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八十五章 又受伤了

而山 收藏 3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天京城虽也是几朝古都,但中国古代的建筑大多是木制结构,在几朝几代的战火中,早毁于一旦了。它不比元明清三朝的都城——北京城,有太多奢华的宫殿楼宇,有太多的文物古迹。因此,随军的文物专家们没有要求那么严格,也没有监控得那么紧,人民军大量火炮、炸药的使用,天京攻城战才打了两天一夜,便已是大火烛天,疮痍满目了。

攻城第二天的入夜时分,天渐渐黑下来,惨烈的巷战暂时停息下来,但一些地方零星的枪声还不时响起,双方的士兵都在抓紧时间吃点东西,被夷平的城市里,看不到一丝生机,触目望去,全是断墙残垣,一处狼藉,墙头撒着的血迹还未变暗,许多地方的火焰还在噼哩啪啦地燃着,有时还发出“砰”地炸裂声。

翼王府里笼罩着一种末日来临的死亡气息,卫兵们悲观失望,而女人小孩则在哭哭啼啼。石达开浓浓的剑眉深皱,他虽有壮志未酬,无力回天的感触,但早在英王陈玉成战死的噩耗传来之时,他便已明白太平天国时日不多矣!让英雄承认失败是痛苦的,幸好人民军不是湘军,他们不会搞屠城似的大屠杀或株连九族似的满门灭绝,石达开对人民军的一些政策有所了解,因此,他也不用担心自己的部众与家眷会被屠杀或凌辱,这也是他没有早早对家眷做出安排的原因。

“翼王!该吃晚饭了!”亲信刘明安在书房外恭敬地轻声道。

如此战况,石达开哪能吃得下饭啊?他已有两餐没有进食了,但他仍不觉得有丝毫的饥饿。“刘明安!外面的部队还能撑多久?”石达开颓废地走出书房。天京城陷入巷战之后,整个天京城已被人民军分割成许多小块,实际上翼王府与东王府已失去对军队的控制,现在的太平军各部已陷入独自为战的地步。

“禀翼王千岁!天京城的整体战局不明,但我翼王府周边地区的部队最多只可撑一天矣!”刘明安窥一眼,躬身回答。

石达开神色黯然,踱上一步,问:“还能与天王府、东王府联系上吗?”

“已中断多时!”刘明安苦道。远处不时还传来密集的枪声及一两声爆炸声,东王府与天王府方向犹其猛烈。

石达开接着又问:“去东王府的路还通吗?”

刘明安道:“已被切断!但现在正值休战时候,或可冲过人民军的阻挡。”

石达开疾踱几步,毅然道:“走!我们去东王府!”

刘明安大惊失色:“翼王!不可!如需与东王联系,派出卫队誓死护着传令兵过去即可,何需翼王冒此生命危险?”

石达开截断道:“与东王商议的事岂是几句话,由传令兵便可交待清楚的?本王还得亲自去一趟才行!”

刘明安知道这一去,便休想再回来了,他担心地问:“翼王!那些家眷怎么办?”

石达开拍拍刘明安的肩,感激道:“不用担心她们的安危,安排她们到地下室去吧!”

刘明安点点头,下去吩咐去了。石达开随意扒了几口饭,在两百多名亲卫兵的护卫下,借着月色,从一条隐蔽的小巷穿过,躲过人民军的第一道封锁线,强行冲过第二道封锁线,进入东王府地区太平军的防御阵地。

“东王千岁!翼王来了!”杨秀清的亲信陈忠然进来禀告。

萎靡不振的杨秀清猛然转过身,几日来第一次露出精光,惊喜:“翼王来了?快有请!”他迈开大步抢先往外走。

“东王千岁可还安好?”石达开快步进来,脸显激动。

杨秀清冲上两步迎上:“翼王!快里面请!”

“翼王!快跟我说说你那边的情况!”两人还没有走进密室,杨秀清便迫不及待地要求。

石达开苦笑:“我那是人民军重点进攻的地方,对外联系全部中断,哪还能了解什么情况啊?我跑您这边来,就是想探听情况商量对策的!”

杨秀清沮丧坐下,长叹:“唉!此次我们是彻底地完了!”

石达开冷静问:“东王府也没有外面的任何消息吗?”

杨秀清落落道:“有一点,却也并不多,下午得到消息,侍王李世贤部退往旱西门时,被人民军分割包围,全军覆没,侍王李世贤战死;入夜时分得到消息,人民军已攻下清凉山,驻守那里的佑王李远继部覆没,佑王李远继阵亡。”

石达开又惊又哀,跌倒入座,旋又急站起来,问:“天王府的消息呢?”他惊的是在同等情况下,东王府掌握的情况比翼王府要多,翼王府还是不如东王府啊!这说明东王府实力的雄厚,不过,现在这样并不重要了;哀的是又有许多太平军将士献身天朝。

这回杨秀清亦无奈地摇摇头:“天王府附近的战斗异常激烈,那里是人民军进攻的重中之重,而那里也同样有我太平军仅存的唯一支精锐部队——忠王李秀成的部队在抵抗,里面的人出不来,我们也进不去。”

石达开长叹一声:“我也听到的一些消息,大多是天朝文武大臣、王爷将领或被人民军俘虏,或主动投降人民军了!”

杨秀清双眼茫然:“翼王!我们现在怎么办?”

石达开无神地反问:“我们还能怎么办?”

杨秀清欲言又止,忍了忍还是说了出来:“翼王!我们可需作些后事打算?”

石达开凝重地注视杨秀清:“东王是说我们突围出去?”

杨秀清摇摇头:“突围出去是不可能的了!如翼王愿意,东王府有一条地道,或可从地道逃到城外!”

石达开摇头:“天朝总得要一个人留下来坚守的,我就不走了,要走就东王您走吧!”

杨秀清断然道:“不!要走我们一起走,天朝今后的发展还需要翼王呢!”

石达开悲怆道:“天朝还有以后吗?历史上哪一个没落灭亡的王朝有东山再起的?那只是苟延残喘罢了!”

杨秀清神色黯然:“以身殉国,需要很大的勇气,不为天朝着想,便是为家人、部众着想,翼王也不需如此悲观,他们可不是人人都想死的!”

石达开虎目深深地望着杨清清,真诚道:“所以东王您得走,我把他们所都托负给您了!”

杨秀清颇为感动,这时,两人才真正地真诚以待,他默然片刻,毅然道:“还是我留下吧,作为天朝的首王,这也是我的本份!”

两人还在密室里坦诚相见,真情互动,相互推让不下。这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他们的亲信刘明安与陈忠然闯了进来,陈忠然现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气势,但仍是相当恭敬的样子,重重道:“两位王爷!你们谁也不要争了,你们都得留下来!”他的脸上明显少了往日对上的怯意。

“大胆!好个奴才,竟敢这样对我们说话?”杨秀清横眉冷竖,厉声喝斥。

刘明安嘿然一笑,与陈忠然一样的语调道:“东王千岁何需动怒,我这里正式宣布:你们已成为我人民军的俘虏了,从此刻开始,你们需听从我人民军的安排!”

石达开像看外星人一样,喝道:“刘明安!你在说什么?”

杨秀清反应过来:“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刘明安与陈忠然相视一笑:“我们是人民军军情部特工!”

杨秀清与石达开瞠目倒退几步,根本不相信道:“不可能!你们一定是被人收买了!”这个打击不是军事上的打击,而是对两人信心上的打击,重重击在两人的心坎上,生痛生痛,两人都是他们最信任的人哪!

刘明安救过翼王两次命,一次在天京事变时,一次遭清廷密探伏击暗杀之时。而陈忠然更是三次救杨秀清于危难之中。刘明安被任命为翼王的亲卫队副队长,实则行使队长职权,因为队长乃石达开本族亲戚,早被派往前线统兵去了。而陈忠然乃东王府警卫总管,官至太平军检点,更是杨秀清可把脑袋相托的亲信。

“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你们眼前所看到的就是事实,我们确实是人民军军情部潜伏在太平天国多年的特工!”陈忠然不允否定道。

杨秀清仍将信将疑:“过去,你们为何要救我们的命?不会只是为了取得我们的信任吧?要知道我们的命要比任何情报都要有价值得多啊!”

石达开同样这样认为:“你们潜伏在我们身边不就是为了要我们的命吗?”

陈忠然笑道:“东王只说对一半,救你们的命确实是为了取得你们对我们的信任,但我们接近你们,却不是为了你们的命!反而是为了救你们的命,我们的接到的指示是:尽一切可能保护两位王爷的命!”

“你们不知吧!那次天京事件,我们便是奉命救两位王爷出城的!”刘明安接着道。

石达开与杨秀清愕然,事情越说越玄乎,他们一头雾水。石达开想了想,道:“当时,你们怎么知道韦昌辉会叛乱?怎会知道我们会有危险?”他越想此事越蹊跷。

陈忠然摇摇头:“当时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是突然接到上面命令,要求我们想办法把你们两位引出城外即可。”

想来可能人民军在天王洪秀全及北王韦昌辉身边也有特工吧!杨秀清与石达开也只能如此想了。石达开接着道:“以前你们救我们的命,可能还是出于人民军与太平军乃抗抵清军与西洋军进攻的同盟,尚可理解得通,可人民军与太平军交战后,你们为什么还不杀我们呢?”

陈忠然仍然摇摇头道:“我们也不知道,就是在七天前,我们还接到命令,需保护好两位王爷的性命,刚如不是两位王爷有杀身成仁之意,可能我们也不用这么早暴露来俘虏你们呢!”

石达开与杨秀清这时相信了他们的话,至少他们无性命之忧矣。“你们准备把我们怎么样?”杨秀清保持一种威严。

陈忠然躬身道:“外面已被我们借用你们之名义严格控制,我们只想软禁两位王爷直到我人民军攻进府来为止,当然,如两位王爷配合,能令下面的部众自动放下武器投诚,那是最好不过的了,我人民军可是优待俘虏的哦!”

“你们休想要我们下这种命令!”杨秀清厉眼狠刺,口吻异常强硬。

陈忠然无所谓道:“你们下不下命令,对我们来说并不太重要,我人民军强大,太平军覆没、天朝灭亡就是这两天之事,我们只是想少造点杀戮而已!”他接着轻松微笑道:“好了!不打扰两位王爷的休息了!”转身与刘明安充满自信与喜悦地走了出去,他们终于盼来了重见光日的那一天。

对天王府附近的进攻由第四集团军的第十三军负责,神经质的杨娃(原第156团一营四连连长)已是第十三军第52师第155团二营营长了,自上次界首歼灭战之后,他身上又多了一条长长的刀疤,但同时,他的肩上也多了一条横杠,他因作战英勇,指挥出色,特获提升,由上尉连长晋升为少校营长。而他的老班长成明效(第155团二营三连连长

),现在已是他的部下。

杨娃的营作为进攻天王府地区的突击部队,他们一路攻来,已攻占多座王爷,俘获多名王爷,缴获的金银财宝不计其数,可那么多黄黄澄澄的东西,战士们还没来得及摸上一把,便被上面派来的政工干部贴上了封条,这令全身淌满鲜血的士兵们气得破口大骂:“妈的!我又不要,摸一下都不行,难道摸一下就会缺斤少两了?”

不过,他们没有沮丧多久,因为他们没有摸到金银财宝,但他们摸到了各王爷里那成群成群的花花绿绿、娇娇柔柔的美貌女子,就连一向以正经著称的老班长成明效亦用他那脏脏的手摸了一个丰韵犹存的半老徐娘的妇人的丰胸一把,还惹得那风骚的妇人一阵颤人地“啊”地惊叫。当然这些都是精力充沛、被憋得慌得直叫的人民军战士们在驱赶那些女人时的“偷鸡摸狗”行为。

杨娃没有摸,也不敢摸,却朝天一枪,怒喝道:“大家动作迅速点,我们还要打天王府呢!”

杨娃营继续往前攻,占领的地方,自有后面的部队负责接收。

“隐蔽!一连向左,二连向右,三连随我居中,四连就地掩护!”杨娃发现前面有情况,果断命令。他们已孤军突进至离天王府四千米处。

在一座四方形的大庭院里,文弱白净如同妇人的忠王李秀成正声如洪钟似地怒斥下属的无能,他有一个特殊的习惯,一坐下来,左右两条腿便交换着不停地上下颤动,说话时亦如此。突然,外面爆炸声响起,接着一阵密集的枪声传来,有人跑进来报告:“忠王不好了!人民军打进来了!”

“什么!这么快?”李秀成急往外跑。

“啪”地一声,刚冲出门的李秀成被一颗飞至的子弹射中头颅,当场毙命,紧跟在李秀成身边的几个亲信侍卫亦立马被乱枪射倒在地,杨娃营冲来了,而射中李秀成的正是杨娃本人,懵懂的杨娃直到战后论功提升为155团团长时方知道他无意中的一枪射死的是太平天国军方双杰之一的忠王李秀成。

杨娃营意外地端掉忠王部的指挥机关后,天王府附近太平军的抵抗陷入混乱战状,很快第52师的其它突击部队亦冲了上来。

天王府近在咫尺,杨娃大吼一声:“兄弟们!天王府就在眼前,想立功的跟我上!”此时已是入夜时分,师部通信兵前来传达命令:“杨营长!师部令部队停止进攻,静候指令。”

杨娃泄气地跺脚,骂一声:“妈的!屎都拉出来了,还要人家缩回去,不讲道理!”然后大手一挥,领着士兵们设阵的设阵地,休息的休息去了。

一夜无事,第二天清晨五时,一群脸上涂得漆黑的特种兵战士在做着出战前的准备,他们隶属于第十三军的特种兵营,他们接到的任务是:绝杀天王洪秀全,活捉勇王洪仁达。这条命令是许奂召来第十三军特种兵营营长蒋恒生亲自下达的,许奂吩咐蒋恒生抓住洪仁达后,立即送往第四集团军司令部。这条命令也就是林逸让总政治部部长王学范传给许奂那封密信中的主要内容。

许奂不明白林逸为何要下这么奇怪的命令?绝杀洪秀全可以理解,毕竟洪秀全是太平天国的天王,要想永绝后患,当然得杀了他了!实际上林逸的想法哪是许奂所想的那么简单?林逸要洪秀全死的主要原因是洪秀全所宣讲的那套,采用的是封建迷信的那一套,对普通老百姓具有极强的蛊惑性,他是联想到后世的法轮功才作出的决定。

为何要活捉洪仁达?密信中的后一句给出了原因,逼其供出太平天国宝藏的藏处。但许奂困惑的是为何是勇王洪仁达?不是信王洪仁发?或是别的什么王?林主席怎么能确定洪仁达一定知道太平天国的宝藏藏处?又怎么能确定洪仁达一定会说出来?

随着一声声炮声响起,天京城停歇了一夜的战火再次燃起,这是人民军攻打天京城的第三天。第十三军第52师第155团的杨娃营冲过黄龙大轿,杨娃一马当先率领一连冲在最前面,杨娃的警卫员、通信兵紧跟着他;成明效的二连居中,后面是三连与四连。这时天还没有亮,战士们冒着清晨的雾水借着夜色,飞跑前进。部队逶逶迤迤,绵延里把路长。杨娃跑得太快,成明效担心杨娃的安全,他加快几步,追上杨娃,提醒:“杨娃!你得慢点!”

杨娃恼怒瞪一眼,觉得好没面子:“又是叫我杨娃,警告多次了,叫营长,叫营长,就是不听!”他没有理睬成明效,跑得更快了。

成明效唤来几个本连队士兵,小声吩咐几句,要他们死跟着杨娃,一定要护住杨娃的生命安全。杨娃营昨晚休息的地方是太平天国洪仁干的干王府(原是城南三坊巷江宁县署),气势汹汹的杨娃营出了顾楼,穿过司门口,走过府东大街,一路都未遇到太平军的阻挡,但从堂子巷转到太平街时,杨娃营耗时近一个半小时,才解决在此处阻击的一千多名太平军。然后进入花牌楼,杨娃营边打边进,终于攻到了卫巷,不远处,雄伟壮丽的天王宫出现在眼前。

天王宫一直在修修建建,经过几年的大兴土木,天王宫早已全部建好。一道周长七八里,高达三丈的黄色琉璃墙围的是外城,名曰太阳城。上午八时三十分,半夜还下着细雨的天气放晴了,配属给杨娃突击营的两门火炮推了上来,几声炮击之后,出乎杨娃营意外,他们没有遇到强烈的抵抗,他们顺利地冲进了太阳城。

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这便是天王宫的内城——金龙城。金龙城中有一座大宫殿,名曰金龙殿,是天王会见大臣的地方。殿后有一个大花园,名曰御林苑。围绕着御林苑的是一排排宅院,是天王和他的八十八名后妃娘娘的寝宫。天王宫里的一切建筑,均以黄金涂饰,门窗用黄绸裱糊,阳光下金光灿灿,远远地望去,高高的城墙里好像围了一座金山。

战士们叹为观止地仰望这座金光闪闪,雄伟宏大的宫殿,惊叫:“这就是传说中的金龙殿吧?听说小天堂的财宝大半聚集在这里:金龙殿里的楹柱上涂的是真金粉末,殿里陈列的每一件物品都是稀世珍宝。只要有幸得到其中一件,都够一辈子尽情挥霍享乐了。不知这里比之清廷的皇宫如何?”战士们露出期待的目光,直想快点冲进去一睹为欢。然而,宫殿里射出的一支支利箭、一颗颗子弹打消了战士们观赏的念头,他们回到现实中,这还是你死我活的战场啊!

从金龙殿里冲出密密麻麻的太平军将士,足足有两三千人以上。他们一个个视死如归,争先恐后,奋勇向前,拿着各种武器汹涌而来。杨娃双瞳紧缩,沉声道:“打!”一时之间,人民军战士的子弹如织,密集射向太平军冲锋的人群,特别是几挺机枪威力巨大,子弹如豆落般喷射而出,太平军士兵如割草般一茬一茬倒下。仅仅十多分钟时间,两三千太平军士兵没有了生息。

几分钟之后,里面再也没有人冲出,杨娃冷冷挥手,正待命令士兵们冲入金龙殿中。又是那位师部的通信兵及时跑来阻击:“杨营长!师部有令,你部负责外围警戒,里面由其它部队解决!”

杨娃踢飞地上一具太平军士兵尸体,他的神经质又发作了:“妈的!还讲不讲理了?让人憋了一次又一次!”他气得团团打转,倏然他倒在地上,手臂上鲜血直流!

“杨营长!你怎么了?你受伤了?”通信兵惊问。一支冷箭射中了杨娃的手臂,成明效立马跑上,哭叫:“杨娃!杨娃!我叫你小心一点,叫你小心一点,你就是不听!”

杨娃蹙眉,不知是被箭射痛的还是被成明效的婆妈烦的,他忍忍道:“我还没死呢!”这不知是杨娃第几次受伤了?他被下面的士兵及时抬出了战场。

在杨娃哇哇直叫被强行抬出太阳城的同时,脸上涂得漆黑、身着特别作战服的第十三军特种兵营的战士们威风凛凛冲入太阳城中,躺在担架上的杨娃此时忘记了痛疼,满脸不屑地叫道:“一群吃现屎的白鲢鱼!一群不劳而获,只会摘胜利果实的瘪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