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九十一章 暂时代用

而山 收藏 3 14
导读: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九十一章 暂时代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会议室里讨论的气氛越来越热烈,每一国家机构的设置,林逸都能提出许多中肯、独到、点睛的建议,大家对此均感到惊讶与赞叹。本来,这份国家机构设置草案林逸可以自己来写,但他还是把它交到了下面,让下面的人去完成,他情愿自己首先立出一个大致的框架,让下面的人写出草案,他再来增枝添叶,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下面的人明白,中国不是他林逸一个人的中国,而是大家的中国,是全中华民族所有人的中国。

大家在各自的文稿中添上林逸所提的建议后,林逸示意林春礼继续下去。

林春礼翻一页文件,其它人跟着翻一页,顿时会议室里响起一阵翻稿声。“中央军事委员会,是国家武装力量最高指挥机构,由若干委员组成,设主席一名,副主席一名,国家主席为当然的国家军委主席,国防部部长、军情部部长、总参谋部部长、总政治部部长、总后勤部部长为当然的军委委员。”

军队是一个敏感话题,在座的各位大多是文职干部,对军队不太了解,也不好发言。林逸早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出现,所以才让不是人民党常委的军方代表——军情部部长朱达列席这次会议。与之相衬,林逸也让另一位不是人民党常委的政府代表——政务院秘书长曾奉仁列席这次会议,而他的政务秘书——何方仅作会议记录,没有发言权。

林逸端正身子道:“关于军队建设方面的问题,军委另有一位详细的机构改革与设置的草案,我们另觅时间讨论,这里我们只讨论军队的国家职能问题以及怎么对军队的管理问题。”

他仰靠在靠椅上,似有长篇大论要讲。他眨眨炯炯有神的眼睛道:“我问大家一个问题,军队属于谁?军队的职能是什么?”他的眼望着朱达。

朱达哑然一笑道:“这个谁不知道?军队的条例中不是写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吗?军队属于国家,属于人民;军队的职能是保家卫国,解放全人类!”

林逸神色郑重道:“正是!国家、军队、政府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也不属于任何一个集团,它属于人民。因此,任何个人与集团都不能私自控制它,更不能利用它来谋私利。但军队总是需人来指挥的啊?没有一个领头人,又怎么有战斗力?没战斗力又怎么担负起保家卫国、解放全人类的重任呢?”他似是反问,实在设问,他心中自有答案。

他望一通,道:“这是一个矛盾体,既要有人领导它,又要让领导的人不能控制它,怎么办?这就需要一个制约机制,唯一的办法就是军队国家化、法制化,军权分散化。”

大家越听越迷惑,林逸严肃道:“具体地说,就是以法律的方式固定军队的职能与管理。我们以前不是对军队的管理有一整套的办法了吗?我们都可以把它添加到国家法律中去!”

“首要的我们要向民众宣传军队属于国家、属于人民思想,要从小培养学生爱国爱民的思想,要向军人灌输忠于国家忠于人民的思想。为了使军队的控制国家化,军队中不能有党派或小团体存在;为了使军队的管理法律化,军队需制定出许多的规章制度;为了使军队的权力分散化,军队需要制约机制。”林逸道,“国家的法律中还要明文规定军队任何时期都不能参与国家的政治生活。”

朱达不解地问:“军队不能有党派存在,那么现在军队中的人民党党员怎么办?”

林逸干脆而语出惊人道:“军队中的人民党党员退军,不退军的退党。今后,任何党派都不能在军队发展党员,军人退伍后可以自由参加任何党派,参与政事!”

大家震惊,朱达不情愿道:“这不是令人民党失去了对军队的控制权了吗?军队中的人民党党员怎会愿意?谁对人民党、人民军没有感情?我就不愿意退出人民党,退出人民军!”

林逸站起来,走到窗户边,凝神望向外面树上已露出生机的枝头,道:“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就是一部人治的历史,历朝历代,宫廷内乱,奸臣争权夺利,谋权篡位,各人控制一支军队,发生大规模的战争,致使国家内乱,民不聊生,社会倒退,发展止步,严重的还会导致国家分裂,民族灭亡。我不希望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希望国家永远繁荣昌盛,百姓永世安居乐业,这是我的理想。难道这不也正是你们的理想吗?你们不也希望中国永世繁荣富强吗?只要军队不参与政事,那么这种可能就有可能出现,不管政客们怎么样的争权夺利,他们采取的方式只能是和平的方式,不能危及到普通百姓的生活,不能影响到国家的根本。”

他转回身来,注视众人:“只要能使国家长久安宁,能使社会持续发展,能使人类文明不间歇地进步,我们作出一些牺牲,人民党作出一些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呢?军队中的人民党党员并不难处理,毕竟我并没有要求军队马上这样做,其中肯定有一个相当长的过度期的,只要我们今后不再在军队中发展党员,其它军队党员我们征询他们的意见后,可慢慢作出安排。我觉得难的是我们人民党高层能不能统一思想,舍不舍得放弃这些权力?”

大家默不作声,在细细消化林逸所说的话,他们从中体验到林逸崇高的思想境界,林主席都愿意舍去那些东西,我们做下属的又有何不可的?

林逸意味深长道:“其实,我们根本不需担心失去权力,我们需担心的是失去民心。今后,在国家政治权力的竞争中,只要人民党一直保持先进性,始终代表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始终代表着先进的生产力,我们又何需担心失去权力呢?”

“人的一生弹指之间一百年,何其短暂!一个人对于整个人类社会来说,何其渺小!我们放弃一些东西,却能为后世子孙做一个好的榜样,为后世子孙建立一种好的制度,我看是值得的。”林逸语气骤然坚定。

刘汝明钦佩林逸的崇高与伟大,但还是有余虑:“林主席!您思想境界高,可以这样做,也能够这样做,但能保证后来者也能这样做吗?”

林逸笑笑:“不能,谁也不能保证后来者也能像我们这样做。但只要老百姓的政治思想上来了,便不怕任何人能控制军队了,因为军队也是由人组成的,而这些人也都是来至于普通百姓,谁也不能左右大多数人的思想。当然,我们也得从制度上,防止这种事情发生。”

他停顿一会儿,道:“我建议,对于军队的使用需中央议会半数通过方行,国家主席有否决权,但仅能就同一议案进行三次否决;对于军队的控制,军队的驻地划分后,如需异地调动,师上以规模需中央议会、国家主席、中央军委、总参谋部及被调动主官签令后,方可执行;对于军队的管理,团以上军官不能呆在一支部队五年以上,军以军官不能呆在一支部队三年以上。”

他又继续道:“对于草案中有关军委职位的安排,我建议国家主席不要担任军委主席,也不要设军委副主席这一职位。而军委主席的职务要虚化,它只能起一个中央军事委员会会议召集人的作用,除在军委会议中拥有一票投票权之外,它不拥有任何实权。如此,对于军队的控制就形成了中央议会、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三足鼎立的局面。当然,这些也不是一下就能改过来的,但这是我们军队管理发展的方向,我们需慢慢朝着这个目标前进。”

说完这些,他抽出一张列表,上面罗列着军队各部门的职能划分。参谋部:统筹军队作战、情报分析、训练、调度;政治部:宣传、人事、组织、纪律、政治思想;后勤部:教育、后备力量、军事科技、武器装备、国防建设;军情部:情报搜集、分类、策反、反谍;国防部:内务部队管理、对外交往、战时后备总动员、退役军人管理、军民军政协调。

列表上各部门的职能划分与以前军队各部门的职能划分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多了一个国防部而已。

林逸道:“军队的管理是军委的事,其中一些管理细则,军委另有说明,我们这里不作深入细仔的讨论,我们只需确定国家对军队的控制即可。”

林逸对军事作出如此多的说明,可见林逸对军队控制的重视程度,大家记下林逸补充的意见之后。林逸让林春礼往下念。

林春礼道:“最高人民检察院是最高检察机关,实行大检察官制度,最高人民检察院领导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上级人民检察院领导下级人民检察院的工作。最高人民检察院对中央议会负责。”

林逸道:“需规定本地人不得担任本地的大检察官;大检察官不得呆在一个地方超过五年;一案一人,大检察官需负责到底;最高人民检察院院长由国家主席提名,中央议会两院半数通过,可获任命;全国所有检察院的财政开支由中央划拨;大检察官可根据线索有权检察所有公民,包括现任国家主席。”

林春礼继续道:“最高人民法院是最高审判机关,采取大法官制与人民陪审团制,最高人民法院监督地方各级人民法院,上级人民法院监督下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工作。最高人民法院对中央议会负责。”

林逸道:“同样地,需规定本地人不得担任本地的大法官;大法官不得呆在一个地方超过五年;一案一人,大法官需负责到底;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由国家主席提名,中央议会两院半数通过,可获任命;全国所有法院的财政开支由中央划拨;大法官可根据罪证,审判所有公民,包括现任国家主席。”

检察院与法院对国家主席的查办与审判权,充分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思想,这对大家的思想观念是一个很大的触动。

林逸把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笑道:“就是要削掉达官贵人、高官重臣、‘皇帝王子’的特权思想,其实,只要我们问心无愧,一心为公,不贪赃枉法,尽心尽责,又何惧什么检察与审判?那些只对心中有鬼的人才有用!”

林逸望一眼林春礼,不再理会众人心中的千般起伏。

林春礼会意,往下道:“地方议会与地方政府:地方有四级,省(区、市)——县(市)——镇——村。地方政府与地方议会之间的关系、产生的办法,类同于中央议会与政务院的关系,各地有特殊情况,可作特别规定。根据国家法律与地方法律,地方议会产生地方政府。”

林逸补充道:“地方议会的议员、各省中央议会的参议员、众议员普选产生,参选人可以以党派、社会团体、协会、个人名义参选;地方政府长官,全部普选产生。村一级委员会、村长从今年开始实行普选;镇一级与县(市)一级议会、政府长官五年之后实行普选;省一级议会与省长十年之后实行普选。”

“所有的事情都不可能一步到位马上就能实行,实行之后也不能马上便顺顺利利达到预想的效果。我们安排一个过渡期,慢慢地、分步骤地边实验边实施,不管是中央还是地方,不管是军队还是政府都一样,我们都需朝着一个更民主、更高效、更廉洁的方面迈进。”林逸充满信心也充满期待道。

潘文华问:“这个过渡期,林主席准备安排多久?”

林逸道:“因人而异,因事而异。有些方面可以稍长些,有些方面又可缩短些,但最长不能超过十年。十年之后,都必须得严格按照制定的实施细节执行!”

“到时,希望我能当选为中国第一届民选的国家主席!哈哈!”他开玩笑的大笑,“到时,我也会提名你们出任国家各部门的主官的。”

大家讪讪而笑,心里却是若有失所。

“上午的会议,我们主要讨论了国家机构的问题,花费了两个小时,大家都累了,今天到此为止吧,下午我们接着再讨论其它问题。”林逸站起来。现在离建国的时间越来越近,他不得不抓紧时间。

散会后,林逸回到西面花园,花园里春色满园,各种各样的花都争先恐后地开放着,它们五彩缤纷,瑰丽无比:红的似火,白的像雪,粉的如霞,黄的赛金,美丽极了!股股清香扑鼻而来,蜜蜂在五颜六色的花朵上采着蜜,蝴蝶在五光十色的花丛里翩翩起舞,小鸟在青绿青绿的草地上跳来飞去,叽叽喳喳地叫着,好一副满园春色图。

然而,走近了的林逸却发现了另一幅更美丽更动人的春色图——艳丽的夏依浓、娇美的马紫芳、姿宜的夏红、活泼的肖晶在草丛中嘻闹追逐着,惊得停落的小鸟四处乱飞,却又舍得不这一园好春,一地好绿,欲飞还留。

肖莹的丧事办完之后,夏依浓与马紫芳亲自去接肖晶来南单街九号,可肖晶期期艾艾道:“又不是他邀清我去的。”

夏依浓与马紫芳好笑:“这小妮子还蛮要面子的嘛!”两人好一阵劝说,表明她们就是奉林逸的旨意来接她的,肖晶方惊喜答应:“真的吗?”

夏依浓拉着肖晶柔软的手道:“这还能有假?当然是真的啦!”

肖晶满心喜欢,突说出一句不相干的话:“依姐姐好漂亮哦!”

旁边的马紫芳不高兴了,她故作生气状:“紫姐姐就不漂亮?”

肖晶忙不跌道:“紫姐姐哪能不漂亮呢?我还没有说完嘛!”

马紫芳自嘲:“是我太性急了?”

三人就这样说笑着回到南单街九号。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虽同在一座府院内,同在一张桌上吃饭,但肖晶并没有与林逸说上几句话,更别说单独相处的机会了,肖晶有一种对林逸自然的敬畏感。

“林哥哥来了!”马紫芳跑得脸红扑扑,娇喘着气跑近。

“你们在玩什么呢?”林逸有兴致地问。

所有的人都停了下来,夏依浓道:“春天催人懒洋洋,我们在户外活动活动。”

林逸走近,道:“你们继续玩,我在旁边坐一会儿!”其实,他是想看看众美女娇喘吁吁的样子,怀有一颗色迷迷的心哦!

夏红偏不如他愿,道:“我不玩了!要玩你们玩!”她也落落地坐下,眼却是不瞧林逸。

夏依浓娇笑,也跟着坐下来,马紫芳与肖晶也只得坐下。

林逸好生失望,突想到什么,道:“春天来了,学校也开学了吧!肖晶你以前学什么的?”

肖晶拘谨道:“我以前在南方时上过高级中学,来到北京后,这里还没有高级中学,就停学了,自己在家学习。”

林逸转对夏依浓:“依浓姐姐!你帮她找所学校吧!现在不是有几所新大学招生吗?没有高级中学,让她直接报考大学好了,相信以肖晶的成绩,一定能考上。”

夏依浓眯笑道:“林郎!请放心,这方面我们早考虑了!”

林逸瞟一眼夏红,见其对自己还是不能释然,苦笑道:“我累了,进去休息一会儿!”说完疲倦地往书房走去。

下午三时,会议接着开。

这次,林逸让潘文华念政务院广泛征询过意见的各种建国方面的文稿。潘文华道:“国名:中华民族共和国,简称中国。国旗:金龙旗,红底金龙。红色象征人民革命,旗上的金龙,表示我们是龙的传人。”

林逸道:“国旗是国家的象征和标志,每个公民和组织,都应当尊重和爱护国旗。因此,为维护国旗的尊严,我们应该制定《国旗法》,统一国旗的形状、颜色、图案、制版定位、通用尺寸、染色牢度等技术要求;依法升降国旗,升旗时,必须将国旗升至杆顶;降下时,不得使国旗落地;依法换国旗,不得升挂破损、污损、褪色或者不合规格的国旗;依法使用国旗等等。”

潘文华接着往下:“国歌,《中华之盛》为中华民族共和国国歌!国徽,上面内容为左右两条金龙,一条脚踏长江,一条脚踏黄河,周围是长城。”

林逸道:“同样地,我们也需制定《国歌法》与《国徽法》以规范地使用它们。”

潘文华道:“语言文字,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以北方话为基础的普通话为国家的官方语言,汉字为官方文字。”

林逸道:“现在使用的文字太繁杂,不利学生的学习与百姓的使用,应该推行一套简化了的简体字,此事由教育部负责。文字与语言不能乱使用,也得有相应的标准与规范,要制定一部《语言文字法》以法律的形式规定下来,而文字的增加与派生都得依法而行。”

潘文华待林逸说完,接着道:“年历,采取公元制;国庆日,定在5月10日。”

林逸道:“开始有人觉得国庆日可有可无,这话不对。国庆是一种特殊的全民性的纪念方式,可以增强国家与民族的凝聚力。我们不仅要设国庆日,还要在国庆日上搞大规模的庆典活动,这能表现政府的动员力与号召力。国庆庆典能显示力量、增强国民信心,体现凝聚力,发挥号召力,岂能不要?”

大家频频点头,潘文华又道:“首都,定在北京,简称京,为国家的政治、文化,教育中心。”

这一点大家早有认同,毫无疑问一致同意了。

“货币,国家的法定货币是华元,中央银行是国家管理华元的主管机关,负责华元的设计、印制和发行。华元的单位为元,华元的辅币单位为角、分。1元等于10角,1角等于10分。”潘文华道。

林逸道:“随着今后科技的发展,可能会出现假钞,因此,华元的设计与制造要注意防伪,而华元的使用等,也要制定相应的管理办法,这方面由中央银行去办理,他们已累积了一定的经验。”

还讨论一些其它细事之后,林逸最后总结:“这几天我们讨论了许多有关建国方面的事务,这些东西都几易其稿,广泛征询了老百姓、专家、学者、政府公务员、军队将士等各阶层、各方面的意见,我们大多已拍板确定了下来,接下来的事情便是宪法的制定与建国的具体安排了。”

他放下手中的文搞,命令:“根据我们已确定下来的所有建国方面的文稿,由人民党宣传部召集相关人员草拟出一份国家宪法来,务必在5月1日之前完成,在5月1日时交由人民党代表大会讨论;政务院负责具体的建国事务安排。”

潘文华与刘汝明站起来接受任务。

目前中央议会还没有选举产生,只有暂时让人民党代表大会代替中央议会的职能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