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虽然刮起了风,可下午的天气依然很闷热。克洛斯回到家,有些没精打采的。苏露芝已经回到家好一会了,她兴高采烈地从厨房飞出来,象只鸟一样扑到他怀中:”亲爱的,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她和他来了个热烈的拥抱,之后她奇怪的看着他问”你怎么了,心事重重的?”

“是的,亲爱的”克洛斯放开她,把帽子挂到架子上,松开制服上的扣子,”你要告诉我什么消息呢?”

苏露芝搂住她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雷斯金将军特准我在下班后替他收拾办公室了,因此我就可以单独在他办公室呆上一小会,这样,我就有机会去拍那张你最想要的地图了。它就放在他办公桌上呢”

“苏露芝,亲爱的,别这么激动,千万要小心”克洛斯环抱着她的腰,望着她闪闪发光的双眸说。

他和她已经共同生活了好一段时间,他却始终没法深受上她。可她是多么的爱他,从她凝望他的那双深蓝色眼睛,从她在他身边表现出的巨大快乐,可他几乎不敢去正视她真挚的双眼。他尽可能地关心她,爱护她,无微不至,她是美丽的、温柔的好妻子,可他却没法让自己将心完全地交给她。

因为波夏特,因为伊斯,这都是他无法淡忘的人儿。对于苏露芝和伊斯,他心怀无限的内疚,可他真的无法阻止自己对波夏特博士的种种幻想,他为什么要知道她呢?为什么要见过她呢?这世上,为什么要有她呢?其实他几乎不了解波夏特,从那些很短的接触和传闻中,他只知道博士很年轻,对现代科技的掌握令人敬畏。正是这此不可思议的组合,使他无限的倾心与着迷。

但他的生活中,注定不可能有她。他先是深深地伤害了天真纯洁的伊斯,然后又和苏露芝,这个深爱他的美丽姑娘生活在一起。他为这种复杂场面感到无奈和折磨。可这中心人物,是他自己。他恨自己无法摆脱对波夏特博士的不切实际的幻想,恨他自己无法得到爱,也无法去爱别人。

“你总是这么担心我”苏露芝说

“是的,我当然担心”克洛斯强作微笑去面对她的无限情深的双眸。

“亲爱的,我爱你,我会小心”

“我也爱你,所以才会很担心”

苏露芝听到这话,冲他笑了笑:”今天你怎么了?为什么发愁?可以讲给我听吗?”

“当然”克洛斯搂着她在沙发上坐下,说:”那个可怕的斯托姆可能从档案中发觉了什么线索,他对几起我做过手脚的案件处理很有疑问,由此他确定我们这里需要搞一次秘密调查。”

“他有怀疑是谁吗?”苏露芝不安地问

克洛斯摇摇头:”不,他晢时还不知道谁可疑,但他可能会精心布置一次圈套,或是向上汇报,由上面来搞调查。”

“那怎么办呢”

“这段时间内,他暂时还不会动”克洛斯说”从明天说,他要先到空军基地去检察工作,这段时间,我们再找一个解决的方法”

他用手指敲了敲沙发的扶手,突然:”是啊,我得想法通知她提防这个人”

“通知谁?在基地的那位姑娘?”她问

“对,伊斯”他回答


伊斯坐在资料室的水泥地上,将摊开的图纸、资料弄得到处都是。她正在系统地整理资料,以做便尽快完成她梦想中的《喷气式发动机》一书的初稿。如果不尽快完成,以后更不知还来不来得及了。

到现在,她积累越来的各种试验、数据、理论都已差不多,她觉得已经可以形成一个完整的系统理论了。她心中为此感到很激动,第一,是本书一直是她的梦想,是她这几年来宝贵的经验和研究总结,如果不将她在这个设备完善、技术先进的基地所做的一切记录下来和话,那太可惜了。

第二,她想将凝聚她所有心血的这本宝贵的手稿作为表达心意的礼物,送给何尼斯,已挽回他对她失去的所有信任。

这个意义重大,因此伊斯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离开过基地了。总的来说,她一直都在有计划的积累,因此现在的工作只是将这些零散的东西系统整理和抄订成册。她为了挽回他的心,决定要亲手来做这累人的工作。

她正聚精会神地翻弄着,门突然开了,发出”嘭”一声,她吓一跳。

“谁?”她问

一个中等个儿,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尉推门进来。

“你是谁?”两人同时问对方

伊斯低下头去,继续翻她的东西,不理他。

“我是斯托姆,负责安全检查,小姐,你是谁?”


“伊斯”

“伊斯小姐,你在干什么?”他望着坐在地上的伊斯和到处的纸、图机警地问道。

“工作”她简短地说”请别打扰我”她这样说,但肚子里却几百遍地在赶他走了。

“工作”斯托姆说:”可现在几点了?”

“几点?”伊斯停下来,问

“1点!午夜1点,小组,我看过规定”他说”这儿是机密地方,现在绝对不开放,你是怎么进来的?你的职务是什么?”

伊斯气得朝他翻白眼:”我当然可以来这儿,倒是你,这时候来这儿干什么?”

“我再说一遍,小姐,我是来这儿进行安全检查的,我有权对这儿的任何人提出疑问”斯托姆开始阴沉下脸来。

“我也告诉你,我不想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伊斯恶作剧地针锋相对地回答。

“你,首先你得解释在这个时候单独呆在地这儿的合理理由,否则……”

伊斯不耐烦了,在这儿,就是她的天下,这个陌生的德国中尉居然这么盘问她,真是令她生气。不过,自从发生过一连多次针对波夏特的暗杀事件,她不敢轻易对别人说出她的真实身份。

并且,她连夜赶写这本书,为的是给何尼斯一个惊喜,要是提前走露了风声的话,那岂不失去了意义!

“爱呆哪儿呆哪儿”伊斯粗声大气地说:”怎么别人都不管我,你却想来管我”

“你到底是谁?”斯托姆也提高声音问道

“你不知道的话,我也没有必要告诉你!”

“我警告你,小姐!……”斯托姆几乎快气死了,竟然碰上这么敢对他如此无理的人,但这时,大楼的值班警卫听到吵声,赶紧上来。

“啊,博士,发生了什么事?”年轻的警卫问

“博士?”斯托姆瞪大了眼睛问

“是啊,你大概不知道吧,她就是波夏特博士”警卫指着伊斯说

“刚才你怎么不说?”斯托姆的口气立即改善了许多。

“我为什么要说?”伊斯很生气”难道谁都必须知道吗?对这个名字保密是规定,难道你不知道?”伊斯怒气冲冲地反问。

“你,哼!”斯托姆被说没下文,片刻他重新拿了威严来说”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所要进行的便是安全防范,这是我的工作,博士,我一样可以警告你!非工作准许,你一样不可以擅自来这些地方!”

“我偏要来,你,你,管得可真多!”伊斯情急气败坏,竟然在她的地盘上发生这种事,真是前所未有呢:”你以为,这儿的东西有什么够得上对我是秘密呢?”

斯托姆正要利用职权再教训她,可即个年轻的警卫赶紧对他说:”斯托姆中尉,算了吧,博士白天的工作就够多的了,晚上她还要整理资料,咱们别打扰她了,好吗?”

斯托姆并不敢真的和波夏特博士找碴,他边转身往外走,嘴里却还是说着:”安全措施就得遵守……”

“哼!”伊斯送了他一个白眼,又朝年轻的警卫笑笑,

吃饭的时间到了,各幢大楼渐渐安静下来,伊斯想趁这空闲时间赶紧了解一下这段时间的日程安排,过不多久,那个著名的炸弹专家将来这个基地。她得和他合作,进行一种威力巨大的新武器开发研制,风洞的改建就是为此而做的准备。

门突然开了,伊斯吓了一跳,她十分讨厌别人进办公室时不敲门。

“博士,你在干什么?”又是那个斯托姆

“你管得着?”伊斯合上笔记本,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地说:”这儿是我办公室,你有何高见?”

“现在是午餐时间,你为什么不去餐厅?”斯托姆一脸的疑问,他紧紧盯着她问:”你要一个人呆在这儿干什么?”

“这是我的地方,我不呆这儿呆哪儿?”伊斯也反问他:”那么斯托姆中尉,这儿可是机密基地,闲人不得入内”

“嘿,正因为如此,我才问你呢,尊敬的波夏特博士,我得提醒你,你可是这儿的安全薄弱环节!”

“什么?”伊斯差点就失去控制,马上她镇静下来,问:”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我在这儿干什么吗?”

“知道,我还知道,你是个曾经试图逃跑、自杀的抵触情绪严重的波兰小组!”斯托姆微笑着说:”我说的对吗?波兰来的顽固分子?”

“你!出去!我不想见到你!”伊斯气急败坏地叫起来:”你在胡说些什么!”她真讨厌这个陌生人居然去调查她的底细,她已经有些惊慌。

“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博士小姐,你这样的历史,我能不感兴趣吗?听说在这儿你一向非常的自由,自由得不可思议”他说着。

伊斯一声不吭地草草收拾一下,她在找机会开溜,否则她简直想和他打上一架。

他接着说:”我认为,我会让这儿变得密不透风,不让任何人有可乘之机,老实说吧,我不信任你!”

“哼!”伊斯慢慢绕到门边,突然就抽身跑掉,”喂,站住!”斯托姆冲到走廊上,可伊斯已经跑下楼去了,把他一个人扔在这儿。


伊斯赌气地独自回了城里,可回来也是无聊,她决定一个人去逛街。走在大街上,她的心情好了许多。她一直都在想看那本书,她急匆匆赶的那本书,就快完工的。她老在幻想将它送给何尼斯时,他会有何反映,他会望着她微笑,会给她一个拥抱,她发觉,她其实已经从心里,从现实中,喜欢上何尼斯了。可却由于一些令人感到好笑与无奈的原因,他这么深地误解了她,还打了她。

她想到那天为项链的事,他突然及时地挺身而出,要不是他,真不知那天她的下场会如何,她想都不敢想。那天在工厂时,他肯定伤心透了,为些还打了她,真够狠的。可要是他不是那么地真心在乎她的,会为此而打她吗?

伊斯摸了摸脸颊,不禁想得微微笑了起来,不过,好长时间没见到他了,他还在生她的气吗?这段时间她赶着写书,那他在干什么呢?越想就越是希望见到他。

突然,街边风一般地驶过一辆摩托车,擦着她的身边而过,吓了她一跳,车在她面前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了,那人摘下防风镜,叫她。

“克洛斯!”伊斯高兴地跑过去。

克洛斯对她笑笑,”在这儿碰上你真是太好了,你现在有事吗?”

“没有,怎么?”她问

“是,快上车,我们别处说去”说完,他又戴上了防风镜。

伊斯眉开眼笑地骑上去,开心地伸开双臂紧紧抱住他,摩托车跑得飞快,伊斯便将脸贴在他背上,让他结实的身躯为她挡开吹来的风。

车子一直驰到城郊去,在没人的地方,克洛斯将停下车来。伊斯便站到他面前去。

“今天你为什么没去基地?”克洛斯问

“还说呢,我才从基地跑出来的”伊斯噘着嘴说:”真是让人生气”

“发生什么事了,谁又惹你了?”克洛斯问

“昨天基地来了一个叫斯托姆中尉的人,说是检查什么安全工作,老是围着我找碴,真是的,连工作也要问个没完。”

“这个人!你对他怎么了?伊斯,千万别大意,别招惹他”克洛斯说。

“也没什么,我我只是和他吵了几句而已,他是谁?”

“他是上面的人,听我说。伊斯,小心些,我们必须要干掉这个人。”

“什么?”伊斯感到很吃惊:”你和他有仇?”

“不是,是因为他可能会对我感兴趣,我曾参与处理的几件事引起了他的怀疑”克洛斯说:”等他从基地回来,就会来进行调查的,我们必须提早行动。”

“我能帮上什么忙吗?”伊斯问,眼里闪动着要报复的念头。

“嗯,他怀疑你什么了吗?”

“没有,他不会怀疑我的,对了,这几天他就在基地,可不可想个法子将他引到那附近干掉?反正基地附近就是树林和山丘。”

克洛斯盯着伊斯看了一会儿:”可那儿的安全很严密,太危险……可的确不能等他离开基地,否则就太迟了,你熟悉那儿卫兵的巡逻路线吗?”

“当然,有一段很熟”伊斯说:”我可将地形图画给你们,到时我想法将他引过去,你们埋伏在那儿,行不行?”

“可先得想个办法以证明他在失踪时你不在场的证据才行。……伊斯,这样吧,我们冒一个险,我告诉你……”

伊斯凑过去,克洛斯悄悄告诉她,她点点头,忍不住的笑出来”好的,好的”

“那走吧,我们回去”克洛斯面带微笑地说。伊斯又坐回他身后,满怀激动地抱紧他。

在伊斯的指点下,克洛斯沿着一条崎岖的小路绕出城去,然后他俩顺着一条长满树林灌木的凹地走了很大一会儿。

“现在,小心了”伊斯气喘呼呼地说:”已经进到基地岗哨外围了,再过去一小段步可以见到卫兵的巡逻路线。我们得低头行走。”

“你怎么对这儿这么熟?”克洛斯问

伊斯笑笑说:”我常呆在基地,无聊的时候,我就找到这里来,这儿景色最美了,你没发觉?”

克洛斯这才环视了一下这四周,由于这儿时山丘背部的一条凹地,阳光照得到的时间很短,因此长满了浓密的树林、灌木丛生,到处可见随风摇动的各色野花,这儿的地势不但顷斜并且还很不平坦,到处高低不平,要是一个随便躲在哪丛茂盛的灌木下面,那么他不但可以很舒服地躺着,并且从许多地方都无法发现他。

“是个好地方”克洛斯说”在这儿要消失掉个把人很容易……”

“嘘,蹲下!”伊斯拉着克洛斯迅速躺到灌木的凹处去。

马上,在他俩上头便响起了卫兵的脚步声来,等脚步声走过后,伊斯对克洛斯说

“一般他们不会下这个坎的”伊斯指了下她们躲的凹处:”只需这样他们就看不到了”

“可是如果他们牵了狗怎么办?”克洛斯问

“一般情况下不会的”

伊斯说完,很熟练地在草地上躺下来,她靠着斜坡,很舒服地松口气,望着蓝蓝的天:”我最喜欢这种时候了,宁静又轻松,什么都不用去想”

“是啊”克洛斯也在她身旁坐下来,两人就在短暂的沉默中享受发这片刻的安宁。

“克洛斯”伊斯说:”战争结束后我们怎么办?”

“回祖国,然后每天都象这样的安宁的生活”

“那苏露芝呢?她是德国人啊”她说

“现在已经不是了,她会跟我走的”克洛斯随手扯了一根小草,又将它扯成两段。

“那”伊斯做起来望着他问”如果我不想回去怎么办?”

“什么?”克洛斯笑了:”怎么可能不想回去?原来你不是最是一门心思要离开这儿吗?”

“现在不是以前了”她说

“伊斯,这不实际,也是不可能的”克洛斯以为是因为何尼斯的缘故。

“是的,算了,说说而已”旋即,伊斯笑起来,”你能适应我过份的请求吗?克洛斯?”

“什么过份的请求?”克洛斯好奇地望着她,不知她望着他的黑眼睛里又在打什么主意。

“我可以吻你吗?”伊斯急匆匆地说出来,马上就急匆匆地凑上前去,也是急匆匆地不等他回答就轻轻吻了吻他。

克洛斯不禁笑起来,伊斯却面红耳赤。他抬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时候不早了,我们得走了”

“我不和你回去了,我就从这儿回基地吧”伊斯说:”可以帮我采几朵花吗?我可以装做来这儿采花似的”

“好吧,伊斯”

两人就在这附近兴高采烈地摘那些各色各样的野花。不一会儿,两手手里都已经有了一束盛开的野花。

克洛斯拿着摘到的一大束花转过来,伊斯正象一只大蝴蝶地扑在草丛中,她手中高高举着一束花,她那白底的印花的连衣裙越发的使她象一只草丛中的蝴蝶。

克洛斯看着她快乐地将一大朵最鲜丽最好看的花插到耳朵上的头发问,她嘴里还在轻轻哼着一首歌。

克洛斯直觉得眼前晃动着的,尽是波夏特的影子,她也可伊斯一样,有着娇柔小巧的身姿和满头乌黑的长发,要是有朝一日,他能和波夏特这样的一起渡过美好时光的话,他愿拿他的一切、自由、生命去换取。

伊斯跑过来,满脸灿烂的笑着:”啊,你摘的和我的一样多!真漂亮是不是?”

“是的,伊斯,给你,我要走了,再见!”他从幻想中回过神来,将手中的花束递给她。

伊斯激动的接过花束,她又幸福又得意,这可在克洛斯亲手为她摘的花呀,看着她那无限幸福与满足的模样,克洛斯不禁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再见,伊斯”他说

“好的,再见,克洛斯!”

然后,克洛斯便无限深情地注视着伊斯一只手提着裙子,一只手抱着很大一束野花,嘴里还哼着歌地走上坡去。

直到看不见她了,估计卫兵又会巡逻过来了,他才满怀惆怅与留恋地离开。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