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时代 正文 第十六节 旅程(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15/


旅程(上)

韩逸仙第一站来到了阿城,这个几百年的城镇处处透露着肃穆。

阿城原本是古代大金国的都城,金人首领完颜阿骨打不满被辽人压迫,起兵反抗,终于成功。后来国势日隆,他的后代窥视南国的繁华,引兵南下,一度把宋国朝廷逼到了杭州,以至于宋国人后来都全体患上了恐金症。大金国不但把宋国徽宗和钦宗二帝给抓了回来,连宋高宗赵构都自称儿皇帝。要粮给粮,要钱给钱,真是畅快淋漓。金国皇帝做的痛快,宋国皇帝做的委屈,皇帝做的这份上,死了算了。弹指一挥间,几百年后,金人的子孙照样称霸南国,只不过比先人更出色了,这会算是彻底统治南方了;也算还了先人们的心愿了。

阿城的皇宫还残存着一部分,只是也像着日暮河山一样,了无生机。不,绝对不能这样。一定要振作起来,天下的臣民要求很简单,只想过上好日子而已。韩逸仙想到这里豪气一阵阵涌上心头。即使后来南方革命党造反成功了,又能怎样!还不如现在呢!最起码还没内战,社会还比较和平。革命党成功了以后反倒整的内战连连,苛捐杂税,民不聊生。难道以为换了统治者就会好了,什么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纯粹放屁。鞑虏也是国民,谁说非得汉人做江山,汉人是谁呀!难道汉人多就非得汉人说了算呀!只有民国还有点靠谱,谁做皇帝都不要紧,即使洋人做皇帝,只要是好皇帝就行。康乾盛世都说给谁听的?难道只有贞观之治才算盛世呀!放屁!劲往脸上贴金。韩逸仙一想到这,心里这个气呀!怪不的南人多爱造反,过得稍微不好就想法多,怎么就不能考虑一下国家呢!光想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难怪自己那个时代的百家讲坛都说,北兵一来,南人就降,哼!没骨气,活该!

算了,还是不想了,上火。韩逸仙来到了黑龙江将军府,保镖递上了帖子,片刻后,韩逸仙来到了大堂。眼前站着一个面色和善,约有50来岁的老人。韩逸仙想都不用想立刻向这位依克唐阿大人下跪施礼说道:“将军大人,末将镶黄旗,齐齐哈尔城执政官韩逸仙拜见大人。”老人立即扶起了下跪的韩逸仙说道:“呵呵,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呀!想不到这样年轻,巴泰老哥可好,好些日子没见了。”韩逸仙和依克唐阿相互寒喧着,慢慢接近了正题。韩逸仙说道:“其实卑职此次前来是提前恭喜大人进京述职的,三个月以后,大人要高升了。”哦!依克唐阿纳闷的问道:“韩大人,你是从哪里听来的风言风语呀!老夫可没听说呀!”呵呵,韩逸仙说道:“大人,在您的英明指挥下,我们满洲劲旅已经重振雄风。目前的情况是分两路分头出击,一路向北,一路向南;相机进剿土匪;预计三个月就可结束讨伐作战。那时,咱么黑龙江的土匪基本就已经被全部消灭了,匪患一除,相信大人高升只在朝夕了;以后快乐的日子只有在京城度过了,到时,还望大人多多提携了。”说到这里,依克唐阿就算再笨也知道这是一份送上门的功劳,不收下可就太不上路了;虽然已经看出了韩逸仙得到皇上的钦准而强大,但实在没想到强大到如此的地步。竟敢独自派兵剿匪,而且还是全黑龙江,这份实力不可小觑呀!算了,自己也老了,也该去京城养老了,这黑龙江将军看来也得给他了,想到这里,老依说道:“贤侄呀!我是老了,这以后的天下还是年轻人的呀!将来我去京城效命皇上,这黑龙江将军的位子看来只有你来坐了,说不准将来咱们这龙兴之地的满洲也得靠贤侄这样的优秀人才来判断呢!”嘿嘿!韩逸仙心里说到,这姜还是老的辣呀!话过去就明白,不用废话。一桩交易就这样谈妥了,痛快。韩逸仙看到买卖已经谈完了,说了几句拜年话就起身告辞了。临走前,韩逸仙从怀里掏出了一万两的银票给老依,说道:“大人,这是义父给您的小小礼物,因为匆忙实在不成敬意,还望大人笑纳;来日自当进京看望大人。”老依客套了一下便收下了,说道:“贤侄将来在南方之地有难可去找老夫的几个好朋友,谢介石和郑孝胥,赵尔丰。他三人皆忠君爱清之人,虽汉人,但深明大义。”郑孝胥,谢介石。历史上的确有这二人,至于赵尔丰更是大名鼎鼎了,近代从英国殖民者夺回西藏,更是彪炳清史了。韩逸仙想到这几人更是兴奋了,又给自己送来了三个治国能人,看来还真是天佑大清;一个也没落下。

离开了将军府,韩逸仙带领众人南下,向京城而来。沿途之上,渐渐的也多了些繁荣,看来京城的治安还是不错的,也许是靠近京畿地区吧!韩逸仙想着。这次进京,韩逸仙可没想去见皇上,他现在只想在日清开战之前在谈桩买卖而已;既然知道战争无可避免,只好从中得到些好处了。这一天,韩逸仙又如故的来到了德国公使馆,迎接他的还是雷克司,只不过这回还有克虏伯企业的代表里德。韩逸仙见到雷克司又是一个很欧洲的拥抱,绅士的说道:“我的朋友,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这次我可是专程的来看你呀!你还是那么健康呀!还有你里德,最近你的生意可不错呀!我正准备加征你的税款呢!”哈哈,里德笑着说道:“我的大人,我可帮你挣了不少钱呀!我也正想加点毛利额呢!”玩笑开过后,韩逸仙步入正题说道:“雷克司,最近我可有个计划,还的需要你帮忙呀!”“你可别吓着我,悠着点,医生说我的下巴不能在张大了,免得成习惯性吊环了。”雷克司打诨的说着。韩逸仙说道:“呵呵,上次可不好意思,吓着你了,一会我请你们吃京城全聚德的烤鸭算赔罪。”里德呵呵的笑道:“这么说,我也有口福了。”玩笑过后,韩逸仙说道:“这次我来是想请公使大人给贵国皇帝带个话,为了两国的长久友谊;我决定向贵国派遣3000名留学生,全面学习贵国的各个方面,这其中包括军事科目,尤其是海军。请不要瞒着我,我说得是无畏级的舰艇和潜艇的研发都必须有我们派去的留学生参与。请不要对我保密,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秘密而言。”雷克司听完又是嘴张的大大的,这回连里德也把嘴张大了。好一会,韩逸仙拍了拍里德的肩膀大声的说道:“我还知道,是你们克虏伯提供潜艇的火控系统,别说你不知道。”韩逸仙阴笑看着里德。这回雷克司算是回过神了,像这么秘密的情报他是知道的,但他不知道火控系统是不是克虏伯提供的,两只眼睛盯着里德看着;希望从他的眼神里得到否定的答案,这样他就可以知道韩逸仙到底知道多少了。然而,里德毕竟没有外交人员的素质,他只是一个企业的代表而已,默认的眼神出卖了他最后也是最核心的秘密;这一点连雷克司都看得出来,难道眼前这个东方人有巫师的魔力不成,雷克司麻木了。

雷克司说道:“我的朋友,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吗?我可以不瞒你说,以我们之间的友谊来说,你的消息很准确。虽然我们并不知道你从何得知,但我们德意志相信你是我们真正的朋友。”雷克司开始往最坏的打算说到。里德也说道:“请看在我们真心诚意帮助你的面子上,告诉我,这个秘密还有谁知道;这涉及到我们公司的命运,这一点你是明白的,尤其为了以后的合作。”最后一句话说的很重,显示出里德这个商人的本色来,韩逸仙很喜欢这个商人的谈话方式;因为商人只重在利益。韩逸仙笑着答道:“各位放心,这个秘密除了我知道,谁也不知道。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这才是秘密。呵呵!我知道贵国是真心和我做朋友的,我们一个在亚洲,一个在欧洲,只有我们才是真正的朋友。设想一下,贵国的盟友强大了,是不是贵国的实力也强大了呢!请永远记住,贵国的敌人是英国,法国和俄国;想想我可以为你们做什么!当你们和俄国打仗的时候,我在俄国的背后来一刀,嘿嘿!那是什么效果。想想我有了舰队,大西洋上是不是可以和贵国的海军遥相呼应?况且英国和日本已经结成了同盟,贵国假如要对付日本舰队,拿什么对付?嗯?作为公使大人的朋友,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吧!”雷克司被说得一愣一愣的,作为外交公使,他当然什么都知道,但他就是纳闷,韩逸仙是怎么知道这国家间的一切,在他面前好像没有秘密而言;每一次带给自己的好像都是吃惊。雷克司又一次对韩逸仙说到,你想要什么?说吧!

“我要十艘运输舰,十艘巡洋舰,十艘驱逐舰,十五艘潜艇,三十艘炮艇,二十艘远洋客轮和三十艘远洋货轮;五十个火车头,还有一万名各类工程技术人员。作为回报,我可以开放满洲黑龙江全境,准许你们居住,通商,等等一切;并且可以接受你们国家移民。作为你们的朋友,我可以先付给你们伍佰万两银子的首付款,其余款项分十年付清,即公历1904年以前;并且我还坚持用满洲的任何特产作为信用抵押,授权全世界范围内销售,包括以后的新矿产。当然这一切将在三个月后兑现,希望贵国能够保守秘密;记住,我只要克虏伯的火控系统。韩逸仙对这两个已经又听傻了人说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