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车菊 第二十六章 项链 第二十六章 项链

摇滚情人 收藏 0 0
导读:矢车菊 第二十六章 项链 第二十六章 项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4/


一大早,伊斯便跟伏烈他们坐上一辆不知哪儿弄来的一辆旧卡车,沿着小河走过10多公里,来到那个小村庄。

伏烈的妈妈很高兴他们的到来,伏烈这次回来,一是要和母亲告别,二是最后一次回来看看家中的房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修补一下。

一整个中午,大家都在忙着加固一下屋顶,拾掇一下粮草仓库。直到吃过晚饭,就像上次一样,伏烈取下那把挂在墙上的金色吉他,深情地最后弹奏一曲:”我亲爱的朋友,我们不会分别太久,我亲爱的妈妈,不要把我时时挂牵,我们是一群年轻年轻的小鸟,踏上生命的旅程,……”

伊斯和其他人围坐在木桌边,炉子里的木柴烧得正旺,伏烈的妈妈依然那么慈爱地凝望着她的儿子,那目光中充满了无限的爱,伊斯看得妒忌万分,被这么深厚的爱包围着,真是幸福死了,在妈妈的面前,伏烈就象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这时所有人都跟着伏烈轻轻的唱起来:”

来,来,我们一起再唱这支歌,

它会伴你到天涯,到海角,

唱吧,唱吧,我们高声唱,别忘了它

到相见时,我们再一起唱这支难忘的歌……”

弹奏停下了,伏烈起身,说:”妈妈,我们得走了,今天晚上部队就要出发,等任务完成后我马上就回来看你!”

“好的,我送你们到门口吧”伏烈的母亲起身,牵着他的手,一直将他们送到门口

“伊斯”就要上车,伏烈叫她过来:”我可不可以请求你一件事?”

“什么事?”她问

“能不能,在我不在的时候来看看妈妈?”

“当然,你放心吧,我会常来的”

“你能一直不离开波滋坦吗?”

“是的,我不会离开”

“谢谢你,伊斯”

伏烈的妈妈微笑着对伊斯说:”孩子,我能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就好了,可我没这个福气,就伏烈一个儿子,你真是个美丽善良的姑娘”

伊斯心头一热:”不,谁说我不能是你的女儿呢,您也是我的妈妈!”

老人高兴地向她伸开双臂,伊斯无限深情地和和拥抱在一起,她只感到心口暖洋洋的,充满了甜美的幸福:”妈妈!”她说:”在这儿,在德国,我就孤身一人,现在我是您女儿了,我感到很幸福”

“我也一样,孩子,我的女儿”老人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我永远祝福你,祝福所有人”

伊斯用手擦了一下眼睛,不让激动的眼泪掉下来:”这太好了,伊斯”伏烈对她笑了一下:”你成为我的小妹”伊斯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所有人都为伏烈感到高兴。

当汽车开动时,所有人都对老人挥着手:”再见,妈妈!再见,妈妈!”

伊斯看到在离去的一刹那,老人终于也掉下泪来,在伏烈没看到的时候,伊斯一路上一声不吭,仔细回味这动人的母爱。她现在体会到了爱是多么的神圣和伟大,怎么可以随便拿来开玩笑,她才觉得她先前真是幼稚可笑。

“喂,伊斯,在想什么呢?会弹吉它吗?”伏烈问她,”不,不会”

“我想把吉他放你这儿”

“好,我一定把它照顾得好好的,我可心弹它吗?”她问

“当然可以产,如果你学会弹吉它的话,我就把它送给你”

“一言为定,我要学”伊斯回答

日子一天天过去,伊斯恢复了每日的上班、下班,因为无聊,她又开始加班,由于西线战场的可能开辟,东线的吃紧,德国对空中力量越来越重视,因此这个基地总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紧迫的任务,伊斯因此进行了许多的试验研究,几年来,她已经积累了许多技术资料,凡其有关喷气发动机的技术研究,由于有良好的设备技术及充裕的资金,她简直如鱼得水般,她老想着等有空,她就准备编写一本有关书籍,这是她的一个目标。总不能让这么多的宝贵资料白白浪费掉。

现在,何尼斯也不知干什么去了,好长时间谁也没看到,伊斯懒得再去认识什么新朋友,但时间一长,她受不了,讲话的人都没有,老呆在基地也腻了。她决定出去逛逛。

“蓝夜”酒吧,依然很热闹,依然有许多各种各样在的人来往。伊斯打份得漂漂亮亮的坐在柜前慢慢喝着一杯啤酒。吧柜前的台球桌上很热闹,她看着他们在那儿打台球,她决定要交新朋友,可以聊聊天,解解闷。

这场球打得很精彩,她被吸引住了,有个穿黄色条纹背心的人技术很不错,连伊斯都不住地为他喝采。她一个人在一边又拍巴掌又叫好的,引得许多人都去看她。她却根本就不在意,继续盯着台球桌,兴奋地等着下一个精彩场面。有人要和她讲话,她却理也不理,只顾为那个穿着黄色条纹背心的人叫好。这个人不但球打得好,动作也优雅漂亮,伊斯对他印象挺不错。

一场球很快便结束了。围观的人群意犹未尽地散去。伊斯继续喝她的啤酒,脑子里却在寻思着怎么去认识这个人,她想,和这个家伙吹牛可能感觉不错,她正在浮想联翩他可能会如何如何,一个人挤到她身边边,甚至碰了她一下。

“啊,对不起,小组,我碰到你了”他向她说道

伊斯抬头一看,真是巧,正是那个她想认识的人。她立刻露出迷人的笑容来:”没关系,这儿本来就有些拥挤”伊斯挪了挪,再为他空出一点地方,很明白地示意他可以留在这儿。

“谢谢,小姐”他很从容地在她身边坐下,一支手支在柜台上:”请问,小姐,你叫什么?我是赫斯曼”

“我叫伊斯!”她轻声回答

“请问,伊斯小姐,我可以请你喝一杯吗?”这个叫赫斯曼的人说:”刚才我听到你给我的喝采了,谢谢你”

“当然,你的技术很不错”伊斯说

赫斯曼笑了笑:”谢谢你的夸奖,让我觉得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待者走过来:”来杯啤酒”他说”也请再给这位小组来一杯”

“好,请你稍等”待者回答

“谢谢你,赫斯曼,你真是太客气了”伊斯说

“不,伊斯,事实上,应该这样说,是你的美丽与可爱,瞬间就将我抓得紧紧的、一个声音在我心中说道,今晚如果我不去认识一下这个黑头发的美丽姑娘,那么我定会后悔的”他绘声绘色地说。

他的这番甜言蜜语,伊斯听得心里美滋滋的。

“于是,我就过来,用一个最笨的方法来认识你,和你说话”他凑近一些,对她说:”请原谅,伊斯,我碰你是故意的”

伊斯笑了:”这个方法并不算笨呀,并且行之有效,难道不是吗?”

“是这样,伊斯,你喜欢跳舞吗?”

“我最喜欢跳舞了”


有一个人悄悄去打了个电话:”喂,何尼斯上校,你来吗?她一个人在这儿,对…”蓝夜”…,她现在吗?正在交新朋友呢?你过来吗?没事也来这儿吧。…好的,我坐在靠门边窗子边,第三桌……再见!”

何尼斯进门的时候,伊斯正在舞池里跳得快活呢。他坐到他的同事旁边去。

“她们跳舞去了,……在那边,看到了吗?”那个对他说

“哦,那个男的是谁?和她跳舞的那个!”何尼斯问

“不知道,好象是她刚认识的”

“哦”,他看见伊斯和那个风度翩翩的男人正又说又笑兴高采烈地跳舞。他想等一下曲也去请伊斯跳舞,很长时间没有跳舞了,也有很长时间没和她在一起了,自从伟林茨出现以来,现在,伟林茨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看她已经又重新快乐起来,他心里也感到很高兴。

一曲舞毕了,何尼斯却见那人很亲密地搂着伊斯回到吧台前面。他只好远远地坐着看着她跟那人又说又笑。

“伊斯,你喜欢骑马吗?”赫斯曼问

“喜欢!”

“这太好了,什么时间,你有空,我带你到我叔叔的乡下别墅去玩,那儿可好玩了,他有一大片草场,养了许多非常棒的马,我带你到他那儿玩!”

“是吗?这太好了”伊斯为还有以后的约会感到很高兴

“伊斯,你戴的链子,是十字架吗?”

“不,不是”伊斯拉出来给他看:”一个朋友送的”

“银质玫瑰花?你还戴这玩意,伊斯,这也太古老了吧”赫斯曼不屑地问

“但我很喜欢这个”伊斯想起是何尼斯送的,心中感到甜甜的,不过,赫斯曼并没听进去这句话,他从怀中抽出一挂项链,递到伊斯面前。

“伊斯,漂亮吗?”

“哇,好漂亮的项链,这么大一颗蓝宝石!”伊斯看坠子上那颗蓝宝石,惊奇地说

赫斯曼不在乎地说:”是的,这颗石头很大,伊斯,如果你喜欢的话,我送给你”

“不”伊斯说:”我怎么能要这么贵重的东西呢?我不能接受”转转眼珠,伊斯又笑着问:”你是不是把它随时放在身边,以便取悦每一个女孩子呢?”

“不,我把它随时带在身边,以便于我一碰到我的意中人,能及时送给她,赢得她的愉悦,伊斯,从我在打台球时就注意到你了,你那么活泼美丽动人,可爱极了,你知道吗?”

何尼斯远远看着他们在谈论两条项链,心中又紧张,又很失落,那根从巴黎带回来的银项链怎么能与那么大一颗蓝宝石相比呢,哪怕那玫瑰花的坠子做得多么的精美绝伦。

“来吧,伊斯,我亲手为你戴上它”

“不,谢谢了”伊斯抓着那银链:”我很喜爱这个,我不想要你的东西”

赫斯曼笑笑,哪个女人能对这么大一颗蓝宝石不动心呢,他想,却还要假装很纯洁。

“收下吧,伊斯,我的美人,拿掉它”他指指她的银链:”只有它才配得上你”

“不!”伊斯回答

赫斯曼又在心里笑了一下,他很自信,没有哪个女人能抗拒这项链,并且,他好像还没有失败过呢,他伸手出去,很迅速地一把将伊斯的银链扯落下来不在乎地扔在地上,他料想伊斯会很高兴地接受他的项链的,接下来,他便可以……

何尼斯惊呆了,伊斯更惊呆了,还没等赫斯曼明白过来,伊斯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她青铁着脸指着地上的项链说:”你马上把它捡起来,捡起来”由于气愤到了极点,她的手指都在微微有些颤抖。

“何必这么激动呢?伊斯”赫斯曼说:”难道它很值钱吗?”

“混蛋!你赔我!”伊斯一声尖叫,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伊斯已经跳起来,抓起一个酒瓶,在桌子上一磕,就朝他没命的刺去,赫斯曼本能地伸手拦了下,他立时一声大叫,跳开去,所有人都惊奇地去看他们。伊斯尖叫着,不顾一切地去追他,朝他猛刺,他狼狈地躲闪着,一只手臂上鲜血直流。

何尼斯和他的同事马上起身来,他俩简直要笑出来了,这时,赫斯曼的一个同伴跳出来,从背后抱住了伊斯,下掉了她手中的碎了一半的酒瓶,并紧紧从背后勒紧她双臂,伊斯又挣又跳:”你放开我,该死的混蛋!你赔我项链!我要杀了你!”

由于伊斯被制住,赫斯曼得以回过神来,他被刺破好大一片皮肤,疼得他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他狼狈不堪,他走到伊斯面前:”臭婊子!”

他很恼怒,伊斯又冲他尖叫道:”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混蛋!”她令他出足了洋相,已经有人开始起哄了,他把手要狠狠地给伊斯一个耳光。

何尼斯情急之下,一脚踢开一张桌子及时地挺身挡在伊斯面前,很准确地抓住赫斯曼扬起的那只手,并一把将他推得后退了几步。

伊斯和赫斯曼都惊呆了一下,随即,抓着伊斯那人也放手了。”伊斯小姐,你没事吧?”何尼斯的那个同伴问。

“没,没事”她说

“你是谁?别多管闲事”赫尔曼冲何尼斯叫起来:”知道我是谁吗?我是赫尔曼。。波滋曼”

“邮政局长赫尔曼的儿子?”何尼斯问

“不,他是我叔叔,上校,我不怕你,你最好走开!”

“好吧,你听着,我叫何尼斯,我现在命令你去把那姑娘的项链捡起来,并向她道歉!”

“哼!你少管我的事,一个小娘门,你管得着吗?”他趾高气扬地说着,可话还没说完,便重重地挨了何尼斯一拳,”妈呀!”他被打得趴在了桌子上,可并没有完,伊斯伊斯看到何尼斯又揪起他,又一拳,这回,赫尔曼趴在了地上,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

“别,停手!停手!”赫尔曼叫着,狼狈万分地从地上趴起来:”我捡那项链!”他心惊胆战地去捡那项链,何尼斯这才停住了手,看着他去将断了的项链捡起来。

“去还给她,向她道歉,明白吗?”何尼斯朝他大声说道。

所有都在望着伊斯,伊斯心中只觉得千滋百味,怎么她无聊透项的时候他干嘛悄悄地躲地她身边?今天她的洋相,还又正被他看到,如果没有他,她将会怎么样?她为何这么的离不开他?

伊斯偷眼去看何尼斯,谁知他也正好看着她,她全身一震,掉头拨开众人就往外跑掉,没听到赫尔曼的对不起,也没去接项链。

何尼斯拿过项链,却不见了她的踪影,只好拿着项链,也和他的同伴出了酒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