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第五章 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



月光皎洁,撒向无边无际的墨海。


海南岛南部的陵水机场(原海军航空兵备用机场),被四周分布的一个个村落和到处是生长茂盛的稻田所包裹。跑道两旁已长满了荒草,空寂而又平静,充满了荒凉的味道。在跑道的尽头,一架EP3被暗冷色的灯光照耀着,周围是看守的士兵,荷枪实弹。这个平日里默默无闻,除了田间辛勤劳作的农家人,再没有其他人来往的地方。只因EP3的不请自来,一下成了焦点中的焦点。沿海部队连续战备升级,让和平年代的士兵第一次感到了战争的窒息。


然而,沉浸在和平氛围中的人们却对此还一无所知。


当天晚上,华灯初上,愈渐浓烈的周末气息强烈地弥漫在北京的大街小巷。西餐厅里灯光略显暗淡,悠扬的音乐伴着淡淡的酒香在空气中自由飘荡,一种迷离恍惚的感觉。


“我要升职了!”孙盈盈眼睛笑眯成缝:“原来的经理陈素惠合同期满了,要走人了。所以呢,嘻嘻……”


“早就该升职了,你们公司还算有眼光……”李健一脸清政府见到洋人而献媚地笑,“来,为我们大小姐的荣升,干杯!”


同一时刻的公司,走廊上到处都是丢弃凌乱的衣裳,办公室里传来阵阵地男女呻吟声。而桌上的劳动合同已签上了陈素惠的名字。


孙盈盈刚把酒杯放下,就又听李健嘻皮笑脸地说:“既然当经理,那肯定要请客了。这样吧,这顿就算你的了。”


“好啊,原形毕露啦!”孙盈盈把小嘴一噘,“哼”地一声撇过头去,说:“那可不行。你请就是你请,咱们说好的!”


一名男侍者从他们身边走过,吸引了李健的目光,专注的神情让孙盈盈不满,敲了敲桌子,不怀好意地瞅着他:“喂,又看上那家的千斤了?”


李健眼神收了回来,龇牙一笑:“哪儿!我考你一个,答对了,我请,答不对,你请。”


“好啊!快说、快说!”孙盈盈嘴角含着自信的笑,如春日的阳光,温暖,动人。


李健一指男侍者,“你看啊,餐厅的女服务员,我们管她们叫‘小姐’。那男服务员,应该叫什么?”


“叫先生啊!”


“不对。‘先生’对应的是‘女士’。”


“那叫什么?”


“答不出来吧!‘先生’对应的是‘女士’,‘小姐’对应的是‘少爷’。掏钱吧!”李健边说边笑甚是得意。


孙盈盈气得鼓鼓的,“怎么叫‘少爷’?那我可叫不出。这个不能算!不算!不算!”


“又赖皮,刚才明明说好的嘛!”


“那我不管,反正不算!”一副大小姐姿态。


“好,那就再来一个……”李健忽然又把话一收,卖起关子:“我看还是算了吧,反正你也答不出来,还赖皮。”


“谁赖皮了!不行,这次肯定答得出来,快说、快说!”


“少爷,请给我拿一盒火柴,谢谢。”李健一扬手向男侍者打了个响指,逗得孙盈盈够呛。


六根精致的火柴摆放在桌面,李健提出了问题:“用这六根火柴,摆出四个等边三角形。”


“好啊!”孙盈盈兴致上来了,摆了一个又一个图案,但怎么也摆不对,眉头渐渐皱起,下巴抵住桌面,像骄阳下的花,蔫了。李健在旁暗笑不作声,终于,孙盈盈失去了耐性:“怎么可能摆提出来吗?你肯定骗人!”


“摆不出来了吧!”李健把火柴棍拿了过来,摆出两个正三角,然后一交叉,果然出现了四个等边小三角形。得意地笑:“怎么样,服了吧!快买单吧!哈……”


“真讨厌!”孙盈盈苦着脸,低头琢磨着火柴棍。忽然眼珠一转,抬起头,一眨大眼睛,酥倒人的眼光瞅向李健,就像希腊神话中美杜莎的眼睛,让他看了致命!李健顿觉身上发酥,连说话都勉强:“干吗?你还想赖啊……”


孙盈盈用一秒钟十几下的高频眨眼回答了。李健挨了致命一击,像失了魂般地掏起钱包,一招手:“少爷,买单!”


“嘻嘻……”她又赢了。


刚从餐厅出来,一个电话令李健的神情突然变得严峻,什么也没跟盈盈说,匆匆送她回家,然后急忙赶往研究所。他接到指示,后天就要直飞海南,研究“EP3”。在M国念博士时,李健曾参与过M国空军指挥系统的设计与研发,熟知M军电子战飞机都有自动销毁程序,只要几秒种便可以清除所有数据及全部程序。所以,他在会上提出,工作难度很大,而且很可能会一无所获。时间至少也需要十天以上。


谁知军委的同志就像在秀水街里“杀价”,一刀便砍下一半,只答应给他们五天时间。李健意识到又一场艰巨的任务开始了。


研究方案,一夜未归。



朝霞徐徐揭开夜幕,阳光照亮了城市。街道上,人渐渐多了起来。“撞机事件”的消息也铺天盖地而来:


中国外交部:M国应立即停止在我沿海空域的侦察飞行!


香港媒体:M国滥用“飞越自由”,恶人先告状!


M国白宫:不会就撞毁战机一事向中国道歉!


京城各大报均在头版位置刊登“撞机事件”,一时间热买!


地铁站台上,孙盈盈焦急地看着表,周围的人越聚来越多。等车来了,呼地一下拥进车厢,就好像这是最后一班地铁。


早已习惯专车接送的孙盈盈,对拥挤地车厢很不适应,混合汗水和男人独特的体味,传来了一股股异味,让爱干净的她几乎要窒息。夹在人缝之间,就像挤在牙缝中的一条肉丝,又生气又无奈,把这都怪罪于李健,决定下班后要好好修理他。想着想着,脑海竟浮现出李健跪地求饶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车子开动,孙盈盈随着车子晃来晃去。突然,笑容在她的脸上凝住了,身体在迅速降温,脚下传来冰的感觉,清楚地感到一支手正抚在自已的臀部上。平时高高在上,怎么也没想到自已竟会碰上“性骚扰”!怎么办?车厢里人挤人,跟本无法动弹,这种事情又难以启齿。扭过头斜了对方一眼,算是一个警告。果然那只手收了回去,孙盈盈也向前蹭了蹭。


进站了,突然少有的刹车,没有准备的乘客们都向前一个踉跄,那只手再次抚了上来。好啊,你还敢来,看我不给你点利害看看!孙盈盈趁着刹车带来的回作用力,抓吊环的左手狠狠地来了个倒肘,正中那人的左肋,只听一阵低吟……车门开了,孙盈盈第一个跨步迈出了车厢,转眼间便消失在攒动的人海中。


这时,那名男子捂着左肋,踉踉跄跄地也走了出来。站台上,等他的同伴连忙过来搀扶,“哎,我说老哥,你这是怎么了?”


“哎哟,你说说,现在的女的怎么这么狠啊!碰了一下……出手也太重了!哎哟……”男子捂着肋连连哼哼,半天直不起腰。


“你碰人儿哪了,没看出你还有这等嗜好!嘿嘿……”


“扯!卖报还卖不过来呐,哪还有那心思。你看看,现在的女的,这身材、这线条,前挺后撅的,车厢又那么挤,不碰到那才是见鬼了呢!现在的女的就是反应过度!”说着用手一指广告牌,一个丰乳的广告,除了刺激的画面,还有一句刺眼的广告词:不要男人一手掌握!


“也是啊!哎,报纸卖的怎么样了?”


“报纸卖得还是不错,没到西直门就卖没了,我这不赶紧回来再取报纸,接着卖!你怎么样?”


“我也是!没办法,新闻火,卖得就好!哎,你说咱国的战斗机怎么让人家的侦察机给撞下来了,真他妈窝囊!”


“我可不管那么多,只要卖得好,咱能赚钱就行!管他谁撞谁,明天再撞一架那才好呐!”



公司里打印机把一摞摞白纸吱吱嘎嘎地“吃进”,然后又整整齐齐地“吐出”,一张接着一张,几乎没有停止过。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员工们成群结伙地到大厦地下一层就餐。孙盈盈与几位女同事边吃边聊,讲着趣事叽叽喳喳的。餐厅里人声鼎沸,乱哄哄。孙盈盈隐隐约约地听旁边餐桌的人在议论陈素惠,说她又不走了,还是部门经理。


女同事也听到了,忙关切地问:“怎么回事,不是说好,经理是你的吗?”


“不知道啊。哎呀没事,反正部门经理也没什么好的,我还不想给自已找那么大的压力呢。”孙盈盈脸上无所谓,嘴上满不在乎,心里却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下午,“撞机事件”在网上吵得沸沸扬扬,不少男同事都在神情严峻地议论。孙盈盈看他们一个个义愤填膺、群情激昂的样子,感到很奇怪,就像中学时候男生打架,一个同学出了事,连什么事都还没弄清就“呼啦”地去一大帮子。平常关系不见有多好,但这是自已班的人,外班的人碰他就不行。说白了,根本不是为同学,而是为了那说不清也道不明的面子。


自已最讨厌暴力,因为自已无力抗衡。关心?我为什么要关心?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南海,千里之遥,摔飞机天天都有,关心的过来吗?一个人能有多少颗心可以用在与自已毫不相干的人身上呢?仅凭我一人微不足道的关心又会起什么作用呢?完全是多此一举!除了自己小环境里发生的事情,其他的,她不愿意看,不愿意听。


“走吗?一块走。”下班了,女同事们邀她。


“你们先走吧,我还要等李健呢,他过一会儿来接我。”孙盈盈笑着回绝了。


“哎哟,真幸福啊,有男朋友接哦!那你等吧,我们走了,BYE!”


“BYE!”孙盈盈抱着一摞文件送进了总经理办公室。约翰刚好取水回来,见她纤腿秀足呈现出修长的线条,职业装衬托出的曼妙身材更是动人,一下想起在陈素惠身上尝到的美味,再生淫念,关上房门,悄然来到她的身后,看似在瞧文件,而灼热的下部却顶在她的臀部上。


“啊……”孙盈盈顿觉臀部上被一个硬梆梆的东西磨擦着,不由惊呼,见约翰在身后,忙说:“哦,经理,我把文件复印两份,明天开会好用。”转身要走。


“文件不急,明天再打也不晚。”约翰把文件接了过去,借机一下握住了她的手抚摸着。


“轰!”孙盈盈呆了,脑子里一片真空,平日里衣冠楚楚绅士模样的总经理,竟然会在公司,对她,非礼!手一慌,文件洒落一地。约翰像是得到了默许,把她搂在怀中,在柔软地身上肆意抚摸,一支手已伸进了短裙,嘴也靠了上来。


“啊……不行!”约翰呼出地热气令自己呼吸困难,连连挪动身子,不知从那里来的力气,一下推开了约翰,扬起手来给了他一个嘴巴。


这时,公司的董事长突然进来了,看到地上洒落的文件、魂不守舍的孙盈盈、一手捂脸的约翰,明白了一切,大声呵斥:“你们在干什么?这是公司,不是旅馆!”


孙盈盈委屈地很,眼睛红了:“他非礼我!”


艾克松舒缓了口气,安抚道:“你先回去吧,我会处理的。”


孙盈盈忍着泪跑了出去,耳边响着约翰的叫嚣:“部门经理还是陈素惠,你想升职?哼哼,没戏了!哈……”


艾克松把门一关,“你给闭嘴,看看你干得好事!”


约翰轻开了领带,一副殖民者嘴脸:“中国人都是性压抑!其实,这是一个很公平的交易,付出身体,得到高薪,这是很现实的!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同样,他们(中国)想发展经济也要付出代价,不然,公司会投资十几亿?为他们(中国)解决上百上千个的就业机会?开玩笑!”


“你还是收敛一下吧!先把这事平息了再说。”


“对付一个小姑娘还不容易,我看咱们这样……”


两张阴险的嘴脸凑到了一起。



洗手间里,孙盈盈哭得好伤心,眼泪像决堤一样涌出来,整个人好像掉进了冰窖,从头顶凉到了脚尖。一直娇惯受宠的她,面对这个突发事件,心中那种愤懑与耻辱让她无地自容,这种耻辱感就好像反倒是自己的错,难以启齿。哭了好一会儿,才匆匆地收拾了一下,连李健也没等,带着红肿的双眼,离开了远洋大厦,上了一辆出租车。


李健来到了远洋大厦,拨通了她的手机,结果却听到她如雷般地火气,抱怨自已来晚了,不关心她。看看表,比约好的时间还提前了五分钟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再打过去都不接了,没办法,李健只好发短信告诉她自已把马上要去海南。看到短信,孙盈盈更感孤独。


夜里,不知何时刮起了北风,呼呼作响。城市里的能见度依然很低,空气中的污染物还没有散去。在这样一个不见星星、不见月亮的漆黑夜晚,让人压抑。


孙盈盈萎缩在床角,今天穿过的衣裳放在一边,褶皱一团,像被用过的卫生纸,带着冰冷粘乎的骯脏。自已好像一只被逼而走投无路的小兔子,紧紧卷曲着自己的身子,逃避光线的照耀,又期待光明重现……期待的电话总是静悄悄,李健早已蹬上了去海南的专机。几次拿起电话,但少女的衿持,又让她一次次地放下,倍感无助!


不敢相信,从没想到,那个貌似绅士的老板竟是个色狼!孙盈盈首先想到了辞职,想“一走了之”,难以摆脱这一层精神上的阴影,更甭说还要朝夕相对了。但又觉得不甘心,自己是受害者,凭什么为一个色狼放弃自己多年来苦心经营的事业?退一步,掉换部门,躲个清净。可同在一个公司低头不见抬头见,今后的日子岂不更难熬?挥之不去的阴影,像一团乱麻,越缠越紧!



早晨,空气清馨,让人精神好转。《早间新闻》充满了M国政府拒绝向失踪飞行员家属道歉的声音。出于同样的伤害,孙盈盈看完了整条新闻,了解了前因后果,感到了比“性骚扰”更大的耻辱与愤怒!又见街头采访的群众一个个义愤填膺,空前的团结……忽然,一个声音在问自已:我为什么要害怕?这是我的国,这是我的家,这里有无数兄弟组妹与我并肩战斗!我为什么要羞涩?羞涩不应该是性骚扰的受害者,而应该是那些制造者!挺起了胸膛,迈出了家门,步子像往常一样自信……


公司办公室,孙盈盈态度很严肃:“我要求约翰向我道歉,公开道歉!”


艾克松没当一回事地说:“约翰今天早晨去韩国了,过两天才会回来。我对昨天的事情表示遗憾,但我想这只是一场误会。希望你不要太在意。到时他会亲自向你解释的。”


“我只要道歉,不需要解释!”


“这个可能不行吧,昨天的事情只是一场误会,约翰只不过开了一个玩笑而已,没有必要道歉,而且你好象也没有吃什么亏?何必把事件搞大呢?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话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孙盈盈站了起来,针锋相对:“昨天的事,不是误会!约翰的行为是性骚扰!是对我人格的侮辱!约翰必须在公司内公开向我道歉!否则,我决不罢休!”


艾克松也毫不客气:“孙小姐,我想你忘了,这是家M国公司,我们可以在任何时候,解除任何人的职务。这一点,你可要想清楚。明确说吧,道歉是不可能的,这有关M国的尊严!我们只能对昨天的误会表示遗憾!如果非要逼大家翻脸的话,我想你也不会太好看的!”


孙盈盈挺起了胸堂,脸含微笑地走近了他,温柔地用中文骂道:“去你妈的,你这个M国杂种!”笑脸一收,两眼射出利剑似的光。


这时,陈素惠正推门进来,“董事长,抗议中国政府拒放24名M国机组人员的公开信写好了,您要不要再……”见孙盈盈在里面,尴尬地收住话。


孙盈盈从她身边走过,轻蔑地丢下两个字:“可怜!”



“撞机事件”的第三天,高鹏和陈成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中方证实失踪飞行员就是海航二师汪伟!


在与中方交涉的过程中,M方显冷战思维,不仅不向中方道歉,反指责中方飞行员危险飞行,酿成大祸。又频频利用西方媒体的强大优势,制造舆论向中方施压,一再强调24名机组成员的家人正在日夜盼着亲人的回归,又大说特说他们是多么多么的无辜,多么多么的可怜,多么多么的不幸,但对中方失踪飞行员,却只字不提。


面对M国无端无理指责,中国政府逐条进行了驳斥。中方根据国际法及中国法律的明确条文,指出对24名非法入境人员有权扣押,有权对EP3进行检查!更制作了三维动画,重现了撞机的那一幕。


关注汪伟的高鹏深知,“撞机事件”看似偶然,却似乎是一种必然。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尤其是冷战结束之后,M国独霸一方,那种高高在上,不可一视早已融入了整个M国社会。而以小布娃娃为首的M国新政府,仍抱着冷战思维,把中国视为新的假想敌,潜在的威胁,未来的隐患。


令高鹏不解的是,“撞机事件”发生后,本应激发起人们的民族情绪,唤醒中华民族的忧患意识。可是他所看到的,除了网上的年轻人情绪高涨外,身边很多人似乎都不关心,好像与他们没有一点关系。难道在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盛行的今天,大家一点信仰也没有吗?难道真要等到M国的航空母舰开进了渤海湾,战机盘旋在城市上空,导弹击中了我们的家园,这些人才会绝醒吗?没错,我们的生活是五彩的,但如果没有警惕和忧患的外衣,那么眼前的这一切,不过是一串串泡沫和幻影,没迷到别人却先放到了自己!


高鹏又想起护士们的奇装异服、联欢会上的街舞、充诉电视银屏的异国偶像剧……心的深处就有一种隐隐的痛。面对西方的诱惑,异国的光环,我们的民族文华、民族精神在哪里?


为此,高鹏大发抱怨,为什么我们的父辈们生活艰苦,经济不发达,却可以搞出两弹一星和大三线工程。而现在,听李健说,北京的房卖得比M国还贵,竟然还会有人买!可国防的投入……一个泱泱大国到了二十一世纪,海军一线战斗机飞行员竟还没有装备“定位系统”!海军舰艇连VLS(垂直发射系统)都没有,更别提航空母舰了!难道没有人明白“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吗?为什么?我心有不甘!


这几天来,高鹏所在的试飞团,收到的家里来信、电报、电话不计其数,可没有一封信是让他们安心服役、报效祖国的。反而是说试飞工作太危险,劝他们近快转业。陈成平常给杨雪一周才打上两个电话,但“撞机事件”后,竟每天要打七、八个电话之多。陈成解释说,对待女朋友,只要重视她,她就像吃了一顿丰盛的美餐一样心满意足。


高鹏也收到母亲的信,劝他转业,劝他去民航工作。高鹏知道母爱是伟大的,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母爱有时候也是自私的。


给母亲回信了,王牌飞行员是自已的梦想,再大的困难,自已也不会放弃……夹上几张自已的近照,让母亲不要过度思念和担心。夕阳下,高鹏把信投进了墨绿色信箱,回头看了一眼凄艳的晚霞,仿佛一个古老民族的伤口在滴血。


时间一天天过去,汪伟仍没有音讯。


高鹏从电视里,看到了南海舰队,看到了167舰,看到了军民拉网式搜索,看到了海航一师、二师不间断出航,可怎么就找不到呢?第七天了,这是海军航空兵救生装备能够本维持的最后期限啊!心悬了起来,焦躁难耐:难道邮箱中的EMAIL就是他最后的绝笔?难道就真的没有奇迹吗?好兄弟,你到底在哪啊?


晚上,躺在床上望着天上的星星。想着撞机事件,想着与护士们的对话,想着这些天的是是非非:


“理想像星星,我可能永远也够不着,摸不到,但是我可以用它来指引航向。”高鹏眼中的北斗七星像一把舀杓,一伸手便可舀起自已的梦想。


陈成翻了个身,透过月光的亮,注视着他那执著的面孔。觉得,高鹏有自已的梦想,有自已的主见,不受别人影响,就像麦哲伦一样,用地球自己的坐标证明地球是球形而不是参照月亮或太阳的坐标。不像自已太随和了,觉得什么都是对的,都是有一定道理的。虽然他有时不现实,搞极端,但是这股对梦想的认真和执著,却是那样的可爱!


星星亮了,夜却深了。



红日东升,汪伟仍没有下落……


一师战备提升了,白云飞却更加无精打彩,依然对汪伟没好感。他认为,“撞机事件”是M国霸权直接导致的,这是不容质疑的。但是,一架战斗机却被人家侦察机撞下来,实在太说不过去,太给解放军,尤其是海军航空兵的脸摸黑了。不知道实际情况的他,怎么也想不明白,EP3那么笨重,转向吃力,在撞机的那一刻,歼八战机的飞行员是睡着了,还是眼瞎了?只要他能够稍稍碰一下操纵杆,两架战机说什么也撞不上!现在倒好,失踪的是自已的人,平安的倒是M国佬,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与全师的紧张相比,白云飞放松得很,给自已弄了点小病,请了个大病假。整个上午躺在宿舍发呆,不知不觉竟睡着了,做了个梦,梦见自已与小鬼子的零式机拼了个你死我活……


布满弹火的武汉天空,飞机在急转又陡直地爬高,再翻转过来,犹如在硝烟中踏着灵巧的舞步。白云飞冷静洞察着周围的一切,战机被他驾驭的百依百顺,斤斗、翻滚、大角度俯冲、垂直爬升,无所不能。突然,一架零式机杀气腾腾地急速切入尾后,数十发曳光弹带着破耳的尖啸声,擦身而过。白云飞压杆急转,零式机也跟着进入盘旋。但一转眼,就跟不上了节奏。白云飞在一个小斤斗改出后,正好进入零式机的六点钟位置,猛扣扳机,一团蘑菇状烟火乍现眼前……


梦中白云飞一共击落敌机六架,荣获“王牌飞行员”称号!颁奖台上,他笑了,笑醒了。翻身坐起来回想,不连贯的梦中情节,不影响清晰如见的空战场面。连忙找来自已的《飞行笔记》,把梦中的对抗与现实相结合,提笔写道:冷静观察着周边战况,思索应对的战术,决定该走什么路,然后,步子就会像是有感而发,一蹴而就……


他知道,空战是一种艰苦而紧张的事,每一个战术机动都充满着危险,稍不小心,就可能粉身碎骨。可他所记录的《飞行笔记》就像武功中的心法,乃是练就上乘武功的必由之路。一旦掌握要领,再复杂的战术机动也会变得像是小菜一碟。


写完笔记,白云飞翻身下床,打开窗户,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然后目光锁定了北面的天空。碰巧,徐腾战备值勤回来,见白云飞一个人站在窗前发呆,脱口问道:“嘿,干嘛呢?”


“我在数星星。”白云飞那宛若子夜般深不可测的黑眸,就像不明的黑洞,有一种极强的吸引力。


徐腾凑过身,抬头瞧了瞧天空,又看了看白云飞,笑道:“你是不是病糊涂了,大白天哪来的星星?”


“千米外发现一架敌机,并不比在白天找一颗星星容易。只有率先发现敌人,才能率先进入最有利的攻击位置,占据优势,战而胜之。”白云飞眼睛丝毫不眨,清亮透彻。白天找星星,这是一种古老的飞行员训练方法,只是在过多依靠机载设备的今天被人遗忘了,却没想被白云飞从图书馆里的旧书堆中翻了出来。


“你的空战理论好像还停在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是雷达、超视距的时代。”


“超视距空战,只不过是M国人吹的牛!真正意义上的超视距战,要再过三十年!”白云飞对大家认可的传统观念贯有的蔑视神情,与找星星的游戏消遣倒十分相配。


“别老对着风口,小心再着凉。”


“我没事,只不过不愿意为一个‘白痴飞行员’瞎折腾!对了,师长没问我吧?”


“他自已都快忙死了,跟本顾不上。对了,你生日准备怎么过?和Adrianne去‘明思克’航母公园?”


“哎,你提醒了我。赶快给Adrianne发封邮件,现在约她比申办奥运会还难!约好的事情,还要再约。”出门前,白云飞回头问了一句:“对了,哪个叫汪什么伟的找到了吗?”


“好象还没有。”


“哼,真是白痴!”白云飞失望地一声冷笑,丢下一句,走了。


白云飞给Adrianne的邮件,被自动转发到她的手机上:你是天上的天鹅飞呀飞呀飞,我是地上的蛤蟆追呀追呀追,我爱你就像农民爱打粪,你恨我就像中国恨日本;你是天上的凤凰飞呀飞呀飞,我是地上的野狼追呀追呀追,我爱你就像屎克螂爱粪球,你恨我就像鬼子恨地雷……


政治课上,Adrianne面对枯燥的内容,填鸭式的教学,实在感到乏味。在她看来,政治老师简直就像一个老巫师,讲课就像在念魔咒,能把最有热情和最努力的学生在几分钟内变成一个淌着口水、脑袋乱晃、与睡意作斗争的蠢蛋。要不是白云飞的邮件,她怕是也要睡着了。


喜笑间,她答应了白云飞去“明思克”号航母公园过生日。



陵水机场。李健对EP3机载设备进行了检查,发现比想得要好,机载软件和情报信息并没有完全删除干净,还可以恢复。硬件设备留有接口,可供导入、导出。日夜研究,制作导出的接口设备及相应程序。


这几天的新闻李健都看了,汪伟仍下落不明,希望十分渺茫。这让他及同事们感到非常沉重,深深自责。如果定位系统能早日研制出来,早日投放部队,那么今天的悲剧就不会发生!想起这些,工作就倍加努力,珍惜每一分每一秒,昼夜不停地对M军加密系统进行解密。但在短短几天时间里,要想解开256位是的加密,几乎是不可能的。既是拉来了巨型计算机,也要看运气的成份。


晚上,李健上网查资料,希望能通过各界的力量,帮他们完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他输入“.CN”的网址按下回车,以往那个像蚂蚁围绕热锅的BBS,此刻却是面目全非,网页被换成一幅骷髅照,下面还有一句醒目的英文:让我们告诉你们一件事,不要试图与我们玩这个游戏。署名:M国黑客!


“被黑了!”李健的动作随着目光的惊讶而变僵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