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八十六章 冤家相聚

而山 收藏 1 18
导读: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八十六章 冤家相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冬日的阳光普照,射在人的身上没有温暖的感觉,但射在金碧辉煌的天王宫金龙殿上,却是一片金光闪闪,光芒四射。

第十三军特种兵营的战士们身手敏捷,相互掩护着冲向金龙殿。大殿门外,几十名守护大殿的王宫侍卫身子紧挨着身子,胳膊紧挽着胳膊,挡住金龙殿的入口。特种兵战士示意他们举手投降,让开道路,可王宫侍卫们却射出愤怒的火焰,静静地一动不动。特种兵营营长蒋恒生不耐烦地挥挥手,成排的子弹射出,这几十名王宫侍卫顷刻间血溅金龙大殿门。

金龙殿里宁静,里面没有一个人,特种兵营分出十多名士兵仔细搜寻后,其它人分成左中右三队,继续前进。到了御沟,御沟上有五座桥,叫五龙桥。过了桥,迎面而立的是一座高耸入云的望楼,乃天台,这是天王每年十二月初十生日时谢天之所。两旁各有一座牌楼,左边牌楼上写着“天子万年”四字,右边牌楼上写着“太平一统”四字,它都出自洪秀全之手笔,字字洒脱,龙飞凤舞。

特种兵左队过天台后,看见一道大照壁,照壁与围墙齐高,宽十五丈,彩绘九条巨龙,此是天王张贴黄榜之处。黄榜系黄绫制就,印龙凤云纹,它通常用来写天王封爵授官的告示。

特种兵左队小心翼翼越过照壁,看见左、中、右三扇全用黄缎包着的巨门,上绘双龙双凤,门上金沤兽环,五色缤纷。门两旁还摆着大锣四十对,朝天炮二十座,这便是朝天门了,战士们对此熟视无睹,匆匆而入。朝天门里是洪秀全吃饭的地方,洪秀全有一个坏习惯,喜欢每天早晚在内吃饭时,门前即齐击大锣,又放炮二十响,声震数里之外。即便是在前两天外面战斗打得那样激烈,朝天门的大锣却依然照击不误,而二十响炮声依然照响不误!

冲进朝天门,两旁各有一溜朝房,内外三进,宽敞明亮,这本是宫中官员的办事之处,所有房屋门前一律悬挂着大红绸灯笼,里面摆设玉瓶、玉盆、玉碗等,只是此时里面空无一人。左队特种兵一路顺畅而入,除了看到一件件稀世珍宝外,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特种兵右队走的却是另一条路,他们的遭遇却是另一番景象。冲入御林苑后,特种兵战士们看到了令他们愤怒得咬牙切齿的一幕,一大群王宫侍卫们正在抽刀砍西瓜一样地屠杀手无寸铁的后宫嫔妃宫女们,地上已躺满了香消玉陨的美娇娘们。

战士们愤怒地大吼一声,精确的打击出手,那些王宫侍卫刽子手们立刻鼠窜,但最终还是全被特种兵战士们无情地追杀命丧!

特种兵营的最终目标之一——天王洪秀全中午时分被中路的几个特种兵从一个隐蔽的地窑里搜出。九年的深宫生涯,已完全改变了洪秀全当年英俊挺拔的容貌,他肥胖而松弛的身躯,行动很不方便,艰难爬出地窖,一时不能适应阳光的明亮,双手条件反射地掩着双眼。他头发稀疏,精神不旺,从外表上看,全不像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倒像是六十开外的老爷爷了。

当时,没人能相信这就是天王洪秀全,即便是洪秀全穿着一套龙袍。如非洪秀全对无礼的特种兵战士一声怒斥“胆敢对本皇无理”,从他那傲骨的坚毅和威严的气势中,依稀看到一丝丝天王的影子,战士是不会相信眼前的这个糟老头就是天朝的皇帝——天王洪秀全的。特种兵营营长蒋恒生打出一个手势,两名战士把洪秀全拖着私处,找来一些王天宫中的宫女、侍卫确定洪秀全的身份后,也没有多问什么,便把枪毙了洪秀全。

两名年轻的特种兵战士冷酷地做完这一切后,才面面相觑,不相信自己道:“我们杀了一个皇帝?”

第十三军特种兵营的另一个目标之一——勇王洪仁达早在杨娃营攻入天王宫之前,便被特种兵营在勇王府中捉住了。洪仁达被送到第四集团军司令部,许奂单独审讯了他,看到被押进来的洪仁达只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身材肥胖,面皮黧黑,头发稀疏,眼小唇厚,一副猥琐的样子,他不屑地瞟一眼。不待许奂开口,洪仁达进得门来,便双膝跪在地上,口中喊道:“大爷饶命哪!”

许奂愕然,暗乎林逸厉害,怎知洪仁达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

几句恐吓之辞之后,洪仁达老实吐出了所有的秘密,他供出天王宫御林苑左侧的牡丹园里埋了三个大酒坛子的珍宝,价值多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许奂欢叫一声:“好!你可以活命了!”然后命人把洪仁达押下去,他则带着警卫直奔天王宫。

北风一阵阵“呼呼呼”地刮过,寒冷刺骨,而且干燥,令人消受不起。漫天飞舞的雪花,营造出一个雪白的世界.不一会儿,雪停了,天空变得高远,空气变得清新,世界是那么的宁静,只有大道上传来"吱吱"地踩雪声,那是人民军总政治部部长王学范带着人民军特勤团一营的战士们行走在风雪中,沿途还有一些地方部队接替护卫。此次江南之行,王学范满载而归,天京城被攻下之后,人民军俘获天平天国各等王爷多达一百余人,其它候爷、丞相、检点、指挥、将军更是多达上千人,最重要的是林逸特别钦点的两个要犯——东王杨秀清与翼王石达开也被押在列。

另一件令王学范欢欣鼓舞,笑得哈不拢嘴的事是人民军所缴获的金银财宝多得不计其数。当时,看到下面呈报上来的各类财物,王学范与吴命陵躲在私处偷笑够后,不得不感叹:“太平天国真富啊!”而接着待许奂送上更大一份礼——勇王埋在天王宫御林苑牡丹园的三大酒坛宝物时,两位部长喜得像抽风一起,痉挛成团,王学范死死抓住许奂的手,双眼如丝,学着第三集团军司令鲁万常上将的四川话口头禅,情侣般“暧昧”道:“许奂!你真是要得!”

许奂毛骨悚然,当即慌逃而去。

天京战役之后,联合作战指挥部召开第四次联席会议,也是最后一次会议,这次会议之后,联合作战指挥部再过几天便要宣布解散。

会场里一片欢声笑话,王学范问了两个问题:“天王洪秀全呢?”

这个问题,只有许奂能回答,但他却笑而不答。

王学范接着问第二个问题:“那些宝物是怎么发现的?”

宝物是许奂送上来,只有许奂能回答,可他还是笑而不答。

见许奂不答,吴命陵与王学范相视一眼,旋明白什么,他们也未再追问。

但其它将领却不依了,他们忿忿不平,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准备扑向正洋洋自得的许奂。他们本就对联合作战指挥部无缘无故硬性圈定第四集团军负责攻打天王宫有很大意见,现在许奂居然还敢如此“嚣张”,不可一世?

许奂见势不妙,心惶惶,赶忙弥补过失:“天王洪秀全死于乱军之中!”

大家不信,许奂信誓旦旦:“我可以把天王的尸首拿给你们看,它还被扔在天王宫的乱草堆中没有处理呢!”

大家面面相觑,一代天王最后就落得这个下场?他们还是不信。

许奂接着道:“宝物是勇王洪仁达贪生怕死供出的。”

大家更不信了:“我们也抓住一些王爷,有些王爷甚至于比勇王洪仁达更位高权重,更贪生怕死,如勇王的哥哥——信王洪仁发,为什么他们不知有宝物?”

“激战正酣之时,你许司令怎么想到要审讯人?而且独独审讯勇王洪仁达一个人?而且一审就准?”

“时间上也不允许啊?许司令几乎是天王宫一打下来,便把宝物送上来了,难道许司令是一边打仗一边挖宝物?”

许奂没想到这些人这么厉害,问题炮筒子似的放个不停,暗忖:“看来,当时自己也是欣喜过了头,做得太急了,露出了太多的破绽。”他望一眼王学范与吴命陵,接着向众将领摊摊手,无奈道:“大家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一副无赖模样。

王学范与吴命陵会意,及时把话题叉到了其它方面,而众将领因着许奂也并没有什么违法乱纪之事,“可能是他撞狗屎大运吧!”大家这样想,倒也没有深究。

会议后的第二天,王学范负责押送部分珍贵宝物及一部分太平天国重要俘将回北京,而大部分收缴的财物移交给了人民军总后勤部派来的工作小组及人民政务院财政部派来的工作小组,此次的财物收获远甚于消灭湘淮联军集团时的收获,完全可以与消灭清廷时媲美。一方面低层的老百姓流离失所、一贫如洗,一方面高层的达官贵人奢华荒淫、富可敌国,这说明中国的财富大多都集中于少部分人手啊!

吴命陵没有与王学范一同回京,他还需安排一些诸如解放太平天国全境、建设东南地区军事架构、处理与西洋列国驻军关系等细事,将晚几天再回去。

过了长江、淮河、黄河,进入了华北平原,王学范的心为之一颤,视野开阔起来,一望无际,平坦如砥,皑皑白雪覆盖大地,远处有挺拔的白杨树。时已至黄昏,平原上的落日又大又圆,它下沉得很快,并不刺眼,刚开始还是一个红灯笼,接下去变成土黄、橙黄、绯红,一眨眼它便突然钻进地平线,再也找不着了,只留下天边一片红色的晚霞。

想象着回到北京,给林逸带回来那么多的战利品,不知林逸会高兴成什么样子?王学范不由加快了行军的步伐,他催促队伍再过一个小镇后再休息。

几天之后回到北京,天已断黑,王学范吃过晚饭稍息歇息,便优哉优哉地往南单街九号串门去了。现在已是年关,各部门各单位已放假,南单街九号也没有再像往常一样每天上午定时定点开军务会议与政务会议,所以王学范也不能按常规等到第二天的例行会议时,才去汇报工作。如真要按正常程序办事,那他的工作汇报得需过完新年八天之后去了。有什么重大事件没有及时上报,这样的情况是不可想象的,林逸不知道会如何大发雷霆?王学范深知这一点,所以他才采取这种私下串门的方式,休闲性的汇报工作。同样地,别的官员也知道这一点,他们大多采取与王学范一样的方式,慢慢地,这一种方式便成为了节假日的一种不成文的工作习惯。

踏进南单街九号,两旁的警卫战士立正敬礼,王学范很有一种成就感,他的年龄与他们差不多,却受到众人的尊敬,他很感谢林逸对他的赏识。在两个警卫战士的带领下,往西面的花园走去,那里是林逸的住处。

迎面一身素袄的夏依浓走来,王学范疾步迎上,神魂与授道:“夏小姐好!”私底下,他认为夏依浓是他所看过的女人中最美丽的女人,也只有林逸才能配得上她。

夏依浓揖身,笑靥如花,轻启朱唇:“王部长好!”接着轻声细语,伸出雪白如玉的纤纤细手作出一个“嘘”的禁声动作,然后又指指一处亮了灯光的房间道:“在里面!里面已有些人在了!”

王学范被夏依浓香艳无比的小女人模样弄是神魂飞升九天,不知身与何处?他恍惚神来,同样小心翼翼地点点头,遂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可谁知不小心撞倒了门框,“唉哟”叫出声来,谁叫他还在没头没脑地回味刚那甜蜜的滋味呢?

夏依浓惊得“哦”一声,明月般的双眼睁得圆大,漂亮的右手掩口,担心问:“王部长!你没事吧!”

王学范强忍着道:“不碍事!不碍事!”

“谁啊?”房里传出声音。

王学范推开门,报告:“林主席!是我,王学范!”他的头额上有一道显目的血印,特别耀眼!

“王部长回来了啊!快请坐!”林主席担忧地望一眼王学范头额上的伤痕。屋里还坐着政务院总理刘汝明、军情部部长朱达、总后勤部部长沈明亮、及人民党宣传部部长潘文华。

王学范与在座的各位打招呼后,自找位置坐下。

“王部长!此次有多少收获?带回多少钱来?”刘汝明不等王学范坐稳,迫不及待问。

林逸不满地瞪一眼,他看不得刘汝明这守财奴那吝啬鬼相,别人说怎么也得首先关心一下人家头额上那道伤疤是怎么来的啊痛不痛啊什么的嘛!

王学范才不要林逸那种过分的关心呢,他赶紧回答:“收获非常之巨大,抵得上目前人民军一年的军费开销。”

刘汝明大喜,忘形地站起来,低着头打着转,自言自语道:“这下好了!教育经费解决了!赎买地主的土地经费解决了!赎买百姓卖身契的经费解决了!建那二十所大学的经费解决了!”

“总理!总理!”以前刘明汝的部下,现在的总后勤部部长沈明亮扯着刘汝明的衣角,轻轻提醒,“坐下!坐下!”其它人目瞪口呆地望着变态的政务院总理,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刘汝明这“见钱眼开”的模样。而林逸却见怪不怪却露出满脸地不屑,他跟这吝啬鬼为钱的事所作的斗争,都可以书一本血泪史了!

刘汝明发现失态,讪讪坐下,难堪地望着林逸。林逸睥睨一眼,不紧不慢道:“那钱就这样给计划出去了?”

刘汝明尴尬一笑:“没,没有!我只是……”

林逸哪还不知道刘汝明肚中的哪几根花花肠子?他一盆冷水泼出:“留下三分之一,我要发展海军!”

刘汝明急嚷嚷:“不行!哪能留下那么多?仗刚打完,全国到处都是难民,许多人没吃没穿,这也需要大把的资金啊!”

“是啊!两月之前,解决湘淮联军集团,没收成千上万湘淮联军士兵家属的财产房屋,已造成很多的难民,而这次解决太平天国,肯定又会产生不计其数的难民,这些人我们不可能不管的。”人民党宣传部部长潘文华认为战争已结束,也不同意军队还占据那么多的资金。

王学范跟着反应:“下面那些放回去的湘淮联军士兵及其家属生活无着落,没田没地没钱,有的聚在一起有闹事的迹象,而在北京军校学习的那些湘淮联军将领们也在闹情绪。”

林逸拍桌盛怒:“想想他们对无辜百姓们所做的一切,没有杀他们已是够可以的了,他们还想其它?没收他们的财产也没有什么错,他们那些财产本都是血腥抢夺而来的,他们有什么想不通的?他们没有生活着落,为何不可以租种政府的田地?别的老百姓可以,为什么他们不可以?”

刘汝明没想到林逸突发这么大的火气,他待林逸冷静一些后,道:“现在的问题是因资金的欠缺,政府手中的土地很少,根本不能满足大量无土无地百姓的需求,而那些湘淮联军士兵及其家属是受歧视的一群人,哪能轮到他们啊?”

这时,林逸狠瞪一眼王学范,他早就暗地里命令王学范趁战乱之机,派往各地接收的政治工作组可以高压镇压那些地方的乡绅,以没收更多的土地与财产,为今后的地方政府减小财政压力,可王学范死脑筋,本着体恤生命的出发,还是没那样做。

王学范无辜地缩缩脖,暗忖:“这又关我什么事啊?”

林逸呷一口香茗,沉思片刻,道:“本着人道主义出发,不管是湘淮联军家属还是太平天国境内的难民,我们都需帮助,不过我们不能把收缴上来的钱又平均发给他们,那是不科学也是没有意义的,我们也没有那么多钱。我看这样吧,政务院就从这一笔资金中抽出部分,再辅以优惠政策,组建戍边兵团,招募的对象以家庭为单位,采取自愿的原则。”

他停顿一会儿,喃喃道:“西北的新疆、北面的蒙古、与东北的吉林三个戍边军区的后勤保障有困难,到时北方真有战事,我们的支援跟不上,是会出大事的!”

军情部部长朱达赞同:“这样也可以改变当地的民族人口结构,对当地依恃本民族人口数量妄图独立的民族起到掣肘作用。”

刘汝明也同意:“林主席这个办法好!上次招募前往东北地区的戍边家庭,我们为此提供那么多优惠的政策依然报名者雀落,我看就是民政部门给予了无生活着落的难民太多照顾才这样的,这次或可有不同的结果!”

林逸点点头:“免费提供内地十倍以上的土地;三年内免交所有赋税;免费提供住所、生产用具;免费提供第一年的生存粮食、生活用具;满十年后,可以自由迁入内地等等,政务院需制定出一整套切实可行的戍边政策来。”

大家认真记下林逸刚讲的话,林逸站起来道:“三个军区移民人数至少需一百万以上!另,对三个军区的戍边公路的修建要作资金上与政策上的倾斜!”

林逸旋又坐下来,想想道:“今天我们只是闲谈,这样吧,开春后,我们开一次常委会议,专门商讨戍边的问题。而财务问题,我们也不必争来争去了,就那么一点钱,还是以预算形式来分配资金的使用吧!这些,各位都可预想做一下准备,到时要有话好说!”

几个人点点头,气氛又轻松下来,王学范接着欣喜报告:“林主席!太平天国的东王杨秀清与翼王石达开被俘了!”

林逸高兴道:“真的吧?天王洪秀全呢?”

王学范怪怪地瞥一眼,道:“天王洪秀全死于战乱!”

大家唏吁不已,万千感慨。王学范一注意着林逸的反应,又道:“林主席!这次总共捕获太平天国各等王爷一百二十位,各级军官地方官一千四百二十五人,您看这些人怎么处理?”

林逸垂首想一下,突抬头道:“一些有才能的如东王杨秀清、翼王石达开等可以送入北京军校学习,你们总政治部先搞一份一百人的名单出来,其它一些只会贪图享乐之人,如信王洪仁发、勇王洪仁达等则送去强制劳动三、五年再说吧!”

王学范问:“那些湘淮联军将领怎么处理,他们也不能老在军校学习下去啊?”

林逸想当然道:“基本按处理太平天国将领方法办!”

“那些在北京军校学习的将领今后怎么处理?”王学范想得很远。

林逸一时也答不上来,抿抿嘴道:“学习一年后,先强制劳动三个月,再视情况而定吧!到时,我们再开一个专门会议研究!”

这时,朱达笑道:“这下好了,不是冤家不聚头,湘淮联军集团将领与太平天国将领都在北京军校学习,他们不会发生群殴事件吧!”

“哈哈哈”大家发出哄堂的笑声,林逸正经神色:“人生何处不相逢?湘淮联军将领与太平天国将领以前是死敌,后因我们的原因,他们结成松散的同盟,成为了盟友,现在他们聚在一起,还是我们的原因,我希望他们能真正地改造好!他们其中一些人是有真正才能的人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