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九十四章 终于重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西落的太阳还没有沉下山,霞光四散,给南单街九号的西花园抹上了一层金黄色。林逸随马紫芳走近,那些正喜笑颜开、轻松快乐着的将领们马上站起来,夏依浓嗔眸一眼,显是怪其破坏了气氛。

“姐夫!”一个充满朝气的年轻人欢喜着跑过来。

林逸吓得肉跳,见是马紫芳的弟弟马陵——他最感头痛的人之一,忙四处找东西,想塞住他的嘴。身后的马紫芳羞红了脸,瞟着林逸既喜欢又恼马陵!在场的一大群人莫名其妙,惊想:“林主席结婚了?”见林逸与马紫芳的尴尬模样,旋明白过来,遂忍着偷偷地笑了。

马陵已是中校了,经过几次对清廷残余的歼灭战,他屡获战功,恭亲王奕诉就是被他所率领的营队捕获的。最近他三喜临门:军衔由少校晋升为中校,军职由营长升为团长;此次幸运当选为第三集团军基层部队人民党代表入京参加人民党代表大会及开国大典;可以见到堂姐马紫芳与姐夫林逸了。

进了北京城,其它代表急于往紫禁城皇宫赶,而鲁万常与马陵则急于往南单街九号赶,鲁万常先一步由林逸秘书办公室的人恭敬地领着,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入南单街九号,而马陵后一脚却是颇费周折,又是出示军官证,又是出示人民党代表证,又是登记说事因,又是报身份方被放进南单街九号中。

花园里除了美女,就是高级将官,至少都是中将以上,马陵看得眼花缭乱,却一点也不怯场,一样与大家有说有笑。开始大家还奇怪一个小小的校级军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现在他们明白了,原来是马紫芳唯一的堂弟,林逸未来的妻堂弟。

林逸左手抓着马陵的手臂,右手拍着马陵的肩道:“你也来北京了?是休假吗?”看见马陵头发上挂着一根细细的枯草叶,伸手把它摘下。

马陵部队最高的长官——鲁万常上将走过来:“林主席!马陵是我们集团军选出来的基层人民党代表,此次也是来参加人民党代表大会及开国庆典的!”

林逸惊喜:“哦!马陵有出息了!”他这才发现马陵刚毅的脸上,已没有了初见面时的那份稚气与天真,只有在他亮亮的双眼中尚能发现其一丝调皮。

偏一眼,见马陵肩上扛着二杠两星,他又喜道:“好啊!都已是人民军中校了。”他若有所思,回头望一眼身后的许奂,突觉两人颇为相似,马陵今年二十一岁,现在的他不就是前几年的许奂吗?

大家还在站着,林逸与马陵亲切几语后,让过他,大声道:“大家随便玩,今晚在这里吃晚饭!”

人太多,不能一一打招呼,他扫视一眼,首先碰到仙子姑娘那幽幽的眼神,他不敢作丝毫停留;第二个碰到夏红那羞涩的眼神,杨诚志正兴奋地陪伴一旁。

“咦!胡英清怎么也来了?难得啊!”林逸暗忖,胡英清失落的眼神一直留在他那俊美的面庞上。

最后触到的是肖晶那崇拜而又迷茫的眼神。今天对于年少的肖晶来说,太过特别了,她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拥有赫赫战功的将官们,他们个个威武精神,英气逼人,有几个长相英俊的军官(军中美男排名第三的杨诚志与排名第四的彭辽)美得一塌糊涂,让她看了都心跳,其中有一个叫马陵的中校更是调皮可爱,老逗得她发笑。

林逸知道自己呆在这里,除了家里哪几位,没人能放得开,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可马陵紧紧跟着他。许奂也想跟着去,却早被夏依浓与马紫芳拦住,两美女一左一右护着他又是问寒又是问暖,关心不停,羡慕死了在旁的一些将领,可其中的苦只有许奂知道,他已手抱头作痛苦状。

林逸进来后,肖晶除了注视林逸外,也一直在观察许奂,她不知这位能使林逸轻语相谈的将领是谁?他是那么的年轻,那位的威武,全身透着一股坚毅及自信,可明亮的双眼中却有着深深的忧郁,“他是谁啊?怎么那么年轻就是中将了?他身居高位,万人羡慕,他还忧郁什么呢?”肖晶边观察,边暗想。

林逸走后,那位搞笑的马哥哥也走后,见夏依浓与马紫芳围着许奂转,她更好奇了:“不会又是依姐姐、紫姐姐的亲戚,或是他的什么亲戚吧?”

待听到马紫芳说“许奂!姐姐最近学到一手好厨艺,决定让你尝个新鲜!”后,方知这位忧郁的将军竟是人气指数冲天的许奂将军,那可是亿万人心中的超级偶像啦!她不由激动莫名,有一股想扑上前的冲动。

公元1860年5月1日,人民党自成立以来的第四次代表大会在锣鼓掀天中,在声声爆竹中,在阵阵热烈的掌声中开幕。大会由政务院秘书长曾奉仁主持,林逸作了简单的开场白后,便直入正题。第一天的会议安排是下发文件,让与会代表们了解此次会议要讨论的议题。当天,大会下发大量文件,然后各代表团分组讨论。

第二天,代表们投票表决通了国名、国旗、国歌、国徽、国语、国庆日、首都、国币及各相关法律。

国名:中华民族共和国,简称中国。

国旗:金龙旗。

国歌:《中华之盛》。

国徽:长城国徽。

国语:汉语。

国庆日:5月10日。

首都:北京。

国币:华元。

这些与人民党常委会商讨过的内容基本一致,只有国旗作了较大的修改。改红底金色龙图腾旗为红底金色龙符号旗,修改后的金龙旗形状像一个横放展开,手指并列的手掌,前面是一个英文字“D”形状,“D”字后面跟着五条平行的长短不一的直线,中间的那条最长,两边的四条直线依次减短下来。前面的“D”是龙头,中间最长的那根直线是龙身,两边的四条直线是龙爪。

红底金龙旗蕴含有许多深义,为了使大家了解金龙旗中的含义,国旗设计组对此作了专门的介绍:龙代表着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红底代表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国家的富足强大都是用血汗换来的;金龙旗符号图形还像一只人手,表示中华民族的勤劳与勇敢,也警示大家,国家的强大要靠双手来建设,人民的幸福生活要靠自己来创造。图文字“D”像中国现在的地型图,也是英文“Dragon_龙”的第一个字母,代表着中国,后面的五条直线各有不同的代表意义,中间最长的那一根中指是指中华民族全体人民的爱国心,这是中国的思想长城;在其两边上面的无名指是指中国的现实长城——万里长城;下面的食指是指中国的铁钢长城——人民军;靠边最上面的小指是指黄河;最下面的拇指是指长江,这五个手指代表的东西都是中华民族的灵魂之所在,它们都将永远坚定地护卫着中华民族神圣的领土——神州中华。

后来经讨论,代表们还为金龙旗添加了另一层意:红底金龙旗符号既然像一个五指手掌,那么他也可以代表海南岛的五指山,而海南岛正是人民党的发源地。

下午,大会下发有关中央政府——人民政务院机构设置与改革的文件供代表们讨论与修改,会议的第三天,代表们投票表决通过了这一份政务院的机构设置与改革方案。

第四天,大会休会一天,代表们抓住这难得的闲暇,上街的上街,游园的游园,看皇宫的看皇宫,逛长城的逛长城,好不兴奋热闹。而此时,却有一个人带着几个警卫孤独地赶马北去,暖和的阳光照射,灰尘扬起间,他们很快消失在郁郁芊芊的山林中,这个人就是等不及开国庆典的到来,接着紧急命令后,奉命北上的许奂。

今晨,许奂被召唤到南单街九号西翼楼——军务会议厅,这里早有人民军四总部部长及林逸在等候,寒暄两句后,总政治部部长王学范代表军委郑重地向许奂下达命令:“人民军军事委员会令:组建入朝部队,编号为001部队,设司令部,下辖人民军第13军与第16军,及司令部直属炮兵团、通信营、骑兵营、后勤团、警卫营、野战医院、司令部机关,人数总计为五万五千人,特令中将许奂为001部队司令,即日起程!”

许奂欣喜若狂地接过任命书,立正敬礼后,转身便想大步离去。

林逸气不打一处出,恼怒道:“回来!我还没有说话呢!”

许奂讪讪然,知道自己失态了,忙折回身,异常恭敬道:“林主席!您还有什么指示?”

林逸白一眼,道:“昨日朝鲜方面终于发出了邀请,你虽可名正言顺地入朝参战,但,我建议你最好还是秘密潜入为好,朝鲜方面会派人来接应你们,并为你们带路的!”

许奂重重点头:“明白!”

林逸想想,突又狠狠警告:“仗你可自由地打,但部队你可给我省着点打,国内是不会再给你增加一兵一卒了的。”

众人愕然,不知林逸何出此言?战场瞬息万变,谁能算得定有什么变化?

许奂却不以为然,保证道:“请林主席放心!我一定把日本人赶下大海!”

第五天,人民党代表大会继续开会,今天的议程是讨论与修改国家宪法草案。经过人民党宣传部部长潘文华一上午的解说,人民党代表大会投票通过了新制定的宪法草案,并确定宪法实施过渡期为十年。接着下午进行宪法过渡期国家领导人的选举,林逸以无可争议的票数当选为国家主席、人民军军事委员会主席,仅有一票空票,一票弃权。空票仍许奂的,他因紧急公务离开,而弃权票却是林逸本人的。本来,林逸想搞国家主席差额选举,但派出许多人做说服工作,也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与林逸竞争,无奈之下,只好让林逸一个人作候选人,搞等额选举了。

第六天,林逸提名刘汝明出任中央政府——人民政务院总理,获得高票通过;之后林逸提名袁良为最高法院院长,获得多数票通过;提名成雨林为最高检察院检察长,获得多数票通过。

第七天上午,刘汝明提交一份政务院组成人员名单,提名唐尧文为政务院副总理,潘文华为政务院秘书长,另还提名原来各部门的部长及新添的部分优秀公务员分别担任二十多个部门的部、局、院长。每一个职务的提名,都是无记名投票,其中有五六个人的提名遇到麻烦,主要是一些前任部长工作无甚成绩,遭到激进的人民党代表反对,如原警察总局局长李开的提名,便经过两次总理说明,两次个人说明,两次投票后方勉强通过,如果第三次还不能半数票通过,刘汝明便只好另择其它人选了。

下午,是对林逸提名的人民军军事委员会委员的提名投票表决,对于军方的提名,代表们只要看到有战功,而个人又无不良表现,一般都投赞同票。当选的人民军军事委员会委员为:王学范、吴命陵、朱达、沈明亮、文明、古华、胡野林、周炳坤(海军政委)、鲁万常、孙建军、雷明、龚敏。

第八天上午,通过了刘汝明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国家中、长远规划报告》、开国后的《第一个五年工作计划》报告及财政部部长杜严所作的《财政预算报告》;下午通过了王学范代表人民军军事委员会所作的《军队发展报告》及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袁良所作的《法院的工作》及最高检察院院长成雨林所作的《检察工作》的报告。

第九天,讨论人民党在新时期的发展与强大的问题,并重组人民党党中央。会议差额选举了人民党中央委员会委员三十人,差额选举产生了人民党新一届党主席——林逸,人民党副主席——刘汝明,纪律委员会主任——林春礼,宣传部部长——潘文华,组织部部长——唐尧文,人民党秘书长——曾奉仁。差额无记名投票产生了人民党的七大常委:林逸、刘汝明、林春礼、潘文华、唐尧文、曾奉仁、康思维(广东省省长)。

康思维当选常委之后,上调北京,负责宪法过渡期的中央议会两院的筹建与社会各党派、社会团的协调工作。

此次,朱达卸去人民党组织部部长职务,王学范不再参选人民党常委委员,而军方只有林逸一个人参选人民党常委委员,这都是林逸有意淡化军方对国家政治的影响,也是他对军队改革的开始。

连续九天的开会,代表们被这成堆的文件搞得头晕脑胀,但终于要闭幕了,他们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人民党代表大会公元1860年5月9日上午十一时闭幕,下午,放假半天,晚上举行政府宴会,第二天北京城举行盛大的开国典庆大会、阅兵式及群众游行集会。

林逸疲惫地走出大会堂,政务秘书何方兴奋异常地跑过来,气喘吁吁道:“林主席!天大的好消息!”

林逸毫不为动道:“什么好消息?”

何方结巴着:“德、德国政府谈判代表团来了!”

林逸一扫脸上的疲态,惊喜问:“玛丽娜来了吗?”

何方不得不佩服林逸的思维,一句话便能猜出结果来。他郑重点头:“嗯!玛丽娜小姐来了!”对于林逸对玛丽娜的思念,何方是比较知情的人之一。林逸曾在钦州海滩歇斯底里歌唱《大海》,闻者无不潸然泪下的那一幕,何方还记忆犹新。

林逸大跨两步台阶,一个没踏稳,趔趄一下,差点摔倒,但他根本不在意,急急问:“她们现在在哪里了?”

“他们已还在从天津来北京的路上,大概再过一个时辰,便可进北京城。”何方欣然道。

不待何方说完,林逸已大声嚷嚷:“我们去城外迎接,你去通知小姐她们。”后面的警卫不知发生什么事,紧跟而上。

何方笑道:“林主席!不用急,夏小姐与马小姐她们早已通知,她们可以已出朝阳门迎接去了。”

林逸接着吩咐:“你让外交部的人负责接待德国政府谈判代表团,把他们安排到靠近政务区一点的地方住。”

何方应道:“我这就去!”

林逸想想,又叫回何方:“何方!算了,还让德国人自己安排吧,免得我们吃力而不讨好。”

北京城外,蓝湛湛的天空像空阔安静的大海一样,没有一丝云彩;在阳光下,周围远山就像洗过一样,历历在目,青翠欲流;河堤上的杨柳,随风飘拂。

凉亭里,夏依浓、马紫芳、夏红三在焦急地等待,她们已三次派出快马前往打探德国政府谈判代表团的行进速度。待林逸赶过来时,林逸一家人都已出动,就连从未见过玛丽娜,却对玛丽娜充满无限好奇心的小姑娘肖晶也来了。

“林哥哥!玛丽娜姐姐怎么还不来啊?”马紫芳靠近林逸,接到消息后,她是第一个到达朝阳城门外等候的人,她已等了一小时矣。

“快了!就快来了!”林逸说话急促,他的心都已快跳出。七、八年未见,也不知玛丽娜变得怎么了?

“林哥哥!芳儿好想玛丽娜姐姐!”马紫芳娇昵。

“我们都想她!”林逸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理着。

“来了!来了!”前面飞来一匹快马,那是派出前往探情况的人。

前面一大队的人缓缓跃入人的视眼,足有三四百人之多,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还有人民军战士护卫着。

夏依浓等人迎上去,林逸反而停止没有上前,他故作镇静,但他抖动的双唇,饱含盈盈热泪的双眼却骗不了任何人。

“玛丽娜!玛丽娜!”马紫芳老远便欢叫开来。

自从从天津港登陆上后,玛丽娜一直努力平静自己剧跳的心情,随着马车很一步地驶动,离心爱的人越来越近,她怎么努力平抚跳动的心都无用。由上万里路,变成上千里路,由上千里路变成几百里路,由几百里路变成几十里路,由几十里路变成几里路,玛丽娜的大脑已完全充血,全被一种叫兴奋与激动的东西充斥着。

听到叫声,玛丽娜探出头来,看到那么熟悉的身影,竟是好姐妹马紫芳,她急叫停车,慌忙跳下车来,欢奔向马紫芳:“芳小姐!芳小姐!好想你啊!”

夏依浓与夏红笑靥如花,双眼含着喜悦的泪水跟上来,玛丽娜又欢叫着扑向两人:“夏小姐!夏红!又见到你们了!”

林逸静静站在一旁,玛丽娜变化很大,虽然一如往昔般光彩亮丽照人,但与夏依浓三人比起来,她已显衰老了!

玛丽娜抱着夏依浓,透过她的香肩,她看到了静静而立的梦中人,突地她的心剧烈收缩,双眼的泪水开始夺目而出。

夏依浓感觉到了玛丽娜身体的抽动,她轻轻让开,与夏红、马紫芳一起亦是凄迷的望着玛丽娜与林逸两个呆立、因激动而无法言语的两人。“玛丽娜真的受苦了!”

两人相视良久,林逸轻轻挪动一步,聚然间,玛丽娜哭喊着飞向林逸,长期的分离,望穿秋水的相思,玛丽娜蕴藏了太久的情绪顷刻间爆发:“林逸!林逸!”

林逸还没来得及反应,玛丽娜的身体已投入他的怀抱,他伸开胳膊搂住了她。在一阵热烈的、激动的拥抱之中,两人本以生疏了的身体热腾起来。玛丽娜的头紧紧地偎依着林逸,林逸抚着玛丽娜那一头熟悉的金色头发,此时他禁不住热泪直淌,他不知道此时此刻的是幸福之泪,还是长期来一直压抑着的对玛丽娜的思念之泪?玛丽娜早已热泪直流,嚷嚷不已,她抬起头来,但被泪水被模糊的了双眼,却看不清林逸那张令她朝思暮想的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