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大师风范

妖刀 收藏 1 10
导读:红尘有梦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大师风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大师风范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大师风范

宋力忠从上海出发,于美国西部时间七月十二号上午八点多到的旧金山机场。与宋力忠一起去美国的,除了隋丽、肖琪纬和几个从行星数据派到梅山大学负责信息安全工程师认证的技术人员外,另外还有一个吴晓意。


吴晓意是作为行星数据业务部长的身份去美国的,本来宋力忠的随行人员名单中没有她,因为肖琪纬等人去美国主要筹商的是开展技术方面的合作,好像用不着她这个不怎么懂技术的业务部长也一起去。行星数据目前的事情比较多,业务部的工作很忙,吴晓意在梅山镇呆了那么长时间郭海林都有些不愿意了,现在她还打算跑到美国去凑热闹,郭海林就更不高兴。但李远方举双手赞成吴晓意跟宋力忠去美国,跟郭海林说现在他已经放假了,公司里的日常事务由他自己来处理就行了,郭海林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业务部上,所以吴晓意在最近这一两个月内可以不用到公司来上班。


李远方给予吴晓意特殊的照顾,让郭海林很不满意,对李远方说道:“做生意哪有像你这么做的,吴小姐到我们公司不到两个月,公司的业务还没有完全熟悉你就给她放了长假,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给别人知道了会怎么说?”


对郭海林的意见,李远方非常理解,但却不怀好意地对郭海林笑了笑说道:“谁让你那天在香港跟记者说我们行星数据的董事长还没结婚的,现在好了吧,许多新闻媒体都对这事大宣传特宣传的。前几天马大哥特意通知了我,说现在许多国家的情报组织都打算用美人计和美男计来对付我和我们行星数据的这帮人,要我赶紧找个人结婚,还要赶紧给这帮目前还是单身的都找个对象,免得一不小心中了圈套,马大哥还借着这件事把我取笑了一通,我跟他联系完后都想找到你把你掐死。本来我想等宋师兄美国之行结束后就把自己的身份公开出来的,现在被你老人家这一搞,只要我没结婚就只能像现在这样做个隐身人了。还好现在许多人都以为宋师兄是我们行星数据的董事长,暂时都把矛头对准了他,不然的话,我们光是挨个审查公司里这帮人的男朋友女朋友都要累个半死了。老郭,现在晓意姐正在追宋师兄,这事你应该知道吧!所以只要我把晓意姐派过去跟在宋师兄身边,宋师兄在美国的时候就清静多了。另外老郭,你不觉得晓意姐天天缠着宋大师这个神人,我们看着很有娱乐性吗?”


李远方的话让郭海林有些尴尬,当时在香港的时候,正是郭海林脱离信息安全局的编制后心情大佳的时候,觉得总算可以不用像以前那样瞻前顾后了,而且明知经过这次入侵测试后行星数据的地位将会进一步得到提高,他郭海林也会与往日大不相同,正在那里踌躇满志,所以说起话来不像以前那样滴水不漏,情绪一激动就跟记者开起玩笑,没想到这事却给行星数据带来很大的麻烦。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几天,当国内的许多新闻媒体也对这件事进行大肆渲染之后,行星数据里的许多年轻人都找郭海林请假,说家里给他们介绍了对象,他们要回去相亲,让吴显和任泠这样沉着稳重的人看得直乐,不止一次地开郭海林的玩笑,都说:“老郭,我们怎么觉得你在香港说的话跟个征婚广告似的!”


第二个让郭海林感到尴尬的地方是,自从脱离信息安全局编制后,马进军已经基本上不再跟他联系,不跟他商量任何事情,有什么事情直接通知李远方本人或者跟卢翔贵通气,所以许多事情都是由李远方或者卢翔贵间接通知他的,这让郭海林一时之间很不适应。


所以,郭海林的脸色极不自然地说:“当时我也是被那帮记者逼得没办法,只能说这话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马局长没说别的事情吧!”

马进军找李远方的主要目的,其实不是说这事的。从年初的“灵异事件”开始,到近期卫星入侵事件和香港证券交易所入侵测试,再加上宋力忠的那个新闻发布会,行星数据成了国际国内舆论讨论的焦点,许多媒体都说行星数据这是利用手中掌握的先进技术仗势欺人,有的媒体甚至于把行星数据跟经常没事找事向世界上某个小国发动战争大搞军事霸权主义的美国政府相提并论,提出了“技术霸权主义”这个新名词,这给中国政府有关部门造成了很大的舆论压力。


因此,有许多领导都提出是不是应该对行星数据采取措施,免得他们再闹出更多的事情来,有人还建议把李远方和行星数据的一些核心技术人员以及高层行政管理人员控制起来。以杨首长为首的一些领导,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当然是不同意这种建议的,因为他们刚让行星数据那帮人脱离自己的编制之外,才过了几天又把他们给控制起来,就跟自己打自己嘴巴差不多,所以对怎么处置行星数据的争论异常激烈。


争论了好几天,持不同意见的两派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到最后只能准备进行投票表决。考虑到李远方是陈老的掌门弟子,有许多老领导都对他特别喜欢,要对他采取措施的话,不能不顾及到那些老领导的面子,所以在投票表决之前,有人把这件事告诉了以前的一些老领导,希望那些老领导做一下陈老等人的思想工作,或者向陈老施加一下压力。


因为主要目的是向陈老施加压力,首先找的是一个当年级别特别高的老领导,跟陈老没有多少个人交往,而且以前看着陈老不怎么顺眼的。没想到老领导听完他们的要求后竟然非常不满意地发起火来:“你们这帮人有毛病是不是?我们这些搞政治的,有的时候出于外交等方面因素的考虑,就算是别人骑到我们头上来了也只能忍着,还要陪着小心跟人说好话,现在行星数据和那个宋大师给我们中国人长了脸,帮我们出了气,远方这孩子都差点被日本绑走了,我们不仅仅不把他们当成英雄还要想方设法对付他们,这还有天理没有了?我们中国积弱了一百多年,一百多年来受尽了屈辱,连一个小小的岛国日本都占了我们的领土那么多年,掠夺了我们大量的资源,光是从东北林区掠夺走的木材就够他们用几百年的,现在国际国内形势对我们的发展非常有利,应该到了中华民族再次振兴的时候了,否则的话,我们这些人将无颜面对我们的先祖。但我们奉行的是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我们不搞军备竞争,不搞军事霸权主义,如果不是那些关系到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的原则性问题,我们一般不会使用军事手段。所以想要振兴中华民族的最好途径是大力发展科学技术,大力发展国民经济,科学技术上去了,国民经济发展了,自然就会成为世界第一强国。就像现在的日本,虽然他们军事实力并不是很强,但因为他们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谁都不能不给他们三分面子。在现在这个社会里,谁的经济实力强谁就有最大的发言权,所有的军事行动,说到底还不是为了经济利益?老总理生前曾经不止一次说过,知识就是力量,现在我们好不容易掌握了一项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技术,而且这项技术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跟我们竞争,我们应该感到高兴是不是?在现在这个知识经济社会里,掌握先进技术就能够促进国民经济的全面发展,就能够增强我们的综合国力,所以每掌握一门最先进的技术,离我们的目标就更近了一步,对行星数据这样的企业以及远方和宋大师这样的人,你们应该支持、鼓励,要想方设法在政策上给予他们最大限度的照顾,现在你们怎么反过来了?另外,搞科学研究最忌讳的就是婆婆太多,我觉得行星数据目前这种体制是最适合发展高新技术的,你们要是真的把行星数据给控制起来,就等于是杀鸡取卵,希望你们好好想想这个问题!”


老领导这话说得很刺耳,还提到了一定的高度来讲,把那些去找老领导的人说得连脸都红了起来,只能连声说“是”,摆出一副欣然受教的样子来。连这位当年看着陈老不顺眼的老领导都帮行星数据说话,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所以谁也不再提控制行星数据的事情了。而且,还形成了一个统一的意见,在未来的三年内免除行星数据的所有税费。对行星数据以后采取的所有行动,只要不是影响到国家安全稳定大局的,虽然出于外交等方面的因素考虑表面上不支持,有的时候还要批评一下,但在暗地里,能帮的忙则稍稍帮一点,比如说让有关部门为行星数据的人提供人身安全保障等等的。


但因为面子关系,不能老领导说几句话就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所以有些领导告诫杨首长说,除了保证行星数据那些人的人身安全和已经拉到他们那里去的国家新一代互联网主干网的光纤木已成舟不能撤回外,以后政府有关部门与行星数据的关系只是合作关系,完全把行星数据当成一个企业来看待,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让他们享受一定的特权。


杨首长从自己的面子出发,当然也不能人家怎么说他就怎么办,以信息安全局目前已经在行星数据投资五个多亿不能亏本、行星数据目前掌握的技术具有很高的战略价值以及方便情报搜集为由,跟一些领导据理力争,总算让卢翔贵那帮人继续留在了行星数据,也让李远方继续在信息安全局里挂着那个顾问衔。


同时,因为别的领导的告诫,杨首长就不方便自己直接跟李远方通报这些新情况了,免得招人嫌疑。但把情况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马进军,由马进军去转告李远方。

李远方是个很识趣的人,知道有些事情不能随便说,郭海林一问他,他就回答说:“老郭,除了三年免税政策和那三条光纤不要钱给我们白用外,我们跟其他的私营企业再也没有任何差别,以后我们一切都要靠自己了。老卢那边,如果不是他主动跟你协调,你也就不要再去找他,免得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郭海林的脸色沉了一下,然后颓然说道:“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我们以后都是彻底的老百姓,不可能再享受任何特权吧!”但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后,郭海林的精神又变得振奋起来,说道:“远方,我想这是好事,如果要靠特权办事的话,就不能真正证明我们的能力,还会处处受制于人。要是没有了特权,我们所取得的每一次成功就都是我们个人能力的体现,这样的话,更有成就感些。只要我们继续发展自己的核心技术,所掌握的技术是最先进的,到头来还不是一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