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创业之梦

第二部甜蜜的拒绝

第一节创业之梦

出人意料的是,这一夜,叶小曼并没有回来。我等了个空。

我也不能去她的学校找她。本来想打开她的房门进去看一看的,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必要的尊重还是需要的。

第二天,我去找一个以前玩得不错的同学,名字叫李小勇,他自己把名字总是写成李骁勇。据说他开了一家电脑公司,生意挺不错。

我想跟他学一学,要是可能的话,就参一股。要是不行,就跟他学一学生意经,自己独立开一个店,估计也用不了多少钱。反正这个城市很大,生意很多,我也不至于抢了同学的饭碗。

其实,在学校的时候,大家最想不到他会去做生意,而且,事实上他是做的最成功的一个。在学校的时候,他竟然是文学社里写诗的——让你晕头了吧。

总之,这个世界变化太快。

我暂不想去见其他的人。一个男人如果没有他自己的事业,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便很难硬的起来。即使你自己无所谓,但别人总会有点看法。这也正常,谁没有一点势利眼呢?

所以,我想先把自己的事业给发展起来!等到有了一点点的成就,我再和别人见面的时候,也能含而不露的说自己是什么公司的或者什么……总之,是一点小虚荣。

象我同学这样抛头露面的在外面混,还是很容易找到的。

见面之后,是一阵亲热不提。

因为在学校时同甘共苦,无话不说,所以,把事情对他一提,而且告诉他一笔数目不大的钱,他考虑了一下。说:“在一起做生意,朋友要是算的太清楚了不大好。要是不算清楚,更不好。你先在我这里熟悉一下情况吧!我不想奴役你,却也不能让你奴役……”

于是,我便在他的电脑公司里瞎混。

李小勇的电脑公司规模不算大,也不小。员工也有三四十人,女多男少。

我眼睛一扫。大概清楚了这些都是什么样的人。没有特别漂亮或者出彩地。有那么点姿色的倒是有几个。丑的人没有。

李小勇担心我的业务有问题,他认为我没有接触过计算机。所以安排我先到技术部去。听一听看一看。然后,再到市场部,免得说话外行。

我也不说自己还跟高手学过几招,甚至做过在互联网上纵横驰骋的黑客。而且,这一年多的时间没有接触电脑了,除了到鬼子那里撬几个硬盘下来……还是谦虚一点,认真学一学比较好。

当天,当然是坐下来喝一场。我不动声色。把小勇带的几个人都给摆平了。自然,喝洒过后。他本来说请我去桑拿的,也只好作罢。

回到家里,对新生活,倒是满是憧憬。我一直听着楼下的动静,等着叶小曼回来。

但她仍然没有回家。

我甚至怀疑,也是不是搬家了。但也不大可能,因为我经过她的门前的时候,仍然有她那种非常熟悉的味道……(又过了几天,她才回来,她是出去旅游了——这是后话。)

心神不宁,我出去走一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体育馆。想起当初经常在体育馆里练拳,想起小丽和美女教官的那场比赛,宛若就在昨天。

训练馆里有几个人在练拳。都是些自信心非常高,但技术水平比较有限的主子。我有信心在三秒之内,让他们全趴下。所以,看了两眼便走了。

回去之后,把我那台笔记本电脑给找了出来,擦干净灰尘。

买的时候挺先进,现在已经落伍了。在小勇的店里,我特意看了一下,这玩意的价钱,只有我买的时候的四分之一。

家里没有网线,只好玩一玩钱海龙留下的那几个黑客程序了。

把源代码打开,一行一行的读。仔细地玩味。

这些代码程序,就和我们以前设置的机关一样,一环扣着一环。根本地,还是利用各种操作系统的漏洞,来达到自己的目的。钱海龙的程序非常的高效,有一种鬼斧神工感,每看一段,都让我击节三叹。

尽管钱海龙留下的程序简洁高效,但要分析它其中的任何一个,其实都要花相当长的时间。

而我,一头扎进去,但不想出来,不知不觉,快到天亮了,才舍得离开电脑,去床上小睡片刻。(后来许多天都是这样)

第二天,我在街上随便吃了点早餐,然后,坐车去了李小勇的公司。

他这种私企,部门之间分的并不是太细的。反正,每人都有自己的一块事情,但老板让你做什么,你还得做。分工的权限在老板手里,并不是你自己说了算。

技术部,其实就是装装机器,或者替客户维修机器,还提供软件方面的支持。

混了两天天,我便把这引起东西搞的一清二楚。并不复杂,也没有什么技术性可言。比如说装机器,组件一般而论都是标准化的,只要象组装玩具一样把它们拼在一起就行了!甚至比拼装玩具还要简单——各种插口形状不一样,有时候你想拼装错,都难!

至于维修电脑,也很容易!电脑的故障,常见的总有那么几个,一眼可知。硬件哪个出毛病了,你就换哪一个——这种集成电路,根本就没有你去捣鼓把它修好的可能性!一插一拔,或者一拔一插,就搞定了!

最难的是软件问题,千奇百怪,无所不有。但是。最常见的只是那么十几种。见识的多了,我也就非常容易把它们搞定了。要是实在不行,就备份一下客户的重要资料,给他们花点时间重新装一下机器。然后,一般总是就解决了。

每天遇上的人不计其数。经常会遇到难缠的人。这时候,我反正是一脸的奸笑——和气生财嘛,这还是要修炼一下地。

因为我坚持不拿李小勇的工资,而且,他每天没有事情的时候,反而要来转一转,看一看我。偶尔我也去他办公室跑一跑。这样,公司的员工都知道我是他们的老总的朋友,所以。对我客气得不得了,有时候,李小勇不在的时候,有什么事情就向我请示了。我也慢慢的习惯发号施令了。

公司的丫头们,天天给我抛媚眼。特别是那几个初解风情的少妇。更是说话腻的要命,如果我还是处男的话,说不定就被她们给俘虏了。

公司里有那么几对修成燕好的。这也是公开的秘密。而且,小勇的员工,大多数是外地人,认识的人不多。所以,很自然地都在自己身边发展“革命”友谊。

我知道自己不能再花了。而且,这些丫头,都是些正常人,一旦粘着你,别说你还有点小门道,就算是一无所有,说不定她们都要寻死觅活的要和你结婚。

所以,我便老实的象一个君子一般。

越是这样,反而越是惹她们喜欢,不少丫头,都把搞定我当成了自己心里的目标——这可不是我吹的,是有人告诉我的。

我开始的时候,觉得自己辜负了别人的相思,要给她们一点补偿什么地。但很快,也就习惯了——我除了自动献身之外,没有什么更适当的补偿,所以,用其它方式根本就不可能补偿什么,所以,尤其假惺惺地去补偿,还不如置之一笑。

这样,除了虚荣之外,带来了一个极大的毛病——我的办公室天天莺声燕语,一刻也闲不住。

我除了不和她们上床外,也天天和她们打情骂俏,把嘴皮子练的滑溜溜的——什么事情都是熟能生巧。

这是游戏的规则。既然我是打算要投入到为热的生活中间去,当然,不能在女人面前退缩了——我找了个堂皇的借口。

虽然那些女人常请我吃饭,但要命的是我还是放不工,总要自己先掏钱包买单——后来,女人们都发现了这个秘密,请我吃饭呀,出去玩呀就更勤快了……

很快——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便把要小勇的公司摸个烂熟。

我明白,为什么小勇要让我自己去开个公司了。真的不是太难。

象他这种公司,并没有进入的门坎,除了一个优势——这种公司做的久了,会有许多客户,支持着他们的业务。

我开始盘算着,怎么运作自己的公司了。

出去跑业务的时候,我也开始留心外面的各式各样的店面,看看哪里有要出租的什么。同时,也注意哪里有什么大的单位,暗暗地都把当成了自己潜大的客户。甚至,想着自己的店,有一天成了全球的连锁大托拉斯,而且是前店后场,后面的工厂。当然,也是英特尔加微软型的了。反正,什么都是自己生产,自己出售,利润,超额的垄断利润就象台风夜的雷暴大雨一样,哗哗地,从天上泼洒下来,都流到了我的腰包里了……

李小勇说,你别急!主要是公司的办公地点要选择好了,其它的事情都好办的。而这种办公地点,非常的讲究,可遇不可求,我还是再等一些时间比较好。

我一想,也有道理,于是,接着开始忙乎,但重点,已经转向和李小勇的各种供应商关系的拉拢上了……

这一天,公司特别的忙,实在抽不出人手来。市场部要送一台笔记本电脑去某个影视公司去,我想,嗯,影视公司,说不定会有什么养眼的美女!好吧,就委屈我了。亲自跑一趟,希望能有点小收获。

大千世界,无巧不成书!

一进那家影视公司,果然是美女如云。小伙子也很帅气。不过,脸色都不是太好。这大概是与他们还没有发达有关吧。

等一路问清了笔记本电脑是他们的董事长要的时候,我就径真去敲董事长办公室的门。

“进来。”一声女人娇媚的语音。

我觉的这声音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

推开门进去了一看,哪里是无巧不成书呀?简直是不是冤家不碰头!

坐在那张宽大的象床一样的老板桌后面的,竟然是上次被我砸了大奔的女人。她竟然在这个城市里开一家影视公司,而且,还是董事长。

我心里想,要糟,估计这台电脑是推销不出去了。李小勇要少赚几百块钱了。

她看到我,估计应该更是吃惊。

但是,她一口叫出了我的名字:何田田?怎么是你?

我更是吃惊了。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在报纸上,我的名字是“某军官”呀,但转脸一想,嗯,事情闹这么大。估计她想不知道我的名字也难。

我点了点头,把电脑放在她的桌子上,说,要打开吗?心里想,只要你说打开,哼,那想退货,就比较麻烦了。

眼光一扫,却见她桌子上有个名片,用中英文写着某某影视公司。董事长,艾小婉。

原来这个影视明星的艺名之外,有另外一个名字,叫艾小婉。

“嗯……”艾小婉示意我坐下,自己却走向给我倒了一杯茶,这么的殷勤,让我怀疑这茶里被放了什么剧毒的药物。

我一想,反正就这样,你那大奔我也不会赔你。所以,大刀金马地坐在沙发上。嗯,茶水,就不喝了。

“你……退伍了?”我问我,反倒有点扭捏。象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

我点了点头。回想了一下,似乎进来的路上,没有看到大奔,似乎外面停的是一辆法拉利。

“你自己开公司吗”她再问。

“我打工。”我很干脆地告诉她:“负责送东西。谁让我有力气呢?这种小电脑,嗯,就算是重的台式电脑,几十公斤,我一口气能背上十几楼的,厉害吧!”我开始瞎吹,把自己装成一个送货的工人。

“这……”艾小婉试探着问:“一天赚的钱多么?”

我接口就说:“还行,够我吃的。但要是找媳妇就难了!”说着,我的眼睛放荡不羁的在她那高高挺起的胸部,狠狠地扫了几遍……她要做什么?问得如此仔细?要不是替别人做事,我估计自己早就溜之大吉了。这样的见面,我其实也很尴尬,并不是象表面这样的平静甚至表现出一点放荡。

艾小婉想了想,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我的公司也才开来不久,正需要人手,李不你来我的公司如何?”

“做什么?做你的保镖吗?还是司机?”我眉毛一挑,问她。

“不不不不……”她忙不迭说,然后,小脸一红,说:“我只是欣赏你的正气……你来吧,适合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是你能,做总经理也行。”

我怔了一下,然后,轻轻一笑说:“给别人做事,别墅有自己做老板的好?我也许过几天,也能去开个电脑公司或者其他什么公司地,到时候,你要是能给捧一下场,那就算帮我了……”心里非常奇怪她为什么要这样说?难道她对我是一见钟情,爱上我了?或者她们个受虐狂,巴不得有个凶狠的男人来收拾她?似乎也不像。

“谈正事吧!”我手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电脑,问他:“这个,你还要我把它按你的要求调试好吗?”

艾小婉摇了摇头,说:“不用了我自己会调……你要开电脑公司?”

我笑了笑,说:“也许吧”回头一想,既然她这么客气,嗯,也许她已经忏悔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也就客气两句吧:“上一次的事情……我也有点冲动了。”

艾小婉脸顿时又红了,说:“不……别提了好吗?就当我们才认识。”

我点了点头,却不想再说下去,便道:“公司的老板还在等我回去呢。要是没有什么事,嗯,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需要,你尽管给我们公司打电话,公司提供二十四小时的售后服务的。”

说着,我站了起来。

艾小婉连忙也站了起来,说:“不多坐一会儿么?”

我笑了笑,说:“你为什么突然这么客气呢?这让我好生的奇怪……”我还是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

艾小婉嘴张了张,还是说了:“我是……艾兰的姐姐……我听小兰说过你……你要是有空,过去看一看她。”

我愣在了当场——我说怎么第一次见到她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