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八十一章 北攻南守

而山 收藏 2 0
导读: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八十一章 北攻南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天空中漫着细细阴雨,寒冷的北风吹过,本是威风凛凛拉得长长的回府大队旗帜飘扬,却因为辅王杨辅清遇伏身亡的噩耗传来,全队笼罩着一种悲伤的气氛,进行的队伍倒不像是护卫大队,反而像是一支送葬大队了。

杨秀清悲伤欲绝,石达开好生安慰,回到东王府,东王府顿时陷入一种哀痛之中,此时不宜谈事,石达开劝慰一番后,亦落落地打道回府了。

他前脚尚未迈入翼王府中,前线接踵传来噩耗。

“报!英王陈玉成阵亡!”一个浑身是血的传令兵伏地痛哭。

石达开一阵眼花,前后离开不到五天时间,英王便英勇献身了?他一把抓住传令兵,睁着虎目,急问:“我三十多万太平军将士呢?”

传令兵心怯怯,哭道:“英王十余万部众阵亡,而我其它太平军将士处境亦相当困难,覆没只是时间问题。”

翼王用力推开传令兵,蓦然间,他突然衰老许多,呆立若失,旁边的侍卫担心地望着在他们心目中如神明般的翼王,生怕他经不住打击乍然塌倒,可又谁也不敢上前。

石达开咬紧唇,毅然迈出刚踏进翼王府门的双脚,召唤一声,拍马再次赶往东王府。军情危急,他不得不再次忍心打扰伤痛中的杨秀清。

东王府的人哭得红肿的眼诧异地盯着去而复返的石达开,不知又有什么事情发生?

“东王千岁!”石达开直冲内堂,谁也不敢阻挡。

杨秀清无神地怔望着焦虑的石达开,神志还处恍惚中。

“东王千岁!北线传来战报,英王陈玉成战死沙场,我太平军十几万将士阵亡!”石达开一口气道完。

“啊!”连番的打击,杨秀清惨叫一声,再次晕厥过去。

侍卫一阵忙乱抢救,杨秀清苏醒过来,却神情呆痴,不管石达开说什么,他的双眼都是一阵死直。

石达开知道杨秀清此时无心谈国事,无奈摇摇头,只得沉重地走了。

第四集团军歼灭陈玉成部之后,许奂即刻命令张志明的第十六军合着第七集团军的一个军凶狠向东扑去,准备吃掉太平军海州方面的祜王蓝春成部,他则率领第四集团军的其它部队渡回北六河,再渡过黄河,浩浩荡荡向南开进。苏北地区还余有陈玉成残部十多万太平军,但有薛青的第七集团军打扫战场,他放心得很。

淫雨霏霏中夹着雪花,天京城里的人们感受着北风的寒冷,更感受着人民军咄咄逼近的寒意。现在整个天朝由翼王石达开一个人撑着,天王府的人指望不上,他们最好不要出来,他们一出来反而添乱。而东王府还沉浸在一种悲伤之中,东王杨秀清还不想理国事。

“人民军已兵临城下,此时已是火烧眉毛之时,这样下去可不行啊!”石达开推开窗外,深透一口气。一股狂虐的寒风灌进来,他浑身起起一层鸡皮疙瘩。

“今天无论如何都得与东王合计合计了!”迎着狂灌的寒风,石达开不紧反松,他舒展开身体,傲然迎风而立。

“备马!”石达开深思之后,笃定,沉声命令。

东王府内院,杨秀清反剪手背对着院门,孤伶伶站着。“翼王!你终于来了!”他轻声道,“本王估摸你今天也应该来了!”虽然这几天他未理国事,但东王府的机构还在正常运转,各方面的消息还在源源不断地汇入东王府决策层中。

焦虑的石达开佩服道:“东王千岁您还真坐得住,沉得下气!”

杨秀清转过身来,脸上尽显怆凉,“天将塌矣!这不是人力无能为的,急又有何用?”他凄笑,接着打出一个手势:“翼王!请里面坐!”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密室,杨秀清不挨坐定,无表情道:“翼王说说情况吧!”这几日,他倒像似是老僧悟道,参透了什么。

石达开展开一份带来的地图,画了一个圆圈,道:“仅几日时间,人民军进军神速,其各部已逼近至我天京城外围二百里处:东南面,人民军第二集团军的第五军与第六军的第27师、第28师已至溧阳县与宜兴县一带;西南面,人民军第六集团军的第二十四军、第二十三军与第二十一军已至芜湖县、巢县一带;西北面,人民军第十四军及第十三军的第49师、第50师已至来安县、当涂县、全椒县一带;东北面,人民军第四集团军的第十五军与第十三军的第52师、第51师及骑兵第4师已至高邮县、泰州一带;东面,人民军第一舰队与陆战第一师齐头并进,他们攻下江阴后,已至丹阳县一带。”

杨秀清跟着石达开的指划,边思考边认真看着地图。“我太平军都有哪些部队回援了?”他深思一问。

“我太平军回援的部队主要有西面侍王李世贤部二十五万余人;东南浙江方面忠王李秀成部二十五万余人;从颖州城逃出的佑王李远继部三万余人;及西面苏州方向护王陈坤书部四万余人;还有其它各地散乱的部队十万余人。”石达开清晰禀告。

杨秀清盘算道:“这么说加上我天京城的守兵及后备部队,不是在天京地区聚集了我太平军总计达一百二十余万人的部队了吗?”接着喟然长叹一道:“唉!如此集中我天朝所有的部队,还是如了人民军逼我太平军决战于天京城的意愿了!”

翼王双眼出神,两人不可谓不位高权重,两人也不是不知道人民军的战略意图,可他们就是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何其悲哀哪!

“东王千岁!我军虽号称百万大军,可那五十万后备军拿的都是长枪大刀,即便是那几十万的一线作战部队经过前一段时间的作战,也已严重的缺枪少弹了!”石达开无奈道。

杨秀清苦笑:“本王岂会不知?本王才不会像那昏庸的天王被这貌似庞大的数字所迷惑呢!”

石达开这才放心地点点头。杨秀清睇一眼,问:“目前天京城周边哪个方向情况最为危险,又哪个方向最为安全?”

石达开指着北面道:“高邮县与泰州一线最为危险,此处只有十万装备较差的城防兵在守护,他们面对是凶狠的人民军第四集军;而最令人放心的是南面溧阳县与兴宜县一线,此处有从浙江撤退回来的忠王李秀成部二十五万余人,进攻的敌人是人民军第二集团军的第五军及第六军两个师。目前,此处我军还略处于攻势。”

杨秀清并不因为南面的忠王部的攻势而感到高兴,反而神情凝重,沉思片晌道:“可从天京城调十万大军增援北面高邮县与泰州一线。”

石达开赞同:“可以!”接着道:“东王千岁!为了打好天京城保守战,我建议撤消北部、南部与西部三个大帅营,成立一个统一的军事指挥部!”

杨秀清想都未想,点头道:“可以!北部大帅营已名存实亡,而西部大帅营与南部大帅营都已退回天京,实不宜再存在,新成立的统一指挥部就叫天京大帅营吧!”

接下来两人突陷入沉默中,谁也不敢看谁,因为他们不知该由谁来出任天京大帅营大帅。

良久,石达开轻叹一声:“大帅营便由东王千岁担任吧!”

杨秀清苦笑:“都这个时候了,我们还有必要争权夺利,尔虞我诈吗?翼王!你军事在行,还是由你来担任大帅吧!我搞好你的后勤支援!”

石达开感动,无语注视杨秀清良久,接着当仁不让道:“多谢东王!”

杨秀清摇摇手,一身都是无力感。

想来石达开早有谋定,他拿出实际的东西,胸有成竹道:“天京大帅营下分五个指挥部,东南指挥部由忠王李秀成统领,领兵二十五万,阻敌于溧阳县一线;西南指挥部由侍王李世贤统领,领兵二十五万,阻敌于当涂县一线;西北指挥部由佑王李远继统领,领兵十五万,阻敌于六合县与江浦县一线;东北指挥部由宁王周文佳统领,领兵二十五万,阻敌于高邮县与泰州一线;东部指挥部由护王陈坤书统领,领兵十万,阻敌于镇江府一线。如此,东王千岁觉得如何?”

杨秀清点点头,这份安排石达开可谓煞费苦心,既照顾了各个势力的方方面面,也选出了能堪当大任的将领。其中,忠王李秀成与侍王李世侍属于天王府的人,五个指挥部天王府占了其中最大的两个,他们应没有什么意见;而佑王李远继与宁王周文佳听命于东王府,杨秀清当然明白这是石达开对他自己出任天京大帅营大帅的妥协。至于对于部队的控制方面,他们谁都不用担心,因为任何一个指挥部下面的军队,都相互夹着了各个势力的部队,并不是属于哪一系的指挥部便完全听命于哪个王府。

杨秀清突地想起什么,问:“其它被人民军孤立的地方,如安庆府、苏州府、常州府的太平军怎么办?我们还需派出军队救援吗?”

石达开低下头,静默神色,道:“我们不可能派出援兵救援他们了,也不可能能救不下他们!”停顿一会儿,又道:“让他们坚守吧!能守一时是一时,能拖住人民军多少兵力算多少兵力!”

杨秀清心里堵得慌,想到还是保天京城要紧,又把想说的话活吞了进去。“好吧!我们分头行动吧!让天父保佑我们!”舍去总是心痛的,却无力为之,则是最痛。

吴命陵这几日精神舒爽,他这一把赌对了,各路人民军进展顺利,迫使太平军不得不从各地抽兵回援,这样,人民军轻而易举,比原计划至少提前了两月的时间夺取了太平天国大片的土地。现在苏北、苏中,大半个安徽省,一半的浙江省已被人民军解放。

战线推进至天京地区后,吴命陵也把联合作战指挥部从河南的归德城搬到了安徽的庐州城。关于怎么打天京城,吴命陵决定召开第二次联合军事会议,各集团军主官奉命齐聚庐州城。

“杨司令,别来无恙!”上一次是大家迎接吴命陵,这一次是吴命陵迎接各集团军长官。

“吴部长!您好!”第六集团军司令杨诚志敬礼。

“徐参谋长,辛苦了!”吴命陵握着徐自民的手,慰劳道。第二集团军这次打得不错,他们兵最少,可拖住的太平军忠王李秀成部的部队可不少。

“吴部长!辛苦!”第二集团军参谋长徐自民客气道。

最后进来的是许奂,吴命陵与他眼对眼,谁都未说话。吴命陵眼神复杂,既有愤怒,又有赞赏,还有感叹,千般滋味上心头,许奂则是一副负疚、赔罪、无奈模样。

还是吴命陵先说话,他讥讽不满道:“许司令厉害得很哪!”

许奂笔直敬礼后,满脸歉意:“许奂知错!许奂对不起!”

吴命陵绷脸冰解,突地笑道:“进来吧!难道在外站一辈子?”

许奂喜道:“诶!”欢快跑入会议室。

会议室里静可闻针落,吴命陵扫视众将一眼,作开场发言:“各位将领!前段时间大家打得好,取得很大成绩,林主席与总部发来贺信与嘉奖令,祝贺我们并表扬了我们。但同时,林主席要求我们在今天农历新年来临之前解决太平天国事务,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大家异口同声回答。

吴命陵满意点点头,接着道:“下面我们商讨一下,怎么攻打天京城的问题。”

有人笑笑道:“目前我军占据绝对优势,只需等我海陆军各部到位,直接进城捉拿色鬼——洪秀全不就是了?”

大家哈哈大笑,吴命陵摆摆手,让大家停下,嗔道:“哪有那么简单?太平军还有百万军队守护天京,我们就是从头到尾数数,都得好一段时间。”

“先解决天京城外围,逼至天京城下再论攻城的事吧!”徐自民道。

“我的意见是在打天京外围之前,先解决大家屁股后面的太平军。”吴命陵道,接着看着杨诚志说:“杨司令!你们第六集团军屁股后面拖着一个大尾巴(安庆城)没有解决,你们也不觉得难看,心里也能踏实下来吗?”

杨诚志苦笑:“这不也是没有办法吗?我们既要拼命逼近天京城,又要解决一路而来的重要城镇,哪顾得上来哪?”他端起茶杯,轻抿一口,接着道:“谁不想把屁股后面那大尾巴割掉?可安庆城是太平军重点经营的重镇,不仅城高墙厚,最要命的是太平军有水师护卫,我们一时却无能为力,只得让后面上来的第二十三军围困着它了!”

他希冀地望着吴命陵:“如果有一支水师助我,就好办了!”

吴命陵笑道:“杨司令不必担心,我早为你准备好了一支水师!”

杨诚志英俊的面庞露出迷人的笑容,大喜:“多谢吴部长!只是不知这支水师从何而来?据我所知,我人民军海军部队可在镇江府作,他们就是想过,都过来啦!”

吴命陵指指不远处一位将军道:“来!我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彭玉麟将军!”

大家恍然,吴命陵嘴中所说的水师原是指湘军水师。

“各位将军好!”彭玉麟立正敬一个军礼,虽是初学却也有模有样。因为战事需要,他是少有的几个没有被送到军校学习的湘军将领之一。

吴命陵压压手,示意彭玉麟坐下,旋问杨诚志:“杨司令!你认为如何?”

杨诚志客气向彭玉麟点头,赞道:“有彭将军相助,何愁安庆城不破?”

彭玉麟第一次参加人民军的军事会议,颇感新鲜,拱手道:“杨司令客气!”他觉得他还是抱着多听多学,少说为好。只是对于杨诚志,他不由地多看了两眼,这位就是打得我湘淮联军大败的第六集团军司令吗?没想到如此地年轻英俊!

“从第二十三军攻打安庆城的实例来看,如果我们攻打天京城时,没有水师的帮助,肯定很艰难。因此,海军第一舰队能否攻至天京城下很重要。另一个攻打天京城的难点则是我江北部队怎样渡到江南来,而解决这两点的关键都是东面的海军陆战第一师与第一舰队能否攻下镇江城。”许奂提出自己的看法,他的部队置于江北,如不能渡到江南来,攻找天京城就没他的份了。

吴命陵点头道:“镇江城是沿江而上通往天京城的咽喉,第一舰队攻下了镇江城,便可顺畅无阻地直达天京城下,打下了镇江城,江北的第四集团军也可以在海军部队的接应下从容渡江。”

“此次由于太平军的封锁,第一舰队司令许东阳没有能来开会,但许奂司令请放心,我会把命令下达到第一舰队司令部,一定不会误了你们第四集团军的渡江!”吴命陵当然明白许奂肚里的那几根花花肠子。转又道:“不过,镇江镇的位置对于太平天国来说,更甚于安庆城,因此仅凭没有重炮的海军陆战第一师,恐有点强人所难。所以,许司令,你们江北的第四集团军必须积极做出配合,早日攻下扬州城——江都——泰州江北沿江一线,然后,渡一两个师过来,助陆战第一师攻打镇江城。”

许奂爽朗道:“这没问题!只要有需要,吴部长下令就是了!”

“吴部长!在东南方向,联合作战指挥部也应认真考虑一下,那里是太平军唯一处于攻势的地方!”第二集团军参谋长徐自民提醒。

吴命陵早注意到这个问题,宽慰道:“第二集团军在整个对太平天国的战役中做出重大贡献,我们大家有目共睹,徐参谋长大可放心,联合作战指挥部会通盘考虑,做出统一安排。”

吴命陵想想,转对杨诚志道:“我看这样吧!西南方向的第六集团军抽调一个军向西动动,以威胁溧阳地区一带的太平军忠王李秀成部的后路,迫使其不得不后退,等第五军上至溧水——金坛一带,与第六集团军各部连成一线后,就不用再担心太平军李秀成部的进攻了。”

杨诚志默思一会儿,大度道:“可以!我让第二十一军向西做做样子,不过如再要调第二十一军去堵李秀成的后路则不行,毕竟我们第六集团军同样面临二十五之众的太平军侍王李世贤部。如实在要我第六集团军援助的话,怎么也得等到我第二十三军打下安庆城之后,再把第二十三军增派过去。”

话说到这个份上,吴命陵也不好怎么强制命令,现在谁都有难处,谁都感到手头的兵少。兵多的只有许奂,可许奂的第四集团军在江北哪,他就是想增援还过不来呢!

“看来!只有首先解决了江北的太平军后,我们的兵力才会富裕啊!”吴命陵望着许奂。

许奂默不作声,心却想你不给我架着桥,我手头兵再多,也用不上啊!

吴命陵站起来,沉声道:“这样吧!各部先解决各自屁股后面的尾巴,然后再打天京外围战,而打天京外围战时,我们实施北攻南守的战略,先解决江北的太平军之后,再图谋江南的太平军,但不管怎么样天京外围战最多只能在一个月之内完成。”

“今天是12月25日!我命令!”吴命陵大声喝道,会场所有的人霍地全部起立。

“公元1859年12月30日之前,第二十三军与彭玉麟部水师攻占第六集团军自身背后的安庆府;第十五军占领第四集团军自身背后的兴化城与高邮城;第十四军占领自身背后的定远城。

公元1860年1月7日之前,第四集团军攻占扬州、泰州、六合等,解决江北之太平军。

公元1860年1月12日之前,第一舰队占领镇江城,第四集团军渡过长江。

公元1860年1月18日之前,各部推近至天京城。

公元1860年1月24之前,占领天京城!”

吴命陵一气呵成,口述完命令,重声问:“大家听明白没有?”

众将领抖擞精神,同声道:“听明白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