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化华夏 [第一卷] 现世 第十一章 神『一』

DJ云 收藏 0 4
导读:侠化华夏 [第一卷] 现世 第十一章 神『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林若雪凄凄的哭了良久,直至天明,泪也流得干了,终于将林文尸身掩埋。以手掘土埋尸,虽有赤狼相助,也耗了不少时候,时已近午,林若雪又伏地哭了一阵,竟至晕厥,方被赤狼抱回洞内。


苍天向来弄人,短短半年的时间里,竟将这个原本天真烂漫的少女折腾若此。可是世人何以又总是喜欢拜神敬天呢?难道,这世间当真竟有神明,于这苍天之上圆睁着一对俯瞰世间的双眼么?


夜!


双河村!一个远在哭狼岭三百里外的小山村,不大的小村内,竟也建了一个小小的神堂。神堂内,供着一个庄严威猛的神像,端坐于一条神龙之上,神龙蜿蜒盘踞于神像身周,煞是摄人心魄。那神像也是满面龙须,面目却是极为凶恶狰狞,一双圆睁的巨眼,竟是状如凶神的盯着堂下俯身膜拜的上百村民。或许,在这些平凡的村民心中,亦只有这等凶恶的神像,方才能保佑善良弱小的他们吧。


神像下首,侍立着一个老者,慈眉善目,身形竟也颇显矫健,显是习武之人。


村民们俯身念念有词良久,那慈眉老者方扬声道:“众生疾苦,参拜礼毕。”众村民齐呼:“铭感神龙圣尊深恩。”方缓缓起身,恭恭敬敬的站在堂下。那慈眉老者捧起一本厚书,行到拜神台前道:“众生疾苦,且坐下受教罢。”众村民又是齐呼:“铭感神龙圣尊深恩。”缓缓坐于毡上。那老者等众人静了下来,方回身面向神龙圣尊的神像,双手将那本厚书高高举起,口中念念有词。


半晌,那老者方回过身来,翻开厚书。那厚书封面上几个古字写着“神龙圣经”四个大字,原来是这个神堂的经书。那老者翻开这本神龙圣经,便开始大声宣读起来:“茫茫尘世,众生疾苦,无衣而来,化尘而去,然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君王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致有贫富之分,官民之别……然贫富官民宁有种乎?……”如此念将下去,这经书竟暗含反叛之意!


这似乎是总纲的文字念完,慈眉老者清了清嗓又念道:“今天给大家讲一讲我教神龙圣尊降服南海魔牛……”


众村民仍是恭恭敬敬的凝神听着,其中一个年轻人,却似乎目光有些飘忽不定,并没有凝神受教,一张敦厚的脸上竟时而傻笑,时而又黯淡忧愁,不知有什么心事,让他竟敢不敬圣尊。


神堂的各种仪式直到戌时方始结束,村民们也都三三两两的行出神堂,外院门楣上挂着一块古漆色的红色牌匾,上书——圣尊祠!牌匾右下方几个小字刻着——神龙教教主龙震林亲提。(注:祠字在宗教建筑中,一般指祭祀先祖或神仙以及忠烈名人之所。)!


原来这个宗教竟叫神龙教!


村民们神情兴奋,谈论着神龙圣尊降服南海魔牛的英勇神威,以及对世人的各种功绩,渐渐远去,各自回家休息了。一天的农活本就已让他们劳顿不堪,再加上在这圣尊祠中受教,更是颇耗精神,自是很快便进入了梦乡,与心中崇拜不已的神龙圣尊一起去梦中降妖伏魔去了。


夜风萧萧!


清冷的月光,洒落在双河村的小河沟上,倒映出那年轻人孤独的身影,竟是有些凄凉落寞的感觉。


“常树!还不回家睡觉干啥?”原来这孤独的年轻人竟是常树!


常树回头大声道:“娘,你们自己睡吧,我坐会就回去了。”又自回头看着河沟中的冷月。自当日民香园之别,常树便自匆匆回到家中,其间官府却是来过几次,但双河村村民由于都信封了传来不久的神龙教,甚是同心。加上早就不满官府,常树平日于村中又向来是一个敦厚老实之人,村民们便皆言常树未有回村,官府来了几次未果,只道常树果真是没敢回村,便不再来了。


只听常树喃喃自语道:“为什么她不让我随她一起去呢?”半晌,又摇了摇头自嘲般冷笑道:“我本就与她贫富有别,她又如何瞧得起我这等穷乡小民。落难之时,与我无别,又有求与我,自是视我若亲,可得知家人无恙后,自又瞧不起我了。”原来当日离别之际,常树心中实甚盼林若雪能叫他随之一道,他自幼家贫,加之性格敦厚,连村中顽劣之人,亦时常欺他朴实,偶然中得遇林若雪这样的一个落难千金,虽是恶名早著的冷月盟盟主之女,但看起来除了楚楚可怜实无半点凶恶之像,心生同情,深夜长谈之后更是已然暗暗恋上了这样一个对他来说天仙般美丽的女子。


到后来小如来救,自己虽未帮上什么忙,却也有冒死相救之举,实是生平第一次鼓起如此大的勇气,到得离别之际,自是殷殷盼望林雪能叫他与之同去,然林雪却只叫他自行回家,口中虽应,心中却是失望伤心不已。回到双河村,见村中新修了一座名为圣尊祠的神堂,说是供奉神龙教的神龙圣尊,自己父母以及全村村民竟皆将那神龙圣尊奉若神明,便也听父母之劝去拜神受教,对于经书之言,更觉言之有理,方有此时所叹。


这时,黑暗中行来一人,走近河边,见常树独坐在河边,道:“哟!原来是常锄头,我道是哪个疯鬼大冷天的在这吹风呢!嘿,要不是心想有圣尊保佑,倒真不敢来了。”那锄头二字乃是当地农民挖土的一种工具,常树时常被人支来喝去的做些份外的苦力活,同龄人便给他取了这么一个外号,戏称于他。常树随便应了一声,便不再语。那人也自行到河边,脱下双鞋,卷起裤脚,走到河沟里。其时气候已是甚冷,过不多日便是冬至,河沟中自是冻得刺骨,但那人似乎早已习惯,竟自不觉,在河沟中行走自如,左右去搬开沟中石头,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常树看着奇怪,便道:“汪大旭,你在干啥?”那汪大旭一边自顾寻着,一边头也不仰的道:“当然是找螃蟹了,你以为我像你呀?只知道下苦力,嘿,我只要捞到他奶奶的一筐螃蟹,就比你上那老远的什么长乐镇去下那苦力活一个月的工钱强。”常树一惊道:“噢!有这么多么!”汪大旭得意道:“那当然了。”突然两眼一翻,嘿嘿笑道:“嘿!这可是我汪大旭的螃蟹,你可别想也来捞哈。”常树道:“我也是双河村的人,为什么就不能捞。”

汪大旭面色先是一变,突然又好似想起了什么,灿灿道:“他娘的,你要捞就捞吧,谁让我信了神龙圣尊呢,要让他老人家知道我欺负自个村的兄弟,那可乖乖不得了。”说完又自俯身寻去。常树心想这螃蟹这么值钱,自己在双河村中活了二十年居然也不知道,倒也奇了。不知道是在奇怪这螃蟹如此值钱还是在奇怪他自己怎么这么没生意头脑!连忙也脱去鞋子卷起裤脚走到河沟里,脚一入水,顿感冰寒刺骨,不禁大叫:“哇呀!好冻……好冻!”汪大旭见他一付傻相,哈哈大笑道:“瞧你,说你就是下苦力的相嘛,这等技术活,你行么?还是回家去梦里边抱媳妇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