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生活

wangf363 收藏 4 635
导读:我的大学生活

序言


社会经济的发展靠什么?人才。人才的培养靠什么?教育。大学是培养各类各层次的人才摇篮,是千百万学子求学深造的地方,是千百万考生(高考)梦寐到达的伊甸园。

走到今天,大学是大众化的国民教育,不再是精英的培养模式;大学生是双向选择就业,不再是计划分配工作。也正因为此,大众化教育,导致了大规模的扩招,带来了严峻的就业挑战。党中央一次次“西部计划”就业行动,能安排多少大学生就业呢?主题是不可否认的,大学生走进农村,得到了自身锻炼的同时,缓解了一定的就业压力,体现了党中央对大学生们的关怀!

然,泱泱中国,下岗工人千千万,农民工千千万,未就业大学生千百万,就业问题是最棘手最严重的问题,关系到社会之和谐稳定、经济之跨越发展。


2000年,是全国大学扩招的第二年。我的高考分数还没上专科线,但云南的录取线是最低,又有所降低,自己有幸被云南民族大学人民武装学院提前录取,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



(一)


人武学院是96年成立的中专学校,2000年7月挂靠云南民院,升格为专科学院,只有一个人民武装专业,培养方向是基层乡镇武装干部。我有幸成为了第一届专科学生,有幸穿了三年的军装,体验了三年的军营生活。


(二)


学校位于昆明丰宁小区近华铺路口,云南国防中心。当我们跨进学校大门,不由地失望,理想的大学与现实的,差距如此大。八亩面积的校园,仅有三栋连着大楼(教学、办公、宿舍)、一块篮球场、一个小食堂、两个单杆和双杆,没有花草树木、石桌石椅,哪像个大学啊,简直就是个临时培训教育的场所。有昆医、云大、师大等同学来看看,都被他们笑话了,来了一次就不再来,没玩处坐处啊!

更“可气”的是,我们都是男的(不招女生),是真正的“光拐”学校,“阴阳”严重失调,导致了内战时常爆发,但也有点好,不是为“女生”而战,我们的“主攻”方向一致对外(找女朋友)。

每每有女生进校来访,大家都挤到窗口,眼巴巴地看啊看,很不得跳下楼去;有女生来访,我们是最高兴的,豆腐块的被子,干净的地板,摆放整齐的物品,女生们都不好意思说什么好了,我们心里美滋滋的!军事化管理,就是好啊!每天轮流值日,负责每天拖地、擦桌三次,这样的折腾,想“脏”是不可能的,每周不定时地检查卫生和床铺,特别豆腐块被子折不好,就别上课,一直折到合格为止,不合格者还全校通报批评,谁敢怠慢啊。我不知自己怎么回事,还是被子与我作对,再折也不像豆腐,老被批评着;加上自己习惯双手插兜,违反了校规,又被批评。开学不久,我就全校“出名”了;人瘦高瘦高的,戴副小眼睛,领导喊我,便是“瘦高的小眼睛,过来。”

第一次国庆迎新晚会,我喉了一首《甘心情愿》,加深了领导和同学对我印象,以后的学习、训练、生活,大家特别地“关照”我。


(三)


即来之,则安之。我有了许多的第一次:第一次远离家乡一个人来昆明,第一次穿军装,第一次折豆腐块军用被子,第一次乘军车,第一次紧急集合,第一次打真枪,第一次站哨,第一次当教官(军训高一学生),第一次五公里越野跑,第一次…….


(四)


“新兵”训练三个月,是最枯燥最艰苦的日子。每天早上六点半就起床跑步、喊口练;七点打扫卫生、整理内务;七点半统一吃早点;八点正式训练三大步伐;十二点统一唱军歌、开饭;十二点半又开始重复练习三大步伐;六点开饭;六点半开始体能训练,俯卧撑、蛙跳、单双杆练习;九点半才结束。一天天就这样重复着,一开始,自己是受不了吃不消的,体质太差了,总是拖大家的后腿;教官和战友们没有抛弃我,我们是一个集体,团结就是力量,坚持就是胜利,他们耐心的教我帮助我……。三个月过去,我熟练掌握了三大步伐动作和口练,大大增强了自身体质;当然饭量也随之增多,一大洋碗,别人看着都不可思议。


我们是吃大锅饭的,每学期统一交清伙食费,以八人(一个班)一桌,统一开饭,每天轮流值日,负责打好饭、洗碗。我和食堂的师傅们早打成了一片,经常去要酱菜,我们班是优越的,可以吃到酱菜;主要是我们食堂每天买菜必须轮流安排值日生监督去买,我经常被班里推荐我干“监督工作”,一来二去,就和食堂的师傅们混熟了;还有一个原因,我经常发烟给他们抽,“孝敬”他们嘛。


我暑寒假好几次没回家,留下来守校,食堂师傅们给我们做好吃的,感到了家的温暖呢。守校时,我们说的算,伙食在于我们自己开,于是平时我们就省则省,过节啊特殊日子啊,我们就大吃大喝。守校几次,我发得了好几千块呢。

说到守校,是有名额的,每次只有5人。我嘛,不是领导的“领导”,大队长特别照顾着;每次我申请,他就第一个批准,毕竟我是他的“小尾巴”,心疼着呢。


(五)


学校是严格执行军事化管理,严格执行请销假制度的。周一至周五是不能出校门的,要班长签字,中队长或大队长批准。站哨的同志看到假条有批字才放行,否则甭想出校门,翻围墙是不可能的,围墙太高了。

更残的是,周六日每班只有2人名额出校门八小时的时间,下午5点半点名,不回来者就全校通报,受处分。一班八人,两周才轮着自己出去八小时啊。多么珍贵的八小时,特别出去找离远的同学,顶多见见面吃吃饭就得赶紧返回学校。

最可笑的是,我们班八人,“领导”就有六人,班长、副班长、团支部书记、学生会宣传部副部长、区队长和中队长。请假是最方便的,中队长签字就行。我们班经常是每周可以全部出去。我更是随意的出去,点名前回来就行。

正因为我们班“领导”众多,来本宿舍玩的同学较多,打牌、吹嗑子,而带给了我们一点点困难,发烟的啊,宿舍有4人抽烟,一包烟,发四五次就没了,何况经常有外人来;我的烟瘾就不知不觉中大了起来,我一天得买一包烟。反正我不买,其他几个就买,我们班的烟是“充足”的;也有艰苦的时候,大家都没钱了,就凑钱买烟,我们一般只抽四块一包的红河烟,记得好几次都是一人凑几角,凑得四块去买的。我们中队长不抽烟,但看着我们过苦日子,心疼呢,便从烟厂朋友那里要来了几条“假”极品云烟,帮我们度过了好几个月呢!


(六)


我们有三个中队,每个中队有90多人,全校就只有270多学生。每个中队上自己的课,上课纪律是十分的好,没办法啊,养成了好的纪律性。铁的纪律,谁碰了谁倒霉。真的不爱听的课,就拿课外书来看,老师的要求就是保持安静,你坐在教室里就行,你做什么他不管。我经常是在课堂里写信,是领导的课才认真“听讲”,做好笔记。

每间教室里有电视机,我们大一时是上晚自习,七点钟准时收看《新闻联播》,时事政治学习,七点半后自己才真正“自习”,我经常是写东西或看小说、文学,九点半下自习。周一至周四晚十一点准时就寝,周五、六十二点就寝。后两年不上自习,我们就看电视啊,上网啊,阅览室看课外书啊,反正有事做的。最热闹的是,周五六我们在多媒体教室放碟看,就像看电影一样。

记得是2002年的什么世界杯足球赛,全校师生放假,一同观看足球赛,主要是我们副院长是足球迷,他每天都买《足球报》看。有这样的领导,我们是幸福的快乐的!

我们的教室与宿舍只有百米,是过道相连着;于是每每下课,我们就回宿舍来喝水、抽根烟,再去接着上课。回想起来,真够幸福啊。

我们的考试,也不多用心复习,都是老师自己出题;考试前给我们提纲,照着提纲去看看记记,考试就及格了。好几次我都没好好背,都是去找领导、老师“说说笑笑”,给及格的;他们知道我“工作”辛苦,都理解和同情,不给我及格他们也过意不去啊。



(七)


读的是军事学校,我们的主要专业是军事科目,学会了手榴弹、步枪、冲锋枪、轻机枪、重机枪、八二迫击炮、火箭筒等射击的基本要领,便进行实弹考核(除迫击炮和火箭筒);掌握了国防动员学、军事战略战术、地形图的运用;进行了多次野外军事训练。真正体验了军人的工作、生活。

最难忘记的是,我们在雨中野外训练,电视电影里出现的军事训练画面,我们也在“上演”。我也想不通自己当时能够坚持下去,能够圆满完成“各种任务”。

在我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刻,我就担心自己能不能学完军事训练,能不能坚持下去?父亲也担心着,要不要调配学校,去读师专算了,毕竟我的体质太差,还戴着眼睛,哪像个“军人”啊?正是军人的精神和意志,在支撑着自己坚持下去吧。

最刻骨铭心的是,一次夜里野外军事地形找点演练。不同的山找不同的点,利用指南针、所学的军事地形知识去找点,拿回小红旗。我们每人手拿电筒、四人一组满山去找,记得有一座山可能有八十度的坡,又刚下过雨,我们必须越过它,我当时急了,不小心滑了掉下去,那我不是把命丢了,我这二十多年,就白活了,父母白养我了…….战友们理解我,大家出注意,怎么帮我越过呢?黑忽忽的山,四张电筒能发多少光呢,路也没有;正好是杂草丛生,一个战友在我上面,一个战友在我下面,一个前面开路,把我夹在了中间,万一滑了,他们会及时拉住我,“我也不会第一掉下去”;我们一起抓着杂草,慢慢爬行、越过……我体验到了什么叫死里逃生,什么叫战友情!共患难!

……

(八)


我大二时,主动参加了学生会,成为了学生会宣传部副部长,主要负责学生的各种宣传工作,校园广播站供稿,组织各种文体活动等。更多时候,到学员大队办公室“工作”;我们大队长(少校)是能说不爱写,而我是能写不爱说,成了免费“秘书”。

记得好几次,大队长不让我上课,专心负责写什么重要材料,有时会几个星期都不得上,我倒满喜欢呢。反正考试嘛,他会帮我说理去。好几个周末我都在办公室一个人加班。本来我的电脑学得不怎么样,自从参加“工作”后,几乎天天坐在办公室电脑旁,不断地“玩”着,自己玩熟了Word文字处理,公文写作,制表,等等;好好的一台打印机也被我玩坏了,又换新的。

我们宿舍在大三时,在学生们一致强烈要求下,才装电话。以前是不给装,毕竟是“军事区”;我们与外界的联系只有写信和三部公用电话,以前我们经常排队打电话,真是无奈啊。都是男的,特别需要女生的温柔的安慰话语啊。我就不用与他们争了,我就直接在办公室打吧,好几次被大队长逮正着,叫我老实交代,是不是打给女孩?……好几次在学生大会上,大队长不点名地通报批评在办公室打电话事件(后来又有几个成员来办公室协助工作,谁打的电话多,也说不清了)。


入党问题,是敏感的问题。我本可以在大二就可以加入,谁知下面的兄弟民主不推荐,不支持,我们的教导员找我谈话,说我太张扬了,我一时还想不通,我张扬了什么,我付出那么多,是为了自己吗?我经常跟领导在一起,有错吗?我对入党问题失去了信心,工作依然默默地干着,开始了低调生活,经常和下面的兄弟玩在一起了。在毕业前的六月份,在班长、区队长的推荐下,自己加入了党组织,已经没什么高兴“意味”了,更多考虑的是毕业后的落实工作问题。




(九)


我们专业有特殊性,对口专业单位就是乡镇武装部。2001年在校可以考公务员资格证,毕业后拿着公务员资格证回地方,县政府就会直接分配到乡镇武装部工作。这是多好的事啊。然而,2002年后,云南省政府取消了在校考公务员资格证的有关政策,意味着要回地方考公务员,而回地方报考公务员,县政府必须设乡镇武装部岗位,不设岗位,我们就没有优势和竞争力。我们工作如何谈起?学校是省军区办的,省军区一直要求省政府能够出台有关政策,解决人武毕业学员的就业问题,而一直未有好音讯。

我的战友们,更多的是报考了公安、和其他单位的公务员,能真正成为乡镇人武干部的很少。

保山施甸县,是一个贫困县,各乡镇武装部好几年都没有换过人,更不是专业对口的人,更不能指望县政府设岗了。于是毕业后的第二年,自己又回到了昆明,有幸地找到了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




我的大学生活,总的是快乐的,学到了许多,特别是军人的精神和意志,在苦难面前,我们是迎难而上的,勇往直前的。……


今天,我从事着高教工作,看着毕业生们,由衷而叹啊…...以后的就业越来越严峻,他们怎么办......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