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空间之新世纪抗日 第四章 新兵训练营 第三节 食堂群殴

懒虫的世界 收藏 1 36
导读:平行空间之新世纪抗日 第四章 新兵训练营 第三节 食堂群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59/


李云峰对自己现在所处的这个号称是“废品站”的中队不知道是该感到幸运与还是倒霉。

说幸运,是因为他没有像别的中队的人那样,被教官用拳脚脏话去天天爱抚。说倒霉,是因为现在整个新兵营的勤杂工作和巡逻放哨什么的都摊到了他所在的第八中队头上。

来到新兵营快三个月了,每天除了例行的出操和执勤外,什么做饭、洗衣服、扫院子、刷厕所以及修理营内设施都是他们这支中队的事。有时候李云峰就有一种错觉,自己进的不是军队而是一个保洁、保安或是物业公司什么的………

有人会问,队里的教官都在干什么?

别提了,一个老教官带着两个刚调来的新手,与其说是在指导第八中队训练,还不如说是在拿他们当实验田——教导那两个年轻的教官怎样去练兵………..

虽然说第八中队都是后门兵出身,可俗话说得好人有脸树有皮,何况后门兵力也不全是镀金来的。天天这么遭人埋汰,日子一长自然就会让人产生不满和抵触心理。

“你难道是从第八中队来的吗?还是你想到他们那里去?”这是其他中队的教官们在训练中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说白了就是在骂士兵“你是个废物吗?还是你想当个废物?”

如果说对于这种嘲讽地把中队还可以忍受,那么它所带来的后遗症就可以说是在一点点地激怒第八中队的人。

面对别人日渐增多的那种歧视的目光以及那些脏活累活,第八中队有些人开始打起了退堂鼓。同时,因为经常在夜里放哨巡逻时常常遭到抵抗组织的黑枪,那些想到这来镀金的关系户和个别平日里经常耍大爷的人也纷纷找借口当了“逃兵”。

现在,随着已经过了一半的新兵生活,第八中队的人数也只剩下一半左右了。剩下的人要么是铁了心的真想当兵,要么就是实在没地方去了才留在这忍气吞声的主。

这时候,从远处走来的一队士兵让李云峰回过神来。虽然他老远就认出对方是换岗回来的第八中队士兵,但还是依照条例端起受理的自动步枪喊了一声:“口令。”

“七桶。”对方回答。

为了方便好记,第八中队每天晚上八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的口令都是临时抽签决定的,而这个所谓的签就是从附近菜市场的旧货摊上掏换来的一幅麻将牌,为此第八中队付出了四斤土豆和一头大蒜的代价。本来这种违反纪律的东西被查出后肯定要挨处分的,但谁让第八中队是一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外加没人搭理的队伍呢………..

“和了。”李云峰回了一句。

然后对方又说:“扯淡。”

后边两句话看似是在扯闲篇开玩笑,但其实也是口令的一环。没办法,第八中队在这三个月里被人摸营摸怕了,所以才私自加了两句。可还别说,就因为这两句话,光李云峰本人就逃过了两回手榴弹袭击和五次冲锋枪扫射。

和换岗的人敬礼然后交换位置,之后再次敬礼然后向后转归队。因为是最后一个换岗的,所以等他进入队中后,前来换岗的队伍便直接回营了。等到李云峰的两只脚一跨及大门,他这才暗自出了口气,心说‘总算又熬过来了’。(总担心有人在暗处拿枪瞄着自己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这时候,李云峰不用问也知道其他人此时的心情恐怕和自己没啥区别,因为这些人都和自己一个班的,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后,谁是什么性格脾气相互间都已经非常了解了。就像此时,他就猜到自己那个苦瓜脸班长佳能.川一,肯定会直接把他们带到食堂门口才会解散,而不会像第八中队别的班组那样刚一进了门就放了鸭子…………….

但是今天食堂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头。因为平常这个时候正是各中队吃早饭的时间,虽然免不了会有些嘈杂之音,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比较安静的。可是今天却正好相反,还没等他们进门呢,就听里面跟炸了锅似的在打嘴仗。

就听里面有人说道:“你有种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试试。”

“说什么?瞧你们八中队那幅德性,说你们是吃白食的有错吗?怎么着,不服啊?不服来呀,咱俩练练,操,你打得过我吗?”

这时候李云峰他们已经进了食堂,但是就凭刚才的那两句对话,不看他也知道肯定是自己这边的弟兄又和别的中队的人铆上了。

虽说这种事情经常发生,可像今天这种阵容李云峰也是头一次看到。只见食堂里的人自动分成了两个阵营,第八中队和其他几个中队的人以一张桌子为界,正各站一头甩开腮帮子对骂,而刚刚李云峰听到的对话显然出自两边的带头者。

李云峰认出自己这边的“代表”是一小队二班的孙建,这家伙外号就叫“炮仗”是个十足的火爆脾气,不过脾气虽然暴躁了些,但并不代表他就是那种单纯老实的性格。

果然,双方又吵了一会后,孙建丢下一句“你丫等着”,便转身进了厨房。

趁这个机会,李云峰向其他人打听了事情的经过。原来,刚刚在分发早饭的时候,对方闲孙健给他的牛肉少了点。虽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因为对方说话太冲的缘故,所以两句话不合就吵了起来。

这时候,孙建从厨房提着两把菜刀回来了。见他两眼瞪得直冒火的样子,除了钢材和他一直在斗嘴的人外,两边的士兵都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怎么着,玩刀啊?来吧。”对方说这这边拉开了架势准备迎战。

孙建甩开同班战士的拉扯走到那人面前说道:“我也不欺负你,拿去,咱俩一人一把。”

见孙建说着就递上了右手的菜刀,对方只是愣了一下便伸出手去接,心里还说‘这小子还真逗’。但就在这时候,孙建突然抬起了左手那把菜刀,一边骂着娘一边劈头盖脸地向他砍去。

由于孙建这招实在太歹毒了点,等周围的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孙建已经砍了对方三四刀了。这一下子,整个食堂里是彻底炸锅了。不用人多说,第八中队人人信手抄起了假货拉开了架势,而这一举动也把那些一向瞧不起第八中队的人惹火了。一时间,菜刀、案板、擀面杖,桌椅、板凳和皮带,总支一切可以用来打架的东西全都让众人拿在了手里。

因为军队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除非是两个人单挑决斗否则士兵之间的打斗不准使用刀枪,所以见众人打了起来,李云峰他们这几个刚换刚回来的人马上退到门口开始拆枪。这时候,双方人马已经打成了一团,但是一看见李云峰他们的举动,也没人向他们动手了。

不过等李云峰刚把拆散的步枪零件一放下,顿时就有两个早就恭候多时的士兵向他扑了上来………

这一架打的委实吓人,虽然同时和几个中队的人动手让第八中队吃了不少亏,可是本着最差也要盯住一个人往死里整的决心,只要是被第八中队的人抓住了,那么被抓住的人起码要被咬下一块肉来。当然,其中也不乏有几个另类人物存在。

人高马大的宋庆喜就凭着手里的两把凳子轮番了N多个人,相反的,仗着自己个头小的优势,武家两兄弟活像两只泥鳅一样在人群里钻来钻去,往往你刚抓住他们其中的一个,另一个就会照准你的下三路狠狠地来上一脚(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而赵年因为是盗墓贼出身所以学过不少武艺,凭借自己的轻身功夫,在食堂里上窜下跳,被他大众的人基本上都会在脸部留下个鞋底印。

至于周平、陈涛和露二狗也各有各的阴损歪招,不是拎着桌子腿专打别人脚踝,就是躲在暗处抽冷子打闷棍,甚至是部分敌我的把一瓢瓢开水和面汤往人多的地方泼~~~~~~~~

其他班里也出了不少这样的“人才”,不过李云峰和大部分人可就没这么好运了。就在李云峰刚摆平了最先扑向自己的那两个人结果马上就又来了两个,而这次还没等他做出反应便被人揍了个晕头转向,最后还被人家一个抓胳膊一个拎腿,在悠了几下后就从窗户里扔了出去。

“妈的。”李云峰坐在地上骂了一句,然后晃了晃还有点犯晕的脑袋便起身再次加入了战斗。

在军队里李云峰别的还没学会就先学会了打人要下狠手。这也是没办法,谁让第八中队在刚成立的时候有不少欺软怕硬的流氓混混儿在里面呢,要是你一味的仁慈其结果只会换来别人的欺负,就连教书先生出身的陈涛,现在也早把文化人的什么涵养之类的东西给塞进了裤兜里。

可是因为人数本身就处于劣势,加上平常的训练程度就比别的中队差一大块,所以虽然第八中队的人个个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和对方“拼命”,而且还有几个高手助战,但还是无法违背恶虎架不住群狼这条“真理”。开战还不到二十分钟,第八中队的人就开始觉得体力不支了。

正在这个时候,从窗户和门口突然蹿进来几股水柱,把正在打斗的人打了个措手不及,一下子就全部击倒在地………

刚刚还打得热火朝天的食堂一时间成了标准的“水上乐园”,只是里面的游客似乎被这几股强大的水流整得非常难受,往往有人刚要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就会被一道水柱扫个人仰马翻。只一会的功夫,原本摆放着桌椅的地方就被冲得一毛不剩,而刚刚还在混战的一大群人,此时不是被逼到了墙角就干脆被直接冲到了后面的厨房里。

当这场明显是人造的水灾停下来时一大群宪兵就涌了进来,然后连句废话都没有就把所有的人反绑了扔到外面。而这个时候所有人才看到,新兵营的主官板垣.征二郎和一个身穿墨绿色军装的小女孩正板着脸站在外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