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不朽金戈 初遇八路

linxiumu 收藏 24 3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用日本人的铲子掘了一个坑把韩光武那支步枪放进去埋好,然后又捡了一些枯枝败叶和石头堆在上面,掩盖掉痕迹。正在韩光武忙活的时候,村子的方向突然响起了枪声。开始只是一两声,但很快就密集起来,并且有自动武器参杂进来,烟火也升腾起来了。韩光武举起望远镜望去,只见一个个屎黄色的身影在村子周围时隐时现,有些举着火把在点燃房子。显然是日军在实施报复。想不到韩光武一出现就给这个小村子带来了灭顶之灾。但是现在没有时间胡思乱想了,现在还是快闪为妙,不知道周围有多少日军。

跑到山背后,韩光武刚转过一片灌木丛,就见三只枪口对准了自己。韩光武也不知道怎么反应这么快,立刻就把手枪抽出来指向对方。这下两边儿都不敢动了,倒是那三个人喊叫开了。韩光武仔细听才听出对方是在问他是干什莫的,三个人虽然是南腔北调,但都是中国方言,当时就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这时韩光武才有机会打量对方——刚才满眼光看见三只枪了——三个人都是士兵,脸膛黑黑的,头戴灰色军帽,其中两个人帽子上缀着青天白日徽,领子上却没有领章。韩光武连忙问“兄弟,你们是哪部分的?”

那三个人也都疑惑的打量韩光武,一听他用中国话询问也都松了一口气。这时又有几个士兵出现了,一个小头目麽样的又问韩光武是干什么的?可是韩光武正忙着想弄清楚另外一个问题就没理他反而迫不及待的问:“现在是什么时间?”众人一愣,没想到他问这个问题。一个人回答“过晌了。” 韩光武连忙又问了一句“我是问现在是哪一年。”大家又是一愣,那个小头目说“民国二六年啊。”

“几月?”

“十月。”

看见他那“事实如此”的表情,韩光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是一经确认韩光武还是有些不知所措。

“我们是八路军,你是干什么的?”小头目的发问把韩光武从迷茫中惊醒。事已至此,现在韩光武急需一个能让面前这些人认可的身份,可是韩光武很不善于撒谎,这事让他很是抓狂。好在他知道附近有国军,而且从军服上看应该是晋绥军,于是就说到“我是晋绥军的。”

可能是见他回答得很迟疑,那个头目起了疑心,又问道“那你是哪部分的?还有其他人吗?”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了,好在韩光武的知识还是比较丰富的,蒙他们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想了一下说:“我被炮弹震懵了,和部队跑散了,然后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就我自己跑到那前边的村子里遇到了鬼子。”

也许是见韩光武连现在是哪一年都不知道而且衣衫褴褛、浑身是伤所以决定相信韩光武的话,他们就不再这个问题上纠缠了。一个刚到的挎驳壳枪的军官模样的人问道“你怎么穿成这样?”

又是一个难题。但是谎言一旦开了头就好编了。“我是刚被抓丁抓来的,还没军服。这衣服是别人给的。”

看来韩光武的谎话有可信之处。因为从他们的表情看虽然不太容易相信,但暂时也没有找到漏洞。

这时前出侦查的人回来了,把前面的情况说了一下那个军官又问到:“前边是怎么回事?有多少日本鬼子?”

这个问题好回答。韩光武连忙答把情况简略的说了一下,但是只说干掉两个鬼子。他们对韩光武一个人能从几个鬼子眼皮底下抢了装备跑掉很是惊讶。那个军官要过韩光武我的图囊打开看了一下立即收拢人员准备撤退,对韩光武说:“兄弟,先跟我们走吧。”废话,我现在不跟着你们还能到哪儿去!韩光武心里想。

跟着十几个八路转过两个山头就遇到了警戒哨,一支部队正隐蔽在树林里休息。进了树林后,那个军官让大家休息然后立即带着图囊离开了。不大工夫韩光武正在喝水,他又带来两个军官盘问了韩光武一些问题,韩光武只是说自己是个工人(本来想说是学生,但忽然想起来自己不认识繁体字)几天前在逃难的路上被抓了兵。对于无法自圆其说的事情韩光武都以失忆为借口拒绝回答,他们也无可奈何,然后其中一个被称为张指导员的就劝韩光武加入他们,为国家出点力。反正现在情况不明韩光武也无处可去,至少跟着八路军心里还有些底,就答应了。张指导员让韩光武留在这个班里——在路上韩光武已经知道这十几个人是一个班,小头目是班长,那个军官似乎是个侦察参谋——并且交待班长陈四平照顾韩光武一下(韩光武现在灰头土脸、衣衫褴褛、浑身是淤青并且精神萎靡确实像是需要照顾)离开了,走之前把韩光武的手枪、望远镜、指北针都搜刮走了。

很快,命令下达了,队伍开拔。一路上翻山越岭尽捡着小路走,直到晚上7点多天都黑定了才在一个小村子里驻下。那些八路军战士虽然都身量不高,肌肉也不丰满但是一下午的行军还是精神的很。虽然韩光武经常跑越野、爬山但是远没有这些士兵耐力强,走了一下午,又只吃了别人给的一个粗粮饼子现在累得恨不能趴下再不起来。但是看到别人纷纷准备饭碗时还是挣扎着起来拿上日军制式饭盒去水缸里舀了些水把它洗刷了一遍。韩光武是十分爱干净的,用别人的饭盒之前总要洗干净,洗的时候还一个劲儿祈祷饭盒原来的主人可千万别有什么传染病,因为这里可没有什么洗洁净之类的东西。

正洗着,张玉指导员和王排长来了,给了韩光武一套军服,让他把破衣服换下来——韩光武想实际上他们是不愿队伍里有个穿花衣服的人。韩光武连忙接过来试了一下,衣服太小,几乎扣不上扣子。韩光武虽然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只能算中等个子(1米76的个头)但是放在三十年代就不同了,这支部队里比他高的人还真不多。这样韩光武只好继续穿他的迷彩服了。

吃完晚饭回到分给他们的房子里,韩光武倒在炕上就想睡觉却被几个老兵拉起来教他如何洗脚和挑水泡以防止磨坏脚。等烫完脚他那惨不忍睹的迷彩服也被粗针大线的连缀好了。其间,他们又对韩光武的军用内衣发生了兴趣,品评了一番才纷纷躺下睡觉。

终于躺到了炕上,韩光武却睡不着了。小小的屋子里挤了十多条汉子,一半打地铺一半挤在炕上鼾声此起彼伏,间或还有一两句梦呓,特别是紧挨着韩光武的那个兄弟鼾声如雷。还有窗外呼呼的风声,和不是传来的犬吠声和窗下鸡窝里鸡们的咯咯声搅得你别想闭眼。韩光武就这么睁着眼望着黑暗中的房顶,迷迷糊糊地开始胡思乱想。

韩光武的妈妈在怀他时梦见进入一座大庙,一位古代武士交给她一柄精光耀眼的戈要她好好收藏。虽然父母都是受党教育多年的小干部,是无神论者,但他们还是认为韩光武的到来也许是天意,就给他起小名叫小戈。他们认为韩光武会长的健壮勇武。但是很不幸由于他们收入低又都忙于工作没有时间照顾韩光武,所以韩光武小时候多病多灾很是瘦弱,甚至被比他小的孩子欺负。这使他们非常失望。一直到上高中的某一天韩光武忽然之间开始强壮起来,但是身上依然有很多毛病,比如失眠。

韩光武的父母都是长期接受正统教育后来又教育别人的干部。韩光武姥爷在抗日战争时是村长,姥姥也经常用一双小脚奔跑几十里路去送信。在这个家庭里,韩光武受到了非常正统的教育,非常崇拜那些革命的英雄,非常渴望能够建功立业。为了能实现自己的目标韩光武努力的学习和工作,但是由于人们说的“不会来事儿”而屡屡受挫。有时韩光武很惶惑,是否自己这样的人不应该属于这个时代?

现在自己来到这个自己在书中读过无数次的年代,一个使自己如此向往的年代,是否是命里注定呢?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样一个动荡的时代也许正给了自己大显身手的机会啊。

韩光武遇到的这支部队是115师李天佑团的一个前锋连。115师可是八路军主力,运气好还是会有比较好的机会的……

疲倦终于关上了思绪的闸门,韩光武睡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觉得有人在推韩光武,接着模模糊糊听到军号的声音。韩光武懵懵懂懂连忙跟着大家披挂整齐,混乱中拿错了别人的东西。

由于是行军途中就不出操了,大家忙着给房东打扫院子,挑水。又黑又瘦的副班长操着浓重的陕西话教韩光武打绑腿。房东家的小孩子多在墙根下好奇的打量大家,特别对韩光武这个穿的花里胡哨的人更是忍不住指指点点。

很快开饭了,韩光武使劲往肚子里塞了一堆粮食。没有菜,没有什么油水,这样的饭对于韩光武这样从新社会来的人来说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韩光武必须多吃才不会在吃下一顿饭之前饿得受不了。

吃完饭部队集合,崔连长讲话。大意是昨天已经遇到小股日军前出部队,今天还可能遇到敌人,大家要遵守纪律,提高警惕注意搜索,避免过早与敌人交火。指导员作了简短动员,然后连长一挥手,部队开拔。韩光武的战斗生涯由此正式开始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