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二十八章 马立克事件 第二十八章 马立克事件

摇滚情人 收藏 0 14
导读:矢车菊 第二十八章 马立克事件 第二十八章 马立克事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已经第二次了,伊斯都到广场喷泉边的椅子那儿,可一直没有谁来和她说话。今天,她特意多坐了一会儿,她心里焦急得要命,不是要发动机厂的地址吗,她这么巧地就知道了,可却没人来和她接头。要命,真要命,她看了一眼表,天又要黑了,她不禁冲背后那张空椅子骂了一句:”真要命!天哪”

背后有人轻声笑着敬了一句:”谁真要命?你好,伊斯”

“谢天谢地,你可终于来了”伊斯松了一口气

那在在她背面的椅子坐下,问:”有什么急事?”

伊斯低声说道”动物园背后那儿是一个飞机发动机制造工厂”

“怎么,在市区?你肯定?”

“我,我这几天都在那儿呢”

“你怎么能进那儿去?”

“我在帮助他们恢复生产,你不知道,那天的轰炸只造成一小点事故,用不了多久,那儿就又能全面投入生产,那个工厂规模不大,但效率很高”

“看来你做的东西还不少呢”

“我在尽力而为”伊斯回答

“好吧,这是个好消息,我们会马上通过电台送出去的,今后你要小心,尤其在发动机厂的时候,你要时刻小心,不要多逗留,知道吗?”

“知道”

“以后如有新的消息,你就和我联系,记住,我叫马立克”

“马立克”伊斯重复了一遍,这就意味着,她不再和克洛斯联系了,以后见到他的机会也大大减少了”那我怎么可以和你联系呢?”她问

“很简单,在下午6点以后你到这儿对面的那个教堂,进去一会儿,出来。几分钟以后我们在这我见,我会认得你的。”

“你在哪儿?”她问

“是的,伊斯,你接触到波夏特博士的机会多吗?”

“有什么事?”伊斯惊了一下,心里一下子感到十分害怕,果然,马立克说道

“上面要求我们从现在起最好抓住每一个机会干掉她”

“为什么?”伊斯大惊失色

“你不觉得她是个危险人物吗?怎么样?”

“这肯定不行,不可能”她态度坚决地回答

“如果你有她行动的消息,马上告诉我,让我们来想办法”

“这也很难”伊斯的心脏扑扑地乱跳:”我得走了,再见!”

“好吧,伊斯,再见”

伊斯起身来,几乎是失魂落魄地仓惶逃跑掉,天哪,她几乎不敢相信。他们竟然要杀她,要是突然有那么一天,他们发觉她就是波夏特,会怎样呢,克洛斯会不会毫不犹豫立刻亲手杀死她?啊,太可怕了,她不敢再往下想。


何尼斯走进办公室,很生气地将几张纸摔到法兰维斯面前:”看看这个,法兰维斯,太可怕了,敌人现在可等到波滋坦的飞机发动机工厂的详细位置了”

“这是什么?”法兰维斯拾起来边看边问

“我刚从技术处来,你瞧瞧吧”何尼斯说”这是我们才从无线电中截获中的东西,刚刚破译出来,这些不知隐藏在哪儿的电台,太可怕了”

“情况不妙”法兰维斯说:”马上就会有新的空袭了,这表明敌人在这儿肯定有高级间谍,会是谁呢?”

“看样子,他们最近也才得到的情报”何尼斯说:”最近有谁接触到这个工厂呢”

“何尼斯,这场灾难性的轰炸可能无法避免了,我们得马上加强这一地区的空防,只有这样了”

“可我得抓到这个人”何尼斯说

“怎么抓?”

“我们把最近到过工厂的人员全都召集过来,让他们通宵呆在工厂,如果他是间谍,那么他肯定也会知道轰炸的准确时间,如果谁要有什么反应,谁能露出来”

法兰维斯望着他,说:”好吧,你马上到工厂去找名单,我来找这该死的电台。下午我也会过去的”

“好,我这就过去”何尼斯收拾到公事包,就直冲工厂。


最近到过工厂的人并不多,基本都是军方的人员,让何尼斯感到惊奇的是,伊斯竟然也在此列,但听了工厂负责人的解释,没有什么疑点。不过,他还是例行公事地也将她叫到工厂里来。

现在,工厂各个办公室都呆着些人,走廊里由盖世太保的人加强了守卫,人们在相互小声地谈着话,谁也搞不懂今天这件事的真象。

何尼斯拿着一张名单,看见法兰维斯正在走廊上看手表,他过去,问:”伊斯来了吗?”

“来了,在那间办公室”

“我过去一下”何尼斯说

伊斯正在边喝茶边跟其他人说笑着,看见何尼斯过来,她不禁问道:”何尼斯,叫我们来这儿,到底有什么事啊?”

“伊斯”何尼斯坐到她身边,轻声说:”没有什么事,你不用担心”

大家你望我,我望你,不知盖世太保在搞什么名堂。

大伙都感觉很不自在,因为不时的,会有几个盖世太保过来转上几转,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只有伊斯很无所谓在东吹吹,西吹吹。

何尼斯来到外面的走廊上,对法兰维斯说:”真难办,我瞧不出什么来”

“也许今天不会有空袭,如果今天无事……”他正说了一半,电话铃响了:”喂,……好的,知道了”他放下电话,同时警报响了。

他望了何尼斯一眼:”大批轰炸机正朝这个方向飞来,可好象谁也没动静”

正说着,人群叽叽喳喳的从各个房间涌出,要求到安全的地上防空洞去,伊斯有些惊恐地跑来,紧紧站在何尼斯身后,她刚才没有什么反应,那是因为她并不知道盟军轰炸的准确时间,这一点,他们可是没有想到。

“伊斯,站在这儿干什么,到地下室去”何尼斯对她说:”飞机马上就要到了”

“不,我不去,我要和你在一起”她说:”行不行?”

“伊斯!……”何尼斯不知说什么才好。

这时,天空中传来一片嗡嗡声,紧接着,猛烈的轰炸就开始了,楼房的四壁也在震颤着,伊斯呆呆地站着,”我想跟你在这儿,看轰炸”她说。

“到地下室去!”

“不!”

几颗炸弹落在了很近的地方,墙上的水泥块一下子砸下来许多,气浪打破了许多玻璃,伊斯一声大叫,就扑到何尼斯怀中。

“炸弹离这儿太近了”她说

“是的,伊斯”何尼斯抱紧她”这儿很危险,敌人已经知道了这儿的准确地点了,今天他们可能会炸得很准确”

“既然这儿很危险,那你们叫大家来干什么?”她问

“如果是谁泄的秘,那他一定知道今天的轰炸,肯定会表现出来”

“找到是谁了吗?”伊斯问,她真想笑

“不,还没有”

他们想要登上旁边一个高炮塔去,但又不得不下来,退里塔里去。因为猛烈的轰炸使四壁坚实的塔也摇晃起来。炸弹越来越准确地投向了这边,炸弹爆炸的气浪将几个高射炮手直抛了起来,撞到墙上受了伤,爆炸声接连不断,持续了十多分钟,伊斯一直紧紧拉着何尼斯的手,不敢有半点放松,所有人都一声不吭,等待 轰炸过去。

不爆炸声小了许多后,大家一齐跑出来,赶回工厂去,到处一片尖埃,倒塌的墙壁变成了一堆堆散乱的砖瓦。大家惊恐地发现,工厂好几幢楼已着了火,还有好几个大的装配车间被炸中了一部分。损失非常严重。

多数人都迅速去救火,连伊斯也冲进大楼,当个别定时炸弹还在附近爆炸时,就首先去抢救那些珍贵的图纸和文件。

楼道里烟雾迷漫,伊斯满脑子在想着图纸,图纸,工厂的几个女秘书去抢救文件。一个身穿工厂制服的人悄悄躲在伊斯附近,看着她

保险柜门打开了,伊斯大声叫道:”图纸,图纸,它在哪儿?在哪儿?”

她将一大摞图纸小心地抱在怀里往外走,一个人叫住她:”啊,你怎么在这儿?波夏特博士,快下去,这是什么?”

“图纸!”她回答

“上帝保佑,它们还在”那人说道:”暂时就交给你了,博士,图纸在你这儿我就放心了,快下去吧”

躲在墙边的那人吃了一惊,他掏出一支手枪,握在手里,悄悄跟在伊斯身后。

伊斯正转到一个没人的走廊上,突然一个声音大叫了一声:”波夏特博士!”

“什么事?”她应声转回来”马立克!你!”随后,她看到了他手中的枪,瞬间,她大脑轰轰的一片混乱。

“你好啊,波夏特博士,难怪呢”马立克阴笑着。

“这个,你听我说”伊斯恳求道,她的又腿都已经软得快走不动路了。

“你还有什么好说?哼!波夏特博士!”他阴沉着脸恶狠狠地用枪指着她,说:”走,到楼顶去,快!”

又一声轰响,整幢楼抖动了一下,水泥块哗哗啦啦掉下来,楼道里杨起一阵尘,伊斯脸色苍白,她小心地说:”这里很危险,等轰炸结束,好不好?”

“现在就到楼顶去,快点”

伊斯一点办法也没有,她只好抱着重重的一大堆图纸步伐不稳地跟他来到楼顶,从这儿可以望得到附近许多地方着了火,工厂一片狼籍,这回炸弹投得十分准确,许多厂房被轰为了平地,对岸的一幢大楼塌了一半,从倒塌的墙那侧可以看得清一间间露出来的,没了一面墙的办公室,纸片有的着了火,有的到处飞。

伊斯他俩在的这幢楼被炸中了一个角,从房间里窜出的火苗已经点燃了楼顶上可以燃烧的东西,黑烟到处一团团的冒起来。

“停下,现在,把你手里的东西扔到火里去”

“不!不!”伊斯叫起来,这可是她们无数心血的结果呀,她怎么舍得呢,她紧紧抱着图纸不放,并一步步后退。

“这可由不得你,伊斯,你是波兰人吗?”他盯着她问

“当然是”

“可你为什么又是波夏特呢?为什么要帮助德国人?为什么?”

“伊斯,我们一直都被你欺骗着,德国人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说啊!”

“可是我并没有出卖过任何人,难道我给你们的情报有假吗?难道我为你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是假的吗?有吗?”她喊着:”我是清白的!”

“可你是波夏特!我得执行命令,你知不知道,你对德国的贡献有多么大,你杀害了我们多少同胞,你知不知道?”

:”不,不知道,我什么也没干”

“没干?你的先进的技术帮助他们制造了多少先进的飞机?使他们有了多少成功的空中轰炸,格斗,对着人群扫射!你是刽子手!”

“不是!”伊斯浑身发抖,她紧紧咬着牙,竭力想忍忍住眼泪。

“不是?你的手在发抖,伊斯,把它们扔到火里!”他大叫道

“不!”

马立克扑过去,两下三下抱过图纸,并扔到火里去,伊斯哭了,伤心地看着图纸卷了起来,在火中变成黑色的灰烬。

“伊斯”马立克说:”也许帮助过我们,但你是波夏特博士,我必须杀死你!”

“啊,不,不要,求求你了”伊斯痛哭流涕地恳求道:”千万别,求你,求你!”

“没有用的,你不能留在德国人手中!”他用手枪的指着她,开始瞄准。

伊斯大叫一声,掉头就跑,可她在楼顶边呆住了,这边已经没了楼梯,一个空空的大空缺,她直接就看到了工厂的大院子。

“伊斯!”何尼斯在下面吃惊地叫起来,他惊恐地看到伊斯出现在楼顶边缘,犹犹豫豫地望着下面。

“别!伊斯,回去,别这样!”他绝望地朝着她喊:”别跳下来,快回去!回去!”

叫声引得好多人都望到了她,她站在边缘,朝着下面绝望地摇头,然后听到了她小声地哭声,她朝背后望了眼,用手背抹了一下脸颊,她又小心地朝前走了一步。

“不!”何尼斯大叫道,他简直要魂飞魄散了。

“见鬼!他妈的越忙越添乱!我真想毙了她”法兰维斯说道:”你,你,赶快上去,把她弄下来”他对两名士兵说

“不!”伊斯叫了一声,她又看了看对面,可马立克又近了一步,他和她保持着一段距离,以使地面上的人看不见他。

伊斯绝望地蹲下身子,双手抱着脑袋,嚎啕痛哭。

“伊斯!”下面何尼斯又叫一声,”千万别动,别动!”她望见了他,可她真恨啊,她不想死,她还要回到他身边呢,。这一切才刚刚开始,美好地开始,难道就要死了吗?死在自己的枪口下,她已经有些绝望了。

“天哪,她是不是真想往下跳?”法兰维斯问

“不知道”何尼斯紧张地回答

“伊斯,对不起,再见吧”马立克说:”我也不想杀你,可你为什么要是波夏特呢?我恨你,恨你,你是波兰人的耻辱!”

突然,一声爆炸声,不知什么地方落下的定时炸弹爆炸了,气浪抛起的水泥块打倒了马立克,伊斯一声尖叫,她是蹲着,也被推得往外倒,她滑落到楼的边缘,她死命的抱住一块爆炸中突出来的水泥经,一动不敢动,她的又腿已掉在了楼外,她除了死命抱着水泥一动不动,其余的什么念头也没有了。一个巨大的铁架慢慢倒了下来,轰的一声砸在伊斯面前,伊斯闭上了眼睛,由于这个意外的变故,刚才那个要杀死的人却转眼死在她面前,铁架砸在了他身上。

伊斯觉得等了很久,很久,有人把她提了上去,她睁开眼睛,是两个党卫队的士兵,她浑身瘫软,就象一团面似地坐在地上,面前是被风吹得快散光了的图纸灰烬。

何尼斯和法兰维斯跟着冲了上来。看到他安然无恙,何尼斯感到有说不出的愤怒。他扑过去,揪着他的衣服,坚决而愤怒地说:”从现在起,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伊斯,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一面对我花言巧语,一而却是想逃跑或自杀!”

“哦,不!”伊斯没有一丁点力气,只能轻声说

“你总是把感情当儿戏,一次次欺骗我”何尼斯大声地说:”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再也不!”

他一把将她拖到边上:”现在还想往下跳吗?”伊斯轻轻摇摇头。她现在还没从刚才回过神来,满心只是刚才死里逃生的喜悦,她根本没在意他说些什么。

“你一边给我甜言蜜语,一面却要在我面前自杀,给我折磨你很快乐吗?”他揪着她的手已经在微微颤抖:”现在我在你面前了,要跳就跳吧,我不会拉着你!”

伊斯摇摇头:”不了!不了!”她满心里,只是无尽的高兴,她努力转回头,看见他注视着她的双眸,不禁微微笑了起来。

“图纸!”法兰维斯大叫起来:”她烧了的图纸!该杀的!”

伊斯想也没想,只点点头,反正没人要杀她了,她又活了下来,其他的事再也管不着了,以后又说吧。何尼斯愣了一下,他一把将她扯起来。

“何尼斯!”她说

可他却狠狠地一拳将她打倒,她叫也没叫,被他打得转了过去,静静在伏在地上,一动不动,所有人都惊呆了。何尼斯好象觉得不解恨,又扑过去将她抓起来,伊斯的嘴角破了,血滴了下来,她的头嗡嗡直响,她也不觉得疼,只是高兴,高兴,她只知道她又能活下去,别的以后再说吧。

何尼斯看了一眼,又一拳将她打倒,这下,她终于轻轻地叫了一声。努力想要弄清发生什么事,她被打糊涂了。

他又去抓起她,她现在被打破的地方更大了,血也直滴到了下巴上,还滴了下来,她满脸迷惑。

“何尼斯”法兰维斯赶紧冲过去拦住他:”够了,住手!住手!”

“你让开,真他妈的让人受不了!”何尼斯叫道,”谁还能想得通?我竟然会相信这种人!”

“住手!何尼斯!放开她!”法兰维斯拼命拉住他的手,想将伊斯从他手里扯开。

“你让开!”何尼斯冲他叫

“冷静点!你这样会打死她的,放开她!”法兰维斯终于将伊斯从他手中扯开,伊斯又软软的倒在地上,一点声息也没有。

“你们将她弄下来”法兰维斯对那两个士兵说

“是,长官”

然后,他便拼命将气愤冲昏了头脑的何尼斯硬是拉了下去。

伊斯是被那两个士兵半扶半架的弄下来的,她双腿发软,头晕脑涨。她用手摸了摸脸,现在她终于感到疼了,一边嘴角肿了起来,她一看手指,天哪,她滴了许多血。

她迷惑不解,何尼斯为什么要那么狠地打她?他以为她要自杀吗?真好知,还是因为那些图纸?她心里也为马立克感到难过,虽然他想杀死她,可他毕竟是自己一位英勇的同志,他死了,伊斯又松了一口气,没人知道她的秘密了,她不希望他死,但他不能不死,不然的话,她就活不了。

伊斯被送回家,由于太疲倦了,她睡了一大觉,等她起来, 已经没法去基地,她的一边脸还是很疼,她跑去照镜子,这才发现情况很糟糕,嘴角那儿贴着一块胶布,一额一动就疼,腮帮子又青又红又肿,她不禁感到很愤怒,他干嘛他她!

伊斯怒气冲冲地就去给他打电话

“喂,何尼斯!”她口齿不清地说

“是我”他冷冰冰的说:”什么事?我工作很快”

“你!你昨天为什么打我!”

“对不起,伊斯”

“为何这么生气,怎么?”她奇怪地问

“问你自己去吧,你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烧掉工厂的图纸,你应该明白,这是图劳的,还有,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当我的面去自杀?为什么?”

“我……”伊斯突然发觉,没话可说了。她不可能告诉他:”那图纸是马立克烧的,她并不是要自杀,而有有人拿一枝枪瞄着她,可她一说马立克,他们仔细调查,那穆素兰肯定得完蛋,接下来也就是克洛斯,她,真难办。

“我不会再相信你了,伊斯,你已经掏空了我的心,我不愿再受你的折磨,你的耍弄了,再见吧”

“不,不, 何尼斯,……”

“收起你的所有虚假情谊吧,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就是这样!”

他说完就挂上了电话,伊斯愣住了他说完就挂上了电话,伊斯愣隹了他说完就挂上了电话,伊斯愣住了,她六神无主,茫然不知所措。

晚上出门的人少了许多,因为轰炸的缘故。伊斯快步走在大街上,她得冒险去见穆素兰。

在她闪身进门后,穆素兰迅速关上了门。

“伊斯,你怎么了?”他惊奇地看着她的脸问

“是何尼斯揍的,他以为我把工厂的图纸给烧了”她说:”马立克死了”

“什么?发生什么事了,天啊!”

伊斯便将昨天下午在轰炸中发生的中告诉了他,只是她省了他发现她就是波夏特,并要杀死的事。

“德国人发现我们的电台了,快让他们停止活动吧,还要更换密码,他们已经破译了它”伊斯说

“是的,我会马上去通知,我为马立克感到难过”

“我也是,他到工厂去干什么?”伊斯问

“他在轰炸中发出了信号弹,好让盟军飞机找到目标,我们就告诉他这很危险,可他却非要去,他是个勇敢的人”

“是的”

“伊斯,你自己也要小心,以后这类冒险事不要干了,当心引起敌人怀疑”

“怀疑?”伊斯笑了起来:”我一直如此,总是很不合作,大不了他会很气,但绝对不会怀疑”

穆素兰关爱地说:”可你也要注意保护自己,知道吗?”

“知道,克洛斯回来了吗?”伊斯问

“回来了,他这段时间比较忙,不过,从他那儿,我们可以听到不少好消息,德国的末日就要到了,他们嚣张不了多久的。”

“是的,我得走了,我不能久留”伊斯有些失落地说:”再见!”

“保重,伊斯,再见!”

伊斯心里空空落落的,德国的灭亡本应是她们的目标,可对于祖国,她又算什么呢?她是波夏特,她有那无法去除的纹身。只有德国存在她才能存活,她到底属于什么呢?战争刚开始时,在她刚来到德国时,她坚决抵制德国,可现在呢,这儿有她离不开的人,有她忘不了的经历。如果战争结束了,祖国还能容纳她吗?绝对不可能,因为波夏特,因为纹身,因为何尼斯!可如果德国失败的话,谁来保护她呢?

她感到了绝望,感到了失落,感到自己就象一个被人抛弃的孤儿,一无所有,无家可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