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风 第一章 风生水起 第十二章 海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4/


从19世纪60年代开始,清政府在“自强”的口号下,开始兴办军事工业,陆续建立起数十个规模大小不等的军用企业。这些军用企业由仿制洋枪洋炮,到自行生产枪、炮、弹、药。这些枪炮弹约,武装了西式编练的部分清军,使其战斗力得一定程度的提高,但由于这些军用企业的生产,技术、机器,甚至原料等都依赖于外国,大多规模小,经费短缺,生产能力有限,产品质量更得不到保证。

产品质量低劣的枪炮弹药,武装了一支骄惰成性、训练水平低下的军队,其战斗力的提高也十分有限。更何况,直至甲午战争爆发时,那些从全国各地被调赴前线作战的军队,也只有略过半数的军队,装备了如来复枪、炮等新式武器,其余的仍是扛着大刀、长矛就上了前线,让他们去面对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本军队,其结果是可想而知的。

定镇总兵徐邦道在1895年1月21日给李鸿章的禀报中说过,“各营枪械止有五成,且锈坏甚多。”“各营枪械止有五成,且锈坏甚多。”这是清军军营实际情况的真实写照。

当时正是清军集中兵力企图规复海城之时,清军武器装备的低劣缺乏,不能不成为清军五次规复海城功亏一篑的原因之一。

在甲午战争时期的近代战争中,大炮无疑是克敌制胜的法宝。在鸭绿江江防之战及辽东、辽南战役中,当日军依恃其精良的大炮,击溃清军防线攻城拔寨时,清军中的火炮却少之又少。

当徐邦道探知石山站运到一批七生脱半炮之后,立即给总理前敌营务处兼总理后路粮台的周馥修书一封。信中告诉周馥,在最近会攻海城的战役中,其所部与依克唐阿、长顺部联合行动,所部靠大炮的威力,为依军解除了被日军抄截后路之危。

但这种大炮在依、长两军及李光久统帅的老湘营中,“皆无之”,而他自己所部“所存仅有6尊。盖平之战,又复炸坏其一,今仅五尊”。

中国军队虽然整体废弛腐朽,但并不缺乏爱国的将领、能战的士兵,更不乏洒热血悍卫家园的民众,可一败再败,不得不令人感叹清朝国势的衰弱。


1895年2月26日,海城。

被围困在海城的是日本第三师团,总共有一万两千余人,师团长山下惠野中将。

站在海城高高的城墙上,山下惠野用望远镜观察着对面清军的营地,几番较量,那些清军竟然连他在城外的阵地都没能攻陷过,简直可笑。

“将军阁下,支那人不堪一击,我看不久以后,帝国的旗子将在北京的上空飘扬。”

立在山下惠野左边的是第六旅团旅团长大川玉二少将,他双腿一并,得意地说道。

“大川君,你的愿望很快就会实现的,届时我送你几个支那女人。”

山下惠野放下望远镜,笑着拍了拍大川玉二的肩头。

“多谢将军阁下。”

大川玉二再度双腿一并,高声说道。

在清军集中兵力围攻海城时,日军却用“围魏救赵”的办法,分兵进攻大高岭、辽阳和鞍山。


与此同时,清军大帐。

两江总督、南洋大臣、钦差大臣刘坤一正和湖南巡抚吴大澄、湘军统领魏光焘等将领商议第五次攻打海城,如若这次再攻打不下来海城,他们就要遵从朝廷的命令,抗击辽阳的日军,以确保盛京的安全。

经过四轮进攻,部队伤亡惨重,士气低落,普遍产生了畏惧心理,面对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军通常是隔着老远放一阵枪,然后潮水般向后退去。

“禀大人,奉天参将多尔泰率领部前来。”

正当众人商议攻城之策时,忽然,一个卫兵急匆匆地闯了进来,冲着刘坤一跪了下去。

“知道了。”

刘坤一并没有把一个小小的参将当成一回事,头也不回地向那名卫兵摆了摆手。

“喳!”

卫兵迟疑了一下,口中应了一声,但是却没有动身。

“你怎么还在这里!”

感觉卫兵没有退下,刘坤一有些恼怒地扭过身来,这些日子来他的心情一直不好。

“大,大人,您还是亲自出去看一下。”

卫兵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诚惶诚恐地说道。

以为又是清兵闹出了什么事来,刘坤一铁青着脸向外面走去,吴大澄等军官忙追了出去。

刚迈出帐门,刘坤一就愣住了,只见外面的地上跪着一个身穿铠甲的关头军官和一名身穿新式军装的光头青年男子,光头军官的双手捧着一条辫子。

“卑职奉天参将多尔泰,请钦差大人派遣卑职去攻打海城,如果卑职不幸战死,肯请大人把此辫带回盛京交于卑职的家人。”

光头军官是多尔泰,他猜出眼前的将军是刘坤一,双手往上一抬,大声说道。

“起来吧。”

刘坤一心中不由一热,快步上前,扶起了多尔泰。

在刘坤一看来,武将就应该死战,即使明知必死也要一战到底,攻打海城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哪名将领有如此忠烈之举。

“好,好样的,如果我大清再多几个你这样的忠义之士,何愁日寇不灭。”

使劲拍了拍多尔泰的肩头,刘坤一由衷地叹道,“下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开战。”

扭头好奇地望了一眼跪在多尔泰身后那一身西式军装的王洛飞,刘坤一满腹心事地重新返回了帅帐。

“老弟,明天全看你的了。”

知道已经给刘坤一留下了一个好印象,多尔泰站起来,低声向王洛飞说道,他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打仗的料。

王洛飞微微一笑,伸出右手,使劲攥紧了拳头。


第二天,清军向海城发动了第五次攻击,海城的四个城门同时受到清军的攻击,大批的清军士兵拿着半新不旧的来福枪和大刀长矛向城外日军的阵地发动了攻击。

直到这个时候,王洛飞才知道,清军步枪的普及率竟然不到一半,而且武器陈旧,其余的士兵都拿着大刀长矛等冷武器。尤其让王洛飞感到惊讶的是,6万大军竟然只有几门旧式大炮,而日军却装备了新式的火炮,拿清军当靶子一样练习技术,随着炮弹在清军人群中爆炸,一些残肢断臂夹杂着血水洒在了地面上。

从早上八点一直到中午十二点,清军无法向日军在海城外的阵地推进一步,一批又一批的将士倒在了日军猛烈的炮火中。

“唉!”

在望远镜中看到城南的清军抵挡不住日军的反扑,潮水般向后退去,刘坤一长叹一声,使劲砸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忽然,城南传来一阵阵低沉的闷响声,刘坤一忙举起望远镜,只见追击清军的日本士兵一排排倒了下去。

轰,轰……

紧接着,几十发炮弹落在了已经慌乱的日军中间,一些日本士兵被炸得飞了起来,其余的连忙向后退去。

刘坤一感到异常惊讶,忙把望远镜移到清军阵营,只见阵地上全是些身穿绿色军装、手里拿着一把步枪的军人,而且他还看见了架在阵地上的马克沁重机枪,正向日军喷洒着怒火。

在一名身穿军装的年轻军官的指挥下,身穿绿军装的士兵们呈散兵线向日军的阵地进发,最后在日军阵地射程外停下了脚步。

“快去查查,那是谁的部队?”

刘坤一不禁激动起来,放下望远镜,冲着身旁的一名副将说道。

那名副将双手一抱拳,快速离去。


海城南门。

独立师的士兵们在王洛飞的指挥下向日军南门阵地推近,在日军步枪射程外停了下来,炮兵们正向前移动炮兵阵地。

王洛飞集中了3个团的36门山炮,他要趁日军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举摧毁南门,从而打开通往海城的缺口。

“禀大人,是多尔泰部。”

副将已经探的情况,赶忙回来报告正拿着望远镜观察独立师动向的刘坤一。

“多尔泰?”

刘坤一诧异地放下望远镜,他想起了昨天帐前的那一幕。

“没想到这多尔泰有这份能耐!”

周围的将领们也感到惊讶,吴大澄愕然望向刘坤一。

刘坤一没有言语,把望远镜对准了正在指挥作战的王洛飞,他发现那些身穿绿军装的士兵以王洛飞马首是瞻。


“听我命令,目标,日军阵地和海南城,延伸射击。”

待山炮到位后,王洛飞用手一指前方的海南城,大声命令道。

轰,轰……

立刻,36门山炮一起发出了怒吼,城南的日军阵地顿时成了人间炼狱,正等着和独立师交战的日军士兵在弹雨的倾洒下被炸得四分五裂,哀嚎不断。

自中日交战以来,还从没有出现过如此有规模得炮击,不仅日本士兵被轰得摸不着东南西北,连那些城南阵地的清军也看呆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在吃午饭的山下惠野在听到隆隆的炮声后,放下手中的碗筷,警觉地问向站在一旁的侍从官。

侍从官双腿一并,急匆匆走出去打探消息。

听着轰隆隆的炮声,山下惠野再也吃不下,起身拿起桌上的指挥刀走出了住所。

街道上,不少日本士兵往城南赶去,正当山下惠野疑惑着的时候,大川玉二骑着一匹马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

“将军阁下,城南有一批来历不明的支那军队,火力极其强大,现在正以山炮猛攻南门,我城南守军伤亡惨重。”

大川玉二翻身下马,一个立正,喘着粗气向山下惠野汇报。

“什么,以山炮猛攻!支那人哪里来的那么多炮?”

山下惠野闻言大吃一惊,他从隆隆的炮声中可以判断出山炮不在少数。

“准备从北门突围!”

沉思了半晌,山下惠野下定了决心,向大川玉二下达了命令。

山下惠野担心那支来历不明、拥有强大火力的神秘清军,一旦城南被打开缺口,那么清军将蜂拥而入,有了那支神秘清军做前导,日军必将陷于被动,按照现在的情形,他必须从海城撤退,免得被清军一网打尽。


轰隆――

随着山炮猛轰南城,一声巨响,南城的城墙被轰塌,出现了一个大豁口。

嗒嗒――

忽然,一阵嘹亮的军号声响起。

“杀呀!”

顿时,无数身穿绿军装的士兵从地上一跃而起,高声呐喊着,端着上了刺刀的枪向着豁口冲了过去。

“好!”

刘坤一没想到城南竟然打开了一个缺口,兴奋地收起望远镜,“命令全军向海城发动总攻,一举击溃日寇。”

独立师进入海城一阵猛冲猛打,很快跟城内日军进行了巷战,有的地方甚至进行了白刃战,山下惠野领着部队从城北向突围而出,围攻北城的清军抵挡不住,四处溃败。

王洛飞哪里会让日军如此轻易就脱身,下令独立师轻装简从,全力追击,一些清军也就势打起了落水狗,也奋起直追,使得日军狼狈不堪。


第二天,海城。

一天一夜的战斗后,清军士兵在打扫战场,残垣断壁和地上的血迹表明这里刚经过一场恶战,一队队被俘虏的日军垂头丧气地被精神勃发的清军押着。此时的日军不像二战时那样顽固,因此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在一群卫兵的护送下,刘坤一等人走进了城内,恍如隔世,昨天还坚不可摧的海城现在已经被清军攻占,不可一世的日军现在竟然溃败,抓获了不少俘虏,可谓中日开战以来的重大胜利。

走进山下惠野的指挥所,桌上还摆放着昨日的剩饭,屋内显得凌乱不堪,很多东西都没来得及带走,看样子日军撤退得十分仓促。

“恭喜大人,成功收复海城。”

吴大澄等官员一起来到刘坤一得面前,拱手向他道贺,此乃大功一件,朝廷闻之后肯定会论功行赏。

刘坤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向众人拱了拱手,“同喜,同喜。”

“去,让多尔泰来见我。”

走出指挥所,刘坤一忽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向一旁的一名卫兵说道。

那名卫兵躬身应诺一声,骑上马一溜烟地消失在街上。

刘坤一清楚地知道,此次能成功攻下海城,全部都是那些身穿绿军装士兵的功劳,他现在对王洛飞的独立师充满了兴趣,不仅是独立师的火力猛烈,更重要的是独立师那股奋勇之前的气势。


刘坤一的帅帐已经搬进了海城城内一座庄园内,不少军官从大厅里进进出出,脸上都挂着得意的笑容,他们是来向刘坤一汇报各自的“战功”。

大厅内,刘坤一坐在一张椅子上喝着茶,漫不经心地听着那些军官汇报自己的战果,旁边的书记官不停地在功劳簿上记着各位军官的杀敌数、俘虏数和缴获物资。

吴大澄和魏光焘陪坐在刘坤一的身旁,两人感觉出刘坤一有心事,好像对那些军官的战功并不放在心上。

“大人,此役我军可是大获全胜,不仅歼敌数千,而且俘虏和军事物资更是无数,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乃中日开战来我军的大胜,大人功不可没。”

吴大澄和魏光焘对视了一眼,放下手中的茶杯,笑着说道。

“大人,该是向老佛爷和皇上报喜的时候了。”

魏光焘随即冲着刘坤一一拱手,笑着说道。

“两位大人难道没有看出来,此次之战完全是那绿衣军的功劳,如果不是那绿衣军用炮轰塌了城墙,而且奋不顾身地攻进城内,咱们现在可还在城外。”

刘坤一苦笑一声,放下手中的茶杯,沉说说道。

“说起那绿衣军,打仗还真是神勇,不仅步枪齐备,而且还拥有几十门山炮和大量性能优异的连珠枪。”

听闻此言,吴大澄点了点头,惊讶地望着刘坤一。

“正是那绿衣军英勇作战,打了倭寇一个措手不及,这才使得倭寇溃败。”

此时,魏光焘也想起了独立师,深有同感地说道。

“这支绿衣军训练有素,装备精良,而且有众多火炮,这多尔泰怎么能建起这样一支部队。”

刘坤一心中感到万分疑惑,起身在屋内来回踱着步子,他对独立师充满了兴趣。

“卑职多尔泰叩见大人。”

正在此时,一身戎装的多尔泰快步走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多将军请起。”

刘坤一亲自上前,热情地扶起了多尔泰。

多尔泰没有料到刘坤一会扶起自己,显得有些惶恐,惴惴不安地站在一旁。

“多将军,那些绿衣军是你的部下吧。”

刘坤一仔细打量了一眼多尔泰,笑着问道。

“禀大人,那些确是卑职的部下。”

多尔泰早就料想到刘坤一会问这个问题,躬身说道。

“本帅现在十分想知道,多将军是如何训练出如此威武彪悍之师,打得倭寇落荒而逃。”

刘坤一微微一笑,伸手拍了一下多尔泰的肩头,饶有兴趣地问道。

“卑职不敢欺瞒大帅,绿衣军是由卑职的兄弟王洛飞一手组建,因为在卑职的辖区,所以成为卑职的部下。”

多尔泰扑通一声跪下,宏声说道,从独立师攻打海城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王洛飞肯定会一战成名,绝非自己所能比拟。

刘坤一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他对那些绿营军很是了解,没人有组建这支绿衣军的魄力和能力,于是再度扶起了多尔泰,向他打听关于王洛飞和绿衣军的事情。

于是,多尔泰便把王洛飞和盛京独立师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刘坤一,听得刘坤一、吴大澄和魏光焘目瞪口呆,谁也没有想到这支英勇善战的绿衣军竟会是一支民间团练。

“什么?有七千人!”

当得知图昌独立师有七千多人,而且没有军饷的时候,刘坤一惊讶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大帅,关东胡子众多,这支部队的宗旨是打胡子,因此士兵们都心甘情愿地参军,没有半点怨言。”

多尔泰也跟着站了起来,向刘坤一解释道。

“王洛飞在哪里?本帅要见他!”

当兵拿饷在当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刘坤一对这个曾经游历过欧洲的青年十分感兴趣,兴奋地问向多尔泰。

“大帅,他昨天领军前去追击倭寇,现在仍未赶回。”

多尔泰看出刘坤一器重王洛飞,连忙躬身抱拳回道,如果王洛飞得到朝廷赏识,自己也会跟着飞黄腾达。

“好,好,应该,应该。”

刘坤一闻言,心中更是大加赞赏,口中连声说道,扭身坐回了座位上,那些将领们只知道争抢攻破海城之功,没有谁像王洛飞一样身先士卒,冲锋陷阵。

“大帅,该向朝廷报喜了。”

吴大澄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笑着向刘坤一说道。

“嗯,电传京城,告诉老佛爷和皇上,海城大捷。”

刘坤一点了点头,冲着吴大澄点了点头,“记着,同时启用八百里快骑沿途奏保海城大捷,让我大清国民都知道这件喜事。”


北京,紫禁城,养心殿,西暖阁。

屋里摆着一个铜火盆,火盆里生着炭火,虽然这样,房间里还是寒气逼人,一群宫女和太监垂手站立,态度甚是惶恐。

光绪坐在暖炕上,他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份电报,庆亲王奕匡、户部尚书翁同和等一品大员局促地坐在光绪面前的椅子上。

那份电报是在马岛和日本人谈判的李鸿章所发,内容是日本提出的停战协议条款,主要内容有:1.中国承认朝鲜的独立自主,废绝中朝宗藩关系。2.中国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及澎湖列岛给日本。3.赔偿日本军费银二亿两。4.开放重庆、沙市、苏州和杭州为商埠。5.日本可以在中国通商口岸开设工厂。

日本在美英的支持下向清政府开战,由于清政府腐败,一味妥协退让,致使清军丧师失地:先败于朝鲜,后败于辽东,北洋舰队全军覆没,清军全面溃败,京津危急。

面对这种形势清政府惊恐万状,决意乞和,美国为扩大它的侵略利益,乘机“出面调停”,单独操纵中日之间的和谈,在美国的示意下,清政府于年底派遣户部侍郎张荫桓和湖南巡抚邵友濂为全权大臣,前往日本广岛议和。

日本方面认为张、邵两人官位太低,拒绝谈判,要求清政府派北洋大臣李鸿章去日本。

1895年2月21日,李鸿章带着儿子李经方和美国顾问科士达等随员100多人,以“头等全权大臣”的名义抵达日本马关,与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商订和约。

马关议和从2月23日正式开始,在谈判桌上,日本在美国的支持下,对李鸿章进行讹诈、恐吓,威逼李鸿章在一份早已拟好的条款上签字。

(历史上李鸿章于3月19日到达马关,3月24日开始谈判)

“翁师傅,各国公使如何看待这份条约?”

光绪伸手指了指桌面上的那份电报,抬头问向翁同和。

“皇上,臣已经派张謇和文廷式前去各国公使馆探寻过。”

翁同和是同治、光绪的老师,他迟疑了一下,望了望光绪的脸色,接着说道:“各国公使纷纷表示这是中日两国的事务,他们爱莫能助。”

其实,张謇和文廷式在各国公使馆受尽了冷遇,有的连公使都没见到就被打发回来。

“可恶。”

光绪不由感到一阵失望,恨恨地拍了一下桌子。

在得知日本的苛刻条件后,满朝文武大臣无不慷慨激昂地表示反对,但是又拿不出什么主意来。光绪原本希望洋人能够干预此事,对日本施加压力,现在看来洋人是指望不上了。

湖广总督张之洞曾经向英国公使提出以10亿美元的价格把台湾租界给英国,一方面是筹措赔款的资金,另一方面是想把英国拉入台湾的防卫之中,但是被英国公使一口拒绝。

“李鸿章不是说过,‘赔款以一亿两白银为断,割地是万万不能’的话。让李鸿章去争,都是太后纵容了他,才将局面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他要是不去争,那就不是大清的臣子了。”

翁同和见光绪有些生气,趁机说道,他早就看不惯李鸿章。

“倭寇穷凶极恶,贪婪异常,哪里会轻易让步。走,我们去看看太后,听听她老人家的意思。”

光绪闻言摇了摇头,随即叹了一口气,起身说道。自从得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慈禧就变得抑郁寡欢,以身体不适为由住进了颐和园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