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不饶恕之死囚回忆录 第192章 巧取豪夺

妖刀 收藏 0 207


第一百九十二章 巧取豪夺

胡四拉进我和金高,指着金高对凤三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凤三站起来冲金高伸出了手:“我认识,是大金嘛,以前见过面的。”金高乜了他一眼:“见过,在孙朝阳那里是不是?”凤三拍了一下脑门:“对对,是在孙朝阳那里,那天你去救杨远,我和天明、老庄都在现场。”大金悻悻地坐下了:“你们这帮老废物……”我拉了金高一把:“别这么说,那天不关三哥的事儿。”凤三嘿嘿地笑:“就是就是,我还帮你们说好话来着呢。大金,我真高兴啊,你们哥儿俩终于又凑到一起来了……如果小杰再回来那就全了,弟兄三个横行全港无抵挡。”我故意打击一下他的自尊心:“三哥对小杰不错,我应该替他感谢一下三哥。”凤三的脸色很难看,笑都笑不出来了:“应该的,应该的。”


我继续忽悠他:“从小杰走了以后,三哥再没跟他联系?”

凤三拿杯的手哆嗦了一下:“这个……别提了,以后我单独跟你说。”

我帮他扶正了酒杯,盯着他的眼睛说:“瞧这意思,三哥见过他?”

凤三彻底绷不住了,猛地把身子往靠背上一仰:“兄弟,你非要问得那么明白?我见过他,在我家里。”

这我还真的没想到,我只知道小杰敲诈过他十万块钱,但是当时他们俩没有见过面。

我一怔,这话脱口而出:“什么时候?”

胡四好象对这个话题也很感兴趣,边给凤三添酒边说:“是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小杰来无踪去无影的,他怎么回来过也不跟伙计们打个招呼?”凤三看看我再看看胡四,似乎是下了决心,抓起酒杯干了一杯,嗓子眼一顶,一勾身子,餐巾上又湿了一大块:“既然我凤三在你们的眼里已经没有地位了,我也不怕大家笑话了……小杰去我家找我是跟我要钱来了,他说他要出国,这事儿就在去年春上。他在河北流浪的时候,我给过他十万,我觉得他一个人在外面缺了钱不行……六年了,他一直没再找我,我还担心他是不是出事儿了,谁知道去年他竟然去了我家。老四,别怪我乱说话,当时我怀疑是你让他去找我的……”说着,瞄了胡四一眼,目光犀利,这一眼让我看出了凤三当年的风采,可以想象,如果这是在当年,这样的目光足以让对手胆寒,可是眼前这个蛋糕似的的中年人的确没有让人感觉害怕的理由。胡四哦了一声,讪笑道:“三哥把我胡四想得也太厉害了,我有那个本事?如果是蝴蝶安排小杰去找你这还可信,人家小杰根本不听我的啊,呵呵,三哥想多了,继续说你的吧。”我笑道:“四哥这是什么话?三哥又没得罪我,我凭什么让小杰去找三哥?再说,去年我还在监狱里呢,还再说我早跟小杰失去联系了……五六年啦,哈。”


凤三垂着脑袋不停地舔自己的嘴唇,舔得人心烦,金高嘟囔道:“该说话就说话,瞎鸡巴舔什么。”

胡四嘿嘿地笑:“舔盘子啊,三哥喜欢舔,舔成习惯了都,是不是三哥?”

凤三抽回舌头,翻了个眼皮:“我还是接着说吧,不然我自己也不痛快……说实话,本来这些事情我不应该对你们说出来,现在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我不说也没什么意思了。老四你不承认是你找的小杰,我也不勉强你,反正我只是怀疑,也没有什么证据,就是有什么证据我还能怎么着?蝴蝶说的好,我应该看清楚自己的位置,现在我凤三就跟你们菜板上的一块肉一样,你们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我自己说了不算……刚才我也想过了,彻底没意思,彻底没意思啊。想我凤三在江湖上浪荡了将近三十年,什么风浪没见过?可是这一次我是彻底灰心了。知道我刚才想起了谁吗?我想起了孙朝阳……算了,不罗嗦了,我还是说说小杰是怎么折腾的我吧。那天半夜,我正在家里睡觉,感觉有人在我的旁边抽烟,睁开眼一看,是小杰,他就那么开着灯坐在我的床上看我,一把猎枪横在腿上……”


“嘿嘿,三哥又在瞎编,”胡四跟金高碰了一下杯,笑道,“你老婆呢?”

“这个你不知道,我将近二十年不跟我老婆一起睡觉了,她在楼下睡……”

“你孩子呢?哦,上大学去了……你也够可怜的,那么大的房子就老夫妻两个住啊。”

“也不是,我小姨子一家三口也住在我们家,可是他们全在楼下住。”凤三叹了一口气,“当时我吓了一跳,倒不是害怕小杰会杀了我,他不会的,我们俩没有深仇大恨,我还曾经资助过他……可是当时我很慌,想从枕头底下拿枪。小杰也不管,看着我笑,我拿着枪对着他,问他来干什么?小杰说,听说你买了孙朝阳的车和线路,想跟你借几个钱。当时我以为是你找的小杰,把枪收起来,跟他说你曾经……咳,这都是废话。小杰不听,他说,我不管胡四跟你是怎么回事儿,反正我需要钱,不给钱你就去找孙朝阳做伴儿。我害怕了,问他需要多少?他说,不多,三十万,他要出国,没有钱在国外生活不下去。我当时没有那么多现金,就给了他十……我也没数,大概是十五万吧。小杰拿着钱就走了,临走的时候说,他不会再来找我了,还说了一些感谢话,说以后我遇到什么麻烦他会知道的,要帮我。”


“现在你就遇到麻烦了,他应该来帮你了。”胡四捏着酒杯冲他晃。

“老四你这是说了些什么?我能找到他吗?即便是我能找到也不会找啊,那还有个头儿?”

“我操,三哥你真有钱,”我冲他翘了翘大拇指,“一下子就能拿出十多万啊,牛。”

“蝴蝶你不知道,现在的钱不顶事儿了,十万块钱跟以前的一万差不多,胡四能拿出一千万来,不信你问他。”

“我不问,反正你们都得支援支援我,我穷啊,连一千都没有。”

胡四干了一杯,笑道:“上午我还给了你十几万呢,我不支援你了,要支援你找三哥,他比我有钱。”

凤三哼哼了两声:“我哪敢跟你胡阔少比?不过十万八万的还能拿得出来,我赞助蝴蝶十万。”

我摆了摆手:“三哥还当真了,我哪能随便要你的钱?开玩笑罢了。不谈这个了,谈谈你们之间的事儿吧。”

胡四站起来给大家倒满了酒,坐回去说:“不急,先喝酒,不喝酒不好意思说话。”

几年没跟胡四喝酒了,他的酒量又见长,喝一瓶往桌子底下摆一瓶,一会儿就摆了两长溜,估计至少十五瓶。凤三就不行了,喝酒像喝药,换一阵白的换一阵红的,最后还是喝起了啤酒,一共喝了不到三瓶。我估计差不多了,给胡四使了个眼色,胡四摸着下巴叫了一声“三哥”:“咱们开始谈正事儿吧?”凤三挥了挥手:“没什么好谈的了,老四你出个价,我不干出租了,撤退。”胡四说:“这个我说了不算,有运管处,有董事会,我只问你一句,什么时候停止营运?”凤三毫不迟疑:“明天我就让司机全部歇着,不过你明天也得给我个价格,钱到帐,人、车、手续,全是你的,我派个人去跟你办交接……唉,后悔啊后悔,一步走错了全盘皆输,我凤三当初就不该上苍蝇这个当。”


“关人家老汤什么事?”胡四惬意地仰了仰身子,“本来我不想跟你过不去,可是你看看你今天……”

“我老了,谁都可以玩儿我了,还不都是辛明春……算了,全怪我,怨不得任何人。”

“想老辛了你?”胡四像一只玩弄老鼠的猫,眯着眼睛看凤三,目光里全是鄙夷。

“想他干什么?从今往后我一门心思地干我自己的生意,不跟任何人搀和了,没意思,没意思啊。”

“别说丧气话,”胡四扬了扬下巴,“我兄弟林武有首诗说的好,啊,人生。这就是人生,人生就像在劳改队里扛自己的铺盖一样,分到哪里就应该扛到那里,哭爹喊娘没有用,谁可怜你?应该自己可怜自己。你三哥要是懂得可怜自己,别这么冲动,我怎么会去惹你?闲得鸡巴痒痒了我?我自己有多少事情需要去办?不瞒你说,下一步我也不想干客运了,在一个地方干长了难免不出事儿,这个道理你比我明白。胡少爷我下一步要开发娱乐行业啦,哈哈,这才好玩儿呢,歌舞升平……不是,小广那天说什么来着?夜夜笙歌,对,夜夜笙歌,哈哈。最后再干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最后我要当官,在古代这叫捐官,曹操不就是捐的官吗?最后连天下都打下来了,我不打天下,我打贪官,谁欺负老百姓我打谁,黑道白道一起打,打他个歌舞升平……又错了,打他个夜夜笙歌,好象也不对,我喝醉了?”


我发现胡四还真有点儿醉了,那就该我上场了。我敬了凤三一杯,开口说:“三哥开了几家饭店?”

凤三一下子就猜到了我的意思,猛拍了我的肩膀一下:“你呀,刚才我说要支援你,你不让,自己倒提出来了。”

我嘿嘿一笑:“我提什么了?关心大哥的生意都不可以了?”

凤三把脸转向金高,说:“大金,你是怎么交的朋友?他跟你也经常玩儿虚的吗?”

金高有些上了酒劲,不明白凤三是什么意思,来回看我和凤三:“玩儿什么?谁把谁玩儿了?”

“得,俩逼炒菜,一个逼味儿你们是,”凤三哈哈大笑,把手又摸上了我的肩膀:“兄弟,我有言在先啊,我支援了你,你也得支援我,以后你凤三大哥的生意不许你们去乱搅和,别人去乱搅和也不行,你得帮我处理,这个条件不算苛刻吧?先别插话呀,你听我把话说完……我一共四个酒店,规模都还可以,在你家附近就有一个,顺发成肥牛你去过吧?那是我的,去年刚开业,你嫂子在那里管理着,给你了,但是房租你得给我,因为那座楼的产权不是我的,我也是租别人的,一年八十万。你给我五十万,剩下的我替你交了……咳,我还是别跟你玩儿虚的了,就五十万,因为那三十万本来我就不给他,屁,他敢跟我要,不想留着鸡巴撒尿了?但是这五十万你得给人家,你给我就可以了,我替你交。至于什么时候给就无所谓了,来不及我可以先帮你垫上。设备、人员什么的都归你,我的关系也归你了,到时候我跟他们打招呼。我还不是吹,生意好极了,这个你可以问老四,规模比老四这里可大多了,顶他三个。”


胡四瞪着惺忪的眼睛冲我点了点头:“我证明,生意确实不错。”

我装做为难的样子说:“可是我不懂饭店这个行业啊,怎么上货,怎么经营……”

凤三打断我道:“一点儿不难,比你卖鱼简单多了,三天就上手,暂时不懂我让你嫂子在那儿帮你几天。”

金高这才反应过来,哈哈笑道:“行,三哥是个爽快人,蝴蝶,接了吧。”

“接了倒是可以,可是这房租?”我压抑着心中的喜悦,嘟囔道,“太贵了,万一经营不好……”

“有什么经营不好的,清水捞银子啊我的兄弟,”凤三的表情很痛苦,“一年拿不到一百万,那都不叫开饭店。”

“好,我接。不过我这心里还真是过意不去,三哥这么关心我……”

“见外了不是?”凤三正色道,“我不是还有条件嘛,我不在道上混了,道儿上的一切事情你来帮我处理。”

“这样我倒是还安心些,”我偷看了他一眼,这小子的脸上略有不快,“就这么定了,谢谢三哥。”

胡四举起了杯子:“为三哥的仗义疏财干了这杯!”凤三猛一哆嗦,似乎一下子想通了,大嘴一咧:“老四,做人别太小气,把你的好酒拿出来,凤三我今天要一醉方休!”胡四做出一付痛苦的表情,喃喃地说:“摊上了,摊上了,我胡老四被人惦记上了啊,不敢亮一点儿家财了……”把脑袋往后面一甩,“王慧——拿我的路易十三来!”


洋酒拿来了,凤三也不客气,打开,找了一个大杯子,咕咚咕咚灌满了,一口干了半杯,喊了一声“爽”,用筷子点着胡四的鼻子说:“老四,我吃你的亏,上你的当,将来到了阴曹地府我抓你下油锅,反正我比你死的早,先在那边作好准备,不弄扁扁了你,我就不叫凤三了,我叫凤四,跟你一样。”胡四的嘴角露出轻蔑的微笑:“好啊,我喜欢下油锅,跟炸油条似的,也是胡四牌的,港上名牌……吃菜吃菜。”凤三翻了个白眼:“一看你就是个庄户孙,不会喝洋酒吧?喝洋酒不能吃中国菜,要吃法国大餐,操,说了你也不懂。”胡四胡乱点着头:“不懂不懂,我只懂得舔盘子,舔你老婆的。”凤三猛一警醒,转头来找他的手机:“我要给我老婆打个电话,一天不回家吃饭她就心事,我的电话呢?”胡四用筷子从一堆螃蟹壳里扒拉出了凤三的手机,敲敲桌子说:“在这儿呢,还说我小气,好象谁能偷你个破手机似的。”凤三抓起手机给他老婆打电话,说话的口气像在撒娇:“喂,亲爱的,你在哪儿呢?哦,在家等我吃饭呢……我也饿呀,可是我忙啊,来不及吃呀……是这样,你知道杨远吗?不知道,就是蝴蝶呀,知道了,对,就是那个卖鱼的……不是小青年啦,人家都二十八啦。对,他回来了,请我吃饭呢……我准备把顺发成肥牛租给他,详细情况等我回家再说……别生气呀,反正对咱们有好处,他那个人你还不知道?很懂道理的……好,多吃点儿。”


挂了电话,凤三已是大汗淋漓。后来我才知道,凤三很怕老婆,因为他十年前就被人打成了太监,他总觉得自己对不起老婆,他老婆也很贤惠,从来不提这事儿,两口子恩爱得很。有一次我喝多了,对芳子说起这事儿,芳子拧着我的耳朵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说,将来你不行了,我应该学学凤三他老婆?她真是不可理喻,我哪能那么想?老子乃当今西门庆,不死就能干死你。那天我又把她干“死”过去好几回,最后她真像死了一样,直挺挺的。


开了凤三和他老婆的几句玩笑,胡四念叨了一句:“老辛哥怎么还不来赴他四弟弟的宴呢?”

凤三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老四,你还请了辛明春?”

胡四装做不解的样子:“请了,你不知道?哦,忘记告诉你了,一会儿他就来了。”

凤三想站起来,胡四按住了他:“三哥真不够朋友,老辛来了你应该高兴才是,怎么拉个要走的架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