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9/


第 二 章



可能没有人知道,杨军威曾是江都市射击学校的运动员。只是因为知识青年要上山下乡,他才不得已离开了射击队,来到了一个叫安居山的小山村落插队落户。

他住的是一排破草房,左边一间是猪圈,右边一间是牛棚,中间一间才是他住的房间。

他把铺盖卷和提包往破床上一扔,环视了一下房间自嘲的说道:“龟儿子,简直就是个羊圈嘛,就等我这个小羊(杨)来住啰。格老子,这个朱队长也太会给我安排住处了嘛。”

草屋对面有一扇大石磨,杨军威没事就喜欢靠在石磨上“练枪法”。离石磨距离三十公尺的草房顶上,常有麻雀光顾,这就成了他最好的靶子。


在新兵连的时候,就因为偶然露了一手,不想与他十分向望的“祖国的心脏”——首都北京擦肩而过。这能不让他气恼嘛?

年青的士兵,虽然穿上了军装,但也不乏缺少自己的理想抱负。作为炮兵这样的陆军兵种,在杨军威看来还是感到非常自豪而荣耀的。不知为什么,那时那些带着十分神秘色彩的兵种军种总是喜欢亲睐炮兵部队。这不,选拔仪仗兵的前脚刚一走,选拔飞行员的空军又光临大驾了。

杨军威过了目测关、体能关、文化关,但是没有过人际关,高排长和“苏格拉底”连长(老兵们都这样叫他)不知又使了什么花招,让他被刷了下来。

杨军威觉得在战友们面前很没面子,闹了几天情绪,躺了几天床扳。

高云排长心知肚明自己在杨军威这两件事上出了损招,所以一开始就对他采取了不理睬政策。后来听说杨军威扬言要退伍,这才有点慌了神。

那天出完早操,他提着人造革军官皮带走进侦察班,对着柏木做的高低床就是一阵乱打。

“起来啦,起来啦!妈那个波子,我看你还反了不成。当兵的遇到想不通的事,闹上两天情绪就得了,你还成大爷了,啊?告诉你杨军威,你也别烦我,老子最近心情也不好!”高云冲着睡在床上的杨军威吼道。

杨军威翻了翻身并不答理他,这个亲如兄弟的高排长,现在就是他要捕作打击的“目标”,他早就在心里对他恨得痒痒的了。

“哟呵,你还爱理不理的。今天不起床带兵训练,你这个侦察班长就不用当了!我还得处分你!”

一阵沉默后,杨军威咕咙道:“你撤了我也没用,当个和平兵也没啥意思。”

“你要再这个吊样子,老子关你的禁闭!你信不信?!”

“我信,你也不用吓唬我,咱俩从小都是在军营里长大的。真这样我还巴心不得呢,那我就可以明正言顺的睡大觉啰。”

高排长以为“三板斧”砍完后,自以为应该“伤”到杨军威“想不通”的“胫骨”了,不想杨军威根本不卖他的帐,给他来个以柔克钢。

“你!……好好好,我们两个今天好好谈一下心,心平气和的谈一谈。趁指导员到军里学习去了,我先当一回指导员,怎么样?” 高排长改变了策略的说道。

“好!我就想知道我为什么两次都不能入愿已偿,是成份不好?还是政审不合格?我家祖宗三代,两代贫农,一代军干。你们凭什么不让我去?!”

“呃,杨军威同志,不是我们不想让你去,是革命需要你留在炮兵部队。” 高排长尴尬的找了一个非常流行的理由解释说,接着又别有用心的说道:“仪仗兵有什么好?一个个像木偶似的,在解放军里的诸兵种中军龄也是最短的。再说了,飞行员有什么了不起,‘活棺材’一个。”

“咦,你怎么这样说话呢?排长同志,仪仗兵代表的是国威军威,空军是代表最现代化的兵种。再说了,人家是来陆军选拔优秀士兵到他们部队去。知道什么叫选拔吗?就是优中选优,就没听说我们炮兵到他们部队去选拔炮兵。”

“好了,我不跟你争这些。”高云排长自知理亏,然后一下激动的说道:“炮兵怎么了?万炮齐发,排山倒海,连空气都在颤抖。你小子别瞧不起我们炮兵,知道我们叫什么吗?战-争-之-神!”他一字一顿的说出这四个字,“这可是苏维埃最高统帅斯大林同志为我们炮兵冠的名,听起来够气概吧?其实我也不是说仪仗兵和飞行员不好,那是……”

“那你刚才还说人家仪仗兵木偶似的,飞行员是‘活棺材’一个。” 杨军威得理不饶人。

“你不要抓小辫子好不好,我的意思是他们恐怕捞不上仗打。你没见指导员到军里学习去了,听说是学习什么战地思想政治工作和战场纪律方面的东西。你说不打仗学那玩意干嘛?”

杨军威一听到这里就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激动的问道:“这是真的!”

“你激动啥?就你这样,到时我也得关你禁闭。你想打仗,门都没有。”

“排长,我看禁闭就不用关了,留着关怕死鬼吧。我今天就带兄弟们训练还不行吗?”

“思想病好啦?好了就行,去当仪仗兵吧,看我们打仗得了。”高云讥讽道。

“我看我还是当空军掩护你们炮兵得了。” 杨军威说完走出宿舍,扔下发愣的排长。

“他妈的,老子要不是看你是个人才早就‘放虎归山’开闸放水了。”高云嘴里骂道,心里还是很高兴,提着皮带也跟着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