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管你是谁

银月光华 收藏 0 112
导读:[原创]不管你是谁

一 似曾相识

我只是侧侧的看着她,诱人的双手捧着杯子,杯子里是红透了的葡萄酒,那颜色——就像她的嘴唇。这张唇太容易使我联想到Baby,几乎一模一样。

然而,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从哪里来,她也不过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吧!她走了,却在我身旁留下了一阵馨香,那种香味许久没有闻到了,那是没有任何香水掩饰,完完全全的体香。我久久的望着她离去的大门,她们的唇太相像了,以至于我产生了错觉,也就是这错觉使我心底涌起了非常令人怀念的感觉——爱。

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中我都不能用冰冷形容,有时甚至很顽皮,像个小孩子,每天守在电脑前边吃着怪味豆,边和不知哪里的朋友天南海北的胡侃。别人说我是无业者,但是我却给自己安定了个职称——自由职业者,我经常光顾的网站里的小说吧就是我赚钱的好地方,一个自由职业作家,完全靠凭空想象出来的故事赚钱,或许我的文笔算不上太好,但是我的每篇文章里都有浓厚的感情,一种完全可以被现实世界感知的感情,那也是读者拥护我的原因。不过与其说在写小说,不如说在为自己勾划未来,在我的脑海中,每篇小说的主人公都是我,我也每天在幻想中生存,不断的续与自己的虚拟未来。我每天晚上开始正式工作,这当然需要些东西提神,可是我不大喜欢喝咖啡,倒不是因为味道不好,只是讨厌冲咖啡的过程,不仅要烧好热水,还要放砂糖,若要提神倒不如可乐来得快,于是我的那一间小屋经常是满屋的可乐瓶子,有时我会把摆满屋的可乐当作艺术品来看,我认为,这是自由个性的充分体现。

自从看到那个不知名的姑娘后,我的脑海又开始翻腾,一个不知名的姑娘,熟悉的嘴唇,久久没有散去的体香,让人涌起爱的感觉,完全可以写出一篇优秀的文章了,于是我一直在勾划,这部故事该怎么写。首先应该是身份,她是什么职业?当时酒吧里的灯光很暗,我只能大至回想起她的样子,她很性感穿着印花迷你短裙,没有穿长筒丝袜,这点倒和另一个人很像。我无法从衣着上判断她的职业,可我总觉得她应该是那种外表很开朗,另一面却很内秀的人。想到这儿,我笑了,这明明是Baby的性格,我一直把她想成Baby啊。那种感觉的确很好,但是却不适合写成文章,因为与其说是在写她,不如说在写Baby。Baby的故事已经被我在无数篇小说中夸大了,我本以为完全宣泄了我对她的爱,可是现在连我自己也不能否认心底对她的那份留恋是永远不能宣泄出去的。

我只是偶然动过一次念头去那酒吧,可是自从在那里遇见她后便有了我二度光临这间酒吧,像我这样独自来饮一杯酒的人并不占少数,那一杯被慢慢饮下的酒也成了消磨时间的工具,而生命正是由无数这样点滴的时间组成的集合,所以说像我这样独自来的人无异于在消磨生命。理想、追求、信念、生存的意义,这些统统留给了儿时的梦里,现在的我只为自己而生存,我发疯般的寻找喜欢的东西以充实我的生命,在遇上她之前的生活里,我的内心充满了寂寞,虽然有时会和朋友狂欢到很晚,可是一躺在床上就会感觉到那似乎要吞噬整个心灵的寂寞感,可是那晚之后我忽然发现寂寞消失了,无论我怎样唤都唤不回来,取而代之的是隐隐的企盼。而我似乎找到了某种感觉,一种可以填补寂寥生命的感觉,自从那天寻到后,我便如睡足了觉刚刚醒来一般,精力充沛,心底隐隐的透露着欢乐,当我照镜子时会发现我的脸上有着抑制不住的笑容,我的心也开朗了起来,像正午的阳光一样温暖。

她真的来了,我的视线扫过她娇滴滴的嘴唇,多么诱人啊!那种诱惑不亚于一块鲜肉对一只饿狼的诱惑力,我看清了她,一身深蓝色的紧身迷你裙,迷人的双腿有节奏的摆动着。啊!她注意到我了,我们的眼神在刹那间对视在一起,她的眼睛就像深遂的湖底让人看不透,她看着我,神情是那么自然,而我竟觉得很尴尬,不禁移开了目光,我在害怕什么?我故作轻松的四下看,可是却总是那么“不经意”的与她的目光交汇在一起,我们目光的触电率要高出正常的好几百倍,这种感觉就像第一次和Baby在一起。很长很长时间里,我的心都被寂寞占据着,寂寞吞噬着我内心里的一切,包括爱恋。然而今次,我发现本以为死去的心又活了,为她吗?一杯酒饮下肚我又开始奚落自己,别再妄想了,我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可是她的眼神是那么炙热……

二 失落的心

我又看见她了,明明在嘲笑自己却仍然执迷不悟,如果对她的感情仅仅是Baby的缩影,那么我情愿一辈子都不认识她,我在苦楚中徘徊着。她居然主动找上我,举起那装满红色的葡萄酒的酒杯——“嗨!”我涨红了脸,一反常态,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对吗?”

她居然记得这么清楚,是的她注意到我了,此前两次都注意到了。

“是吗?你记得很清楚。”我的心跳素质非常快,当她靠近我的那一刻我已经听不见周围的声音,但却清楚的听到血液加速流淌的“漱漱”声。

“像你这们独自来这儿喝酒的人并不多,能告诉我为什么总是一个人吗?”

她的声音撞击着我的耳膜,这种声音只有和Baby在一起时听到过,那么她在我心里是什么地位?第二个Baby吗?我不知道,我的思绪完全被打乱了。

她见我不语,微微笑了,于是她就那样默默坐在我身旁。我凝望着酒杯许久,终于叹息着说:“寂寞啊!”

她眯起眼睛微笑着对我说:“为谁?”

“Baby。”

她似乎并不想追究Baby是谁,仍然笑眯眯的问:“你的梦中情人吗?”

我本来无光的眼神更加黯然,低声说:“永远的梦啊!”

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说:“这样啊。”

我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她一眼,这种窘迫的场面我好久没遇到过了,我扪心自问,我到底是怎么啦?

她以为触动了我的伤心事,轻声说:“对不起!说到了你的伤心处,不过往事若太过痛苦的话,还是忘掉了吧!”

我抬起头看着她轻轻的笑了,我想谢谢,可是却什么也说不出口,只好用笑容来回答她。

她抿了口酒自言自语说:“寂寞?我又何尝不是?”

我鼓起勇气说:“如果寂寞加寂寞会不会等于不寂寞?”

“咦?这个我倒没想过,这个负负得正是一个道理吗?”她看着我说。

“也许可以试试。”

“你和我吗?”

“不可以吗?”

她不语,继续喝酒,可我注意到了她脸上泛起了潮红,我的心砰砰直跳,我希望得到她肯定的回答,然而“对不起!我们不合适。”

就这么一句简短的话不亚于晴天霹雳,怎么会这样?简短的一句话就把我拒之千里?我的心砰然的碎。虽然男人的自尊迫使我保持了最后一丝微笑,但是我却明白那不过是伪装——我所习惯的东西。

如果这都算得上失恋的话,那么我失恋已经无数次了,多少从眼前闪过的女人深刻的印在我的脑海里,她们就像那可望而不可及的理想,看得见门却找不到钥匙。这不过又是一次失落吧!我应该把这件事当成很好的素材,写成小说在网站上发表,或许还能获得许多读者的支持。于是我带着这种失落埋头写作,不到一晚上一篇初稿便好了,可我并没有急着发出去,恰好一家出版社向我邀稿,整整一个月我都在埋头完成工作任务,那篇带着失落感写成的稿子也被冷落在文件夹里一个月。

终于完成工作了,一个寂静的夜晚我把出版社的邀稿完成了,我拉开窗帘握着可乐瓶子坐在窗台上远远的望着对面街的酒吧!寂静的夜里那边也只有稀少的人那个女人还会在那里吗?

三 Email

电脑里传来收到Email的提示,我去接信,是寂寞女人发来的信,我笑了笑,看来我的文章只适合给失落的人看,不然我的热心读者怎么会起这样的网名?

信里这样写着:

“深海极光:

你好!31天没有看到你上传帖子,我的生活里好像失去了什么一般,你怎么啦?生病啦?旅游啦?还是又在哪里收集素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过你的文章后我就像上了瘾一般,心里有种抑制不住的冲动想读下去,甚至很想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很可笑吧!不过你的作品很多方面都是从男人方面考虑的,女人总是有一些难言之隐让男人难以理解。作品里的男主人公常常是寂寞的,而女主人公又常常不解风情,终导致分手的结局,可你真的了解女人吗?你知道女人的心吗?她们常常为对方考虑,把爱深深埋在心底,宁愿自己承受爱的煎熬也不愿让对方承受更多的痛苦,可你却把这种牺牲视为对男人感情的漠视,这样公平吗?

对不起!我也是一时郁闷才这样说的,可是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结尾我也许应该写些祝你好运,愿你发表更多好的作品,可是我现在一点心情也没有,我的心好乱,求求你!给我一点方向!

寂寞女人”

怎么会这样?并非没有读者给我的作品提意见,我惊讶的是我居然成了这个女人赖以维系的精神食粮。字里行间我深深体会到了她那种痛苦无奈的心情,这种情况我从来没遇见过,我该怎么办?只好先回信安慰一下。

“致寂寞女人:

怎么会这样?我从未想过我的作品会给人以这样的影响,而你似乎把我当成了救星,可事实上不是这样,我只不过是个卖文字求生活的小作家罢了。不过如果你认为我可以帮助你的话,我愿意尽我所能。让我产生疑问的是到底什么事让你的心乱到如此地步?读信的时候我深深感觉到你快要崩溃的痛苦,我尽力吧!告诉我该怎么帮你?

深海极光”

我怀着疑问静静的渡过了这了漫长的夜晚,本以为她会很快的回复,可是我猜错了,或许我在自做多情,或许只是个无聊的Email。那个酒吧再次把我引入思索,我还在犹豫,究竟该不该再去一次,该不该再看一看那个女孩,那是一种莫名的思念,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甚至连算不算单恋都不知道,我埋头写作的目的就是为了忘掉她,然而当一切静下来的时候我又会想起,满脑子的思索一点结果也没有。

第二天,天气炎热的要命,我又开始了喝冰镇可乐写小说的日子,这是我的工作,所以在我工作的时候我无暇去想其它的事,网上的小说读者不会死守着一部书翻来覆去的看个没完,必须不断创造新鲜感才可以吸引众多人的目光,我才会有经济来源,虽然我已不需要再像一开始从事这项工作那样每天埋在稿件堆里苦写,可也必须懂得自控,况且写作也是我排除空虚的一种途径,上午我完成了半篇稿子,草草的吃过午饭又开始写作,就在我构思下半篇故事时Email又发来了,是一封打断我思绪的信。

“极光

你好!请原谅我这样称呼你,我觉得你应该像极光一样炫耀光彩,而不应该把自己埋藏在深海,读过你作品的人都不会相信你只是一个满足于靠文字吃饭的小作家,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像极光一样绽放光芒,你的多彩的光连彩虹都不敢媲美。

昨天我一时郁闷给你发了那封信,没想到你那么快就回了,我很想马上给你发信,可惜这封信我犹豫了这么长时间,当时我的心好乱,可是看到你的回信后我得到了安慰,然而短暂的平静后又是一阵烦乱,我的心真的好矛盾,连发邮件都是。有件事我羞于起齿,本想忘掉,可是偏偏越想忘掉越忘不掉,或许说出来会好受些,可是我说不出来。我依然在犹豫,你真的愿意帮助我吗?

寂寞女人”

寂寞?我又何尝不是?本身就是一个与寂寞为伍的人,常常一个人在深夜独自品尝寂寞的滋味。

烦乱?我又何尝不是?每当寂寞时我的心就会乱得七上八下,连自己都不知道该想什么。

犹豫?我又何尝不是?一个渴望摆脱烦乱的人常常站在一个点上左右徘徊,不向该向何方。

帮助?我也需要,可最后得来的不过是麻醉,小说,游戏,酒都是我的麻醉品。

我真的能帮她吗?

“寂寞:

寂寞——常常占据我的心,挥之不去,如果可以用别的东西去替代,我情愿是生命,然而可以吗?不可以!所以我依然寂寞。烦乱——伴随我左右的东西,如果可以用别的东西去替代,我情愿是财富,然而可以吗?不可以!所以我依然烦乱。犹豫——我又何尝不是?彷徨、徘徊、不知何方,如果可以用别的东西去替代,我情愿是名望,然而可以吗?不可以,所以我依然在犹豫。

给你讲个故事吧!你相信我会去单恋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吗?或许说出来可笑,我喜欢她仅仅是因为她带给我的感觉,自从第一次见到她就再也忘不掉。我31天没发表作品就是把自己埋在小说堆里想去把这可笑的东西忘掉,然而我忘不掉!31天前我最后一次暗暗发誓再也不要去见她,可是一种意念又在强迫我把步子迈向第一次见到她的地方,我在挣扎、在抗拒、不要再把自己埋到痛苦之中,可是拒绝了痛苦得来的却是寂寞。

今天你的Email让我想了很多,我似乎有点明白了当渴望的东西无法得到时,我再也不愿去面对,所以我才把自己埋藏在深海,我微弱的光或许可以在暗淡无光的地方炫耀,可是却永远无法生活在光明之下。所以我拒绝了现实世界里的一切荣耀,静静地舔拭伤口,作个无名的作家,为理解我的读者写作,相互间填补过去受过的伤。

我没有勇气面对我所经历的一切,但是我却很想告诉你去面对。用勇敢的心去战胜一切,必竟你不是我,你不需要躲藏,我不相信世界这么大没有你的生存空间。你或许没有发现寂寞是一种能量,寂寞可以让你不畏惧一切力量,把寂寞埋藏在心底,不要试图去抚平它。阳光下该做什么做什么,到了夜里睡好觉就可以了。这就是物极必反的道理吧!当你觉得有些事很难的时候,却可以用很简单的方法就能办到!另外,我发现你在模仿我的写作风格呢!不要太过沉迷于我的作品,沉迷也是一种错误。

祝你早日好起来!或许我也该去面对一些事情就算无法解决我也要做最后的努力!

极光”

四 不管你是谁

或许我真的该去面对,世界上本不存在妄想,历史是人创造的,谁能想到秦始皇能统一六国?谁能想到刘邦可以当上皇帝?谁又能猜到下届美国总统是谁?这个世界存在奇迹,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创造奇迹呢?仅仅因为过去受过伤便害怕了?仅仅因为害怕便不再去争取了?仅仅因为一次失败便失去勇气了?如果永远失去那么何来幸福?

我对着镜子努力练习最潇洒的笑容,试穿最合身的衣服,好好的整理自己的形象,直到对自己满意了才望了望对面的酒吧,好吧,就是现在!我该怎么对她说呢?或许我不会说,但是我可以写出来,写一封最令人感动的情书给她。那么还犹豫什么呢?开始吧!连同那篇冷落已久的小说也一并带上。一切准备完毕后我似乎感觉到了幸福的气息。

当我再次迈入酒吧时一种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似乎遗忘了好久,似乎又找寻了回来,又似乎我的运气特别好,我看见了她,噢不!她被别人男人拥抱着,她看见我了,又马上回避了我的目光。这一刻一切都空了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再也看不到任何人再我眼前走过,我努力把满全世界所以形容我此刻心情的词语找到,我紧咬牙关努力使自己清醒,我看不见她,我不需要她,我不需要希望,我不需要幸福,我需要我的小说,我需要我的游戏,我需要酒!

烈酒穿肠而过,我得到了最满意的效果,或许我应该发泄,但我不需要!或许我应该呐喊,但我不需要!只要麻醉就够了!最痛苦的时候我会笑!笑可以把一切痛苦埋藏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最想哭的时候我会忍,忍可以把一切都化成力量。如果用魔幻小说的话写,那是黑暗的力量。有时我真的想变成魔王,用地狱火之鞭把世界上一切污物都扫荡干净,在世界上造满黑色的墙,不是为别的,只为让神看到他并不是世界上一切的主宰!

什么是爱?爱就是一次次的让心灵受到伤害吗?一次次的在我受伤的胸口再插上一刀,我受够了伤,我害怕过受伤,我逃避过伤害,我拒绝过爱,当我再次追寻时却发现结果还是一样,我真的麻木了。

“你不要再喝了!”

一个声音对我喊到。是谁?总不会是在魔王即将苏醒的时候一位美丽的少女唤回了魔王的心吧!我笑着。酒呢?我摸不到了。我睁开朦胧的眼睛四处找寻,模糊的身影,熟悉的味道,我看不见她的脸,却看到了她的嘴唇,Baby的嘴唇,Baby?不!是她!她来干什么?她不是喜欢被别人抱着吗?

“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

折磨?我又笑了比起寂寞要好得多的东西,我为什么不可以?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才会这样!”

怎样?我不是还好好的吗?虽然行动有些不变。

“你说话啊!”

我摸了摸上衣的口袋,却发现自己根本解不开扣子,她似乎明白了什么,拿出了我为她准备的东西。我看不清什么?但我能感觉到,她在读,很细心的读,她流泪了,一边擦拭泪水一边读。

“你太傻了!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笑了,当我觉得自己能开口时终于大声喊出:“我不管!”

“不可能!”她也发疯的喊到“你连我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我不管!”

“不要再说醉话了!真的不可能的!”

我努力使自己清醒过来,看着她的脸庞,伸出手抚摸着她的头发说:“我不管你是谁?做什么的!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认定了你,不是因为你像别人,是因为我的感觉,你唤回了我对爱追求的心,我只需要你。”

她的泪水吧哒吧哒的流了下来,紧咬的下嘴唇,许久才喃喃的说:“我是妓女!”

我的酒一下子醒了一大半,这个结果可是我从来没考虑过的,我一时间语塞。看着她楚楚可人的面颊,类似这样的讨论网上比比皆是,可是当真的发生了连自视鄙视道德的我也不知该说什么了。我终于回到正常的心态,开始冷静的思考,她紧紧的攥着我写给她的情书,泪珠滚落在信上,仿佛想用泪水洗刷什么,我叹了口气,会心的笑了。妓女?有什么了不起?我的眼里只有她,一个不知名的爱人。为了虚伪的道德就去鄙视自己心爱的人那才是愚蠢,我不管!我不需要别人为我惋惜什么?更不害怕别人指责我什么?失去勇气的人才是最可悲的人!我的极光只照耀阴藏在光之下的人,一切被视为黑暗的东西都可以被我包融,我不害怕!

“听着!谁说你不可以被人爱?如果你是爱我的,那么我不管你是谁,做什么的我都一样爱你,我们可以不去管别人的闲言碎语,可以安心过自己的生活,我们是诚实的,诚实的爱恋比什么都重要,只要你相信我!只要我爱你!没有什么可以挡住我们的。现在我只等你的答案,告诉我你爱我吗?”


(今天下午奇迹掉线,整个下午到晚上都没事可干,忙完了工作才想起来我还是小说专区的斑竹,所以我得负点责,既然自己喊出为原创喝彩的口号,那么不得不做些努力了,于是把这篇早已起笔的小说完成了。这篇文章以下的内容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样写下去了,答案可能有两种,一种是女人点头答应,两人相拥而结束。另一种是女人为了男人的未来而选择承受痛苦,下狠心拒绝。这是一个极端敏感的话题,连我都在极力回避写最后一段,可最后我还是不忍心违背原来的构思终于写了出来,至于如何评说任由读者了,希望不要批得太狠。至于寂寞女人,大家可以把她想象成这个不知名的女人,也可以认为是另一个女人,总之如何看待这个作品完全凭读者的想象了。)

1/14/2006 19:51:47 PM


以前写的短篇,拿出来交流一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