要担心,如果不出意外,今天下午就可以看见陆地,虽然是个小岛屿,但足够我们休息了”,向谨身穿一身白色的海军军服,俨然一个儒将,显得沉稳与干练。

“哈,哈,有岛屿也好啊,可把我那些兵憋坏了,现在天气又热,他们一天到晚的呆在船上,老是给我惹事。只要有岛屿落落脚,也好让他们放松下,要不然非兵变不可”,说话的是吴葛,琉球独立团的团长。

“我不是不相信我大哥啊,我是好久没看见陆地了,心里痒痒。大哥,你说政府为什么那么鼓励大家去经营这些太平洋上的岛屿啊,这次我稍微问了下和我们一同去美洲的其他人,没几个想留在这些岛上的,大家都想去美洲买点土地或者开矿什么的,对于这些鸟不拉屎的小岛,大家都看不出有什么前途。”

听见伍秉鉴问自己,向谨清清嗓子回答道:“呵呵,老弟,你可以想想,从中国大陆到美洲起码得几个月,这中间都是一望无际的海洋,没几个岛屿,这不多的几个岛屿必然成为两地之间的中转站,只要以后贸易发展起来,这其中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再说,这些岛屿大部分是小了点,不适合人类居住,但有些岛屿还是蛮大的,养活几千上万人不存在什么问题,况且,岛上风景优美,我都想退役后在这里买个岛屿用来养老”,向谨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听向舰长如此说,我都想占个了,向谨兄,打听个消息,我原来只注意美洲大陆的经营政策,对岛屿一直没关注,今天想了解下政府有什么措施出台?”李鸿亮居然被向谨说得动了心。

看着李鸿亮的小眼睛,向谨知道他的财迷心又上来了,说道:“政策肯定是有的,比起美洲来可好得多。这一,承认这岛屿的主权是国家的,这个很容易;这二,得好好的经营五年,五年后,方可自行处理;三,不允许大肆破坏岛上的生态环境,否则依法没收。做到这三点,这岛屿五年后就是你的,当然一开始得签定个协议”,向谨慢慢道出一、二、三来。

“生态环境是什么东西?”对于这个新词,一向不怎么爱看报纸的李鸿亮并不知道。

“哈,哈,胖哥,就是不能过多的砍伐岛上的树,杀岛上的动物”,伍秉鉴取笑到。

“不过,考虑到太平洋上群岛众多,每个群岛,政府都得选取一个最大的岛屿作为政府的管理机关所在地,其他的岛屿才能卖给大家”,向谨又说出一个条件。

“这个没关系,那么多岛屿,我就不相信找不到合适的”,李鸿亮眯着眼睛开始幻想以后岛主的生活。

“哎,还是你们这些商人好啊,只要手中有点钞票,赶上现在这个大好时机,招点人,去那里都可以干出一翻事业来,象我就没有多少出头了”,听了半天的吴葛抬着头嫉妒起来,眼睛时不时的扫向谨一眼。这次远航美洲,向谨是整个舰队的舰队长,而吴葛虽然是独立团的团长,但他的一切行为都归向谨来调遣。

“好了,你小子就别抱怨了,谁不知道你在日本得的好处,来这里卖乖来了”,向谨说完轻轻给了吴葛一拳头。

“呵呵,老大饶命,我只随口说说,随口说说而已啊。”

“向大哥,我看这艘战舰怎么里面都是木头的啊,其他三艘可全是钢铁疙瘩,是怎么一回事”?正四出张望的伍秉鉴忽然问正在和吴葛打闹的向谨。

“哦,这个事情。这艘战舰是我们建造的第一批月级战舰,由于钢铁有限,只在外面覆盖了层钢铁,里面都是木结构的,虽然后面进行了改进,但也只改了动力设备和火炮,在速度和火力上已经和后面生产的全钢铁月级战舰没什么区别了”。


就在向谨四人在舰桥内闲聊的时候,海面上忽然挂起大风,向东方望去,铺天盖地的乌云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船队扑来!坐在舰桥内的四人很清楚的听见外面大风吹过舰身的声音,刚才还风平浪静的海面上,这个时候也开始波涛汹涌起来,一阵接着一阵的海浪不时涌上舰首,跟在舰队后面的商船上的风帆也被狂风肆虐着,看样子应该是台风了,安稳了半个月的海上生活到此结束。

对于这样的台风,常年航行海上的向谨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吴葛也没看出什么大惊小怪,但伍秉鉴和李洪亮从向谨严肃的表情中都看见了这次麻烦不小,况且他们的船只都是使用风帆作为动力的民船,可比不上向谨的这些铁疙瘩,虽然排水量都不小,但要抗击这样猛烈的台风,几人心中都没底。只有呆呆的看着向谨,等他的决定。

“看来是台风了,根据六分仪和天文钟分析,我们目前在这个位置”!向谨找来一张海图,放在圆桌上,用食指指了指。“根据目前的速度,我们要达到东南方的这些岛屿,至少得3个小时。而目前的天气变化,我不能肯定老天爷还会给我们几个小时”,今天的天气实在古怪了点,在半个小时前,整个海面都还非常的风平浪静。

“大哥,要不我们赌一把,争取赶在台风到来之前到达这些岛屿,然后驳船避风”,伍秉鉴看着向谨忧郁的眼神,心情也跟着糟糕起来,但还是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看我们还是往回走,兴许可以躲开台风”,李洪亮的心砰砰乱跳,额头上已经开始渗出汗水,如果自己的第一次航行就断送在台风手里,李洪亮想想就害怕。

“既然来了,就没有回去的路!况且,我们现在根本搞不清楚台风的前进方向,逃也逃不过!不如就按照小弟的建议,我们搏一把!就这样决定了!所有民船把所有风帆全部挂起来,军舰打头,全速前进!争取在台风到来之前赶到这些岛屿避风”!整个船队的前途都握在向谨的手中,向谨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在没有任何退路的情况下,他只有选择赌了,希望老天爷帮自己一把。


风越来越大,被狂风卷起的海浪已经开始漫过卫青号的舰首,木结构的内部船体不时发出‘吱、吱’的响声。跟在舰队后面的民船也犹如一条条小树叶,在狂风和海浪中颠簸。

风更大了,整个天空已经被乌云照得严实,没有一丝阳光,海面上的能见度一下子也低得可怜,向谨只得命令舰队所有的船只打开信号灯,以帮助民船指示方向。这时,海面上忽然下起大雨,犹如瀑布一样从天空中倾泄下来,仿佛要把整个船队淹没似的。

整个舰桥里,除了外面雷声般的海浪声外,就是舵手的转舵声音,向谨四人呆呆站在窗户边,双手紧握住扶手,表情严肃,虽然外面的雨水没有淋进来半滴,但伍秉鉴和李洪亮全身已经湿透,身子还有些颤抖,如此猛烈的台风,两人还是第一次遇见。

“伍老弟,李兄,放松点,我们就要到了,现在这样的海浪还奈何不了我们的船队,放心吧,你们的船只会没事的”,向谨虽然看不清后面民船的情况,但从经验上看,此时他们只是在台风的边缘,离中心还很有一段距离,以这样的天气状况,后面的民船不会有什么大麻烦,向谨并不是成心安慰两人。

伍秉鉴和李洪亮转过头,看了看向谨脸上轻松的笑脸,再看看自己龌龊的表情,两人对视一下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谢谢大哥,铁血男儿能怕这点风浪不成,船坏了我们可以再造,钱没了可以再赚!我们有的是资本,我们都还年轻”!也许是受了向谨的鼓舞,伍秉鉴竟然大发感慨起来。

忽然,一声巨大的吱呀声从舰队的后方传来,向谨四人同时把头向船的后方望去,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都清楚的感觉到一定是出了什么大问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