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九十八章 要反攻了

而山 收藏 2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大殿上气氛紧张,陈权算见识什么叫咄咄逼人,什么叫军方的强硬了,自己与之比起来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高坐在上的哲宗帝紧咬着嘴唇,血色已变乌,藏在长袖里的双手已被手中的指甲掐出了血印。他堂堂一国之君,岂能屈从?

这时,李阁老及时站出来,进谏:“陛下!据查朴大人对前年遭受水灾灾民的救济不力负有直接责任,臣下建议让朴大人削官为民!”他明面好像是落井下石,附和了许奂的意见,实际是巧妙地化解了哲宗帝被逼迫的窘境。

哲宗帝会意,立刻痛心地同意:“传旨!朴中秀救灾不力削官为民,不再录用!”他没有把朴中秀一棒子打死,仅说不再录用,没说永不录用,算是给他留了一条后路。

许奂躬身道:“多谢陛下!”朴中秀接着被宫廷侍卫死狗般地拖了下去。

此事虽已告一段落,但双方的气氛并没有缓和,就连亲中的李阁老也怒恨地盯着许奂与陈权两人。

许奂歉意道:“请恕在下鲁莽,允我先行告退!”他知趣得很。

陈权也知此时不宜与对方交谈,他跟着躬身:“陛下!我外交代表团明天等候与贵方的谈判!可不要让我们再苦等了哦!”说罢,告罪一声,便转身离去。

大殿上,静可闻针落,许奂的表演对朝鲜人来说,无疑如当头棒喝,他们终于清醒:没有实力,就不要大声说话。

第二天,中朝双方举行会谈,此事哲宗帝不敢再交给朝中的少壮派去办理,他让李阁老领衔主谈判手。

这回陈权倒对李阁老尊敬有加,一是他知道李阁老对中国有好感,二是他对李阁老昨天的机智颇为欣赏钦佩。

“李阁老!请上坐!”陈权恭敬道。

“陈部长请上坐!”这才是谦谦君子的中国人模样嘛,李阁老暗点头,昨日之气消减许多。

“李阁老!我对昨天之事,表示道歉!”陈权歉意道,接着又辩解:“许奂司令也不是故意的,朴中秀大人咎由自取,他做的许多事情都令许奂司令非常生气,他还对我人民军故意刁难,有几天,我人民军战士只能吃霉变了的干粮,这令出生入死的战士们怎么想?许奂司令怎么想?”陈权既是道歉,也是责怪对方的不是。

李阁老暗忖:“昨天哪里只是朴中秀的事?而是你们根本对我朝鲜王朝不敬!”这话,他不敢再说出来,他也道歉:“是我们没有做好,让人民军战士受苦了!今后保证不再让人民军战士吃霉质的东西。”

“多谢李阁老!我们言归正传吧!”陈权抱拳道。

“好!贵方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李阁老也是一个直肠子。

陈权满脸笑意,朝鲜一直是中国的属国,他没有必要板着一副讨债鬼的面孔,他靠在椅上,随意道:“为了保证朝鲜半岛的永久安全,我们想在朝鲜驻军!”

“什么?这恐不妥吧!”刚入主题李阁老便被惊吓得离座。

陈权好意关心:“李阁老要小心哦!”

“你别管我的事!你说说你们为什么这样?”李阁老大为生气,难道真应验了朴中秀大人的话,中国人居心叵测?

陈权以退为进:“当然,如果你们不答应,我们也不会强求!但下次,如日本人再进攻你们,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精力来管你们了,我们南边与北边也有许多的事情要做啊!”

这不是赤裸裸的威胁吗?李阁老岂有不知?他强忍下来,问:“你们怎么驻军法?”

陈权正正神,郑重道:“我们希望在三个地方驻军,一个地方在汉城周边,一个地方在釜山港,一个地方在济州岛。”

驻军釜山港与济州岛,还可理解为防范日本人,那里皆近离日本国,而驻军汉城周边,那是为了什么?李阁老霍地站起:“不可能!汉城驻军绝对不可能!”

“李阁老担心什么?怕我们吞并你们?挟持你们朝政?”陈权讥讽地反问。

李阁老斜视,反问:“难道不是?你们这与日本人有何异?”

陈权轻叹一声:“由着你们吧!你们不愿意便算了!我们撤军回去就是了!”

这又是赤裸裸地威胁,苦着岛上还有几万日军,李阁老可不敢让中国人离开,退让道:“汉城驻军不可考虑,其它地方容我禀报我朝陛下,再作答复。”

陈权苦口婆心道:“李阁老!我驻军只是为防日本人的登陆,其它你们国内的任何事情,我们一概不问。”他并郑重道:“我们希望是应你们的邀请,我军方驻军朝鲜半岛!”

“真是既要当婊子,又要立贞节牌坊!”李阁老恨得牙痒痒。

陈权还在滔滔不绝地妄想说服李阁老,而李阁老愣愣地注视着陈权还在快速张合的嘴巴,他的思绪一片混乱,他根本听不清陈权在说什么,也听不进陈权在说什么。如此震惊而过分的要求,他根本没了谈判的兴趣,他直想赶快回到王宫,向哲宗帝禀报。

朝鲜王宫大殿里,死一般的沉静,难道请中国人,请来了一匹狼?哲宗帝长叹一声,打破可怕的沉静道:“李阁老!你的意见是什么?”

李阁老头伏在地上,带着苍老的哭腔,羞愧道:“我们除了有条件地接受中国人的要求,别无选择,毕竟中国人要比日本人好得多!”

哲宗帝痛苦地闭上眼睛,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他跟前清廷咸丰皇帝一个样,他们都很年轻,但却都没有了年轻人的身体。人为刀殂,我为鱼肉!他缓缓睁开眼,万般无奈道:“李阁老!你看着办吧!”

“陛下!陛下!”下面一群激进少壮派顿时痛哭涕零。朴中秀被削官之后,激进少壮派遭到沉重打击,没有人有能力有魄力站出来,他们除了痛恨、哭泣与哀求,什么也不敢做,什么也做不了。

第二天,中朝双方谈判继续举行,陈权依然保持和煦的微笑,而李阁老却阴沉着脸,陈权的微笑在他眼里比一把刀子好不了哪去。

陈权当然理解对方的心情,他很有耐心地等待对方的开口。双方沉默一阵后,李阁老首先开口:“陈部长!我们原则上同意你们驻军,但汉城周边绝不能驻军!这有关我国颜面问题,请贵方谅解!”

陈权轻颔首,体谅道:“可以!我们驻军只是为了防范日本人,只要扼住对日本的几个关键点就行了!至于我们也提出驻军汉城周边,只是为了方便与贵国的联络与协调,根本无意干涉贵国任何事务,既然你们如此敏感,我们便按你们的意思做吧!”

见陈权答应如此爽快,李阁老又有点怀疑己方是不是太过敏感了,难道中国人真的是一番好心呢?如果中国人驻军真的只是为了帮助朝鲜人防范日本人,那倒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啊!

李阁老心情稍好转,人家投之桃李,他马上报之以琼瑶,道:“如果贵方只是为了保证与我朝廷的联络与协作,贵方可以在汉城城内设置一个军方联络点。”

陈权摇摇手道:“算了,我们把军方联络点设于城外的后勤补给站吧!与贵方朝廷的联络交由我方驻朝大使馆去负责好了!”

李阁老赞同:“如此甚好!”接着小心翼翼地问:“贵方驻军的数量为多少?”

陈权随口道:“最多六千人,我人民军一个师的兵力!”这是国内早就商定好的。

李阁老愣然,他还以为中国人会驻军几万人呢?这时他倒有点急了:“六千人能抵挡得住日本人的再次突然袭击吗?”看来,还真是误会了中国人,他不由心中升起一阵愧疚。

陈权充满自信地笑道:“够了!六千人足可抵挡日军任何突然的进攻三天三夜,而三天三夜,我人民军将可以从国内开到汉城,保证不会让汉城再次出现被围困的现象。”

李阁老充满感激道:“有劳贵方了!”

陈权接着道:“何况,对日军的防御主要在海上,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需要驻军济州岛的原因,我们想把战火拒于朝鲜岛之外,不想再让任何朝鲜人饱受战火摧残之苦。”

李阁老顿时泪流满面,深深向陈权鞠一躬,激动道:“多谢伟大而无私的中国人民!”

陈权轻叹一声:“保家卫国还得靠你们自己!你们的国家要富强,你们军队要强大,这才是根本!”

李阁老点头称是。

接着,陈权大度道:“我们希望与朝鲜人民平等、友好、合作地交往下去,以后贵国不需再以附属国的身份与我国交往,我们也不需要贵国每年贡奉的那点地方特产,你们管理好自己就是了!”

这是中国一方送出的大礼,李阁老感恩戴德,此时,他真正理解了中国人的深意。他真的真正理解了中国人的深意了吗?不,他没有,中国人只是除掉了朝鲜口头上的附属国地位,实际上因为有了军队的进驻,由虚变实,反而对朝鲜的控制更牢了。

深悉对方的意图之后,双方冰释误会,在友好的气氛下,双方很快达成协议,并草拟出几份协定文本,要点如下:

《中朝友好关系协定》:中朝平等交往;互设大使馆,互派大使。

《中朝军事合作协定》:中朝军队协作,互为支援;应朝鲜之邀,中国驻军朝鲜釜山港与济州岛;中国帮助朝鲜培养军官,培训军队,有偿提供武器。

《中朝交流协定》:中朝互为开放市场;互派留学生;加强政治、文化、经济、教育等方面的交流。

接着双方又对中国驻军所需承担的义务与所需遵守的纪律等相关法律条文作了详细的讨论,里面特别强调中国驻军士兵需遵守朝鲜法律,但犯律士兵交由中方处理,朝方无权插手。

最后,朝方同意此次中方出兵援朝费用由朝方全部负责,折算白银为一百万两;另,今后中国驻朝军队军费开支双方对半承担。

临离别时,陈权委婉道:“李阁老!贵国也需进行某些政治改革了,要跟上时代的潮流!”

李阁老闻言,顿时阴下脸色,他认为这是中方欲想干朝鲜的政事。

陈权见势不对,暗自苦笑,他一番好意倒被别人当成了驴肝肺,为了不引起对方的误会,马上解释:“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建议,贵方不需当真!”

但此事却如一块石头埂在李阁老的心上,他认为这不是一个好苗头,从此对中国人小心起来。

双方达成协议的第二天,许奂向部队下达了对清州地区被围日军总攻的命令。三天之后,清州城被攻下,三万五千名被饿得全身发软的日军士兵大部被歼,少部被俘,被俘人数约为七千余人。

大获全胜之后,许奂回到001部队指挥部,即刻令部队乘胜南下,直指日军的最后一个据点——釜山港。日本人的海路补给完全被中德联合舰队所切断,在清州地区几万日军覆没之后,在釜山港的日军也已是穷途末路。此间,日本政府曾通过各种渠道向中国政府传达和平谈判的意愿,但均被中国政府礼貌地拒绝。中国政府外交部官员还故作惊讶地问:“中国与日本是友好邻邦,两国之间没有发生战争,需要什么和平谈判?”

日本人为之气得撞墙,愤怒地问:“发生在朝鲜半岛的战事,不是战争是什么?”

中方外交部官员又故作恍然大悟道:“是指朝鲜半岛的战事吗?我们只是应邀协助邻邦,发生战争的是你们日本国与朝鲜国,你们两国之间的事理应由你们两国之间协商解决,中方是无权干涉的。你们要和平谈判,去找朝方吧!”

日本人愤愤而归,暗骂:“狡猾的中国人,还说不干涉,都已经出兵啦!”

中方充分尊重朝方的权益,对此,朝鲜人对中方感激不尽,有了中方的撑腰,对日本人恨之入骨的朝鲜人自是对日本人的和平谈判意愿置之不理了。

半月之后,日军在朝鲜半岛的最后一个据点釜山港被攻破,弹尽粮绝的五千日军全部被歼。至此,日本人对朝鲜半岛发动的侵略战争,在中国人民军的帮助下,以彻底失败而告终。此次日军损失五万四千余人,朝鲜军方损失三万余人,平民损失十万余人,而中国人民军伤亡五千余人,其中亡二千二百二十人。

人民军陆军驻军釜山港,人民军海军第一舰队第一分舰队驻守济州岛后,日本人吞食了侵朝的苦果,他们在日本海朝鲜海峡一带的渔业受到限制,海军活动受到压制。因中方不承认与日方交过战,所以日方又不敢对中方驻朝的部队发起攻击,因为此时,驻朝部队没有再使用援朝部队001的编号,而是直接使用中国人民军陆军与海军部队编号,如胆敢攻击他们,就是直接向中国宣战。

朝鲜半岛事务解决后,中国政府为了安抚朝鲜,不致因为中国的驻军而引起朝鲜人民的反感,也不致因为许奂蛮横地干涉朝鲜朝政,而引起朝鲜朝廷的敌视,一月之后,许奂因“对外交往处理失当,影响友邦和睦”为由被人民军总政治部抽调回国。

当许奂在釜山登上回国的军舰之时,虽然他是解救朝鲜人民的第一功臣,但朝鲜政府与朝鲜人民还是如送瘟神般地又是敲锣打鼓,又是放鞭炮跳族舞地欢送他,他们幸灾乐祸可恶的许奂终于倒霉运了,最好是许奂被剔出军队,打入底层,永不得翻身,这令许奂心情沮丧。

然而,兴高采烈没多久的朝鲜人更为沮丧,正当他们因许奂的被调离而为被削官为民的朴中秀酝酿翻案之时,从中国传来令他们气馁的消息,许奂在家闭门思过,写了一份检讨之后,被人民军军委重新任命为第四集团军司令,并晋升中将军衔为上将。令朝鲜人最为不满的是自人民军001部队撤回国后,在留下来的以001部队直属炮兵团为基础组建的驻朝陆军师,居然统归第四集团军司令部管辖,而整个朝鲜半岛由划入了第四集团军的军事管辖范畴。这无疑如迎面一盆冷水泼来,蠢蠢欲动的朝鲜少壮派官员又只好打消了为朴中秀翻案的念头。谁敢得罪朝鲜半岛的太上皇?

官复原职并新近晋升了一级的许奂上任之后,没有再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气势,也没有借机找朝鲜人的麻烦,反而为了缓和他个人与整个朝鲜民族之间的矛盾,他特意在上任初始,便讨好性地把由人民军驻朝陆军师看押的七千多日本战俘转交给了朝鲜政府。可怜的日本人啦!他们不知不觉中当了一回许奂做好人的礼物。

许奂无暇在朝鲜半岛浪费太多的时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北面中国与沙俄的战斗正熬战正酣呢!

许奂率第001部队入朝作战之后,由代司令丛飞中将率领的第四集团军第14军与第15军驻于宁古塔、绥芬、珲春一带负责防御沙俄驻于双城子、海参威的西利亚军第一军的进攻。许奂率入朝作战的001部队归建后,则由许奂统领整个第四集团军由守转攻,开始攻打沙俄的双城子与海参威两城,并接令务必要把沙俄的西伯利亚第一军围而歼之。

沙俄驻于海参威与双城子的军队不仅仅只是人数达四万五千余人的西伯利亚第一军,而且还有一支人数多达一万二千的海军登陆部队及沙俄太平洋分舰队。

本来在开战之初,沙俄人想令他们的太平洋分舰队穿过朝鲜海峡,从黄海进攻中国的山东省或者从渤海进攻中国的天津港,以威胁中国的新京城——北京城,最终达到压迫中国屈服的目的。这一招前清二次鸦片战争时期,英法联军屡试均爽,沙俄人也想故伎重施。然而,由于中德组成的强大联合舰队先一步击败日本人,封锁了朝鲜海峡,所以,沙俄人“黑虎掏心”的作战计划,只能胎死腹中。

接着,沙俄人见中国参入朝鲜半岛战事,他们便又想与日本人联合,共同打击中国人。令他们遗憾与失望的是,他们还没有与日本人进行真正意义上的谈判,没用的日本人便已被赶下了大海。他们还想与日本人坐地分赃呢,只是日本人没那份福气。

日本人指望不上了,沙俄人后来又想从朝鲜半岛东海岸线登陆,然后横穿朝鲜半岛,从背部攻击中国新成立不久的辽宁省。只是此一路线皆有大山大河阻断,又有人民军第四集团军的两个军重兵把守,沙俄人遂又打消了此一念头。

沙俄人于中国民族共和国成立前夕向中国边境发动全面的突然袭击之后,他们开始取得了一些军事胜利,摧毁中方不少的边防哨所,占领中国不少的地方,但沙俄人占领的地区大多是一些无人区,当他们开始进攻中国的城镇时,便碰得头破血流了,他们遭到人民军的顽强抵抗。

在朝鲜半岛战事没有结束之前,中俄之间的战争,中方守多攻少,而俄方攻多守少。中方采取攻势的地方也主要是新疆伊犁地区,此处沙俄军队兵力薄弱,人稀罕至,即便是部队每天推进一百里,也有可能见不到一个人影。造成这种中方守多攻的原因,倒也不是说中方军力不如俄方,而是中方各边防集团军的最高军事长官及许多基层长官都没有到位,他们要么在北京参加人民党代表大会,要么还奔赴在回部队的路上。各部队不知上面的作战意图,也没有统一而明确的作战方案,便只能被动防御了。

待第三集团军司令鲁万常率众首先回部队后,立即火气冲天地向沙俄人发了猛烈的反击。

第三集团军的防御任务最重,他们在东北黑龙江省的防区也是沙俄军队的进攻重点,此次集中有沙俄西伯利亚司令部下辖的四个军——西伯利亚第一军至第四军,除西伯利亚第一军及海军登陆部队由人民军第四集团军负责防御外,其它三个军皆由鲁万常的第三集团军负责抵挡。其中朱宜松的第十二军负责抵挡沙俄驻伯力的西伯利亚第二军;郭昂(杨诚志走后,接任军长之职)的第十军与蒋志坤(薛青走后,接任军长之职)的第十一军,负责抵挡沙俄驻海兰泡地区的西伯利亚第三军;周宁涛的第九军负责抵挡沙俄驻尼布楚的西伯利亚第四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