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亡命天涯 36.防守(下下之下)

妖刀 收藏 0 26
导读:网游之亡命天涯 36.防守(下下之下)

36.防守(下下之下)


鼎新帮驻地:怎么办,自己在集团高层的信誓旦旦的发言,难道真的要化为镜中花,水中月吗?老爹已经撤退了,那些法师真是猪头,就不会先放冰在放火,给他们来个冰火九重天爽爽吗?又是那个叫什么狂哥的,我冰火九重天你女人!


看着一片狼迹的驻地,自己团里的人这次死亡了三分之一,如果不是突然之间野牛和野狼的互相攻击和撤退,那么,心里一阵恐惧,自己的决策性失误的后果就这么严重吗?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看不到一点儿胜利的希望的死亡。


镖行天下又看看挂了后又杀回来的那些职业玩家们,以前在一起合作了好多年了,彼此之间都非常的熟悉,他们没有什么怨言,为了以后能更好的在游戏里面赚钱,现在的代价他们都知道,没有信誉的职业玩家是没有人和你合作的,多少年了,只有这次的损失最惨重,看来是太想在辉煌里面出名了,他的眼睛里面全是泪水,嘴角一直在抽动,“对不起大家,真的对不起大家……”


“团长,没有什么的,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决定,不要那么的自责,当初我也决定帮助驻守驻地的!”


保镖用兵团的长老—信誉第一安慰他道,继续说,“看来我们这次的任务是彻底的失败了,团长还是和铁血天下他们商量一下看看有什么办法没有?”


一剑封喉也是郁闷极了,都说与人斗其乐无穷,从来都只有自己阴别人的份,现在到好,竟然被系统给算计了,NND,狗屁系统把驻守的任务设计的这么难,看看那些挂了又回来的一些兄弟,心里是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怎么办,继续下去的话,还是挂,想到自己的红尘知己——十二个耳环,找他来也白扯,阴人估计没有问题,阴系统怪物?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还是和镖行天下商量一下好了!


一剑封喉和镖行天下又见面了,互相看着对方,眼睛里都有无限的悲愤和无奈,来到议事厅,把想法又和天涯明月说了一遍,换来的更是无情的嘲讽,那个天涯明月已经被这次怪物的攻击打击的发彪了!


出去后两人一番商量,只有唯一的一个办法了,就是靠前三次胜利的根本原因,寻求与天下第一的合作,在怪物刚开始攻击前先行刺杀BOSS.如果他不答应的话,那么唯一的后果就是,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睛里的悲哀!


在远处小憩的我突然听到有人在高声的呼喊,“狂哥,铁血天下和保镖佣兵团两位团长有请,听到了请回答”


“狂哥,保镖佣兵团和铁血天下两位团长有请,听到了请回答”


他们的声音在空空的野外里显得是那么的粗旷,飞煦张开眼睛疑惑的看着我,我自己也是很纳闷,他们找我作什么呢?拉起飞煦,告诉她在这里等着我,如果怪物来的话,直接通缉走人,一剑封喉见过她,我还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身份!


飞煦点点头,叮嘱我要小心一点!


我高声应道,“我在这里,请问有什么事情吗?”说着走向了他们,他们看到我都飞快的跑了过来,嘴里喊道,“快点,狂哥,我们两个帮主有请,快点,要不时间就来不及了!”他们的样子很是急促,我问道,“在驻地吗?什么事情你们知道不知道?”


“是在驻地,不知道!你先去好了,你的速度快,狂哥!”


听了他们的话,我的心里很是纳闷,应该不是什么针对我的阴谋,那能是什么事情呢?和他们辞别,我加快速度冲向了鼎新帮的驻地,很快的我就看到驻地外面远远的地方有两个玩家在那里等着我,一剑封喉我见过,另外的一个可能就是镖行天下了,我变着嗓音说道,“两位团长大人,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一剑封喉看看镖行天下,然后对我说,“我们也不隐瞒你什么,现在我们被鼎新帮雇佣帮助他们防守驻地,任务失败的可能性非常大,我们想请你帮忙,你看看有什么条件!”我一听,头都大了,我要是能守住的话,早就让那年花开答应帮助驻守了,我迟疑的说道,“我没有办法帮助你们,你们也看到了,才不到一个半小时的攻击,你们就已经那样了,不好意思!”说着我转身要走,“等等”镖行天下焦急的说,“只要你能挂了BOSS,我们就可以完成任务了,我们想了一个办法,你看看行不行?”我一听,心里就知道是什么办法了,看到他们焦急的脸,我轻轻的摇摇头说道,“你们的办法我知道,可惜对我来说一点用处也没有了,我对自己的能力有多高很是清楚,我最多还能在挂2次BOSS,而在再下次怪物的围攻下,肯定我也就挂了,他们上去也是白白的牺牲,你们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


他们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们,叹了口气我又继续说道,“不是我不想帮助你们,你们看看现在玩家的副职技能,如果副职技能够高的话,帮派的驻地修建成石头的,那就是干吃怪物的经验啊!看看那边的那个破栅栏,好干什么用啊!现在看每三次怪物的等级提高一级的话,我估计最后一批的怪物等级能到达24级,你们自己好好保重吧!”说完我转身离去,他们看着我背影,心里斗知道我说的是真的,看着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也漂走,这下是真的绝望了。


“估计还有10分钟怪物就来了,我们在8分钟之内拿出决定来,要么剩余的刚才没有挂人全挂一级,要么全部走人!”一剑封喉最后打破了沉寂。


……


8分钟后一剑封喉和镖行天下同时宣布放弃任务,任凭条约和系统的处罚。当那年花开告诉的时候我呆了一呆,放弃任务和任务失败是两个概念,看来这两个佣兵团是废了,佣兵团的等级要被扣掉一级,两个团的主要领导都要被扣除相应的声望值,叹了口气,我换上19级的衣服,告诉飞煦皇城鉴定店里见面,我们都通缉移动走人了。


鼎新帮的天涯明月听到消息后暴怒了1分钟后,马上转为狂喜,是他们毁约的,和我可没有关系的,哈哈,忙请示了父亲是否撤退后,全体通过传送阵撤离了要防守的帮派驻地,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辉煌瞩目的鼎新帮驻地的防守战就在这样的一个奇怪的情况下消失了。


参加战斗的玩家损失了能有三分之一,也算可以了,但是落到挂掉的个人头上就是100%,鼎新帮损失的是他们的金币和小部分成员及预备成员,两个佣兵团的主要领导的声望都减少一定数值,团等级的下降到G级!


鼎新帮没有按照条约追究他们的责任,但是一个小时以后,两个佣兵团同时宣布解散,两个团长同时又被扣除1000点声望,(团长在成立俑兵团的时候加500点声望,如果退出该团不管什么职位都要扣除1000点),看着这些那年花开陆续传来的消息,我对一剑封喉这样的一个知己还真是同情,估计他也是不想这样的,但是没有办法,自己作的事情总要自己负责,想到我以后身份一旦暴露,我要负担什么责任呢?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鉴定出来装备的喜悦顿时化为乌有!


心里默默的祝福着一剑封喉,不要被人砍了,负的声望被杀,装备的掉落是很恐怖的!随手给他发了短信,“以后不要主动砍人,如果有人把你砍了,告诉我,我去日!”


没有等他回信,我关掉接收器,带着飞煦回到了自己的家里,看着她赤裸在床上换好刚鉴定出来的银器装备,半遮掩的身体和脸上的娇羞都是对我的诱惑,我猛的扑了上去,用尽自己的全身力气狠狠的在她的身上发泄出郁闷的心情。


良久,我清醒过来,看她已经睡在床上了。


我下了游戏,登上主页一看,果然上面已经翻天了!


对于鼎新帮的断羽而归,没有人说什么讽刺的话,大家都是在表扬他们能够知难而上,同时也为游戏里其他的帮派和即将成立的帮派指出了成立帮派驻地的关键所在,必须建立最基本的防御之后才能够顶住怪物的攻击,要利用坚实的防御来抵挡怪物的冲击。


同时也指出了生活职业的玩家在以后的发展中作用会越来越突出,一个帮派要想顺利的发展,到以后的建立自己的城池,必定要有足够等级的生活职业的玩家来在里面发展,同时有人披露了宗师级NPC拒绝为玩家锻炼物品等帮助的重要信息,生活职业玩家的春天终于到了!


而备受吹捧的就是我们的“顾客就是上帝”佣兵团,团长的英名神武的决策使得该佣兵团是目前系统唯一的一个佣兵团,而“一帮二团”的失败更是突出了该团的辉煌里霸主的地位!我心里想,那年花开这次可拽了,以后他不接受的任务,估计再也没有什么人敢接受了!


而最悲哀的两个角色就是帮助鼎新帮防守驻地的两个佣兵团团长,对于自己的决策性失误,导致参加防守的三分之一的玩家的等级掉一级,而且是白白的掉下一级,没有任何其他的物质上的补偿,而其后他们与天下第一之间的会面被人披露后更是为他们的悲情蒙上了凄凉的色彩,游戏第一高手对于后继怪物的无能为力,也更加的说明了他们两人痛苦而无奈的选择!单方面撕毁合同,解散佣兵团,让自己的兄弟的损失减少到最少,自己承担着声望为负快1000的恶果。一旦挂掉,身上的装备基本上就暴光了!俑兵团降到G级,标志的物理抗性都是负值,为了自己的兄弟的损失减少到最低,他们的这种自我牺牲更是悲上加悲!


看了后我也很是感动,随手在写了一个帖子,“天下第一公告”


鉴于昨日辉煌最出名的两个佣兵团团长的无奈选择,我特此发表公告,在他们声望没有洗到0之前,有敢于主动pk他们暴装备的玩家(反击和通缉不算),我在此作出声明,誓将其追杀到10级!


署名:嗜血杀人狂刚要点击确定,一想我在游戏里面干的坏事也不少啊?抢BOSS,趁火打劫这样的事情还真没有少干了,现在怎么又装起君子了,可能对他们的同情就是对以后自己的同情吧,点击取消,没有发表这个帖子。


看看在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了,我又戴上头盔,进入游戏里,飞煦蜷在床上,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


很有意思的女孩子,从来不问我在现实中是作什么的,估计她的哥哥肯定要她问我在现实里是干什么的了!但是她从来没有开口问过一点点。聪明的女孩子,估计是害怕自己一旦知道自己崇拜的人在现实中和她的标准相差太多而伤心梦碎吧,现在的自己总是在她梦里所追求的一代大侠,为了保留她心中美好梦想小丫头顶住了她哥哥的压力!


要是让她知道其实自己就是挂着大侠的幌子,总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她又该怎么样呢?想着想着我不由自主的呵呵笑了出来,吻了吻她的额头,打开接收器,看看自己的留言,“恩,谢谢了,到时候真的有人敢砍我,咱哥俩阴到他自杀重来,哈哈!”还能笑出来,估计是苦中作笑。


“太遗憾了,他们撤的太早了,要不你还能再挂几个BOSS,令牌暴没有暴啊?”又一个损人,练功的时间又到了,没有回答他,我直接下线了。


清晨,又是清晨,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总是感觉今天的清晨和昨天的不一样,但是走到今天的清晨里发现还是和昨天一样的清晨。不知道小丫头是练习什么内功的,怎么这两天早上都在那里睡觉,心里这样的想着,我来到了那个小树林里。


然而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就是每天早上我离开以后,小丫头总是快速的爬起来,看着我下线的地方发一会儿呆,然后自己跟着下线了。


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树林里面,我停住了脚步,默默的看着她,听到我停止下来的脚步,她转过身来,眼神复杂的看着我,想到那天早上树上的偶遇,我笑了笑,“这么早,有什么事情吗?”我主动的问道,看着我笑笑的脸,她想了一会儿说道,“关于你的事情我考虑了2天,如果可能我想看看你运功的路线,可以吗?”我纳闷,“怎么看啊?不懂那个,像小说里说的那样吗?”看着我疑惑的眼神,她笑了笑,点点头说,“恩,基本上就是那个样子,今天晚上可以吗?8点在这里,我等你!”


难道她能指点我什么不成?我点点头,随着她的一声“再见”,我目送她婀娜多姿的离去,练习气功完毕后,我回到宿舍。


今天的一天军训都是练习方队,再看着教官在前面晃过,一声“同志们好”我们就“首长好”跟上,他再一声“同志们辛苦了”我们就继续“为人民服务”,唉,无聊!


更是歌声不断,什么“一、二、三、四”的口号都喊出花来,嗓子也吼哑了,因为明天就要准备军训最后的一道大菜了——阅兵。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