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不准开枪

而山 收藏 1 28
导读: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不准开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空气潮湿,气压低,闷热难捱,现在已是朝鲜的梅雨季节,许奂率领的人民军001部队在入朝后秘密潜行的那几天里,阴雨绵绵,细雨下个不停,战士们带着的衣服、睡袋、食物都已潮湿霉变,战士们边赶路边牢骚冲天:“娘的!这破天气,要就给爷们来场大的,痛快痛快!”

朝鲜方面派来带路的人见了好笑道:“高温高湿是梅雨天的基本特点,有暴雨下还叫梅雨季节吗?不过,看今年的情况,恐怕阴雨绵绵的天并不多,今年可能是干梅!”

有战士好奇问:“有干梅,难道还有湿梅?”

朝鲜人肯定道:“当然有了!”

“干梅又怎样?梅雨又怎样?”

“湿梅则连绵细雨,绿苔遍生,什么东西都容易发潮发霉;干梅则少雨水,天气酷热难耐,浑身湿漉漉的汗流满面。”朝鲜人解释。

“难怪这几日全身湿透,感觉浑身不自在了!原来是干梅时节到了!”战士自以为是道。

朝鲜人笑道:“这算什么?过几天,天晴了,那才叫难受呢!你们等着吧!干梅易逢酷暑,今天夏天由你们难受的。”

果然,打了攻城的日本人一个措手不及,驱赶他们南窜之后,老天爷应验了那朝鲜人的话,天气开始放晴,火辣辣的太阳烘烤着大地酷似酷暑,骄阳似火,气温飚升,跑步前进的人民战士湿热难耐像被水浸泡过一般,军衣哒哒地滴着水。

击溃日军后,许奂令001部队过城而不住,马不停蹄追赶溃逃之日军。三万日军由渡边原中将率领,分三路逃窜,一路沿汉江南逃;一路沿朝鲜半岛西海岸线而逃;另一路夹在这两路中间,顺着平原大地而逃。

人民军追出百里,除了捞到一些缺胳膊少腿的日本人外,根本追不上日本人的大部队,善于穿插奔跑的人民军战士不由感叹:“别看小日本个小,跑得还真快!”几支轻装穿插部队还没有赶到指定地点,或是刚赶到指定地点,日本人便已飞一般地过去了。

入朝以来,除了跑步还是跑步,根本未打一场像样的仗,许奂恼火得很,这有辱他的威名,以至于他都不好意思向国内飞传战报,害得国内总参谋部等待消息的人心急如焚。

战报上传推迟了一天,但依然拿不出什么像样的成绩单来,许奂怒气冲天拍马从后军赶到中军,又从中军赶到前军,第十六军军长张志明忐忑不安地陪同在一旁。出发之前,为了争功,他死皮赖脸地要走在第十三军的前面,许奂乜斜着眼答应了他,可现在第十六军不仅没有美滋滋地打上一场胜仗,反而连跑步都输给日本人,不用许奂开口,他自己也觉得第十六军此次是丢尽了脸。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连腿比你们短的小日本也追不上,还妄想好好教训人家?”张志明严斥第十六军突前部队第64师第192团团长梁书尚的无能,“你们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打中国人时牛气冲天,打外国人时卵样熊熊,还豪言要向第一集团军的前辈们看齐,我看根本没得比!”

梁书尚脸上淌着豆大的汗珠,不敢出声。旁边冷眼静观的许奂不动声色,看着口若悬河教训下属的张志明,他倒是第一次发现张志明有干政工的才能。他不屑地睇一眼,走出小屋,如果教训人有用的话,还辛辛苦苦赶过来干什么?

军务秘书刘光明紧跟着他,另还有两个朝鲜人,一个是翻译,一个是朝鲜国王派来联络的大臣。

外面,毒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一些树荫下、小屋檐下,躺满了跑得筋疲力尽的战士,一些战士手拿着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早已发霉变质的干粮就是吃不下,却疯狂地往嘴里灌着水。

许奂走一位年轻战士,年轻战士慌忙起身想向他敬礼,谁知一个站立不稳,嘶牙裂齿地又倒了下去。许奂与刘光明连忙扶住他,“你别动,坐下来!”许奂温和关切道。

年轻战士坐下后,许奂拿起他的脚,要脱他的鞋,年轻战士涨红着脸,急忙阻止:“长官!不要!不要!”

许奂不容分说,一把脱下年轻战士的鞋,骤然一股难闻的味道如放屁般冲出,比女人腋下的孤臭还要臭,许奂强忍着刺鼻的难受,旁边的刘光明已捂着鼻痛苦的别过脸去了。

原本是全白的年轻战士的布袜,若染过一般,黑白分明,脚裸之上部分黄白,脚裸之下部分黑白,而且黑的那一部分还硬得可以敲碎核桃壳,显然是很久未洗了。

“把袜子脱下吧!”许奂嘴在温和地吩咐,鼻却在剧烈的耸动。

年轻战士羞赧道:“长官!不要了吧!”

刘光明在一旁实在受不了了,直想早点逃脱这原始化学武器的攻击,遂恶怒怒道:“别罗嗦!长官叫你脱,你就脱,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许奂蹙眉,狠瞪一眼,刘光明不敢再出声。

年轻战士涩涩地脱下袜子,脚上湿淋淋的,许奂抓住他的脚腕,只见脚底板处四五个小指头那么大的水泡鼓冒冒地长在上面。

“痛吗?”许奂轻声问。

“不痛!”年轻战士咬着牙摇摇头。

许奂倏地站起来,他大步走向小屋,里面张志明滔滔不的绝训斥声还没有结束,许奂不得不佩服他的“鸡婆”。

“别说了!令所有部队停止追击,就地休息!”许奂截断命令。早被训得火起的第192团团长梁书尚如释重负,长长松出一口气,无比崇拜地向英明的许奂长官望上一眼。

张志明愕然以对,不明白许奂怎么又不着急了?“司令!不追,日本人可就逃远了!”他怀疑许奂是不是下错了命令。

许奂瞪一眼:“你去外面看看,战士们还能跑得动吗?”

张志明愣然,许奂冷冷道:“连日来,战士们一直在跑步前进,脚早已起了水泡,我们不顾实际情况就是再怎么下达死命令,也白搭!何况,日本人以逸待劳,他们当然要比我们跑得快些了!”

可张志明还是急问:“难道就这样让日本人跑了?”

许奂白一眼:“日本人能跑哪去?前面就是大海,他们跑到大海里去吗?”

张志明悻悻然嘀咕:“追击也是你说,不追击也是你说!”

“司令!参谋部有消息传来!”外面一个通信兵把消息交给刘光明后,刘光明报告。

许奂不理会唠哩唠叨的张志明,沉声问:“什么消息!”

“据报,从朝鲜半岛的东海岸线有一支约万人的日本军队正沿太白山北上!”刘光明大声道。

“拿地图来!”许奂喝道,并有脾气地对朝鲜方面派来的联络大臣斥问:“怎么不早报告这一条消息?”

朝鲜联络大臣朴中秀待翻译讲明许奂的意思后,不紧不慢道:“解汉城之危是当务之急,另一路日军还远在几百里之处,何需担心?”他对许奂刚在外的那一番表现很是不屑,身为一个高级将领,居然去闻一个低贱士兵的臭脚,说出来都丢人。

许奂气得吐血,恨骂一声:“军盲!一群鼠目寸光之人!难怪要亡国亡朝了!”

翻译不敢直译许奂的话,但朴中锋不用他译,从许奂愤怒的表情上也可以猜出许奂的不满,他不屑地瞟一眼许奂,却以命令的口吻催促许奂赶快追击溃逃的日本人。朝鲜王国早对中国人派出这样一个娃娃司令出征感到不满,虽然中国人的到来解了汉城之危,但让大部分的日本人得以逃走,却令朝鲜王国的人颇为失望,日本人对朝鲜人民的烧杀抢掠,朝鲜人恨不得剥日本人的皮,喝日本人的血。

翻译直愣愣不知怎么翻译,许奂与朴中秀都把锐利的目光阴森森地望着他,命令他直译,翻译只得期期艾艾地把原话翻译过去。许奂哪受得了这气,指着朴中秀道:“不懂军事,便给我站在一边凉快去,别在这里碍手碍脚,令人讨厌!”

朴中秀大怒,他身居朝鲜朝廷高职,焉能受气?忿然道:“我以朝鲜国的名义,要求你们立刻追击日本人!否则,我国将向贵国政府提出交涉,要求撤换入朝部队司令!”

许奂勃然大怒,挥挥手道:“把这无知家伙拖出去,我不愿再看到他!另,转告朝鲜方面的人,如果朝鲜方面不能为我军解决吃住问题,我军将停止一切军事行动!”

“司令!这样恐有不妥吧!”张志明目睹一切,不由担心地问。

许奂沉思片晌,想到领命之时,林逸允他自由指挥的权力,他不以为然道:“政治上的事自有外交部的人去处理,我们只管打好仗就是了。”接着道:“来!我们研究一下敌情!”

刘光明早把地图摊开,并把敌我军队当前的势态标了出来。

“从地图上的势态来看,东线的万余日本军队可能还没有得到日本人已溃退的消息!”张志明猜测。

“如果不是朝鲜人漏报这一则消息,我们哪用这么紧赶慢赶地跑那么多的冤枉路?”许奂仍恨恨地埋怨。

“我建议收缩兵力吃掉这一股像无头苍蝇般乱窜的东线日军!”张志明指着地图道。

许奂怀抱双手一动不动道:“何需收缩兵力?让后面的第十三军派出三个师设伏围歼它就是了!”

张志明担心:“日本人的战斗力不弱啊!从他们的撤退中便可窥其一斑,三个师的兵力会不会少了点?恐怕他们又会向西线的日军一样,逃得飞快啊!”

许奂截断道:“不!三个师足矣!我们这边还有三万多的日本军需提防呢!”

张志明想一想,侧头问:“司令!歼灭日军的战场选在哪里?”

许奂躬身仔细察看地图,重重敲在地图上一点道:“就选在丰岩里地区吧!至于具体设伏地点选在哪里?仗怎么打?由第十三军他们自己去操心吧!”

张志明又问:“西线的日军怎么办?”

许奂自信道:“不用担心日军会逃,日本人再什么快,他们也只是像孙悟空一样翻出如来佛祖的手心。说不定,我们追得慢了,他们逃的速度也会慢了呢!”

张志明觉得有理,许奂信心十足道:“让战士们吃好,喝好,睡好,慢慢南下!”说罢大声吩咐刘光明:“命令后续部队赶快下来,我就设司令部于此处!”接着又喋喋不休的骂着人:“这鬼天气,夏天不像夏天,却比夏天还热!走,我们冲凉水澡去!”

第十三军接到许奂的命令后,军长高劲寒(原第七军第24师第72团的一个上尉连长,曾在人民根据地第一次防御战中参加过围歼五国联军混合陆战师的战斗,后又屡获战功,步步高升,进军校学习一年后,在组建第四集团军时,被总政治部提名出任第十三军军长之职,他可能是自人民军正规化建设以来,提升最快的一个,基本上是半年一个台阶。)率领第52师、第0师、第50师折向东,奔赴丰岩里阻击冒进的东线日军,第52师的第155团担任突击先锋部队。第0师本应编名为第51师,只因林逸一时兴起的指示,51这个编号为51特种部队专用,所以第51师落了个与第51团样的下场,只得被冠以第0师了。

第155团团长是新提升上来不到两个月的杨娃,杨娃在攻打太平天国天王宫时不小心被一支利箭射中,躺了两个月,这不知是他第几次受伤了,上面政治部门体谅他劳苦功高,又多次负伤,身体不好,想让他退到二线或是地方上去,可杨娃接到调令后,死活不肯,赖在军政治部办公室就是不走。

杨娃的神经质是全军出了名的,谁也搞不懂他是真有疯病,还是装疯的,但谁也不愿有一个疯子似的人整天赖在办公室里,报第四集团军总政治部批准,又撤回了对杨娃的调令,并因其击毙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有功,特晋升为上校,出任第155团团长。

“杨团长!这次先锋部队就让给你们第155团了,但有一次条你给我记住了,如果你还是没命的冲在前面,你就只好给我回你的老家广西合浦去!”军长高劲寒严肃地叮嘱,话里透着无限的关爱。此次对杨娃的调令之所以能撤销,高劲寒起了关键作用,高劲寒很喜欢杨娃,他从杨娃身上看到了过去自己在第24师第72团担任上尉连长时下面一个叫伍松的战士的身影,伍松个子矮小,身高不足一米五五,长相又令人不敢恭维,被人戏称“武大郎”,没有人喜欢他,可他作战勇敢,最后还救了高劲寒一命,高劲寒永远忘不了伍松为他挡的那一刀,一个高大法国人的那一刀把伍松刺了一个对穿!

“军长!我保证会老老实实地呆在指挥所里,决不会让自己身上再多添一块伤疤!”杨娃信誓旦旦,他奇怪高军长怎么老是以异样的眼光望着他,那目光虽不如老班长成明效,但也格外令人受不了。

谁相信杨娃的话,谁就是傻瓜,高劲寒不是傻瓜,临第155团出发时,他还特意嘱咐杨娜的两个警卫员,一定要保护好杨娃的安全,否则,军法处置。

杨娃的先锋团负有一个特殊任务,便是引东线的日军进入丰岩里西面二十里处的一个盆地中,此处乃人民军第十三军的设伏阵地。为了很好的完成诱敌任务,杨娃令第155团一营换装成朝鲜军的样式,在朝鲜向导的带领下,出面阻击日军,并边打边退,步步诱敌入埋伏圈中。

听到前面的枪声,在后方团指挥部里的杨娃又开始上窜下跳起来,几次欲冲到前面去看看,可都被两个牛高马大的警卫死死挡住。第155团的人没有人喜欢杨娃这个神经质的团长,他刚上任不久,便变态地要全团的官兵做了半夜的“蛙跳”运动训练,气得全团的官兵牙痒痒,并额外送他一个外号叫“杨青娃”。

东线万余日军一路顺风北上,一直没有遇到过朝鲜人像样的抵抗,因为朝鲜军大都被抽调到汉城保卫首都去了。这回他们被换装了的人民军第155团一营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其前锋部队损失五十余人,他们不气反喜,以为终于遇到朝鲜主力军了,他们一路狂追,并禀报后面部队快速跟上。

一营故作无法阻止日军前进似的样子,他们且战且退,引日军至第十三军设置埋伏的盆地五里处。此时,早听闻过日军残暴兽行的朝鲜百姓也跟着部队到处乱跑,不得已,杨娃又只得派出一个营的兵力驱赶百姓往北而去,不准进入设伏盆地中。

为使后面的日军尽快赶上来,一营在盆地东面五里处的木原村的抵抗顽强起来,杀伤百余敌人,坚持两个小时后,他们还是假装不敌退入盆地中。

此时的日军谨慎起来,但盆地里看不出任何破绽,盆地长二十里,宽十二里,里面有山林、丘陵、村庄、还有许多的良田、沟壑。

后续日军赶上来,全部进入盆地后,一营早消失不见了,而杨娃第155团的另两个营与第52师的第156团此时及时封住了盆地的后口子。

黄昏时分,日军追赶一营的前锋部队佐佐木中队抵至盆地的西出口,遭到人民军第0师第153团的打击,几乎被全歼。这时,日军方发现情况不妙,他们缓下速度,开始收缩兵力,然后派出一个联队的兵力试探性向西攻击。与此同时,四个方向的人民军也开始收拢包围圈。

太阳渐落西山,人民军在盆地外围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血战。人民军采取步步为营的方针,相继攻占盆地内两个小村庄,进一步压缩了对日军的包围圈。日军几次强攻盆地西出口,均惨败而归,遂开始依托一座丘陵、两片山林及两条水渠,挖壕挖洞设置防御阵地。

战斗打了一整夜,日军的处境日渐艰难,伤亡已达四千人。东西两片小树林相继落入人民军手中。清晨,两千日军突然向后倒退,猛攻盆地后出口,但遭到杨娃团及第156团的坚决打击,日军损失五百人及一个大队长之后,无奈又败退回来。

此次的盆地战斗,人民军与日军的火炮部队都未能及时上来,人民军的机枪与重机枪威力巨大,简直就像切割机一样,日本人一茬一茬地倒下。日军进攻连连受挫,士气渐低,人民军不急不慢地向日军阵地压缩,基本把日军压缩在一个长五里,宽三里的狭窄地带里,形势对人民军十分有利。

但是,日军训练有素,由武士道精神武装起来的日军官兵视死如归,其作战意志之顽强超乎人民军战士的想象,这是在他们的战斗历程中从未遇到过的。每一条沟壑的争夺,都是异乎寻常的血战,往往一个根本已无反抗之力的日本人,他还能在临死之时扑上去咬上人一口,这令人民军开初的损失颇重。无奈之下,人民军需把阵地上的日本人杀干净了,方能安稳占领阵地。如此,人民军战士索性不再留任何活口了,不管受伤的不受伤的,能动的不能动的,每一具人体上都要剌上一刀。

在人民军的大举进攻面前,日军毫不畏惧,顽强抵抗。人民军为了减少伤亡,暂时停止了进攻,他们在等待后面火炮部队的上来。日军趁着这难得的喘息之机,马上加紧修筑工事,他们在丘陵防御阵地的周边,挖掘了一在一小两道长壕,大壕深两米,宽三米;小壕深半米宽半米,里面堆满的稀泥乱石,人踩在上面不是深深陷入脚扯不来,就是被看不见的石头绊倒。

一天之后,人民军火炮部队上来,但高劲寒仍然没向日军发起最后的总攻,既然人民军有的是时间,而日本人又自作聪明地挖那么多那些深的壕沟把自己圈在里,人民军又何必急于一时,赔上几百条性命去强攻他们呢?

四天之后,日军粮尽水绝,他们开始抢着喝稻田里的泥水。夜里,日本人偷偷地在填平自己挖掘的沟壑,被值岗的人民军战士发现。第十三军军长高劲寒意识到日本人想逃,遂命令部队高度警戒。看看日本人傻傻地挖来填去,人民军战士无声地发出讥笑。

日本人动起来了,他们这次选择了南面为突围口子。人民军士兵早已等候多时,就待指挥官一声令下,便是万千子弹射出。然而,意外发生,日本人的队伍中居然裹携着许多的朝鲜国的百姓。

打!还是不打?第十三军政治部的人左右为难,而朝鲜王国派驻第十三军的联络大臣也不断地哭要着自相矛盾的要求:“请人民军务必要救救我国那些受苦受难的百姓!你们千万不要开枪哪!我要求你们不准开枪!”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