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四 徐州 第三十六回 追赶曹操

kinghappycat 收藏 14 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007.html


第三十六回 追赶曹操


王琦道:“使君有二子,何不传之?”

陶谦道:“谦虽有二子,但俱非人才,无论文才武功,皆不能成器,皆非任官之人。谦死后,还望丞相耳提面命,时常训诲二子,使彼等保全于乱世,不至流离失所。”说到这里,陶谦心情激动,竟然又流下泪来。

王琦道:“使君属下,人才辈出,不知使君可有人选?”

王琦早就胸有成竹,知道陶谦必定不会推荐手下人继任。王琦如此问,实际上是打算借陶谦的话,来堵住徐州众将之口。另外,王琦也打算借此机会,看看徐州众将的反应。

果然不出王琦所料,陶谦道:“禀丞相,徐州的文臣武将,确有人才。但自此之后,他们不再仅仅是徐州的官员,更要明确自己的身份是朝廷的官员,要更加对天子效忠,要服从王丞相的命令。”这几句话说得急了,陶谦忍不住咳嗽了起来。不过,陶谦一边咳嗽,还是一边给徐州官员们大使眼色。

徐州众官员除了曹豹以外,个个都知道了内情,既然陶谦这么说了,自然知道该当如何。这些官员里,按说以曹豹地位最高,但如今的情况,曹豹肯定要靠后站了。

陈珪年龄最大,看见陶谦连使眼色,他立刻当仁不让地先站了起来。其他官员们见状,也跟着站了起来。曹豹本想不予理会,但看到大家都站了起来,连陈登、管亥也不例外,也无可奈何地站起来。

陈珪道:“丞相明鉴,我等都愿意追随丞相,听凭丞相调遣。”接着,众人也都纷纷表态,只有曹豹默不作声。

王琦看在眼里,也不点破,道:“各位都是国家栋梁之才,请大家继续辅佐陶使君,治理好徐州。各位请坐!”

陶谦听明白了王琦话里的意思,竟然不打算接受徐州,心里虽然纳闷,但在这个场合也无法多说,只好再次请辞。

王琦道:“使君不必如此,此事当从长计议。我军中现有当世名医,可为使君诊治。琦观使君气色,无非是连日征战,身体疲乏而已,好好将息几日,则一切平安矣。”

陶谦道:“即便名医能够妙手回春,谦也恳请丞相能另选贤才为徐州牧,以使谦有生之年能够远离俗务,颐养天年!”

王琦道:“使君不必如此心急,先诊治病情。另外,王琦已经备下酒筵席,还请使君赏光。”

陶谦无法,只好先答应了,心里却想着如何再找机会单独和王琦重提此事。

其实,王琦之所以先避开了陶谦让徐州的话题,是因为心里完全有数,知道这徐州反正逃不出自己是掌心,不妨姿态高些。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还要借这个机会考核刘备的忠诚程度。

在王琦亲自陪同下,陶谦来到后帐,由卫生部次长成灵素少将亲率几位高级军医,为陶谦诊治。

不料,看到为首的医官竟然是位女性,老陶谦竟然老脸通红,说什么也不肯让成灵素看病。王琦没有办法,只好先让成灵素等暂时先离开,自己好劝解陶谦。成灵素倒是不介意,笑盈盈地敬礼,领着手下出去了。

成灵素走后,王琦苦口婆心地劝说陶谦,对陶谦道:“别看这位成灵素少将是女人,她可是当代国手,医术高明,让她看病,定能手到病除。平时里求她看病的人数不胜数,寻常人等想让她看病都没有机会啊。”

陶谦半信半疑,终是不好不给王琦面子,勉强答应了让成灵素看病。王琦这才叫来成灵素,让她率领军医给陶谦彻底检查,自己则一直守在旁边相陪。

大约半个小时,成灵素等检查完了。成灵素对王琦道:“主公,陶使君的身体情况看来没有大碍,只是年老体衰,需要调养而已。”

王琦道:“你们立刻给陶使君开好药方,派一位医生专门负责调养陶使君。”

成灵素领命离去后,王琦对陶谦道:“我早就说了,没有什么事情。走,我们去喝上几杯。”

陶谦道:“丞相,谦确实不想再当徐州牧了,请丞相……”

话没说完,王琦又打断了陶谦的话,拉着陶谦道:“好了,我会考虑的。走吧,喝酒去!

陶谦没有办法,只好跟着王琦一起来到当作餐厅的大帐里。

大帐里,双方将领们都已经就座,正在高谈阔论。王琦和陶谦一进来,张郃随即下令开席。

后勤兵早就准备好了,闻得张郃下令,大帐内很快就美酒佳肴,杯盘罗列。众人本就谈得兴高采烈,这下更是频频举杯。

陶谦身体不佳,不能饮用产自冀州的蒸馏酒,略略点了点嘴唇,就放下了酒杯。王琦见状,也不多喝,只是陪着陶谦简单喝了几杯。

陶谦吃了点东西,身体疲倦,不想在大帐里久坐,遂告辞离开。王琦亲自把陶谦送到营门,安排好亲兵护送陶谦回下邳后,才回到大帐。

这次兵发徐州,虽然时间不长,但和曹操这样的人物交手,真是波谲云诡,实在不敢有半分马虎。王琦这根弦一直就紧紧绷着,如今终于赶走了曹操,总算可以放松一下了。想到这里,王琦随即入席,举杯畅饮了一番。

陶谦不饮酒,至少徐州众将不能放怀。既然陶谦走了,王丞相又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再加上陆军众将热情洋溢,焉能不大吃大喝?

还好,王琦开喝之前,没有忘记完安排次日的军事活动再喝。根据王琦的命令,大军晚餐提前,全军将士一律大吃一顿,然后及早休息,第二天早晨全军出发去追赶曹操。

一般来说,王琦要是拿起酒杯豪饮,典韦为了保护酒醉后的主公,不是滴酒不沾就是浅尝辄止。这次,王琦看起来是不喝醉不拉倒,典韦虽然嘴馋,也只好不停嘴地吃,却不能开怀畅饮。

作为王琦以下的最高军事长官,张郃同样只喝了几杯,就把各军指挥官们拉走去安排明天的事情,只把郭嘉等参谋人员留下喝酒。

次日天还没有大亮,王琦宿醉刚醒,才起床不久,张郃就来到了王琦的寝帐,向他报告说已经全部准备就绪,请王琦下令出发。

王琦随即下达了出发的命令,不过,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王琦把刘备和第21军留在下邳,协助陶谦守城,以免曹操去而复返。

根据王琦的安排,大军离开下邳以后,向南进发,取道雎陵方向,一路搜索前进。

曹军离开下邳以后,向南绕行,急匆匆撤往兖州。曹军只顾兼程赶路,哪有时间清理行军留下的痕迹。因此,陆军要想追及,确实毫不废力。以陆军的行军速度,要想追上曹军,更是不成问题。可是,曹军出发得早,又抓紧一切时间,抛掉所有不很重要的辎重,一心一意地跑路,因此,陆军追了几天,始终没能追上。

曹军路过雎陵后,转向西偏南方向,从取虑县南边掠过,继续西行。以曹军现在的处境,实在不适宜多起争端,因此,曹操下令大军沿着徐州、豫州边境撤退,不愿惹到盘踞豫州的袁绍。

王琦率军追到了雎陵,从曹军留下了种种蛛丝马迹分析出来曹军的去向。郭嘉算准曹操不敢进入豫州,遂建议大军不再继续向西追赶,而是折向西北,争取走一条捷径追上曹操。

曹操改变行军方向以后,想去攻打防守一定不是很严密的彭城,可是,曹仁劝谏道:“主公,我军行军操切,难免留下大量痕迹,王琦如果辨出我军的行动方向,斜插过来的话,一旦我军在彭城绊住,难免被王琦追上。”

众将听了曹仁的忧虑,也都觉得有理,纷纷表示赞同。曹操见众将不思建功,先求无过,虽然有些不高兴,但大家的想法确实无从指责,遂同意了曹仁的意见,避开彭城守军。不过,曹操不顾大家的反对,领兵从彭城以东几十里的地方绕了过去。

为了防备曹军得胜后不利于豫州或者一旦曹操兵败后,好趁机捞曹操一把,袁绍已经命令袁军在豫州沛国、谯郡一带集结。多亏如此,曹军才躲开了严阵以待的袁军。

等到王琦赶到了彭城后,曹军又已经先一步离开。大军入城后,派出大量斥候,四处打探曹军的行踪,种种迹象表明,曹军已经离开了徐州。

王琦亲率高级将领出城踏勘,从车辙、蹄印、脚印分析,大家都知道已经追不上曹操了,于是,大军先留在彭城休整。


作者按:《三国演义》云:“却说陶谦在徐州染病,看看病重……谦使人来小沛,请刘玄德商量军务。玄德引关、张带十数骑到徐州,陶谦直教请入卧房。……玄德曰:“君有二子,何不传之?”谦曰:“长子商,次子应,皆非任官之人,只可归农。老夫死后,望玄德公训诲,切勿令掌王事。”……玄德尚犹推托,陶谦以手指心而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