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六章 瑜亮 瑜亮(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刘三忍不住低声叹了口气,伸手将尸体的双眼抹闭。不用说这个民兵也是被鬼子的那支小部队给杀害的!这些鬼子扮成八路军,他自然是死不瞑目!

刘三又仔细向前搜索了一段路,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后,向后打出了“安全”的手语。

周卫国带着特战队快步上前,走到近前后问道:“三子,什么情况?”

刘三指着草丛说:“里面有具民兵的尸体,看样子是被鬼子摸掉的暗哨!”

立刻有特战队员将民兵的尸体从草丛中拖了出来,周卫国检查过尸体上的伤口后叹道:“左肩胛骨内缘刺入心脏!一刀毙命!好专业的手法!这肯定是竹下俊的人干的!”

周卫国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尸体,见尸体腹部有片状尸斑,部分已融合成大片,尸体大部分已经僵硬,翻开眼睑,见眼球(实际为角膜)有些浑浊,尸体的嘴唇也有些皱缩,立刻面色一紧,说:“这人死了至少有四个钟头!也就是说鬼子通过这里至少有四个钟头!我们必须加快速度!”


快到山坳时,刘三第一眼就看见了山坳口摆放的几十具尸体。

刘三吃了一惊,迅速冲到山坳口,探头往里一看,只见山坳里竟然默默地坐着好几百村民!

刘三立刻转身向后招手。

得到信号的特战队和三连很快也来到山坳口,看见眼前的情景,战士们都呆住了。

见到山坳口突然出现的八路军战士,村民们不由起了一阵骚动,但很快,就有人认出了周卫国,立刻从山坳里冲了出来,跑到周卫国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声说道:“周团长,您可来了!给同志们报仇啊!”

周卫国赶紧扶起这人,发现这人自己也认识,就是给兵工厂制造陶制地雷和手榴弹外壳的赵老喜。

周卫国赶紧问道:“赵老伯,发生什么事了?”

赵老喜老泪纵横,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战士们听完,都愤怒地握紧双拳。

这时,不少村民也反应过来,纷纷走向周卫国。

被鬼子杀害的民兵和区小队队员大多是赵庄人,和山坳里躲藏的村民或多或少都沾亲带故,所以这些村民来到周卫国面前后,哗啦啦都跪下了。

“周团长,给俺侄子报仇啊!”“给俺外甥报仇!”之类的话顿时就响成了一片。

周卫国忍不住泪流满面,大声说道:“乡亲们请起!没有保护好大家的子侄,是我们八路军的责任,我周卫国代表独立团给大家谢罪了!”

说完,面对村民们跪倒在地。特战队和三连战士也跟着跪倒。

村民们慌忙起身,扶起了周卫国和战士们。

赵老喜说:“周团长,这不怪你们!鬼子化装成八路军,俺们谁也没想到!”

周卫国咬牙道:“请乡亲们放心,我们一定会抓住这批鬼子!”

赵杰突然将赵老喜拉到一边,低声问道:“赵老伯,鬼子怎么这么轻易就放过你们了?”

赵老喜说:“鬼子中有个年轻人不让他们滥杀,俺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俺记得他们都管这年轻人叫‘指挥官’。”

周卫国听见,不由叹道:“这年轻人一定就是竹下俊!冷静沉稳,竹下俊啊竹下俊,你倒真是个人物!”

又向赵老喜问道:“赵老伯,这年轻人还说什么没有?”

赵老喜想了想,说:“对了,这人还叫俺们转告您,说叫您小心您藏起来的一百多个箱子!”

周卫国皱眉沉思道:“我藏起来的一百多个箱子?”

突然,周卫国脑中灵光一闪,他终于想起自己当初打下骑风口据点后缴获的那批鬼子毒气筒!

周卫国瞳孔不自禁地收缩:“竹下俊竟然打着这个主意!?”

赵杰低声说:“团长,竹下俊打得什么主意?”

周卫国轻轻摆了摆手,赵杰立刻会意,明白这里不是谈论这个问题的地方。

周卫国想了想,说:“赵老伯,您知道那些鬼子往哪个方向去了吗?”

赵老喜摇了摇头,说:“俺们都在山坳里,没看见鬼子往哪里去了!”

周卫国“哦”了一声,又想了想,说:“赵老伯,您和乡亲们留在这里不安全,赵庄暂时也不能回去……”

赵老喜立刻接口道:“周团长,您放心,俺们马上就转移!绝不给八路军添麻烦!”

周卫国眼中不觉有了泪光,说:“赵老伯,您别误会!我们八路军和乡亲们就是鱼和水的关系,水都没了,还能有我们鱼吗?您放心,我们八路军绝不会丢下乡亲们不管!”

说完,周卫国大声命令道:“三连一排二排,留下掩埋烈士遗体!三排,掩护乡亲们转移到安全地方后,负责乡亲们的保卫工作!”

周卫国顿了顿,又低声对三连长说道:“一排二排完成任务后你再带着他们按着直属队留下的暗记和我们会合!”

三连长低声应道:“明白!”

立刻转身安排人手去了。

不久,村民们就开始在三排的引导下转移。

赵老喜走出一段路后突然跑了回来,对周卫国说道:“对了,周团长,俺忘了告诉您一件事,刚刚区小队好像打死了有三四个鬼子!”

周卫国握住赵老喜的手,感激地说:“谢谢赵老伯!”

赵老喜叹了口气,说:“周团长,俺这把老骨头没什么用,不能帮上你们……”

周卫国赶紧说:“赵老伯,您提供的这个情报就帮了我们!”

这时,林水生走了过来,在周卫国耳边低声说道:“团长,俺和柱子发现了一些新脚印!”

周卫国眼中立刻精光一闪,说:“追!”

转身对赵老喜说了声:“赵老伯保重,我们追鬼子去了!”

说完,立刻带着特战队在林水生的引导下往深山密林里追去。


在密林中前进了半个多小时,并一路上布下陷阱诡雷后,竹下俊突然命令特别部队停止前进。

随后,竹下俊将三个分队长召集起来,总结本次行动。

总结的结果表明,这次对付三十几个武装农民,竟然造成了特别部队两名队员死亡,两名队员重伤!甚至还有一名队员被咬伤!虽然其中三名队员的伤亡是由于那个支那班长的轻机枪射击造成的,算是个意外。但每个人都清楚地知道,让那个支那班长有机会拿到轻机枪并开枪射击这样的失误,本身就是不可原谅的!

竹下俊扫视了一遍三个分队长,却并没有责骂他们的意思,而是温和地说道:“我知道,这次行动诸位都尽了力,出现目前这样的伤亡只是意外!”

三个分队长都瞪大了眼,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竹下俊说出的话!

竹下俊沉声说:“特别部队的行动到目前为止远说不上顺利,出现了本不该出现的伤亡,对此,我这个指挥官,理应负上全部责任!”

三个分队长齐声说道:“指挥官阁下……”

竹下俊一摆手,阻止了他们劝解的话,说:“你们不必再说。其实这次行动一开始,我就犯了两个错误。第一,我们特别部队的长处,是突袭作战,而不是和敌人面对面交手!这一点我忽略了!以至于在对敌人的情况还不了解的情况下就妄想通过乔装改扮达成作战的突然性!事实证明,放弃了我们的长处,我们立刻就陷入了被动!虎头山即使是普通武装分子,警惕性也非常高!由此可以推测出,仅凭我们现在掌握的一些情报,要想骗过八路军正规部队,实在是难上加难!第二,一直以来,我们都低估了虎头山八路军的实力!甚至直到今天,我们才知道,虎头山八路军光正规部队,就至少有一个团!而我们最大的对手周卫国,就是这个团的团长!唉!《孙子兵法》上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我是既不知彼,又不知己,当然是每战必败!”

三个分队长不由自主都低下了头。连指挥官阁下都如此自责,他们这些当下属的扪心自问,难道就没有责任吗?

竹下俊继续说道:“但是,诸位也不必灰心!现在我们也有优势,那就是我们在暗,八路军在明!这就注定了我们是狩猎者,掌握着出击的主动性!而八路军只能被动地成为我们的猎物!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以任何方式狠狠打击他们!我们是特别部队,是军人中的军人!我们要用实际的战果来证明,我们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军人!”

说完,竹下俊威严地扫视了一遍所有队员,大声问道:“诸位有没有信心?”

全体队员大声说道:“有!”

竹下俊一点头,说:“好!第3分队留下两名队员,负责将八路军可能出现的追兵引开!其他人跟我行动。”

说到这里,竹下俊顿了顿,继续说道:“留下吸引追兵的队员最好将追兵引向东北方!尽可能为我们的行动争取时间!”

第1分队长低声问道:“指挥官阁下,那两名重伤员怎么办?”

竹下俊沉吟半晌,却没有说话。

他当然明白带上这两名重伤员势必会影响到特别部队的行动,但真要舍弃这两人,他却又不忍心!毕竟特别部队的每一名队员都是他亲自训练出来的!

第1第2两个分队长见竹下俊思虑良久也没有说话,对视了一眼后,悄悄转身,走到那两名重伤的队员身边,低声向他们说了几句话,那两名重伤员毫不犹豫,都是郑重地点了点头。

两个分队长再次对视了一眼,突然分别抱住一名重伤员头部,用力一扭!随着两声轻微的“咔嗒”声,两名分队长松手放开了重伤员,两名重伤员的头部就此软软的耷拉下去,竟是被两名分队长给杀了!

竹下俊大惊之下,快步走到那两名重伤员身边,伸手就去探他们颈动脉的脉搏,结果自然是毫无脉息!

竹下俊霎时热血上涌,站起后拼命打那两个分队长耳光,边打边大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是我们的战友,是我们的手足!你们怎么忍心杀死他们?说……”

两个分队长任由竹下俊打骂,始终保持身躯挺直,一动不动,很快,两人的嘴角就流出了鲜血。

竹下俊突然停止了打骂两人,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第3分队长上前,低声说道:“指挥官阁下,请您原谅他们!他们这么做也是别无选择!如果带上重伤员,肯定会影响到我们前进的速度,最终可能危及整个特别部队!死去的两名重伤员都是帝国的勇士,他们的英魂不散,一定会保佑我们的!”

竹下俊长叹一声,睁开了双眼,他何尝不知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道理?

竹下俊深吸口气,对第1和第2分队长深深鞠了一躬,说:“竹下失礼了,请原谅!”

两个分队长赶紧鞠躬还礼。

第1分队长大声说道:“只要指挥官阁下体谅卑职一片苦心,卑职虽死无憾!”

第2分队长则说道:“指挥官阁下英明,定能带领卑职等取得胜利!”

竹下俊叹了口气,说:“砍下他们的右手带走后就地掩埋吧!希望他们的灵魂能够通过我们带走的右手回到故里(当时的日军非常迷信,认为只有带回尸体火化装殓运送回国,才能使得阵亡士兵的灵魂回到故乡。但在万不得已无法带回整具尸体时,变通的方法为带回一只手或一根小手指乃至一节手指)!”

三个分队长齐声道:“遵命!”

转身分派人手去了。不一会儿,就有队员将四名死去队员的右手砍下,随后掘了个大坑将他们掩埋,最后还在掩埋尸体的地方布下了地雷,以防野兽挖刨。

默默看着队员们做完这一切,竹下俊平静地说道:“我们也该行动了!”


在密林中行进了不久,林水生突然停了下来,同时向后打出了“停止前进”的手语——进了深山密林,特战队的尖兵自然变成了猎人出身的林水生。

林水生轻轻拨开林间小路的一片青草,只见离地十几公分的地方赫然现出一条细细的金属丝,顺着金属丝,林水生很快就找到了布设在路边的一枚反步兵杀伤雷。

小心翼翼地清除这枚地雷后,林水生又继续往前搜索了一段路,发现没有异样才向后打出了继续前进的手语。

就这样,一路上,特战队不断遇到陷阱和诡雷,但每次都因为林水生对深山密林令人难以置信的熟悉和惊人的直觉而提前发现,虽然特战队追击的速度快不起来,但却也没有任何伤亡。其他队员不由都暗自感慨不已,有林水生这样的队友,在深山密林中无疑增加了大家的安全感!

又前进了一段路后,林水生突然停了下来,在树丛中搜索了一阵,随即向后招手。周卫国立刻带着特战队快速跟进。

等周卫国来到跟前,林水生一指树丛,说:“团长,那里面有新挖掘过的痕迹!”

周卫国想了想,说:“看看里面埋的什么,小心陷阱!”

林水生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分开树丛,果然见树丛里隐藏着几根细细的金属丝,林水生顺着金属丝找到反步兵杀伤雷,排除那几枚地雷后,终于接近了那个新挖掘过的痕迹,在仔细探查过再无陷阱诡雷后,几名队员立刻上前用工兵铲开始挖掘。不一会儿,竟然从地下挖出了一具尸体!紧接着,又挖出了三具尸体。

这四具尸体都穿着八路军军服,但身上的所有武器和装具包括鞋却都被除去。

周卫国检查过四具尸体后,发现有两具尸体头部耷拉,明显有颈椎脱位,另两具则没有。奇怪的是,四具尸体都在齐腕处失去了右手,腕部的断口光滑平整,显然是利器切割所致。

周卫国想了一会儿不得要领,也就不再想那四个鬼子为什么没了右手,随后用短刀割开四具尸体的裤子,见四具尸体的下身都围着兜裆布!

周卫国呼出口气,低声对赵杰说道:“死了四个!”

赵杰立刻接口道:“还剩三十二个!”

周卫国赞许地点了点头,随后掏出那个小本子和铅笔,在那个“36”的数字后面添上了一个减号和“4”。

做完这一切,周卫国一挥手,说:“鬼子现在还剩下三十二人!我们追!”

所有队员立刻精神一振,跟在林水生后面继续追击。


特战队在深山中又追击了有两三个小时,沿途遇上的陷阱和诡雷越来越少。

突然,林水生停了下来,在仔细查看过地上的人行痕迹又沉思了一会儿后向周卫国快速招手。

周卫国立刻带队跟进,还没到林水生跟前,林水生就迎了过来,低声说:“团长,不对劲!”

周卫国说:“什么不对劲?”

林水生说:“您说鬼子还有三十二人,可俺看俺们追的鬼子最多只有两个人!”

周卫国皱眉道:“两个人?”

林水生点头道:“刚开始地上干,林子不密,脚印也多,俺还有点拿不准,但现在俺可以肯定!”

周卫国指着潮湿地面的杂乱脚印说:“现在脚印不是一样多吗?”

林水生蹲下指着几个脚印说:“团长,您看,这里虽然脚印多,但最深的脚印只有两双!其他的脚印都很浅,还有,除了这两双脚印,其他脚印的距离都太大,在这种湿地上走,人不可能迈这么大步子!还有……”

说着,林水生站了起来,指着前方灌木丛中有人通行过的痕迹,说:“从枝叶上的刮痕来看,通过的人只有两个!”

赵杰接口道:“如果鬼子是一个接一个通过,那留下的痕迹岂不是很少?”

林水生摇了摇头,说:“林子这么密,每多通过一个人,枝叶都一定会被多刮动一次,就算从同一个地方一个接一个人走过去也一样!”

周卫国想了想,说:“水生说得有道理!”

随后低声下达命令:“全体停止前进!”

队员们立刻停下,并就地建立防线。

周卫国从腰间的文件包中取出地图,又掏出指北针,对照着地图确定自己的方位,简单勾画出追击路线图后,不由长叹一声,说:“我们中计了!我们追击的这条路线根本就没有目的性可言!鬼子是用两个人故意引我们瞎转!”

赵杰一惊,说:“团长,鬼子为什么要引我们瞎转?”

周卫国沉吟着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竹下俊是在拖我们的时间!”

赵杰说:“可他为什么要拖我们的时间呢?”

周卫国沉声说:“他是在等天黑!”

赵杰立刻恍然,说:“天黑后他才好行动!”

周卫国苦笑,说:“夜战不止是我们特战队的拿手好戏,也是竹下俊的拿手好戏!”

赵杰突然想起一事,说:“团长,竹下俊会不会是要对那一百多个箱子动手?”

周卫国摇摇头,说:“竹下俊根本不可能知道那些东西我们藏在哪!没有目标,他怎么行动?”

赵杰皱眉道:“是啊!没有目标,他怎么行动?”

周卫国也是皱紧眉头,喃喃道:“竹下俊,你的行动目标究竟是哪里?”

但再次仔细看过地图后,周卫国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脸色大变,失声说:“不好!”

赵杰赶紧问道:“团长,怎么了?”

周卫国的脸色已经完全苍白,说:“鬼子引我们走的这条路线也不是全然没有目的性,你看,这条路线虽然曲折,但大体还是朝向东北的!鬼子肯定是想将我们引离他们的行动目标!”

赵杰也是脸色大变,说:“那说明他们的目标正是我们追击的反方向。位于我们现在所处位置的西南边又有攻击价值的,只有……”

周卫国语声颤抖地说道:“阳村!”

一听鬼子的目标竟然是团部所在,眼下防御又薄弱的阳村,队员们立刻都紧张了起来。

周卫国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仔细思索之后,果断命令道:“水生,你带两名队员继续追击,你们的任务,是追上那两个吸引我们的鬼子,干掉他们!”

林水生一点头,说:“明白!”

立刻点了两名猎人出身的队员,迅速沿着鬼子留下的痕迹追了上去。

周卫国又转身对柱子说道:“柱子,山里你路也熟,现在就带大家离开密林,我们走大路,赶回阳村!”

柱子立刻应道:“明白!”

周卫国深吸一口气,命令道:“全体急行军!目标,阳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