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二十七章 伊斯的信 第二十七章 伊斯的信

摇滚情人 收藏 0 0
导读:矢车菊 第二十七章 伊斯的信 第二十七章 伊斯的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现在,基地又开始动工,进行风洞的扩建。

伊斯呆在基地,心中却老是在惦记着那晚上的事,她跑是因为她不敢去面对他,不知要怎样去面对他,但,总不可能永远这么躲着他吧。难道真的象伏烈说的那样去讫求他的原谅,这样就能回到他的身边吗?她在想着她与伟林茨订婚的事,无论如何已经深深伤害了他,怎么办呢?

有人敲了敲门,湦伯中尉推门探进一个脑袋来:”啊,伊斯,你在,已经下班好一会儿了,怎么有事吗?”

他见她其实在那儿呆坐着,无所事事。

“不,没有事,只是不想走。”她回答

“何尼斯上校给你的东西,他让我交给你,等了一会儿不见你下来,我便上来了,没打搅你吧?”湦伯走进来,将一个蓝绒布面的漂亮盒子放在她手中。

伊斯跳了起来:”他呢?他呢?他来了吗?”

“他早上就来的了”

“哼!”伊斯哼了一声,她一直都在啊,他为什么赶那么远的路来,望也不望她就走呢?她好失望。

“谢谢你,湦伯”她又坐回椅子上。

“我要走了,伊斯,打搅你了”说完,湦伯关上门出去,让她一个人呆着。

伊斯打开盒子,瞬间她的头嗡嗡直响,是那挂玫瑰花坠子的银链!他已经将断掉的地方接上了,并又在花朵中间镶了一颗沉黑的水晶,浓浓的一片漆黑,它深深处却隐隐透着逼人的光辉。她的心就被这道黑色的光辉所深深打动。

瞬间,她已经下定决心,恨不得立刻变成一只小鸟飞到他的身边,象个奴仆般忠诚地依赖在他身边。可他会见她吗?会象以前一样地原谅她吗?只有从来再开始了,从头再来。

伊斯抽出几张空白的纸来,开始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地写信,她写写划划,就象个第一次写情书的女孩子,怎么都找不到合适的句子。

“何尼斯”她写道,然后又撕掉,重新写”何尼斯上校:请你千万读完它,别看也不看就扔掉,好吗?我的心情即紧张又沮丧,我想形容一下,但不知从哪儿说起。其实,其实……”,她写了好几个其实,就是不知下面要怎么说,她定下”其实我喜欢你浅绿色的眼睛,喜欢它们凝望我,喜欢你对着我微笑,喜欢你的怀抱,喜欢……”她重新读了一遍,自己都忍不住起来,她脸红着飞快地在上面划一些横线划掉,她歪歪头,继续写:”我实在找要写的话,可不可以从 很久以前说起,这都是我很久以来不知为什么一直没对你说的话”

她从那辆小梅塞得斯牌汽车说起,又说到那次渡假时森林中发生的事,她假装蒙面大盗,又说到哈特梅上校,又说到她刚到德国不久时那回她和他走夜路的事,她七绕八绕,一气写了两个多小时,字也越来越乱,可她完全沉醉到那些美好的回忆中去了,只写到手疼极了,她才发觉这封信足足写了8页了,好重的一叠。她终于吱吱唔唔地写到她刺他一刀的事上,小心翼翼地肯求他的原谅,但她就是不提伟林茨的事,最后,她有些不好意思的写上:”唉,真不知你到底会不会读到这儿,你要是现在就坐在我对面的话,肯定要拍着我的脑袋说:”怎么这么啰嗦,但我实在说不清,因为我很发愁的事是,我做错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有的连我都已经记不起来,要请你一件件都原谅的话,我心里可没有这个底,我很希望,但却不敢去 ,至少现在不敢,只要你读读这信。现在,你读完了吗?


她松了一口气,将信封好,规规矩矩地封好,这么厚一封信,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然后,她兴高采烈地把信寄出去。

她感到有点累,但却又马上跑到风洞建设封术中心去,象个学生一样地去翻阅各种资料,去学习风洞的原理构造,一是为了以后的试验打好基础,二是因为这是德军的保密很高的技术,她不可能将图纸偷出去,她就只能拼命学习,自己亲自来了解它,将它记在头脑里,一旦可能,她就能马上将它提供给穆索兰。

何尼斯正满意地和法兰维斯谈论着。

“对伊斯的跟踪我看就到此为止吧,可以结束了”

“我猜她的表现一定是正中你下怀是吧?”

何尼斯点点头,说:”可是以后怎么办呢?她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要怎么办?”法兰维斯问:”现在她们的工作是越来越重要了,千万一定不能出现意外的,你明白吗?你应该时刻接近她,了解她的每时每刻的状态,这是你的任务!”

“别再这么说了……”

“上校,你的信!”一个秘书拿了厚厚一封信来,递给他,他看了一见,感到十分的意外,他望了法兰维斯一眼,眼神有些按奈不住的喜悦。天啊,这么厚的信,她到底说些什么呢?

他撕开,抽了信来,法兰维斯稀奇古怪地看着他”是伊斯!”何尼斯笑着说。

法兰维斯更是瞪大了眼睛感到莫名奇妙。

“哈哈哈!”何尼斯忍不住的大笑起来,伊斯的信真是有意思极了。

“很好笑吗?”法兰维斯问道:”都是什么?”

何尼斯给他递过一页来,他一看,也忍不住的笑起来:”很有意思嘛”

“是啊”何尼斯看着,脸上不可掩饰地流露出高兴和满足来。

“还有呢?”法兰维斯问

“不,不,不,可不能再给你看了”何尼斯微笑着,起身溜到墙边的沙发上独个儿舒服的仔细读信,也随她一同深深沉到美好的回忆中去。

读完,他跳起来,去抓电话:”怎么,沉不住气了,要给她打电话?”法兰维斯问

何尼斯看了他一眼,又放下电话:”你说得对,再看看她有什么下文没有”

“对了,年轻人,遇事就得稳沉一些,否则,很容易失败”

“很有道理”何尼斯说:”这也许就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隔了一天,伊斯的信又来了,仍然是厚厚一封,还象第一封一样,她东扯一会,西扯一会,都是在回忆过去和他在一起的每个时刻,何尼斯也象个初次恋爱的小男孩一样,仔细读每一个字,甜蜜而且满足地回味每一件事。他不曾想到,这些小孩子的把戏他竟然还是深受感到,深深陶醉其中。

伊斯早早回了家,她要赶紧回她那间书房,把脑子里的东西记下来。

好象这几天来没人跟在她身后了。她发觉, 她不由感到很愉快,这段时间以来,这种摆脱不了的跟踪真是让人受不了,以致于她做事说话都不得不多加小心。自从那天克洛斯之后,她就再没去接过头,也不知那边情况如何了。

天快黑了,伊斯兴高采烈地独个儿逛在大街上,没有人随时地暗中盯着她,她感到自由与愉快,甚至有些得意地往街两边的橱窗里东看看、西看看。

一个架子顶端着一个深绿色的手提包,真是漂亮,伊斯盯着它看,心里想,它可以配一条短裙,有腰带的短裙。

“哎哟!”她失声叫起来:”对不起……先生”她居然和别人撞上了!

“没关系,小姐 ”那人回答,突然,那人压低嗓门对她讲:”二十分钟后,到广场南面喷泉边的椅子那儿去,听清了吗?”

“听……清了!”伊斯 了一下,随即又感到很高兴。

喷泉边的椅子是背靠背的,旁边有一盏很亮的路灯,有个年轻男人的椅子埋头看报纸。伊斯慢慢走过去,背对那人坐下。

“我们家乡的院子里曾有一棵小橡树”他说同,这句话就是表明了他的身份

“你好”轻声说

“你好,伊斯”那人说:”据我们观察,对你的跟踪已经撤消了”

“哦,克洛斯呢?”伊斯问

“他渡蜜月去了”

“什么,他已经……结婚了?”她惊奇地问

“是的,伊斯,你上次送来的胶卷太好了,就是那个伟林茨大尉偷出来的那份,上面特别发来急电对我们表示嘉奖呢”

“嗯”伊斯听见这消息,毫无激动,她听到克洛斯渡蜜月的消息,还是不可自制的陷入了深深的失落中去。”都有些什么内容啊?”她漫不经心地问

“是一份德国新式喷气式飞机的生产详细计划”

“太好了”她回答,她不由得想起了伟林茨,怪不得他要冒生命危险去偷盗它。

“伊斯,在以后的日子你要担心,因为盟军要对这些生产地进行轰炸,具体日期时间不清楚,反正你要很小心,不要在基地或是工作呆到很晚,记住!”

“好,我知道了”她回答

“还有,伊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发动机厂具体在什么地方,你留神一下,这些生产关键零件的工厂,它们一旦被炸,就很能使军备减产?”

“好,我记住了,以后怎么联系呢?”她问

“你别担心,你等待就是,这段时间,你还是千万别去生穆索兰那儿,安全必竟是最重要的”

“是的,我也这么想”

“好,没有什么了,祝你一切顺利”伊斯”

“那我走了,再见!”

“再见!”

伊斯起身来,往回走,天阴沉下来,可能马上就会下雨,她没带倍伞,得赶紧回家去。

可是没走多久,雨便落了下来,她真后悔为什么不开车出来。如果雨再大一点的话,她就得跑到哪个商店或是酒吧去避雨了,可她并不想在大街上多耽搁。

雨点不停往下落,并且越来越大,伊斯将她的手提包顶在头上匆匆向前跑,看来,她是不得不找个地方避一下了。

“哎!”突然,她叫起来, 一头撞在一个人身上,她抬头一看,一人人正笑着看他。

“何尼斯!”伊斯高兴得笑得格格的一下子紧紧拥抱他。

“干嘛拉着我?”伊斯问

“不挡住你,你不是就跑了吗?快到车上去吧”

伊斯赶紧钻进他的车里,乐滋滋地看着他”你要去哪儿呢?”他问

“回家”,她说

“好吧,回家”他笑笑,一直将开地她住所门前的台阶旁边。

他也一同跟她进去:”现在我们回到家了,是吗?伊斯?”

“哈!”伊斯笑起来:”什么我们呀!你真见鬼!”

何尼斯舒服地做在又宽又软的沙发上,伊斯扑过去,趴在他身边,轻轻地问:”你收到我的信了?”

他点点头:”当然”

他没什么表示,伊斯急了:”怎么你没看?”

“没看,那么厚的信,我想,内容肯定很丰富,我在等待你亲自跟我讲,我才不去看呢。对吗?伊斯?”

“……”伊斯的笑容无奈地放下来了,”你为什么不看?为什么呢?”

“你为什么发愁呢?伊斯?这很重要吗?”

“当然了,很重要”

“为什么你不想亲自对我讲?”

“唉”伊斯叹口气,”我不好意思呗!”

“哈哈哈!”何尼斯大笑起来:”是不是觉得自己做错什么事了?”

她点了点头

“说说吧,都有哪些呢?”他含笑问道:”一件件说给我听”

“不说”

“你不说我也知道”他说:”我怎么可能不看你的信呢?是不是?伊斯?”

“哎!”伊斯一听,气得大叫一声扑将上去,将他扑倒在沙发上。

“哎哟!这么凶干什么!哈哈哈!”何尼斯笑道

“你难道不生我的气?”她问

“你这么凶,我怎么敢生呢?”

“真的?你肯原谅我?”

“你说呢?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嗯,你太坏了!太坏了!”伊斯终于放下心来,扑在他身上身上用拳头去打他。

他一伸手抱住她,沙发不够宽,他俩就这么紧紧挤在一起。

伊斯靠着他,合上眼皮

“怎么了?”他轻轻地问

“一靠着你我就要睡着,不知为什么,每回都这样。”她回答

“我们什么时候能不分开呢?”他问

“现在”

“不,我是说以后”

“我不知道,我害怕或是结婚什么的”

何尼斯笑了一下:”过去的事就别想再去想了,你应该多想想以后”

“可是……,好吧”

“我真不懂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他说

“有时我也不知道,因此老是做错事”

“其实我看得出来,你一直喜欢的,也只是喜欢那个克洛斯中尉,是吗?这是为什么?”

“……”

“我说的是对的?”

“不,不对,他现在已经渡蜜月去了。你却还提他”

“好吧,我不提了,可是……”

“什么,你总是不相信我”她说:”我多么想能重新开始,就好象过去的一些事从未有过,你不想这样?”

“不,我也想,只是,有些事情怎能忘得掉呢?比如说我曾那么狠狠地打过你,你那么意外地刺我一刀,现在想起来我都还感到不可思议,你给我很不安全的感觉”

“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但这些你又忘得掉吗?”他问

“……”

何尼斯抬手看了一眼时间,他轻轻放开伊斯”我得走了,今晚我得去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

“好吧,不管我如何的恨你,我也是爱你的”她低头说

何尼斯笑了:”傻瓜,怎么现在才说呢?我也一样,爱你,也恨你”

“恨我什么?”她奇怪地问

“总是想尽办法不愿呆在我身边”他拉拉衣服,戴上帽子:”好了,再见!伊斯!”

“再见!”她送他到门口,小心地吻了他一下。天已经黑了,雨还在下,看他已经离去,伊斯回到屋里,满心激动地回味着刚才的话。


伊斯正在甜美的睡梦中,正是半夜,突然,响起了一阵尖的空袭警报。伊斯一下子惊醒过来,在很短的时间里,周围很静,不一会儿,她就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飞机投弹的呼啸,炮弹爆炸的巨响,她紧张地听着,响声离地面还有一段距离,因为她的住所已在城边,不会是轰炸目标。因此她只是一头钻到枕头下面,将枕头紧紧在压在头上。

可她依然还是听得到飞机的呼啸声,爆炸声,高射机枪不停息地嗒嗒声。

以前这一切她还在波兰的时候曾经经历过,那真是令人感到万分恐惧的日子,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再经历过了,可现在,炸弹也终于落在了这儿了。

不过这次轰炸只持续了一小会儿,大概只有十来分钟吧,然后爆炸声停止,高射机枪也不再响了,继而响起的是一片消防警报声,她明白,轰炸中肯定也投下了一些烈性的燃烧弹。

她早早起了床,赶到基地去,还好,基地几乎没有遭到任何轰炸,所有建筑都安然无恙,附近落下的一颗燃烧弹也被马上扑灭了。

她还没回到办公室,便被人叫住了,一个匆忙奔跑的下士挡住她:”波夏特博士,请你马上到4157发动机厂报到,那儿昨天夜里被炸中了一条生产线,上面指示要优先恢复生产,他们提出一个暂时替代计划,需要和你商量”

“好吧,我马上去”她说

“要不要送你?”下士问道

“不用,我自己去吧,地址是什么?”她问

“好吧,博士,给你地址”下士在她笔记本上记了一个地址。

伊斯驾车直接去了那个工厂,让她感到惊讶的是,这个工厂既不在郊区,更没有躲藏在山里,而就竟然是在城市中,在市动物园的北面,她真是没想到。

看完被炸的车间及工厂提出的暂时替代计划,伊斯不禁问道:”怎么这么重要的工厂竟然不建设在山里或是树林里?我真想不通”

工厂的那个长得又矮又胖的负责人耸耸肩:”博士,这个厂是在战前就建造的了,当时哪里去想到今天呢?”

“那你们也不打算搬迁吗?”伊斯问:”以后肯定还会遭到轰炸的”

“可现在搬迁是绝对来不及了,绝对,你知道吗,搬迁这样一个工厂,要多少的投资?这要多少时间,也绝对不合算”

“那怎么才能就会以后的空袭轰炸呢?”伊斯又问

“哈”那个负责人笑了,将双手一摊,对她说:”博士,这你也看到了,昨天夜里的轰炸说明敌人根本就不知道这里,这颗炸弹不过是碰巧落到这儿的,他们总是去炸什么公路、桥梁了的。有谁会想到这么一个工厂竟然也会建在城市里。包括你,亲爱的博士,不也感到惊奇吗?”

“那倒是”伊斯也笑起来,不过,说这句话时,她却万分得意地在肚子里叫着:”可现在我可知道了这一秘密,哈哈哈,你就等着瞧吧,等着瞧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