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九十三章 揣摩其意

而山 收藏 2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听着吴命陵倒背如流、清清楚楚地介绍北俄军队在两国边境线上的部署,众将领的表情严峻起来,鲁万常伸手拍一下脑袋,暗庆幸自己没有酿成大祸。

吴命陵放下手中的指挥棒,正面对着大家,道:“北俄军队在中俄几千里的边境线上部署的二十来万的军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二十几万军队背后强大的沙俄政府,他们有优秀的国家动员能力,及完善的武器研发与生产能力。这方面的情况,朱达部长比我情况,由他来详细介绍吧!”说完,他坐回座位。

林逸示意朱达接着说下去,朱达展开一份文件,扫一眼后,无表情地照本宣科:“俄罗斯仍封建制帝国,现任皇帝亚历山大二世——尼古拉耶维奇,是尼古拉一世的长子,于公元1855年即位。他即位之后不久,便着手国内改革,他解放农奴,设立地方自治议会,修订司法制度,充实初等教育等等,这大大推进了俄罗斯的近代化革命。

为了满足资本主义的发展和本国封建贵族向外扩张的需要,亚历山大二世还特别进行了一系列的军事改革:规定沙皇为俄军的最高统帅,陆军大臣负责指挥全军的作战和训练;全国实行普遍义务兵役制,降低士兵服役年龄,扩大新兵来源;改进士兵训练和军官培训制度,提高官兵素质;在全国建立十五个军区,加强平时对军队的训练和战时对军队的指挥;整顿陆军体制,精简非战斗部队,将野战部队和炮兵各增加60%;改进和统一军队的装备,使用射程达两千米的纳甘特步枪,统一了野炮、骑炮、野战臼炮的形制等等。他们的海军舰队也得到了加强。经过几年的发展,虽然沙俄在与英法联军在中东,黑海等地区的争夺中屡战屡败,但无可疑问地它已发展成为了一个极富侵略性的军事封建帝国主义国家。

俄罗斯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民族多达100多个,其中俄罗斯族占总人口的83%,有鞑靼、达格斯坦、巴什基尔、涅涅兹,白俄罗斯、犹太等民族,人口有七千多万。俄罗斯原来只是一个偏隅东北欧一角的面积不到三百万平方公里的小国,但其通过几百年的扩张,已成了现在的一个地跨东欧北亚,北临北冰洋,东濒太平洋,西滨大西洋,面积近二千万平方公里的地域辽阔的庞大帝国。”

朱达翻一页,接着道:“俄罗斯历来好战,嗜杀成性,以武力征服它国,奴役别国百姓为荣。因此,其军事力量十分强大,其陆军现役兵力约一百四十万,预备役达三百万之多,其主力多部署在欧洲地区。海军编有各种舰艇一百四十多艘(十五万多吨),主力驻波罗的海与黑海,驻于海参崴的太平洋分舰队,辖舰艇四十余艘(五万余吨)。”

大家越听越凝重,深透出一口冷气,暗忖:“难怪林主席刚那么严厉的怒斥鲁万常将军的不是了!三百多万的军队,太过庞大了。”

鲁万常越想越害怕,不由在温暖的春天里也发出一身的冷汗来。

林逸不愿见到将领们盲目地狂妄自大,但也不愿见到将领们灰心丧气,垂头垂脑的模样,他丢掉手中的笔,摊开双手道:“俄罗斯貌似强大,并非不可战胜!确实,我人民军海军不如俄罗斯的太平洋分舰队,但沙俄陆军部队装备较差,战术落后,远不能跟我人民军相比,且其军队内官兵矛盾重重,我们还是极有可能取胜的。”

第六集团军司令杨诚志随声附和:“林主席说得对,俄罗斯地域辽阔,东西横跨两个洲,其军队后勤补给线漫长,仅靠几个城堡维系着,其部队分散驻防,不能形成有效配合,我军正好可以团团围困,分割包围,便可瓮中捉鳖似地轻易解决!”

第五集团军司令彭辽是唯一与沙俄军队交过手的人民军高级将领,其后又因驻于外蒙边关,需长年与沙俄打交道,他对沙俄军队做了详细的研究,他可没有杨诚志那么乐观。几百年以来,沙俄人能从西打到东,不仅能消灭别国的军队,占领别国的领土,还能守得下来,这绝不是简单的事。他头脑异常清醒地提醒:“杨司令!沙俄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沙俄军队的后勤补给线漫长,甚至于比我人民军各边境的补给线还要长许多,但沙俄军队的后勤补给能力却并不比我人民军差,因为我军通往边境的地方基本无路,而内地与边境地区相通的路况也极差。沙俄虽然路途遥远,但他们多采用水路,夏天用船,冬天河结冰后,则用雪橇,所以不存在路况不好的问题,他们的交通运输很方便。另一方面,北俄地处北极,一年中有三分之二的日子大雪纷飞,寒冷异常,根本不宜采用围城的战术,只能速战速决。不然,俄军只需守在城中,利用天气便可击溃我们。”

许多人不以为然,但林逸却知道彭辽所言乃千真万确,后世历史中不管是拿破仑还希特勒,他们都拥有当时代可谓强横一时,横扫一切的军队,但最终却全败于俄罗斯寒冷的天气,他不由多望了彭辽两眼。

杨诚志还待再说什么,林逸抢在前头道:“彭辽将军所言属实,杨诚志将军生在南方,对北方的情况不太了解,这可以理解。在冰天雪地里的北方作战与在炎炎烈日下的南方作战确实是两回事。”接着道:“不过,大家也不需被俄罗斯恶劣的自然环境所吓倒,老天爷是公平的,恶劣的作战环境不仅仅只针对我人民军,它同样也针对沙俄军队;还有,大家也不要被俄罗斯庞大的军队数量所吓倒,虽然我们面临的敌人不只一个,但沙皇俄国所面临的敌人也不只一个,他们与欧洲列强的矛盾由来已久,他们之间的斗争长期存在着,这不仅仅只是势力范围、领土的争斗,还有信仰的争斗。因此,为了我中华民族的尊严,为了我中华民族历朝历代以来千千万万被沙俄屠杀奴役的华夏子孙,为了我中国所失去的领土,我们与沙俄必须一战,战则必胜!”

林逸坚定的信念,强大的自信心感染了在座的各位,接着他话锋一转:“下了决战的决心,至于什么时候出战,在什么地方出战,如何出战,这些我们就需周详计划,认真思考了。”他转对吴命陵道:“吴部长说说另一方面的情况吧!让大家全面了解情况后,我们再讨论怎么办!”

吴命陵重又站起来,走到地图前,道:“众所周知,去年10月日本人登陆了朝鲜半岛,朝鲜政府兵力孱弱,抵挡不住日本人的进攻,已丢失半岛三分之一的土地,如非日本人进攻仓促,准备不足,加上已近冬季,朝鲜半岛丢失的土地绝不只是三分之一,而是更多。”

已近半年,便是开春之后,日本人发动了几次强大的攻势,可至今还是未能攻下汉城,这里面哪是日本人准备不足和天气寒冷的原因?其实是人民军派出了若干支特种兵部队,人数多达三百余人,他们不仅参与阻击骚扰日本人的进攻,还在当地发动群众参与保家卫国,再加上人民军第12军在中朝边境秘密培训与武装的朝鲜游击队投入战斗,都有效地延迟了日本人的进军速度,重重打击了日本侵略军。此事,只有林逸、朱达与吴命陵等少数几人知道。

吴命陵侧转身指着地图:“目前,日本人兵分三路沿江而上,翻越小白山脉,已攻至朝鲜的都城——汉城,情况已岌岌可危!”

众将领凝眉深锁,谁都知道日本人的目标绝不只是朝鲜半岛,至于是中国的东北地区还是沙俄的东部地区便不得而知。

第二集团军司令古华上将不紧不慢地问:“有多少日本人上陆了?”

吴命陵接口道:“围城的日本人有三万余人,后续还有一万多日本人沿朝鲜半岛东海岸线北上,已至太白山!”

古华接着问:“日本国内没再有其它部队登陆了吗?”

吴命陵摇摇头:“暂时没有了!不过,日本人的七•七舰队封锁了朝鲜海峡,其后勤物资正源源不断地运送上岸。”

古华满脸不屑:“日本人仅凭四万人便想吞下整个朝鲜?还妄想图谋其它?”

日本在此之前的历史,不管是唐代的白江口之战、元代的乘船伐日或是明代的入朝抗日等战争,日本都是失败者,在历代生在中华上国的人的眼里,日本是弱小荒凉落后的代名词,他们有着巨大的心理优势,难怪每每提到日本,所有的将领都是不屑一顾的表情了。

林逸很无奈,他总不能把后世的历史说出来吧!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啦!林逸对朱达道:“朱部长!你向大家介绍一下日本的情况吧!”

朱达又是拿出一份文件照本宣科:“日本国仍太平洋西侧的弹丸小岛国,由4个大岛和约近四千多个小岛组成,人口近四千万。自公元1853年,日本在“尊王攘夷”、“富国强兵”的口号下倒幕之后,推翻了德川幕府,使大政归还于天皇,天皇随即对日本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等进行了大的改革。不久,又推行内阁制,制定新宪法,促进日本迅速现代化和西方化。他们废藩置县,统一货币,改革农业税,摧毁了所有的封建政权,并实行义务兵制,成立了新的常备军。

日本在进行政治改革的同时,也在进行经济和社会改革,努力实现工业化。他们建铁路,成立新银行,大量介绍西方的科学技术,使其军事工业以及交通运输都得到很大发展,现在的日本已有了工业化国家的雏形。

日本国一年以前陆军还只有七万常规军,自登陆朝鲜半岛之后,突然猛增至二十万,且其后备动员能力可达一百万以上;其海军以前称之为‘四、四’舰队,自去年从欧洲与美洲定购的三艘主力铁甲舰与三艘重型巡洋舰回到日本后,他们的舰队已改称为‘七、七’舰队,他们还有相当数量的炮舰、运兵舰、后勤补给舰。”

众将领睁大着眼睛,作不敢相信状:“小小日本国有出兵百万的能力?他们的海军比我中国还强大?”

第七集团军司令薛青睿智的目光闪闪,他想得很远,深有忧虑道:“如果日本人与沙俄人联合在一起,就真的是一个大麻烦了!”旋转对朱达:“朱部长!日本与沙俄两国有联合在一起的迹象吧”

朱达自信满满道:“据军情部东京中心情报站与沈阳中心情报站传回来的情报显示,沙俄人与日本人尚无任何的接触!”

薛青松出一口气:“这就好!”

受处分之后,情绪低落,一直未曾发言的许奂此时讥讽:“现在日本与沙俄两国没有接触,并不等于他们今后不会联合!”

会议中,见许奂不言不语,林逸几次瞟视许奂,还担心他承受不了此番的打击呢!现在好了,许奂说话,他可以放心了,虽然许奂说出来的话有点变味。

林逸忧忧道:“目前我们的情况就是这样,日本人与沙俄人一东一北,两面夹头而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薛青首先开口:“我们必须趁日本人与沙俄人尚未联合之前,以雷霆万钧之势,速战速决,先解决一国再说!”

吴命陵一直对薛青比较看中,他有兴趣地问:“我们应该首先解决哪一个国呢?”

薛青理所当然道:“当然是日本国!日军登陆朝鲜的部队仅为四万余人,我海军只需切断他们的海路运输,再派出两个军全歼陆上的四万日军,定可打得日本人十年之内不敢再起觊觎朝鲜半岛之心!”

海军司令胡野森可没有薛青那么乐观,他叹息一声道:“我海军三个舰队加在一起也打不过日本人的七、七舰队,要想切断日本人的海路运输谈何容易?何况,我南中国海需要守护,对寄驻于朝鲜济州的德国远征海军也需要防范,我们是不可能把三个舰队的海军都聚集在一起去与日本人决战的!”

林逸承认:“胡野森司令所言属实,我人民海军初建,实力尚弱,不足以与日本人对抗。”他停顿片刻,又异常坚定道:“但,不管怎么样,就算没有海军的帮忙,仅依靠陆军我们也要把日本人赶下海去,日本人上来多少,我们歼灭多少,一定要把日本人打怕,打出东北面十年、二十年的和平时间来。”

古华道:“两面作战不可取,我同意薛司令的意见,先解决日本人!”

鲁万常不满意道:“这就是说我们需对沙俄人忍让了?这个气谁受了呢?难道我们就不能两面作战吗?”

林逸怒瞪一眼,忍了忍,还是压着火气道:“受不了也得受,忍一忍我们能取得战场的主动,能取得最后的胜利,有何不可?”

第五集团军司令彭辽大将风度道:“我同意薛司令的观点,但我人民军需派出精锐之师及有力猛将务必在两月之内解决朝鲜事务,不然,即便是我们能忍,也不可能阻挡沙俄军队蓄意挑起的战事!”

林逸见大家的意见归于统一,站起来道:“好!我们实行先轻后重,各个击破的方法,解决所有来犯之敌!首先解决日本人,再图谋沙俄人!这里我国北面与沙俄交界的三个集团军务必忍让,至少拖延战事爆发一个月的时间。”

接着他肃容,沉声大吼道:“我命令!”

众将领闻声起立!林逸洪亮声音道:“总参谋部制定出对日、对俄作战计划;总后勤部积极筹措对俄作战物资;总参谋部七天之内在中朝边境组建入朝部队,入朝时间待定;人民军第四集团军北移至辽宁省、东蒙省一带,作驻防黑龙江省的第三集团军的预备队;第七集团军北移至东蒙与西蒙一带,作驻防外蒙省的第五集团军的预备队。”

会议散会,众将领三三两两疲惫地走出会厅,林逸让朱达稍留一步。不待林逸开口,朱达自以为是道:“林主席!我知道,战未开打,情报先行!我会派出军情部特工前往中亚地区建立情报组织!”

林逸白一眼,没好气道:“你知道什么?如果只是这些小事,还需我特意吩咐你吗?”

朱达脸羞红,他什么时候都不能在林逸面前逞能。

林逸也不怪他,叫他坐近一些,方低声道:“派出精英特工进入中亚,这是肯定的,但目的不只是收集情报那么简单,而是要发动当地的民众起来造反。”

朱达点点头:“破坏沙俄的内部团结,陷沙俄已内乱之中,从而拖住沙俄军队的后腿!”

林逸深谋远虑道:“这只是一个方面,也不仅仅只是破坏沙俄的内部团结那么简单,我们的最终目标是促使这一地区的民族独立,最低的目标也要从侧翼打击沙俄的后勤补给线路。”

朱达站起立正道:“我明白了!”

林逸奇怪地瞅一眼,不明白朱达今日怎么坐立不安,好像急于想走的样子?他指指座位,郑重道:“你先坐下!还有呢,军情部同时也要在中东两河流域地区建立情报组织,在此地,我们必须发展一个完全听命于我们的国家,今后这里将我们对外工作的重点。”

朱达虽疑惑不解,却是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

林逸死盯朱达一眼,挥挥手道:“你去忙吧!”他见朱达没心思在这里,三言两语结束了谈话。

朱达兴高采烈,感激道:“林主席吩咐的那些工作,我会不折不扣地布置下去,林主席放心就是了!”说完,便急匆匆而去。

林逸苦笑摇头,自己也收拾好文件包,走出综合会议厅。

会议厅门口,军务秘书顾勇早已在等候。“有人在等我吗?”林逸笑问。

顾勇讶然点头:“是的!”

“是许奂吗?”林逸猜测。

顾勇更惊讶了:“是的!在花园口!”

林逸会心一笑,道:“你忙你的去吧!”

走出神殿,向西就是花园,那里是林逸住的地方,与军委各部门分开办公后,有一个好处就是林逸有了更多的时间。花园入口处,许奂正忐忑不安地在踱来踱去。

“许奂!怎么不进去?你依浓姐姐她们怪想你的,不想让她们看看你?”林逸大步走近。

许奂拘谨地立正:“林主席!”

“好了!走吧!我们进去,这几天你就住南单街九号吧!”林逸像一家人一样道。

许奂双眼顿然湿润,带着哭腔道:“谢谢林主席!许奂做得不好,让林主席失望了!”

林逸轻拍许奂的肩,喜爱地望一眼,接着转身往前走,他走在前面,许奂慢一步跟在后面,“不!你做得很好!只是你也违反了纪律,对你的处分也是必要的,国有国法,军有军规,没有规矩便不成方圆了!”林逸倏然停下。

许奂也跟着停下,林逸笑道:“你得感谢刘汝明总理与吴命陵部长救了你,他们让你继续保留着中将军衔,这样,你就还保留着统领大兵团作战的机会。”

许奂苦涩一笑,林逸瞥一眼,道:“这事你不要怪吴命陵,此事他从头到尾没有向我汇报过,他还一心想把此事独自兜下来!唉!还真难为吴部长了,有你这么一个不安份的下属,你在前面乱搞乱发财,他在后面忧心冲天,忙于给你补漏洞,幸好这仗最后打赢了,不然,他这个部长也玩完了,那是要上军事法庭的,你也跟他一样!”

许奂这才知道其中的曲直,不由对吴命陵升起一种深深的愧疚之心。

林逸深望一眼,又道:“知道我为什么坚持不让你再统领第四集团军吗?”

许奂茫然望着林逸,难道其中还有深意?

林逸笑笑,也不急于回答,而是转身继续前走,走了两步才慢慢道:“如果你猜不出来,你就留在北京军校学习吧!”

许奂聪慧伶俐,极具战略天才,深思片刻,兴奋而自信道:“谢谢林主席!我一定把日本人赶下海去!”

林逸会心而笑,既不肯定也否定,反是指着前方道:“你依浓姐姐她们就在前面,你自己过去就是了,我就不去了!”

过了一簇簇花丛,转一个弯,里面传来一阵阵开心的笑声,林逸想从另一条道离去,马紫芳及时叫住了他:“林哥哥!家里来了好多客人,你不过来招呼一下吗?”

林逸无奈走过去,一看那场景,他晕乎了,里面俨然在开一个军委会议吗!除几个驻京官员,刚会厅里的大部分人都来到了这里,鲁万常、古华、薛青、薛辽……等人都在,仙子姑娘也在,里面最高兴,最兴奋的当属杨诚志与朱达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