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编年史 373 全身而退

妖刀 收藏 0 31
导读:艳遇编年史 373 全身而退


373 全身而退

第一部

373全身而退

但那一枪并没有打中那个向我偷袭的人。

我听到了那枚射击比赛专用子弹从枪膛里弹出的声音,而且毫无阻碍;接着便是一声清脆的子弹上膛的声音。还好,我的耳朵还没有大碍。

我头也不回跟着就是一抢,——这一抢应该打得准一点,因为我已经听到了那支枪的声音。

但,仍然没有击中那个偷袭的人。

我跟着放了第三枪,同时回过头来看那个偷袭的人,到底是不是那个我在冰柜里看到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家伙。

虽然极不愿意看到,但仍然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她,就是她!一个一脸冰霜的女人——我不知道她还是不是人!她的脸色是乌青的,难看极了。嘴唇也是黑色的。

她的手像是僵硬的鸡爪子,但扣扳机的手指,偏偏看起来特别的灵活。她完全在凭着本能做着一切动作,根本就不用瞄准我,而是用空洞的眼睛在看着我。她的深陷的眼睛——就像黑洞一样要把我吞没!她手里的枪——不管我的脚步滑到哪里,总是指着我。

我巴不得她快开这一抢——好有个了结,但她总是用一双空洞的眼睛看着我,似乎没有把握再开第二枪一样。

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她的枪始终指向我的心脏正中间的那一点,瞄得非常地准确。可是,她为什么不开枪呢?难道她知道只要她一开枪,我就能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子弹吗?难道她知道我的脚步总要比她的手指要快零点几秒吗?

和这样一个怪物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相持不下,确实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我的枪,数次要抬起来给她一颗子弹,但却又觉得问题是,似乎只要我的枪一抬,她便会趁虚而入,在我还来不及反应的一瞬间,而给我一枪!

就这样对峙了几分钟。最后我咬了咬牙,把手里的枪——慢慢地往上一抛,并闪电般地从身后抽出了匕首——

对面的那个女怪物,枪口动了动,竟然没有开枪。她,已经错过了开枪的最好时机!

手里没了枪,而是一把匕首、一把饮血的匕首!当我把匕首对着她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她忽然像是被定住了身形,手里握着枪的枪口,不再随着我的脚步移动而转动。

她呆呆地站着,开始不住地发抖……

大好地机会,我岂能错过?!霎时,我已经把匕首划过了她的咽喉……

没有想象中的绝望的哀声呜咽,也没有想象中的不可思议的、惊诧的眼神,也没有想象中的软瘫下去的、垂死前的挣扎,更没有喷涌而出的热血……

她,呆若木鸡,只有两只黑红的、恶毒的眼睛——随着我的身形在移动着……

她死了吗?——被我割断了咽喉和动脉之后?我不敢确认。

但她的眼睛,却仍然在顽强地、恶毒地盯视着我。

脚下一挑,XM已经落在我的手上,弹匣里还有一颗子弹,枪膛里也有一颗子弹。我没有半点犹豫,冲着她的胸口就是一枪。

顿时,血肉横飞。她猛地向后退了两步,胸前出现了一个大洞,子弹洞穿了胸口。

但她仍然麻木地看着我,眼睛是困惑、也是惊骇。

我也挺害怕的,但我还是紧跟着冲着他的胸口再放了一枪!她再次向后退了两步,身子靠在了墙上,但她还是没有倒下去……

我随即飞起一脚,踢掉了他手里的枪,用匕首指着她。当我再次看着她的眼睛时,那眼光正在慢慢地暗淡下去……

等到她的眼睛变得浑浊、没有一点光彩的时候,我终于松了一口气。收了匕首,转向门口要逃离这个地方。这里太过诡异了!

可是刚一转身,就觉得大事不妙!同时向边上一躲,一只血淋淋、带着阴风的手爪,从我的身边猛地插了过去!顿时撕碎了我的三层衣服。而另一只手,又向我的腰间横扫了过来!

躲是来不及了,我立刻像闪电一样,从身后抽出了那把饮血匕首,顺势一挥,那只手臂就落在了地上。

我在割断了她的这只手臂之后,才冲出了她的两只手臂的围攻。再回头看过去,那双眼睛,又发出了像冬夜里的恶狼一样的凶恶之光。她虽然断了一只手臂、割断了的喉咙和血管以及那洞穿了的胸脯,但还像是没有受到过伤害一样——两眼发射出凶狠的光芒。

我举起手里的匕首,在空中晃动着。马上,这个怪物开始慌乱起来,她仍然像是用尽了最后的力量一样,向我猛扑了过来。

我向边上一闪,猛地挥出匕首,想割掉她的脑袋。但由于一时心里慌乱,竟然偏离了目标,把她的头从嘴角处一刀为二。

“铛”地一声脆响,从她的嘴里掉下一颗红水晶,落在地上弹了两下,碎成了两块。

再看那个怪物,眼睛里的光一下子黯淡了下去,成了黑黑的空洞。

一不做二不休!我强忍着恶心,用匕首把这个怪物切成了七、八块!

肢解了尸体以后,我向外走去。走出了两步,猛回头——还好,那几摊尸块没有像传说中的那样,重新组合起来再向我进攻。

等我再次回到办公楼,仔细翻查了一下关于这个女射手的资料时,我才发现,她的资料是被加密过的。最后看了半天,才发现资料显示,她确实已经死了!但又说她是活的,非常矛盾!似乎她是一个什么试验品!而且,在这份资料里提到了水晶。

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索性把这个办公室里所有的电脑硬盘都给卸了下来。然后,装在包里向外走去。

刚一出门,不安的感觉又一次升了起来。

但这一次,这种不安的感觉,是从远处传来的。

而且,我同时听到了汽车引擎的声音。

向远处瞭望,发现有三辆鬼子的装甲车一字排开,在四、五百米的地方向这个军营开了过来。

我知道,鬼子是杀不光的。

我迅速从军营的后院撤出了阵地,转眼之间便消失在群山旷野之中……

回到了我们的营地。我非常老实地自行走进了禁闭室,让他们去给领导汇报一下,顺便把我手里的二十几块硬盘给交上去。

回到禁闭室的时候,就知道我的军旅生涯算是完结了。

就算不关我几年,也绝对在这个军营里呆不住了。

也好,外面的天地更宽阔。

而且,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杀的人太多了,心里有些不安。昨天晚上就杀了一百多人,创下了个人的杀人历史纪录。

是我该忏悔的时候了。

虽然我知道自己有错,而且还错得很厉害。但是,让别人指着自己的鼻子——骂的狗血喷头,还是不爽。

如果不是后弈和突击队所有的兄弟都为我求情的话,估计我真的要被送上军事法庭了。毕竟为老爹报仇雪恨,或者为已经牺牲的兄弟出一口气,也是大家的心愿。虽然他们很反感我这样不守纪律,但却也暗暗地希望有人能这样为他们出头……这本来就是很矛盾的事情。

我自己嘛,事实上是又沮丧、而又觉得安心。

后来,真正决定下来了,说是让我退伍,而且军衔还讲了一级。

不过如此罢了,此时此刻反而觉得轻松了、自由了。不由有所感慨,“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从狗洞里爬出来吧!给你自由!”

后来,他们把我送到一所军营里,做了几个月的射击教官。

我索性夹起尾巴做人。在做射击教官的时候,只是在开始的时候露了一手,镇住了那些毛头小子和对我侧目而视的同事哦。然后,每天像平常人一样的看看书,再想一想没有想通的事情,把自己彻底地放松下来。

没什么事情的时候,我就到镇上去到处转一转、看一看,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很快就安排我转业了。让我同其他人正常地从部队一起转业,回到原籍等待分配工作。

所谓的等待分配工作,其实,也就是给你一个找关系、走后门的时间。外面真正的世界是失业的人不计其数,要是没有过硬的关系,谁会给你安排什么好工作?

我把档案往那里一放,也就不去管它了。

反而有大把的时间在家孝敬父母了。

说实话,在赵飞虎家看到两位老人痛心的样子,真的把我吓坏了。

我又安安稳稳地在家住了一段时间,天天上街买菜,给家里人做饭,每天陪着后娘聊天,同父亲喝几杯,或者……

一直到父母都担心我这一辈子就这样完了!

其实,我也不是无所事事。

至少我的功夫没有丢下。每天半夜里,我都悄悄地到公园里偏僻的地方练上一练。

而且,我每天真正的睡眠只有一两个小时,其他的时间都在锻炼自己的精神。

在家人上班上学的时候,我读了很多本关于精神操控方面的书,甚至还跑了几百公里,去见一个据说很神的巫婆(但很失望)……

但我仍然尽量让自己安静下来。

我知道,也许对于我永远的命运来说,可能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而我,要把这所有的日子,尽我的可能回馈自己的家人。

等暴风雨来临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和家人这样的亲密相处。

父母很欣慰我的孝顺。

但过了不久,他们便不安了起来。是的,他们担心我就这样的消沉下去。

所以,过了一些时间,他们就开始催我去有关方面看一看,我能被分配到什么单位去。

他们也没指望我有多大出息。如果可能的话,找个好一点的单位,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就行了。

可我总是说不急。

实在不行就走一趟。当然,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父母亲开始召集并四处托人、找关系,希望能给我找一个好点的单位。

我知道,在家里是住不下去了。

我倒是奇怪,为什么像那个什么洪流帮主、或者是那个什么钟武什么,从来没有找过我?还有奇门的人,都像是从我身边消失了。

我和他们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就像是从来都不合他们认识,也没有发生过任何的过节或者什么……

难道真的如此的清静?

但是,我还是不得不离开家,重新开始流浪……

首先,我要去见一下吴琼。

她说,现在她来引领我,以后我来指引她的方向。那么,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她真的知道我不明白是什么事情吗?

现在,从我在财校毕业算起,也就是我的编年史,已经是艳遇五年了。

我在家里人,再一次放心不下的叮咛里,登上了去省城的汽车。是的,熟悉的地方永远都没有风景。离开了家,我开始了又一次不可思议的生命之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