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3/


二十分钟后,在约翰博士的书房内,陈凯量已被安置在一张工作台上。他的头部被套在一个类似头盔的东西里,上面接满了各种颜色的导线。工作台旁,一台半人多高的仪器发出“嘟嘟--”的有节奏的声音,上面几组指示灯一闪一闪发出绿色的荧光。仪器上部的屏幕上,一条白色的光带缓缓移动着。


黄岗和杜嘉雯坐在房中的沙发上,杜嘉雯神色紧张,目不转瞬地望着自己的丈夫。黄岗亦瞪大了眼,盯着约翰博士忙乱的身影。


“好了,”约翰博士调试完仪器,转头对黄岗和杜嘉雯嘱咐道:“马上便开始诊疗,记住,万勿发出声音!”


说毕,按下了心理诊疗仪上的红色启动按钮。


陈凯量正闭目躺在工作台上,忽然觉得头部一紧,一股暖流经脑部迅速流遍全身。只觉得全身麻酥酥的,暖流流经之处,脑部及全身多处穴道上如小虾般一刺一刺地跃动,身体亦微微颤动起来。几分钟后,陈凯量觉得脑中一股倦意缓缓袭来,眼前出现了许多白色的亮点,意识开始渐渐模糊。


约翰博士逐次旋动心理诊疗仪上的各个旋钮,加大仪器输出的电流强度,眼睛紧盯着屏幕上的那条白色的光带。


陈凯量渐渐陷入深度催眠状态,眼中的景象开始纷乱、闪动起来……


直升机“嗡嗡”轰鸣着在低空盘旋,脚下的丛林树影飞快地一闪而过。一名粗豪大汉放声狂笑着,口中一张一合,似在说着什么。突然,直升机舱门大开,狂风卷着沙土一下子扑进机舱。屁股上突然一痛,眼前的景象立刻旋转起来。心提到了嗓子眼,强风“飕飕”直灌进口中,眼中的景象不断变换,白云、阳光、枝条、藤蔓……眼前忽的一暗……


场景在迅速切换,身体如同在宇宙中飞翔。无数的光点在眼前飞闪,黑暗如浓雾一般慢慢吞噬着一切。


“滋--”的一声仿佛火柴划动,眼前突然一亮,一张关切的脸庞道:“……陈,你好点了吗?”一个女子微笑着,眼神好像在哪里见过。胸口如被大石压住,拼命喘息却发不出任何声息。眼前的人影渐渐暗淡,突然,一张恶狠狠的男人脸出现在面前,口中吼道:“……陈,你要想清楚!”


四、五条身影在急速地跑动,丛林在急剧地上下抖动。脚踩在浮土上带起的“沙沙”声,树枝划过手臂、胸膛发出的“喀喳”声,风掠过耳际响起的“呜呜”声,心脏拼命跃动发出的“咚咚”声……一切是那么清晰、那么痛楚……呵……真的很痛……


“啾--”一声厉鸣,是什么?啊?是蓝色的精灵!是死神派来的使者!狞厉而诡异的眼神,似在嘲笑,轻蔑而邪恶地嘲弄自己!


眼前是那么黑暗,凝重、空洞,虚空里是那么遥不可及……又亮了,火光!那么耀眼、那么刺目!火!喷射而出的火!空中浓烟滚滚,遮天蔽日,仿佛末日降临。……喘息、再喘息!是谁在低语?又像是在呜咽……奔跑、奔跑、急剧地奔跑……


“陈,恭喜你!”眼前一个男子,似穿着白大褂,眼神那么幽深,似黑暗中的幽灵。周围怎么那么黑?


疼痛,不可遏止的疼痛!呵……生命中所有的负累都凝聚到一处了……“陈,记住你的使命!记住,你已是命运选中的使者!”使命?使者?呵……使命,我的使命!


……


书房内,约翰博士正全神贯注地凝视着眼前的屏幕,白色的光带如一条扭曲的蚯蚓,时而曲缩、时而伸展,心理诊疗仪上的各组指示灯亦有规律地一闪一灭,博士双手飞快地在各个旋钮上切换,不断调节着各条线路上电流的输出强度。黄岗和杜嘉雯也神色紧张地关注着眼前的进展。


突然,杜嘉雯猛然站了起来,同时,黄岗亦“啊”地一声大叫道:“博士!你看!”


约翰博士扭头一望,见工作台上的陈凯量突然身体剧烈蜷缩,口中怒喝一声,竟一下子坐了起来!


心理诊疗仪“嘟--”的一声长鸣,指示灯全部熄灭,屏幕上的光条亦倏然消逝!


“凯量!”杜嘉雯扑到丈夫的身边,哽咽道:“你没事吧?”


陈凯量喃喃地道:“发生什么了?”眼中一片茫然之色。


约翰博士和黄岗对视一眼,一齐露出疑惑神色。


黄岗道:“陈先生,你想起什么没有?”


陈凯量犹豫着,半晌,方茫然地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好了!”约翰博士用手止住黄岗,道:“他刚做完诊疗,尚需要恢复一段时间,慢慢再问罢。”


说罢,扭头对杜嘉雯道:“嘉雯,凯量刚受过剧烈的能量刺激,神智已处于极度脆弱之中,这几天一定要好好休息,方可巩固今晚的诊疗效果。等第一阶段成果稳定后,才能给他做进一步的记忆恢复。这几天必须随时用仪器记录他的精神状况。”


想了想,博士道:“我看,你们就暂时住在我这里吧,这样可让我随时监控凯量的状况。”


说着,叹了口气,道:“……反正我也孤身一人。以前,阿文在的时候还可以常来探我,一老一小两根光棍倒也其乐融融……唉,也不知他现在身在何处……”


众人尽皆默然。


不久,黄岗告辞离去,约翰博士将陈凯量夫妇安排到楼上房间休息。


安置好二人,约翰博士返回书房,取出了当晚心理诊疗仪即时打印出的诊疗曲线图,认真地看了起来。见前面一长串的曲线皆极有规律地错落起伏,唯有最后一段曲线突然大幅度地跃动,并嘎然中止,到末尾竟划出一道长长的横线。约翰博士不禁喃喃道:“怎会如此呢……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夜深了,在陈氏夫妇休息的房间内。劳累了一天的杜嘉雯已沉沉睡去,口中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熟睡中的陈凯量突然被一种奇怪的声音惊醒。隐隐约约中,耳中似乎传来一阵短促、低沉的呜咽声,又似有人在耳边低语。眼前模模糊糊出现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那男子用非常生硬的口音说道:“陈,记住你的使命!记住,你已是命运选中的使者!快行动吧!”陈凯量只觉脑中“轰”的一震,一下子坐了起来,眼中开始露出迷离之色!


第二天一早,大约凌晨五点左右,约翰博士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开门一看,见杜嘉雯神色张惶,眼中含泪,凄然道:“……凯量,他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