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第五章 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


晚上,李健与孙盈盈猫在房间里。讲完自已的遭遇,孙盈盈的心忐忑着,时间就像化成雕像,僵硬在四周。李健没说话,只是把低头不语的她搂在了怀中。用肢体语言,回答对此事的看法。孙盈盈相当感动,那些委屈又一股脑地涌了出来,眼睛一下湿润了。


“好了,没事啦。”李健在她额头吻下,令她的笑容一点一点绽放,拥着李健,睫毛在颤,眼里淡淡的,混合着喜悦和感动。


第二天,俩人如约与昔日好友们聚在火锅店。胡冰、张明磊、陈磊、杨超他们都是李健的大学同学,凭着年轻人的激情,合伙开了家网络公司,但随着互联网不景气,他们日子不好过,紧巴巴的,用胡冰的话说:王志东都干不下去了,咱们也快了!


火锅店生意非常好,早早便客满了。大大小小的桌子上,一锅锅漂着红艳艳的辣椒油锅底,呼呼冒着热气,让人看一眼,就能感觉到那喷火的辣劲!包间里,大家只是点了几个凉菜,把啤酒倒上,边聊着“撞机事件”,边等着总爱迟到的胡冰。


“看新闻了吗?机组人员放了,飞机也回去了,M国人开始不认帐了,丢下几万美金想匆匆了事。”张明磊把手中快燃尽的烟头又猛吸了一口,这才掐灭在烟缸里,又说:“前一段时间还说,派了三艘宙斯顿驱逐舰到了南海,说中国不放人,就不走了。”


“走是肯定会走的,中国潜艇一出动,它不走也不行。”陈磊不动声色,埋头燃了根烟,吐出的烟雾呛得李健只咳嗽,一个劲地躲。


“中国政府表现的太软了!人就不以应该放!还有战斗机,你给他打下来,又会怎么样?”


“就是,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打仗吗?打呀,谁怕谁呀!”孙盈盈也嚷嚷道。


“哈,连盈盈都不怕打仗,谁还有什么可怕的,打呗!”李健玩笑地说。


陈磊吐着烟圈,淡淡的声音随着烟圈一起飘到空中:“不击落M机,这叫‘韬光养悔’;被M军侦察机撞下来,这叫‘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海军航空兵?我看是海军航空病!”


看着大家满脸上失望和低落的情绪,李健心里很不舒服,想透露实情,又怕泄密,忽然眼珠一转,不如让他们自辨真伪。


“话不能这么说,哪天在网看到一篇小说,写‘撞机事件’的。说,拦截EP3的时候,M机不把中国战机放在眼里,激怒了中国飞行员,两架战机一边一架夹住EP3,想给EP3护送到咱军演区域并将其击落!EP3发现不对,急眼了,不顾一切地转向。中国飞行员也不是白给的,刚才让你走你不走,现在想走,没门了!就是不让出机位,撞了也不让!刺刀见红怕你啦?!”李健讲得绘声绘色,还用手给大家比划着。


“牛叉!”一直没发言,平常也不爱说话的杨超,突然来了精神:“我觉得这才是撞机的真相!就像以前的银河号事件,就是我们在玩M国!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


“那有什么用?还不是被撞下来了!”陈磊仍不以为然:“写得再好,也只是小说而已,假的!”


杨超叹一句:“你怎么就对解放军那么没有信心呢?真是的!”


李健见没人追问他,松了口气,接着话题煽风点火:“你就是对社会极度不满,被社会遗忘的人。”


陈磊不高兴了,弹了一下烟灰:“靠!是要爱我中华,但这‘爱’绝不是溺爱!政治这东西!你们懂吗?绝不是靠‘单纯’、‘正直’、‘善良’、‘忠心耿耿’所能说服和站住脚的。每一个朝代,每一个国家都会有冤案、冤情。因此,有‘政治无诚实可言’之说!中华民族要想不受别人的欺侮,就一定要有真正的实力!那本小说我虽然没看,但一听就知道,把别人都写成虫,把自已写成龙。整个一个深宫怨妇的心态:天天都在自慰!”


这时,胡冰来了。一头没有发型的发,西装皱皱巴巴的,裤袋里鼓鼓囊囊,一般装着:手纸、钥匙串、打火机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和李健从小玩到大,一起上小学、中学、大学,大学毕业时,李健选择出国留学,而他选择了在国内发展,和几个同学搞了家互联网公司,自已出任总工。随着网络泡沫的破裂,公司的日子不好过,前一周谈了好几家风险投资商,但都没有实际结果,而公司的资金却日见稀少,捉襟见肘,整个人也更加不修边幅。


“不好意思,堵车!”胡冰嬉皮笑脸地解释。


“靠,堵车?你骑自行车的,堵车跟你有什么关系!”陈磊看他的样子就想笑。


“不懂了吧!就是因为堵车,而发生了一系列反应,最后影响到我的迟到。这就是‘模糊数学’里最著名的‘堵车效应’。”


李健也笑了:“是‘蝴蝶效应’!你怎么还是那么不招吊!”


“哎,老兄,你那怎么样,过来跟我们一块干吧?”见到李健,胡冰变得信誓旦旦。


“跟你干什么?一起抢乞丐的钱啊!”孙盈盈一句话,令在坐的爆笑,令胡冰好没面子,矛头直指明磊:“大嘴巴,又是你说的吧!”


“你真应该找个女朋友,好好管管你。”李健也说。


胡冰满脸无奈:“我那帮女同学里,都早熟,现在估计孩子都打酱油了。我还等王菲吧……你还别说,想起王菲我就欲火烧,哎呀,看来今年要买空调……”


一下子,除了胡冰,房间里没人影了,都上哪去了?人都躺在地上呢!都笑倒在地!


火锅上来了,胡冰贼兮兮的眼睛盯著李健,不怀好意地问:“听说,你去了趟海南,有什么内部消息,参考参考?”


李健忙摆摆手:“无可奉告,你们可别让我犯错误啊!”


“行了,别为难李健了。说说你们吧,都开公司了,当老板了。”孙盈盈替李健解了围。


陈磊直言:“公司是公司,就是不赢利!”


张明磊也添油加醋:“没错,你知道互联网公司救活了多少个卖盒饭的?养活了多少家广告公司?是我们让程序员的薪金翻了一翻!现在在这个社会里,充满了急功近利,问个路都要收费,谁还学雷锋做好事?只有我们,上网看看,全都是免费的,我们容易吗?真是:赔钱不要紧,只要主义真,赔了我一个,幸福万家人……”


“而且这种做好事的,不是我们一家,是一大帮。真是应了那句话:要是长城只有一人建造,火药的使用没人知道……唯有同免费、共赔钱,我们才能花掉十二亿人民币,这就是互联网的力量。”杨超也说。


李健轻轻一笑,话说得不急不慢:“我有个办法,能让你们赢利!想不想听听?”


“黄色网站!”胡冰张口就来。


“什么呀?你们现在是有技术,但没找对方向,所以不成功。现在,你们应该把重点放在网络安全这个方向上。”


“继续说。”胡冰点点头。


“现在是个公司就有自已的网站,但他们的网管技术都很一般,网站漏洞百出,有这方面需求的公司会有很多,你们可以给他们提供相关技术服务,当然这是收费的。你们还可以开办网络安全方面的培训班,当然这也是收费的。还有,别看现在互联网的日子不好过,以后随着宽带的介入,电子商务绝对会火,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安全,绝对的安全。你们要是现在就转行做网络安全,不仅能解燃眉之急,而且以后在这方面那是龙头老大,绝对有前途。”


“主意不错,可是没有宣传,改行谈何容易。问题是,我们已经没有钱了!”陈磊说。


“有人愿意免费宣传你们。”李健胸中成竹。


胡冰一咧嘴:“瞎说,天下哪有不要钱的午餐?”


“你们看!”李健拿出了那张报纸,神情严肃目光凛然地讲:“M国恶意诋毁中国,想尽办法让中国的邻国敌视中国;而M国黑客又狗仗人势,涂改我们的网页,颠倒黑白,混淆视听,行径非常可耻!既然M国人已经发出了挑战,那么我们就不能坐以待毙!咱们把全国的黑客组织起来,打一场网络自卫反击战,捍卫共和国虚拟主权及虚拟领土!”


大家沉封已久的热情,仿佛被李健的三言两语,唤醒了!张明磊眼睛一亮,“充分体显人民战争的力量!”


“把虚拟侵略者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海洋里!”杨超也来劲了。


胡冰也说:“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呢!这样,明天来公司,好好策划策划。”


陈磊却有疑惑地说:“不过这也需要经费啊,钱上哪能啊?”


李健看了一眼孙盈盈,孙盈盈心领神会:“我的官司赢了,可以先出二十万援助你们!”


李健笑笑:“怎么样,够仗义吧!剩下的费用,你们自已也想想办法!”


胡冰激动地站起来:“好啊,为我们的合作干杯。”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大家吃得都差不多了,纷纷放下筷子,有的点上了烟,有的喝着饮料,只有胡冰一人还在不停吃着,好像还没有尽兴。李健看着胡冰的滑稽样子,想起了大二的时候,自已有关网络通信的两篇论文,在国外著名杂志上发表。高兴地邀请胡冰去吃了一顿‘肯德基’。结果,胡冰的饭量惊人,一口腔气吃了十四块原味鸡,还外加七块炸鸡翅,差点给李健吃穷了。饭后李健曾半开玩笑地发誓:再也不请胡冰吃饭了!太可怕了!


想到着,李健暗自一笑,向大家使了个眼色,众人心领神会,纷纷找个借口出来,渐渐的房间里就剩下胡冰一人。胡冰吃得正香,忽见服务员温柔地冲他一笑:“先生,谢谢,一共是228元。”


胡冰这才发现上当了,看着桌上的残羹冷炙说道:“这……这个,没搞错吧?!”



公司会议室烟雾缭绕。


胡冰、张明磊、陈磊、杨超围坐在长桌旁,李健在白板前激动地讲:“‘撞机事件’中、M双方各执一词,M方强调是歼八飞行员差劲的飞行技术和愚蠢鲁莽飞行造成的。我们不禁要问,如果EP3飞在纽约上空,那么‘撞机事件’还会发生吗?!近些天来,一个名为‘PoizonBox’的M国黑客组织,多次攻击中国网站,并在网站上留下恶毒话,我们永远恨中国,我们将永远黑它的网站!我要总统了解,他帮助宝岛的决定,得到了我们大多数黑客的支持!”


胡冰气不过地插话:“这群兔崽子,要是被我碰上,一定暴抽一顿!”


李健继续说:“所以,我们要教训一下M国!用我们的方式,教训M国!”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攻击?用什么方式?”张明磊颇为急切。


李健在白板上边写边答:“先别急!我们反击目的是为了宣扬:事件真象、记念汪伟、记念大使馆、反对霸权。时间,我想定在五·一假期!”


“不错,放假了大家都有空!”


“好主意,可以连续作战!”


“我看这些行动,最好不要以公司的名义,也别在公司内进行,这样可以避免法津责任。要不成立个俱乐部什么的?”陈磊补充。


“没错,不过要是叫俱乐部,太俗了!给人软巴巴的感觉!我有个想法,叫‘黑客联盟’怎么样?”张明磊建议。


“我不喜欢黑色,黑客联盟,神秘够了,但没什么正义形象,和这次行动好象不太符合。”胡冰否决了。


那叫什么呢?大家沉思着,突然,杨超说了:“叫‘红客联盟’怎么样?”


“‘红客联盟’好名字!不错不错。”众人称赞。


胡冰摆出一副老大样儿,拍了拍杨超的肩:“行啊,小伙子!”


李健在白板上写了“红客联盟”,接着按排大家的工作。谁知,胡冰走神了,突听到自已名字,忙问:“什么?不好意思,再说一遍,我出壳了。呵呵……”


“哎……”李健叹了口气,重复了一遍:“你要在公司,坚守我们的网站,3号我来替你,5号你再来替我,7号我再来替你,咱俩轮流守住咱们的网站。”


“哦,行了,没问题!”


“那我们的胜利条件呢?”张明磊问。


“胜利条件,一、攻破M国网站的数量,要比被破坏的中国网站多;二、攻破白宫、五角大楼的官方网站。”


张明磊感慨地说:“总觉得自已生到好时代,没有硝烟,没有战火,自已和家人、亲友们都远离战争,生活是那么幸福。但没想到和平年代,自已却真的要参加到一场战争里面,真不敢相信。”


“明磊,怕了吧?”胡冰说。


“放屁!都欺负到头上了,再不反抗就只有坐以待毙。别以为中国人都老实,真动起手来,还指不定谁是虎、谁是兔?!”


“没错,别看水果刀小,急了也能杀人!”


李健激动地说:“对!这是一场战争,一场没有硝烟、没有战火、看不见流血牺牲的战争,也是一场中国网民自发的反对网上霸权的战争。在网络方面,M国人一直高高在上!互联网源于M国军方;TCP/IP的发明人是M国人;LINUX的作者linus现在为M国工作;OPENSOURCE的开创人STALLMAN也是M国人,FREEBSD的作者还是M国人!我们也曾把他们当成老师,但现在他们狗仗人势、欺人太甚。现代化可以买,安全可买不来。现在,为了我们自已、为了我们网上的主权和虚拟领土完整,我们要集中全民族的智慧,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打赢它、打赢这场网络自卫反击战!用我们的实力,告诉M国人: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



次日,大家分头准备,找到一家“二星”级饭店,其实就是高档的招待所,老板是杨超的小学同学的女友的同事表姐男友家的二舅。就这样以“红客联盟”的名义,在饭店二层包了四个三人间、两个大套间和一个六十平米的会议室。接着,电脑及相关设备一一运送过来。孙盈盈为此也帮了不少忙,觉得就一起跟着大伙跑前跑后,挺好玩的。


同时,IP、域名及主页也相当顺利。主页以红、黑为主色调,正中是汪伟昂首远望的照片,照片下面是对“撞机事件”真相的说明。主页左侧,按顺序摆放着五月八日牺牲的三位记者照片和文字说明。并注明,此次行动:以怒诉M国暴行为主要目的,不破坏网站的内部数据!


李健也联络了不少异地朋友,在网上广发“网络自卫反击战动员令”:


亲爱的网友们:


请收起论坛中的谩骂、攻击或是相互吹捧的灌水贴


停止耗费金钱和时间而只为虚拟成就感的网游练功


把那缺乏真情又幻想意中人的聊天交友也放到一边


将那些赤裸裸能令血流加速的图片清出我们的屏幕


加入我们,团结在一起,用青春和智慧


打破一个神话、创造一个奇迹、诠释一条真理,捍卫最后的尊严!


用我们的热血筑就起虚拟长城--让字节流也有温度!



“文字之上有火在燃烧”的“动员令”在网上一呼百应,短短半天就有近万人表示愿意参加这场“网络反击战”,为了方便指挥,李健又与网友们协商,在上海、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建立了分站。许多顶尖高手也邀来京,在总部并肩作战。


李健的电话响了,传来胡冰的声音:“喂,我说,我这有一位高手,想让他加盟,可是就是请不动?你快过来帮帮我。”


“高手?有多高?一米九?”


“喂,我没开玩笑!他叫彭泳,认识的人都叫他‘TOTO’,中国最早搞互联网的。我给他打过电话,也约他出来谈过,可他就是不愿意加入我们的行列。我看你最好跟我一块儿去,你比较会说话。”


“行,等着,马上到。”


4月底,北京还没到夏季,却已是似火骄阳,非常闷热。八达岭高速路,一辆别克车飞奔。转眼间,驶出高速路,在路口一转来到了一个住宅小区。


“叮咚!叮咚……”


门开了,一名中等身材的男子,映入眼帘。浓重的眉毛下,一双黑眸十分有神,高挺的鼻子上架着一副精致的眼镜,一副学究模样。他就是李健和胡冰要找的人--“TOTO”。


胡冰给两人介绍,李健与TOTO握手认识。走进他的房间,墙角里一台IBMRS6000服务器,格外显眼。另外,计算机、集换机、路由器也不少,却看不见杂乱的网线,走线十分讲究。


三人坐下,胡冰开门见山:“我们这次来,还是想请你加盟‘红客联盟’。”


TOTO一指李健:“你有他,就行了!他也是高手!”


李健感到奇怪,胡冰不明白:“你们认识?”


TOTO说:“没见过,但他写的几篇论文《网络安全与电子战》,《解放军的信息化革命》我都看过,写得很不错,很有新意,很透彻!有他在,对付M国那几个网站,绝对没有问题。”


李健甚是谦逊:“我那几篇文章只是理论而已,真正的实战还不行呀!其实,我想你也知道,前一段时间‘撞机事件’让我们失去了一名优秀的飞行员,而M国政府一副冷战嘴脸,面对暴行不肯‘道歉’,M国黑客又在此时为虎作伥,借机大肆进攻中国的网站。作为懂技术的我们,岂能袖手旁观,现在‘红客联盟’非常需要像你这样的顶尖高手加盟!”


TOTO也直言不讳:“说实话,我对‘撞机事件’一点也不关心,我关心的只是技术,而且要知道,一名真正的黑客,他的目的是要钻研网络安全方面的技术,而不是借着什么什么之名去显示实力。我只是关心技术,对你们所说的政治、军事不感兴趣!”


对TOTO的冷漠,胡冰有些急眼:“我问你你是哪国人?你还有没有一点爱国精神?”


TOTO一脸莫名,异样的眼光瞅着胡冰:“爱国?我只关心技术!”


“对呀,这次攻击白宫和五角大楼的网站,你正可以作为技术研究嘛!”


TOTO眼中依然散发着冷淡的光:“你们那是破坏,和我搞的技术研究是不一样。”


见TOTO执意不肯,李健语重心长地说:“我们的技术好比是一把刺刀,但它只是一件死物,只有在刺刀上加上思想,才能让它拥用生命。好,如果,我们只钻研技术,对M国霸权主义无动于衷,也许明天M国人的航空母舰就会开进渤海湾,也许明天M军的战斗机就会盘旋在我们的头顶,那时候还会有人安心搞技术吗?还能安心搞技术吗?古人云:固国之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对,我们可以不关心政治,不关心实事,但我们不能不关心自已,我们都是人,人要有思想的,要有感情的,要有灵魂的!”


TOTO好象被震动了,稍稍迟疑了一下,但目光却变得更加冷漠:“这个世界是没有也许的!好了,我要工作了,你们可以走了。”


“可是……”胡冰还有话说,被李健拦住:“好吧,人各有志,不必勉强。我们走吧,打扰了。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愿意过来帮我们,我们都表示欢迎!”


TOTO接过名片,不带任何表情,声音仍然很淡:“如果有什么技术的问题,我想我和你探讨的。”


离开TOTO的家,胡冰仍愤愤不平:“这人怎么这样,简直是冰人!连一点民族感情都不讲!还是不是阶级兄弟?”


李健回想他的神情,好象感觉到什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也许他是块儿冰,但我想他应该没有那么冷!”



4月30日晚,胡冰送走了李健等人,空荡荡的办公室格外冷清。主机室,十几台服务器靠着墙壁顺序排列,角落里两台大型交换机机柜像两位天神,高高耸立。交换机通过两台CISCX路由器与主干网相连,路由器起到防火墙作用,看上去是非常可靠,万无一失。


胡冰坐在主服器前,品一口咖啡的美味,悠闲自得。突然,“嘀嘀……”安监软件发出报警,一个可疑的IP地址蹦了出来!


“这么快就黑进来,M国黑客也太牛了吧?”胡冰带着疑惑喃喃自语。


忽然,屏幕上弹出了对话框,一句英文:你知道吗?我已经进入了你的主机,你随时会被我黑掉。


胡冰熟练地用英文敲着:算你利害,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攻破“防火墙”的吗?


大洋彼岸的M国,纽约一个不知明的地下工作室。一名消瘦的男子、一名地地道道M国白人正在看着胡冰的回复,昏暗的灯光与屏幕的反光,让那张看不出血色的苍白面孔,就像一种尚未成鬼,却已非人的东西。


“CISCX防火墙有漏洞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一面得意洋洋,一面狂傲地回复:“你们以为是自已谁,敢跟M国叫板!你不想想,服务器里的CPU是来自M国的,软件也是M国的,就连“防火墙”还是我们M国的。攻击你们,就像拿钥匙开自已家门一样简单。真是螳臂挡车,自不量力!”


消息瞬间穿过大洋传到胡冰面前,想起几日前流行的一个传闻:CISCX公司为了M国战时需要,将它的产品设置了特殊漏洞。难到这是真的?管他是不是,毕竟服务器里是我们自已写的软件。


“那好吧,你就攻击吧,我正等着呢!”


“好啊!”一行命令随即敲入,自认为得手而正洋洋得意之际,又看到了胡冰发来的消息:“攻击完了,现在该轮到我了!”


脑子像被锤子狠狠砸了一下,望着屏幕楞住了,他还没死吗……没等理出个头绪,屏幕上瞬间弹出了一千多个窗口,不断还有新窗口弹出,资源耗尽,重新开机,ROOT密码竟被改了!


“OH,SHIT!”气急败坏。


“哈……”胡冰想着对方的惨样,不禁笑得前仰后合。刚想喝口咖啡,却又响起数声报警。什么“防火墙”,简直就是如同虚设!眉头皱了起来,查看对方状况,也不是什么高手,漏洞一大堆,如法炮制,又解决一个。


电话响了,胡冰拿起电话就讲:“喂,Hello?”


“还Hello呢?你那里怎么样了?”话筒里传来李健的声音。


“我办事,你放心!跟你说,CISCX的东西果然有问题,跟没有一样,有好几个都攻进来了,又被我干回去了。真不禁打。”


“行啊你!我这边也不错,网上集合了差不多有大大小小的五、六万红客,准备与M帝打一场网上的人民战争。”


“五、六万人?M国那帮黑客要知道你有这么多人,非哭了不可,哈哈……”胡冰大笑。


“我们这边是没问题爸,我就是担心你那边,毕竟你那里是一个人。要是老窝被人端了,那可太没面子了!实在不行,你要不然就用我编得那个软件,把M国的IP全过滤掉就算了。”


“这话什么意思啊,明摆着不信任我啊?你还是管好你那边吧,攻破‘白宫’的话都放出去了,要到时候攻不破,可更丢人!呵……”


挂上电话,报警器又响了,又有黑客攻进来了。胡冰就像是一个独守高地的战斗英雄,面对敌人潮水般进攻,从容不迫,英勇顽强。见不友善的IP地址越来越多,忽然意识到,这不再是一场游戏,而是真正的战争,对他而言,只有阵地,没有退路。此刻,平常一直不招调儿的他,突然感到一种精神,一种说不出来,却能给人带来无穷力量的精神。眼前就像是过电影胶片一般,出现了无数个英雄形象:


高举炸药包的董存瑞:“向着新中国,前进!”


无名高地上的王成:“有我就有阵地在……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南海上空,M侦察机高速大幅度的向汪伟撞去。捍卫领空,绝不退让,汪伟的战机丝毫未动,刺刀见红谁怕谁!


耳边回响着慷慨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悲壮的国际歌、雄壮的马赛曲……


“‘免战牌’软件我绝不用,中国人的网站要24小时向全世界开放!”想到此,胡冰起身,干脆把防火墙全部撤下,将服务器直接连到主干网上,直接面对M国黑客。回到座位,看着如潮水般地攻击,大吼一声:


“来吧,兔崽子们!来吧!”



第五章 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三)



晚上,李健与孙盈盈猫在房间里。讲完自已的遭遇,孙盈盈的心忐忑着,时间就像化成雕像,僵硬在四周。李健没说话,只是把低头不语的她搂在了怀中。用肢体语言,回答对此事的看法。孙盈盈相当感动,那些委屈又一股脑地涌了出来,眼睛一下湿润了。


“好了,没事啦。”李健在她额头吻下,令她的笑容一点一点绽放,拥着李健,睫毛在颤,眼里淡淡的,混合着喜悦和感动。


第二天,俩人如约与昔日好友们聚在火锅店。胡冰、张明磊、陈磊、杨超他们都是李健的大学同学,凭着年轻人的激情,合伙开了家网络公司,但随着互联网不景气,他们日子不好过,紧巴巴的,用胡冰的话说:王志东都干不下去了,咱们也快了!


火锅店生意非常好,早早便客满了。大大小小的桌子上,一锅锅漂着红艳艳的辣椒油锅底,呼呼冒着热气,让人看一眼,就能感觉到那喷火的辣劲!包间里,大家只是点了几个凉菜,把啤酒倒上,边聊着“撞机事件”,边等着总爱迟到的胡冰。


“看新闻了吗?机组人员放了,飞机也回去了,M国人开始不认帐了,丢下几万美金想匆匆了事。”张明磊把手中快燃尽的烟头又猛吸了一口,这才掐灭在烟缸里,又说:“前一段时间还说,派了三艘宙斯顿驱逐舰到了南海,说中国不放人,就不走了。”


“走是肯定会走的,中国潜艇一出动,它不走也不行。”陈磊不动声色,埋头燃了根烟,吐出的烟雾呛得李健只咳嗽,一个劲地躲。


“中国政府表现的太软了!人就不以应该放!还有战斗机,你给他打下来,又会怎么样?”


“就是,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打仗吗?打呀,谁怕谁呀!”孙盈盈也嚷嚷道。


“哈,连盈盈都不怕打仗,谁还有什么可怕的,打呗!”李健玩笑地说。


陈磊吐着烟圈,淡淡的声音随着烟圈一起飘到空中:“不击落M机,这叫‘韬光养悔’;被M军侦察机撞下来,这叫‘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海军航空兵?我看是海军航空病!”


看着大家满脸上失望和低落的情绪,李健心里很不舒服,想透露实情,又怕泄密,忽然眼珠一转,不如让他们自辨真伪。


“话不能这么说,哪天在网看到一篇小说,写‘撞机事件’的。说,拦截EP3的时候,M机不把中国战机放在眼里,激怒了中国飞行员,两架战机一边一架夹住EP3,想给EP3护送到咱军演区域并将其击落!EP3发现不对,急眼了,不顾一切地转向。中国飞行员也不是白给的,刚才让你走你不走,现在想走,没门了!就是不让出机位,撞了也不让!刺刀见红怕你啦?!”李健讲得绘声绘色,还用手给大家比划着。


“牛叉!”一直没发言,平常也不爱说话的杨超,突然来了精神:“我觉得这才是撞机的真相!就像以前的银河号事件,就是我们在玩M国!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


“那有什么用?还不是被撞下来了!”陈磊仍不以为然:“写得再好,也只是小说而已,假的!”


杨超叹一句:“你怎么就对解放军那么没有信心呢?真是的!”


李健见没人追问他,松了口气,接着话题煽风点火:“你就是对社会极度不满,被社会遗忘的人。”


陈磊不高兴了,弹了一下烟灰:“靠!是要爱我中华,但这‘爱’绝不是溺爱!政治这东西!你们懂吗?绝不是靠‘单纯’、‘正直’、‘善良’、‘忠心耿耿’所能说服和站住脚的。每一个朝代,每一个国家都会有冤案、冤情。因此,有‘政治无诚实可言’之说!中华民族要想不受别人的欺侮,就一定要有真正的实力!那本小说我虽然没看,但一听就知道,把别人都写成虫,把自已写成龙。整个一个深宫怨妇的心态:天天都在自慰!”


这时,胡冰来了。一头没有发型的发,西装皱皱巴巴的,裤袋里鼓鼓囊囊,一般装着:手纸、钥匙串、打火机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和李健从小玩到大,一起上小学、中学、大学,大学毕业时,李健选择出国留学,而他选择了在国内发展,和几个同学搞了家互联网公司,自已出任总工。随着网络泡沫的破裂,公司的日子不好过,前一周谈了好几家风险投资商,但都没有实际结果,而公司的资金却日见稀少,捉襟见肘,整个人也更加不修边幅。


“不好意思,堵车!”胡冰嬉皮笑脸地解释。


“靠,堵车?你骑自行车的,堵车跟你有什么关系!”陈磊看他的样子就想笑。


“不懂了吧!就是因为堵车,而发生了一系列反应,最后影响到我的迟到。这就是‘模糊数学’里最著名的‘堵车效应’。”


李健也笑了:“是‘蝴蝶效应’!你怎么还是那么不招吊!”


“哎,老兄,你那怎么样,过来跟我们一块干吧?”见到李健,胡冰变得信誓旦旦。


“跟你干什么?一起抢乞丐的钱啊!”孙盈盈一句话,令在坐的爆笑,令胡冰好没面子,矛头直指明磊:“大嘴巴,又是你说的吧!”


“你真应该找个女朋友,好好管管你。”李健也说。


胡冰满脸无奈:“我那帮女同学里,都早熟,现在估计孩子都打酱油了。我还等王菲吧……你还别说,想起王菲我就欲火烧,哎呀,看来今年要买空调……”


一下子,除了胡冰,房间里没人影了,都上哪去了?人都躺在地上呢!都笑倒在地!


火锅上来了,胡冰贼兮兮的眼睛盯著李健,不怀好意地问:“听说,你去了趟海南,有什么内部消息,参考参考?”


李健忙摆摆手:“无可奉告,你们可别让我犯错误啊!”


“行了,别为难李健了。说说你们吧,都开公司了,当老板了。”孙盈盈替李健解了围。


陈磊直言:“公司是公司,就是不赢利!”


张明磊也添油加醋:“没错,你知道互联网公司救活了多少个卖盒饭的?养活了多少家广告公司?是我们让程序员的薪金翻了一翻!现在在这个社会里,充满了急功近利,问个路都要收费,谁还学雷锋做好事?只有我们,上网看看,全都是免费的,我们容易吗?真是:赔钱不要紧,只要主义真,赔了我一个,幸福万家人……”


“而且这种做好事的,不是我们一家,是一大帮。真是应了那句话:要是长城只有一人建造,火药的使用没人知道……唯有同免费、共赔钱,我们才能花掉十二亿人民币,这就是互联网的力量。”杨超也说。


李健轻轻一笑,话说得不急不慢:“我有个办法,能让你们赢利!想不想听听?”


“黄色网站!”胡冰张口就来。


“什么呀?你们现在是有技术,但没找对方向,所以不成功。现在,你们应该把重点放在网络安全这个方向上。”


“继续说。”胡冰点点头。


“现在是个公司就有自已的网站,但他们的网管技术都很一般,网站漏洞百出,有这方面需求的公司会有很多,你们可以给他们提供相关技术服务,当然这是收费的。你们还可以开办网络安全方面的培训班,当然这也是收费的。还有,别看现在互联网的日子不好过,以后随着宽带的介入,电子商务绝对会火,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安全,绝对的安全。你们要是现在就转行做网络安全,不仅能解燃眉之急,而且以后在这方面那是龙头老大,绝对有前途。”


“主意不错,可是没有宣传,改行谈何容易。问题是,我们已经没有钱了!”陈磊说。


“有人愿意免费宣传你们。”李健胸中成竹。


胡冰一咧嘴:“瞎说,天下哪有不要钱的午餐?”


“你们看!”李健拿出了那张报纸,神情严肃目光凛然地讲:“M国恶意诋毁中国,想尽办法让中国的邻国敌视中国;而M国黑客又狗仗人势,涂改我们的网页,颠倒黑白,混淆视听,行径非常可耻!既然M国人已经发出了挑战,那么我们就不能坐以待毙!咱们把全国的黑客组织起来,打一场网络自卫反击战,捍卫共和国虚拟主权及虚拟领土!”


大家沉封已久的热情,仿佛被李健的三言两语,唤醒了!张明磊眼睛一亮,“充分体显人民战争的力量!”


“把虚拟侵略者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海洋里!”杨超也来劲了。


胡冰也说:“好主意!我怎么没想到呢!这样,明天来公司,好好策划策划。”


陈磊却有疑惑地说:“不过这也需要经费啊,钱上哪能啊?”


李健看了一眼孙盈盈,孙盈盈心领神会:“我的官司赢了,可以先出二十万援助你们!”


李健笑笑:“怎么样,够仗义吧!剩下的费用,你们自已也想想办法!”


胡冰激动地站起来:“好啊,为我们的合作干杯。”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大家吃得都差不多了,纷纷放下筷子,有的点上了烟,有的喝着饮料,只有胡冰一人还在不停吃着,好像还没有尽兴。李健看着胡冰的滑稽样子,想起了大二的时候,自已有关网络通信的两篇论文,在国外著名杂志上发表。高兴地邀请胡冰去吃了一顿‘肯德基’。结果,胡冰的饭量惊人,一口腔气吃了十四块原味鸡,还外加七块炸鸡翅,差点给李健吃穷了。饭后李健曾半开玩笑地发誓:再也不请胡冰吃饭了!太可怕了!


想到着,李健暗自一笑,向大家使了个眼色,众人心领神会,纷纷找个借口出来,渐渐的房间里就剩下胡冰一人。胡冰吃得正香,忽见服务员温柔地冲他一笑:“先生,谢谢,一共是228元。”


胡冰这才发现上当了,看着桌上的残羹冷炙说道:“这……这个,没搞错吧?!”



公司会议室烟雾缭绕。


胡冰、张明磊、陈磊、杨超围坐在长桌旁,李健在白板前激动地讲:“‘撞机事件’中、M双方各执一词,M方强调是歼八飞行员差劲的飞行技术和愚蠢鲁莽飞行造成的。我们不禁要问,如果EP3飞在纽约上空,那么‘撞机事件’还会发生吗?!近些天来,一个名为‘PoizonBox’的M国黑客组织,多次攻击中国网站,并在网站上留下恶毒话,我们永远恨中国,我们将永远黑它的网站!我要总统了解,他帮助宝岛的决定,得到了我们大多数黑客的支持!”


胡冰气不过地插话:“这群兔崽子,要是被我碰上,一定暴抽一顿!”


李健继续说:“所以,我们要教训一下M国!用我们的方式,教训M国!”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攻击?用什么方式?”张明磊颇为急切。


李健在白板上边写边答:“先别急!我们反击目的是为了宣扬:事件真象、记念汪伟、记念大使馆、反对霸权。时间,我想定在五·一假期!”


“不错,放假了大家都有空!”


“好主意,可以连续作战!”


“我看这些行动,最好不要以公司的名义,也别在公司内进行,这样可以避免法津责任。要不成立个俱乐部什么的?”陈磊补充。


“没错,不过要是叫俱乐部,太俗了!给人软巴巴的感觉!我有个想法,叫‘黑客联盟’怎么样?”张明磊建议。


“我不喜欢黑色,黑客联盟,神秘够了,但没什么正义形象,和这次行动好象不太符合。”胡冰否决了。


那叫什么呢?大家沉思着,突然,杨超说了:“叫‘红客联盟’怎么样?”


“‘红客联盟’好名字!不错不错。”众人称赞。


胡冰摆出一副老大样儿,拍了拍杨超的肩:“行啊,小伙子!”


李健在白板上写了“红客联盟”,接着按排大家的工作。谁知,胡冰走神了,突听到自已名字,忙问:“什么?不好意思,再说一遍,我出壳了。呵呵……”


“哎……”李健叹了口气,重复了一遍:“你要在公司,坚守我们的网站,3号我来替你,5号你再来替我,7号我再来替你,咱俩轮流守住咱们的网站。”


“哦,行了,没问题!”


“那我们的胜利条件呢?”张明磊问。


“胜利条件,一、攻破M国网站的数量,要比被破坏的中国网站多;二、攻破白宫、五角大楼的官方网站。”


张明磊感慨地说:“总觉得自已生到好时代,没有硝烟,没有战火,自已和家人、亲友们都远离战争,生活是那么幸福。但没想到和平年代,自已却真的要参加到一场战争里面,真不敢相信。”


“明磊,怕了吧?”胡冰说。


“放屁!都欺负到头上了,再不反抗就只有坐以待毙。别以为中国人都老实,真动起手来,还指不定谁是虎、谁是兔?!”


“没错,别看水果刀小,急了也能杀人!”


李健激动地说:“对!这是一场战争,一场没有硝烟、没有战火、看不见流血牺牲的战争,也是一场中国网民自发的反对网上霸权的战争。在网络方面,M国人一直高高在上!互联网源于M国军方;TCP/IP的发明人是M国人;LINUX的作者linus现在为M国工作;OPENSOURCE的开创人STALLMAN也是M国人,FREEBSD的作者还是M国人!我们也曾把他们当成老师,但现在他们狗仗人势、欺人太甚。现代化可以买,安全可买不来。现在,为了我们自已、为了我们网上的主权和虚拟领土完整,我们要集中全民族的智慧,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打赢它、打赢这场网络自卫反击战!用我们的实力,告诉M国人:中国人不是好欺负的!”



次日,大家分头准备,找到一家“二星”级饭店,其实就是高档的招待所,老板是杨超的小学同学的女友的同事表姐男友家的二舅。就这样以“红客联盟”的名义,在饭店二层包了四个三人间、两个大套间和一个六十平米的会议室。接着,电脑及相关设备一一运送过来。孙盈盈为此也帮了不少忙,觉得就一起跟着大伙跑前跑后,挺好玩的。


同时,IP、域名及主页也相当顺利。主页以红、黑为主色调,正中是汪伟昂首远望的照片,照片下面是对“撞机事件”真相的说明。主页左侧,按顺序摆放着五月八日牺牲的三位记者照片和文字说明。并注明,此次行动:以怒诉M国暴行为主要目的,不破坏网站的内部数据!


李健也联络了不少异地朋友,在网上广发“网络自卫反击战动员令”:


亲爱的网友们:


请收起论坛中的谩骂、攻击或是相互吹捧的灌水贴


停止耗费金钱和时间而只为虚拟成就感的网游练功


把那缺乏真情又幻想意中人的聊天交友也放到一边


将那些赤裸裸能令血流加速的图片清出我们的屏幕


加入我们,团结在一起,用青春和智慧


打破一个神话、创造一个奇迹、诠释一条真理,捍卫最后的尊严!


用我们的热血筑就起虚拟长城--让字节流也有温度!



“文字之上有火在燃烧”的“动员令”在网上一呼百应,短短半天就有近万人表示愿意参加这场“网络反击战”,为了方便指挥,李健又与网友们协商,在上海、南京、长沙、重庆等地建立了分站。许多顶尖高手也邀来京,在总部并肩作战。


李健的电话响了,传来胡冰的声音:“喂,我说,我这有一位高手,想让他加盟,可是就是请不动?你快过来帮帮我。”


“高手?有多高?一米九?”


“喂,我没开玩笑!他叫彭泳,认识的人都叫他‘TOTO’,中国最早搞互联网的。我给他打过电话,也约他出来谈过,可他就是不愿意加入我们的行列。我看你最好跟我一块儿去,你比较会说话。”


“行,等着,马上到。”


4月底,北京还没到夏季,却已是似火骄阳,非常闷热。八达岭高速路,一辆别克车飞奔。转眼间,驶出高速路,在路口一转来到了一个住宅小区。


“叮咚!叮咚……”


门开了,一名中等身材的男子,映入眼帘。浓重的眉毛下,一双黑眸十分有神,高挺的鼻子上架着一副精致的眼镜,一副学究模样。他就是李健和胡冰要找的人--“TOTO”。


胡冰给两人介绍,李健与TOTO握手认识。走进他的房间,墙角里一台IBMRS6000服务器,格外显眼。另外,计算机、集换机、路由器也不少,却看不见杂乱的网线,走线十分讲究。


三人坐下,胡冰开门见山:“我们这次来,还是想请你加盟‘红客联盟’。”


TOTO一指李健:“你有他,就行了!他也是高手!”


李健感到奇怪,胡冰不明白:“你们认识?”


TOTO说:“没见过,但他写的几篇论文《网络安全与电子战》,《解放军的信息化革命》我都看过,写得很不错,很有新意,很透彻!有他在,对付M国那几个网站,绝对没有问题。”


李健甚是谦逊:“我那几篇文章只是理论而已,真正的实战还不行呀!其实,我想你也知道,前一段时间‘撞机事件’让我们失去了一名优秀的飞行员,而M国政府一副冷战嘴脸,面对暴行不肯‘道歉’,M国黑客又在此时为虎作伥,借机大肆进攻中国的网站。作为懂技术的我们,岂能袖手旁观,现在‘红客联盟’非常需要像你这样的顶尖高手加盟!”


TOTO也直言不讳:“说实话,我对‘撞机事件’一点也不关心,我关心的只是技术,而且要知道,一名真正的黑客,他的目的是要钻研网络安全方面的技术,而不是借着什么什么之名去显示实力。我只是关心技术,对你们所说的政治、军事不感兴趣!”


对TOTO的冷漠,胡冰有些急眼:“我问你你是哪国人?你还有没有一点爱国精神?”


TOTO一脸莫名,异样的眼光瞅着胡冰:“爱国?我只关心技术!”


“对呀,这次攻击白宫和五角大楼的网站,你正可以作为技术研究嘛!”


TOTO眼中依然散发着冷淡的光:“你们那是破坏,和我搞的技术研究是不一样。”


见TOTO执意不肯,李健语重心长地说:“我们的技术好比是一把刺刀,但它只是一件死物,只有在刺刀上加上思想,才能让它拥用生命。好,如果,我们只钻研技术,对M国霸权主义无动于衷,也许明天M国人的航空母舰就会开进渤海湾,也许明天M军的战斗机就会盘旋在我们的头顶,那时候还会有人安心搞技术吗?还能安心搞技术吗?古人云:固国之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对,我们可以不关心政治,不关心实事,但我们不能不关心自已,我们都是人,人要有思想的,要有感情的,要有灵魂的!”


TOTO好象被震动了,稍稍迟疑了一下,但目光却变得更加冷漠:“这个世界是没有也许的!好了,我要工作了,你们可以走了。”


“可是……”胡冰还有话说,被李健拦住:“好吧,人各有志,不必勉强。我们走吧,打扰了。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愿意过来帮我们,我们都表示欢迎!”


TOTO接过名片,不带任何表情,声音仍然很淡:“如果有什么技术的问题,我想我和你探讨的。”


离开TOTO的家,胡冰仍愤愤不平:“这人怎么这样,简直是冰人!连一点民族感情都不讲!还是不是阶级兄弟?”


李健回想他的神情,好象感觉到什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也许他是块儿冰,但我想他应该没有那么冷!”



4月30日晚,胡冰送走了李健等人,空荡荡的办公室格外冷清。主机室,十几台服务器靠着墙壁顺序排列,角落里两台大型交换机机柜像两位天神,高高耸立。交换机通过两台CISCX路由器与主干网相连,路由器起到防火墙作用,看上去是非常可靠,万无一失。


胡冰坐在主服器前,品一口咖啡的美味,悠闲自得。突然,“嘀嘀……”安监软件发出报警,一个可疑的IP地址蹦了出来!


“这么快就黑进来,M国黑客也太牛了吧?”胡冰带着疑惑喃喃自语。


忽然,屏幕上弹出了对话框,一句英文:你知道吗?我已经进入了你的主机,你随时会被我黑掉。


胡冰熟练地用英文敲着:算你利害,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攻破“防火墙”的吗?


大洋彼岸的M国,纽约一个不知明的地下工作室。一名消瘦的男子、一名地地道道M国白人正在看着胡冰的回复,昏暗的灯光与屏幕的反光,让那张看不出血色的苍白面孔,就像一种尚未成鬼,却已非人的东西。


“CISCX防火墙有漏洞难道你们不知道吗?”一面得意洋洋,一面狂傲地回复:“你们以为是自已谁,敢跟M国叫板!你不想想,服务器里的CPU是来自M国的,软件也是M国的,就连“防火墙”还是我们M国的。攻击你们,就像拿钥匙开自已家门一样简单。真是螳臂挡车,自不量力!”


消息瞬间穿过大洋传到胡冰面前,想起几日前流行的一个传闻:CISCX公司为了M国战时需要,将它的产品设置了特殊漏洞。难到这是真的?管他是不是,毕竟服务器里是我们自已写的软件。


“那好吧,你就攻击吧,我正等着呢!”


“好啊!”一行命令随即敲入,自认为得手而正洋洋得意之际,又看到了胡冰发来的消息:“攻击完了,现在该轮到我了!”


脑子像被锤子狠狠砸了一下,望着屏幕楞住了,他还没死吗……没等理出个头绪,屏幕上瞬间弹出了一千多个窗口,不断还有新窗口弹出,资源耗尽,重新开机,ROOT密码竟被改了!


“OH,SHIT!”气急败坏。


“哈……”胡冰想着对方的惨样,不禁笑得前仰后合。刚想喝口咖啡,却又响起数声报警。什么“防火墙”,简直就是如同虚设!眉头皱了起来,查看对方状况,也不是什么高手,漏洞一大堆,如法炮制,又解决一个。


电话响了,胡冰拿起电话就讲:“喂,Hello?”


“还Hello呢?你那里怎么样了?”话筒里传来李健的声音。


“我办事,你放心!跟你说,CISCX的东西果然有问题,跟没有一样,有好几个都攻进来了,又被我干回去了。真不禁打。”


“行啊你!我这边也不错,网上集合了差不多有大大小小的五、六万红客,准备与M帝打一场网上的人民战争。”


“五、六万人?M国那帮黑客要知道你有这么多人,非哭了不可,哈哈……”胡冰大笑。


“我们这边是没问题爸,我就是担心你那边,毕竟你那里是一个人。要是老窝被人端了,那可太没面子了!实在不行,你要不然就用我编得那个软件,把M国的IP全过滤掉就算了。”


“这话什么意思啊,明摆着不信任我啊?你还是管好你那边吧,攻破‘白宫’的话都放出去了,要到时候攻不破,可更丢人!呵……”


挂上电话,报警器又响了,又有黑客攻进来了。胡冰就像是一个独守高地的战斗英雄,面对敌人潮水般进攻,从容不迫,英勇顽强。见不友善的IP地址越来越多,忽然意识到,这不再是一场游戏,而是真正的战争,对他而言,只有阵地,没有退路。此刻,平常一直不招调儿的他,突然感到一种精神,一种说不出来,却能给人带来无穷力量的精神。眼前就像是过电影胶片一般,出现了无数个英雄形象:


高举炸药包的董存瑞:“向着新中国,前进!”


无名高地上的王成:“有我就有阵地在……为了胜利,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南海上空,M侦察机高速大幅度的向汪伟撞去。捍卫领空,绝不退让,汪伟的战机丝毫未动,刺刀见红谁怕谁!


耳边回响着慷慨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悲壮的国际歌、雄壮的马赛曲……


“‘免战牌’软件我绝不用,中国人的网站要24小时向全世界开放!”想到此,胡冰起身,干脆把防火墙全部撤下,将服务器直接连到主干网上,直接面对M国黑客。回到座位,看着如潮水般地攻击,大吼一声:


“来吧,兔崽子们!来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