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八十三章 小巫大巫

而山 收藏 1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天刚蒙蒙亮,人民军海军陆战第一师一团一营二连战士陈小玉抖抖索索地拉下裤裆,想舒畅地新陈代谢一番。昨天他多喝了一点御寒小酒,谁知晚上却屎尿多了起来。

外面天寒地冻,凛冽的北风呼呼地刮着。冬天的日子辨不清时间,陈小玉缩缩身子,加快了排泄的速度,渴望能早点再钻回温暖的被窝中。

“嘟哒!”一声司号声响起,战士们惊醒,然后敏捷地起身,蜂拥到了外面。陈小玉暗骂:“妈的!又做不成梦了!”

“嘿!别挤!别挤!”陈小玉左右摇晃,射出的抛物线也随着扭成了“S”型,嚷嚷,“那么大的地方你们不去,怎么就往我身上挤啊?”

“你自己看看,哪个地方没有人?”有人不满道。人群挤得更凶了。

陈小玉鲁鲁嘴,气道:“那些地方就没有人嘛!”他马上就要完事,不由自主地抖抖身子。

有人拍他一下,骂道:“那些地方你去吗?我们是不会去的,我们可不敢得罪神灵!”二连休息的地方是一座城隍庙。

战士们在吵吵闹闹中很快整队完毕,然后向北而去。

陈小玉很不高兴地跑在队伍中,天已大亮,分散而驻的各连队汇集成了一条人流,蜿蜒前进在大道上。陈小玉刚看到了他原来很看不起的同连队战友——马西文,马西文骑着高头大马跟在师部长官身边,且有说有笑,看他那神气样,真气死个人。陈小玉不明白夸夸其谈的马西文凭什么就能一飞升天?才几日不见,居然也跟他一样是上士了!

攻下南通港与江阴城后,许多将士得到嘉奖、提升,连长谢明龙、营长陈美列等都因为歼灭太平军辅王——杨辅清卫队,并打死杨辅清本人,得到第一舰队司令部直接嘉奖。马西文因参谋有功,晋升一级为上士。而陈小玉因为连长谢明龙那一块臭气熏天的手绢错过了战斗,什么都没有捞到。

陆战第一师协助第一舰队打通通州与江阴要塞后,他们随即也得到了后勤补给。而自以为是、对他们紧追不舍、从苏州出发而来的太平军护王陈坤书部被他们成功诱到江阴城外长江边,在第一舰队舰炮的协助下,重创了陈坤书部,其残部向北退去。

第一陆战师的下一个目标是镇江城,那是横在第一舰队通向天京城的最后一道障碍,现在第一陆战师各部便奔跑在往镇江城方向去的大道上。

马西文骑着马慢慢跑在师长郑香析身后,他也看到了陈小玉,遂赶马靠近,轻拍一下陈小玉的头,然后展露出阳光般的微笑,可陈小玉恼怒相视,恶狠狠道:“拍什么拍?我认识你吗?”他仇视的目光毒狠地刺一眼,不屑地侧开头。

马西文不介意地嘻笑,想想以前的趣事,偷笑着拍马走了。

别人多大度?根本不在意他,陈小玉火气上冲,望着马西文远去的背影,酸溜溜道:“有什么了不起的?”

“马西文!你在笑什么?”郑香析见赶马过来的马西文脸泛古怪的微笑,不由好奇问。

马西文一时没反应过来,“马西文!问你呢!”郑香析追问。

“哦!师长!没、没笑什么!”马西文恍神过来。

郑香析并不关注个人的私事,拧皱虎眉问:“对了!你觉得师参谋部制定的攻打镇江城的草案怎么样?”

马西文沉思片晌,道:“我个人认为,镇江城乃长江下游进入太平天国首都——天京城的喉咽,是其重点经营的江防要塞,城高墙坚,如按草案直接攻打,虽我陆战第一师已接回了部分火炮,但仍恐伤亡惨重。”

“是啊!攻城不是我陆战第一师的强项,而我陆战第一师的轻火炮又确实不如步兵部队的重火炮啊!”郑香析有同感。

“师长!第四集团军不是派来联络员说他们将提前派出两个师过江南吗?我们或可耐心等待一下,让他们去攻镇江城,听说第四集团军的人为打不上仗,还相互之间闹情绪呢!”马西文觉得好笑,一群好战份子,跟那个陈小玉一个德性。

“有这么一回事,可那得两天之后的事去了,而且最主要的是目前他们渡江的地点都还没有确定。”郑香析忧虑忡忡,“可上面给予我们攻下镇江城的时间却只有四天!时间上恐来不及啊!”

马西文不以为然,道:“如果第四集团军渡过两师来,师长何需担心?我们用不了两天时间,即可攻下镇江城。”

郑香析点点头,他对人民军的实力也充满强大的信心,“那么我们这两天时间做什么呢?”他有意味地问。

“我们这两天可做的事多了,我们可以扫清镇江城的外围,但首要的还是需给第四集团军的兄弟们确定一个好的渡口。”马西文奇怪郑香析怎么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来,到底谁是师长啊?

郑香析追问:“你觉得选择哪个渡口为最好呢?”

马西文想都未想,道:“本来最好的是课壁渡口,可那离镇江城太近,恐惊动城内太平军,免不了又是一番血战,徒增我军伤亡,看来还是大港渡口更稳妥!”

郑香析若有所思,觉得有理,道:“此事还需与第一舰队司令部协调!”

第一陆战师最终确定的攻打镇江城的方案,上报到第一舰队司令部后,经过与第四集团军协调,第一陆战师的方案获得通过。当天晚上子时,郑香析接到第一舰队司令部的命令:明早九时夺取大港渡口,接应第四集团军第十六军的第62师与第61师渡江。

一声紧急集合的司号令响起,沉睡中的战士一骨碌爬起,赶紧整装待发,陆战第一师此时离大港渡口五十里。

第一陆战师第一团负责主攻大港渡口,他们摸黑行军,一路急行军,赶到大港渡口外围时,天还没有亮,士兵们被要求隐蔽休息两个小时,早晨七点十分发起攻击。

白天,赶了一个白天的路;晚上,又赶了半夜的路,陈小玉的脚底板早已起了几个小拇指大的水泡,别的战士都在抓紧战前的这两个小时休息,他则抽出一把匕首在月光下挑脚上的水泡。

“妈的!会不会指挥啊?”他一挑边哆嗦,“时间有多,开始就不要命令那么急地赶路啊!”

连长谢明龙听到声音,跑过来二话不说,就是一脚踢过去,厉声警告:“陈小玉!你再敢出声,你看我不让你退役?”

陈小玉气得眼翻白,痛得嘴露白,因为谢明龙正好踢中了他脚上最大的那颗水泡。

八时十五分,担任主攻的一团二营顺利夺下大港渡口,时间仅耗时一小时过五分,一千太平军守军被歼灭。

夺下渡口后,一团马上构筑防御工事,而第一陆战师其它两团早已布置到大港渡口前十里的地带去了。

上午十时,江面上出现许多的渡船,有木船也有铁甲舰,人民军第十六军第62师首先渡江。军长张志明站在一艘中型铁甲舰上,迎风而立,这是他第一次坐铁甲舰,面对滔滔不绝的江水,宏伟宽阔的江面,他意气风发,豪情万千。而他手下的士兵则丢人现眼的痴痴望着在舰上忙碌的海军水兵们,他们身着白底蓝条纹的水兵服,上衣为无领套头式,有披肩,蓝色的披肩和袖口上有数道白线;裤子为侧面开口,裤口肥大,上衣扎进裤腰里,太帅了!帽子为白色的无檐帽,帽檐为硬圈,其外表为黑色,前方标有文字;帽檐的后方有两条黑色的飘带,飘带上标有文字,写着“中国人民军海军”字样,太漂亮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也可以穿上这么漂亮的衣服啊?”陆军战士露出的羡慕目光可以杀死一头牛。

水兵们不屑地瞟一眼,自顾忙自己的活。

有些有性格的陆军战士立马不高兴了,嚷嚷:“有什么了不起?外面马屎光,里面一包糠!打仗还得靠咋陆军!”

张志明登陆上岸后,郑香析把他迎到第一陆战师的临时指挥所里,两人商讨两军协同作战的问题,最后决定第62师与第61师负责攻打镇江城,陆战师负责清扫镇江城外围,待到镇江城巷战时,转交第一陆战师负责。

第二天清晨,天上飘着细雨,镇江城战役打响,陆战第一师一团与第一舰队首先开始攻击东码头,镇江城内太平军曾派出三千增援部队,但被陆战第一师第二团所阻击,死伤惨重之后,溃退回城。见事已不可为,太平军只得收缩兵力守城而弃东码头。

中午,海军第一舰队两艘铁甲舰驶进镇江江面,后续陆战师第三团二营两个连登陆成功,轻松占领金山,全歼该处三百太平军,至此太平军镇江江防尽失。

下午,陆军第62师与第61师分成北、西两部分,开始直接攻城,张志明集中两个师的两个炮兵营的火炮,强攻北门,镇江城十三门被轰开十余丈,人民军开始登城。天气寒冷,战士们手握长枪的手有点僵硬,但仍不要命的往上登。镇守镇江城的守军有四万余人乃太平军的精锐部队(包括退入城中的曾追踪第一陆战师的护王陈坤书残部),其它大部分为增援的后备部队,虽然他们的武器许多仍是古老的刀、矛和抬枪,敌我力量对比悬殊,但他们的战斗毅志异常顽强。目前,整个镇江方面的防务由护王——陈坤书负责。

在人民军重炮的炮击之下,太平军死伤很重,但他们仍奋勇格杀,只要四肢未断的仍挺矛举刀迎敌,至血积刀柄,滑不可握,还大声呼“杀贼以卫天朝!”一个太平军士兵执长矛刺穿一个人民军战士的手臂,来不及拔矛,又一名人民军上来,他便戳着这名战士剌向另一人,直被一粒子弹射暴了头;一个粗壮胡须连腮的太平军士兵,被三名人民军战士围住,他砍伤两个人民军战士后,方被第三个匆忙上好子弹的人民军战士射死。守护北门的四千太平军全倒在血泊中,北门方失守。

不久,镇江城西门也告攻破,第61师与第62师接到命令,守住两城门,清理干净镇江城城墙上所有的敌军,禁止向城内纵深发展。

不到半小时,海军陆战第一师的第一团与第二团分从北门与西门进城,开始向镇城中心发展。第十六军的士兵们忿忿不平盯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海军陆战第一师战士的眼,可以挤出水来,不屑道:“一群白鲢鱼吃现屎的家伙!”

太平军并非不堪一击,从城头到西门下的万寿宫,在护王陈坤书的指挥下肉搏血战,沿街逐巷,且战且退。向南门挺进的陆战第一师第一团,在城内高桥遭太平军全装备五连发西式洋枪的五千精锐部队的阻击,进展极为不顺,伤亡亦不住增加,一个少校副营长阵亡,这是海军陆战第一师迄今为止阵亡的最高军衔的军官。

黄昏时分,第十六军投入增援部队,并推来火炮开道,五时十五分,终攻至镇江府衙大院。陈坤书率残军坚决搏斗,直至拼杀殆尽。镇江府大院被火炮击毁,大火烛天,陈坤书战死!

主帅已死,太平军军心涣散,投敌的投敌,逃跑的逃路,自杀的自杀,很快整个镇江城内的抵抗组织崩溃,镇江城被占领。由于第十六军为了争取时间,对镇江城实施了毫不留情的重炮轰击,镇守镇江府地区的太平军损失十惨重,十万余太平军,伤亡达七万之众,一时城内运河、关河全是尸体,惨不忍睹,镇江百姓死二万五千余人。镇江城内从西门桥至银山门无日不火,峻宇重垣,悉成瓦砾。

在第十六军与第一陆战师合作攻打镇江城的两天时间里,第四集团军在江北发动的扬州——江都——泰州战役与六合——仪征——江浦战役也顺利结束,东北面第四集团军的第十五军与第十三军的第52师、第51师攻下扬州城、江都城与泰州城,太平军东北指挥部统帅宁王周文佳战死,二十五万太平军中,八万战死,投降者多达十万余人,其余四乱逃散;西北面的第十四军与第十三军的第49师与第50师占领六合城、仪征城及江浦城,太平军西北指挥部统帅佑王李远继再一次死里逃生,率两万余残兵逃回江南天京城,其部属十五万余众,六万战死,四万被俘,其余或逃或散。

至此,江北太平军全军覆没,人民军第四集团军控制江北沿江一线,人民军海军第一舰队顺畅直达天京城下,可以从江面炮击天京城。

江北战役结束后的第二天,第四集团军开始从大港、课壁、镇江、高资四个渡口过江,战士们高高兴兴乘船而过,独独劳苦功高的第十四军被留在江北,守护江北沿江一带。

江南战场,一直在溧阳对人民军第二集团军的第五军及第七军的第27师与第28师保持攻势的太平军忠王李秀成部,得悉西面的人民军第六集团军的第二十一军有向东的溧水地区移动迹象,李秀成一面收兵后撤,一面通知在西面当涂地区阻敌的堂弟侍王李世贤向前面的人民军第六集团军施加压力,拖住其第二十一军不得东进。

第二十一军哪敢真向东移?他们只是故弄玄虚,虚张声势罢了!待李秀成部太平军向北撤退至溧水一带后,他们便又回到了自己原来的阵地,而东南方向的人民军第二集团军各部则顺势而上,追击李秀成部至溧水县与金坛县一带。如此,太平军的南部防线,李秀成与李世贤两兄弟两支部队的防线已连成一线,而人民军第六集团军与第二集团军的防线也已连成一线。此时,五十余万太平军对阵十一万人民军,双方维持一种均势,太平军无力冲击人民军的防线,而人民军亦无心冲击太平军的防线。直至半月之后,攻下安庆府的人民军第二十三军上来,添入到第二集团军攻击群中,而东面镇江地区的太平军护王陈坤书部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之后,这种情况终于发生改变。

公元1860年1月11日,人民军第四集军两个半军渡过长江,许奂令部队向句容县地区移动,准备抄太平军李秀成部与李世贤部退往天京城的后路,太平军翼王从天京城率十五万之众出城迎战,以护李秀成与李世贤两兄弟的侧翼安全,天京城最大的一次外围战随之爆发。

在城外野战是人民军最愿意的,却是太平军最痛苦的,此时的太平军精锐已损失大半,另一半为保天京城,不敢全投入到外围战中,因此,在外围参战的太平军仅有五万余人拿的是西式五连发的洋枪,四分之一人拿的是前膛线枪,且弹药奇缺,其余大多数是抬枪、刀枪、弓箭。这种双方实力对比悬殊情况下的野战,无疑如一场屠杀。

双方血战四天,人民军猛烈的炮火轰炸之后,毫无阻挡地冲过太平军防线,太平军全线溃退,被人民军捕获的太平军俘虏不计其数,以至于人民军不能提供那么多人的食宿,抓住后登记一下,写下联保人,放下武器后,即放人回家。可东南地区年年战乱,今年又遇洪涝灾害,田地里颗粒无收,许多俘虏为着一碗粥喝,赖着不肯走。

四天战斗,太平军损失高达三十余万众,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后撤退。人民军大踏步前进,逼近至天京城外围四十里处,开始最后的天京城外围清除战。

1月15日午时,天京城的西南屏障宁国府被人民军第六集团军第二十四军第96师与第95师攻破,侍王李世贤与忠王李秀成退入天京城中。从各地赶来天京救驾的太平军零散部队被人民军外围警戒部队击退,而在攻打安庆城时立下汗马功劳的彭玉麟部第三舰队顺长江而下,也已到了天京城外,他们与溯长江而上第一舰队会师于天京城长江水面,两部举行了短暂而隆重的会师仪式,彭玉麟应第一舰队司令许东阳少将之邀参观第一舰队的旗舰——590吨重的纹星号炮舰。

彭玉麟登上纹星号炮舰感慨万千,东瞧瞧西望望,左摸摸右擦擦,总也看不够。许阳东见彭玉麟如此羡慕模样,得意问:“彭将军!感觉怎么样?”

彭玉麟赞叹不已:“太好了!太强了!我威威中华再也不怕列强欺负了!”接着问:“这舰的战斗力怎么样?”

许东阳淡淡道:“此类型的炮舰重590吨,火炮设七门,核定兵员为55人!”

彭玉麟羡慕道:“许将军拥有这艘铁甲舰当可巡游大海了!”

许东阳失声轻笑:“彭将军说笑了!这一艘小东西怎么能巡游大海?”

彭玉麟迟疑,惊讶:“这还是小东西?”

许东阳笑道:“因为长江河道有些地带狭窄水浅,暗礁众多,大的铁甲舰不能进来,这只是我的临时旗舰!”

彭玉麟惊大嘴,问:“许将军的旗舰有多大?”

许东阳不望彭玉麟,怕吓着他,道:“我的旗舰炎阳号铁甲主力舰,舰长82.5米、宽16米、吃水5.5米,正常排水量6882吨、满载排水量7314吨,航速10.5节。装甲总重为1261吨、铁甲堡水线上装甲厚11英寸、水线下装甲厚9英寸、煤柜载煤量500吨、最大载煤量800吨、编制300-345人。主炮为4门,副炮2门、各类口径火炮18门。”

彭玉麟“啊”地惊叫一声,“这不是可跟西洋主力铁甲舰媲美了?”他难以置信问。

“它就是西洋的主为舰,是西洋人战败后,赔偿给我人民军的!”许东阳无比自毫道。

彭玉麟感受这种骄傲,他一时觉得自己形象亦高大起来。他摸摸冰冷的舰身,问:“此类型的炮舰你们第一舰队有多少?”

许东阳慢慢走到船栏边,道:“此类型炮舰我人民军已能生产,只要需要,想要便可生产,这已不足为奇!”

彭玉麟讶然:“真的吗?”

许东阳瞅一眼:“当然是真的!便是更大的巡洋舰,铁甲主力舰我们的船厂也已能造,只是还有某些技术有所欠缺,整体性能还逊色于西洋主要发达国家的军舰!”他无不遗憾地感叹。

但就是这些彭玉麟听起来都如天书了,他走到船头,倏地转身道:“人民军真伟大,太神奇了!我们第三舰队与你们第一舰队比起来,真如小巫遇见了大巫!”想到此,他的神色暗淡下来。

许东阳安慰:“都是人民军海军,我们有的,你们也会有,请相信林主席,相信人民军!”

“真的吗?”彭玉麟充满期待。

“当然是真的!”许东阳充满强大的信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