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九十章  招商引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第九十章 招商引资

豪华的客厅里,空气中流淌着让人压抑的东西。既便是通过巨大的落地式窗台射进来的阳光,也无法让空气分子变得活泼起来。

在沉闷中吃过饭,没人感到饭菜如何的可口。伯父的厨艺应该是煅炼过的,所拿出来的每一道菜,无论是色还是味都相当的不错。可惜无人喝彩。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厨房就是中国男人竞技的“武台”,要想获得现代女性的青睐就必须在这个“武台”中胜出。龙居士记得自己所居住的X市在十年前,还是女人将“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得先抓住男人的胃。”奉为圣条,现在完全颠倒过来了。古人云:母鸡司晨天下必乱。女人除了整天在家里,“河东狮吼”,就是上街购物,或者用手术刀折磨自己的身体,长此以往,绝非社会之福。毕竟养育后代需要的是一个健康、能干、贤慧的母亲,而不是一个只懂得打扮的漂亮妈妈。

李淇见这顿饭吃得沉闷,在龙居士心边软语道:“老公,以后在家里不要谈公事,好不好?”龙居士点头答应。

香港最毫华的亚洲大酒店位于尖沙咀,龙居士邀请香港十大富豪聚会的地点便选在这酒店的总统套房。每天租金是让人咋舌的7万港币。这套总统套房面积为七千平方呎,拥有一个面积达二千五百平方呎的平台花园,其最大的特点就是每一个房间都可以饱览维多利亚海港的醉人景色。龙居士心想,在平台花园里一边欣赏美景一边洽谈商务,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恰谈时间,从晚上六点开始,当龙居士一身中山装下了车,走到酒店门口时,门童拦住了他,说他衣冠不整。龙居士心生无名业火,一把将门童的脑袋摁到自己裤档下面,骂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我这是世界第一名牌——母亲牌中山装!”言罢,一把推开门童,使他跌出四五米。要不是龙居士收了力,只怕会撞到光亮的大理石门柱上,头开脑裂了。

见有人闹事,三五个门卫冲了上来,被龙组成员,一人叉一个,扔了老远。待龙居士昂步迈入,哼哼唧唧从地上爬起来的门卫们正想打电话报警,被一只老人的手摁住了,“你想做什么?”待门卫看清出手制止自己的人是谁时,惊讶的下巴都掉了下来。大爷爷慈祥的说道:“年轻人,没人规定穿中山装,就是衣冠不整。我们华人要有点骨气,不要见到西装就点头哈腰!”

“是,是,是,您老说得太对了!”门卫对着穿西装的大爷爷一个劲的鞠躬道歉。

待龙居士一群人走远,这些人忍不住的猜测起“中山装”的身份来,是何人竟可以叫大爷爷陪同?很快他们就猜到了是龙居士,传说中,大陆首富。那个被龙居士将头摁到裤档下面的门童,摸着自己的头傻乐道:“被大陆首富的金手一摸,沾了他的财气,来年一定大发!”

李淇的父母虽是富翁,但不是富豪,离十大还差得远,不在邀请之列,他们将送龙居士送到酒店门口,原本不想进去。这会儿见酒店的人在议论纷纷,便凑了上去,“你知道那人是谁吗?我的女婿啊……”

众人大惊,连声夸赞,伯父乐得像捡了一个金元宝。不想,大堂经理来了,见自己的手下,全都聚在一起,骂道:“都回自己的岗位去,每人训款一千元!”门童、保安全都傻了眼。

平台花园上的蜡光酒会已经摆好,龙居士见富豪们陆续赶来,唯独不见首富李家成,正想开口询问,猛然间将目光盯在大爷爷身上。难道他是……。

大爷爷熟络的与富豪们打着交道,每个人都对他很崇敬,似乎今晚的主角不是龙居士而是大爷爷。……

一切已然明了。龙居士骂自己有眼无珠,歉意道:“大爷爷……”

大爷爷见龙居士这个样子,笑道:“谦受益,满招损!我能有今天的成就和地位,是因为朋友们帮忙。”

大爷爷的话,龙居士还听不出言外之音吗?只不过,他心中,并不认为,谦虚使人受益。行就行,不行就不行,行也说自己不行,只会白白浪费机会。但太爷爷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和蔼可亲的人格魅力,让龙居士为之心折,虽心中并不认可大爷爷的话,表面上还是含笑点头,以示遵敬。

大爷爷又道:“小伙子,你还年轻,不要学我那个不争气的侄子……”

大爷爷所说的侄子,肯定就是李淇的父亲了。看来大爷爷虽然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内心深处还是看不起那些没有一点骨气,完全被财富蒙住了眼睛的人。寻常,他是不可能光临侄子家的,只不过,龙居士要来,他想提前看看龙居士的为人。大爷爷的生活经验告诉他,看一个人,就要看他在生活中的细节。从这些细节上得出的评价才是最准的。两人相处到目前为止还没三小时,但大爷爷已经一眼将年轻的龙居士看穿。认为他狂妄却有真才实学,偏激却能够把握尺度。是一个可造之才,决定全力帮助他。

照事先的约定,都没有带女人来,没有女人在其中争芳夺艳,喧哗碍事,联同龙居士在内,十一男人,很快就进了到了主题。龙居士先播放了一段录像。录像记录的是雇佣军,攻打棉兰,以及重创印尼海军特遣队的片断,最后是大军浩浩荡荡开赴北亚齐,展示了雇佣军威武雄壮的行军队例。富豪们看得热血沸腾,当他们看到火箭炮如流星似的划过天空,印尼舰队转眼间灰飞烟灭的情景,全都欢呼起来。九七年,在台海危机,特别严重的时候,大陆搞过一次,海陆空联合大军演,当时,也有排山倒海般的火箭炮履盖轰炸表演。但这两次给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演习被认为是对自己人的恫吓,而实战,让人切实感受了其恐怖的威力,打的又是印尼人,给华人报了血海深仇,让人感觉热血沸腾。

龙居士关了录像,言道:“这就是华人第一支国际武装,在印尼铁血作战的情景。这支军队,完全有能力,保卫华人在印尼的利益。”

富豪们热烈的鼓起掌来,将龙居士的话给打断。从宋朝开始,多少年了,海外的华人日盼夜盼,终于拥了一支属有自己的武装,一支可以保护华人利益的武装。从现在开始,世界各地,至少在东南亚一带,土著人任意欺辱华人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怎么不叫人感慨万千,血脉贲涨啊。

“目前雇佣军拥有三个甲种师的兵力,每师一万八千人,共计五万四千人,配备有国内最先进的武器。中下级军官由国内最优秀的退伍兵组成,兵源从华人子弟中招募。虽建军时间不长,却有着强大的作战能力,攻打重兵防守的棉兰,联同伏击印尼海军,总共只花了一天的时间。随后又与亚齐国民军合作,共同打下盛产石油和天然气的北亚齐县。目前,我们拥有整个棉兰市,和亚齐石汽工业区。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如果各位愿意投资,我可以口头保证,一本万利。”

“在战乱之地,火中取栗,终归是要冒风险的,请问龙董事长,雇佣军如何保证城内的治安,又如何抵抗印尼政府军以及国际势力的干涉?还有印尼人素质太低,不是合格的工人,你又如何解决劳动力的问题?”问话的是鸿星房产的郭富豪,身价一百一十亿美元。

“郭前辈,论战斗力,雇佣军一比十,不会落下风。在军队总数上,虽然印尼政府军,远超过我们,其不论装备还是训练,都远不如我们。就苏门答腊而言,我们与亚齐国民军的军队之和,比驻当地的两个军区加起来还多。况且印尼自金融风暴之后,就一蹶不振,其债台高垒,如果国外不继续贷款给他们的话,印尼是没有钱用于打仗的。治安问题,也好解决,棉兰包括流亡到新加坡的华人,共计有50万,假设青壮只有五分之一,也有十万人,从中择优录取一万名身体条件好的人,编入武装警察部队,应该不成问题。二百五十个人当中有就一名警察,还用得着担心治安吗?至于国外的武装干涉,得看其是谁?从何处来。欧洲人对这块地方不感兴趣,他们绝对不会来。美国的军队拖在南联盟,同样来不了。日本为二战战败国,没有海外派军的资格,同样不行。怕就怕美日联合起来,美国出资格,日本出兵和资金。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坏的一种方式,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各位很可能会暂时无法营利,雇佣军需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将美日联军给赶出去。我估计这个时间,最长为三年。最短为半年。时间的长短在于美日联军的作战意志,如果他们愿意为了印尼,牺牲二万名左右的士兵,并且耗费五百亿美元左右的军费的话,美日联军可以在印尼呆上三年时间。这是我所认为的美日联军的承受极限。不可能超过这个极限。

劳动力方面,可以从大陆引进。我公司在大陆购买了大量的矿权,并将之封存,原来的上百万矿工面临着失业,只要工薪合理,他们将举家迁涉到棉兰。除此之外,国内各地还有着数量众多的下岗工人,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只要国家动员一下,劳动力资源几乎是无穷无尽的。

郭前辈你是搞房地产的,你在房屋建设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棉兰有大量的土建工程,你在那,大有用武之地。”

“我的房子再结实也抗不住炮弹,”郭富豪显然对在棉兰这个战火纷飞的地方盖房子没有兴趣,他将话题转移到油汽上。“不龙董事长是否原意在油汽方面合作?”

龙居笑道:“可以!我们完整的拿下了北亚齐油汽工业区,没有任何的损坏,现在已经恢复了生产,如果郭前辈手中有油轮的话,现在就可以去运油,我以低于国际油价的百分之三十给你!”

“百分之三十!”郭富豪没想到龙居士会这么大肚,北亚齐离香港很近,一艘油轮开过去,三天就可以打一个来回,一个月可跑十趟,这比抢钱,来得还快啊。

在现场的,无一不是人精,纷纷要求同等的权力。

龙居士暗想:“和这些富豪打交道,真没意思,基础建设没有一个人愿意投资,投机性很强,又没有多大风险的运油生意,个个抢着做。”

龙居士咳嗽一声,将众人从争吵中惊醒过来,北亚齐日产油二十万桶,液化天然气三万二千吨。粥少僧多,大家都是我的前辈,我也不好偏向谁。不如现场搞次拍卖,就拍卖一年的油汽购买权。”

龙居士话音未落,郭富豪道:“我出一亿美元!”

原油价格为每桶二十美元,年产7300万桶,就是14亿6千万美元,按百分之十的费用计算,那么运油者从中可得纯利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近3亿美元的利润。液化天然气年产1200万吨,每吨价格现在是160美元。按百分之二十的纯利算,运汽者可得利3亿8千万美元,两项相加,共计利润应当是6亿8千万美元。郭富豪出价一亿,还能获利5.8个亿。让龙居士不禁要惊叹郭富豪的快速心算能力,这么快就算好了账,开出了一个底价。

“我出二亿!”太华航运的施富豪道。他的公司本身是搞航运的,油轮是现成的,比起别的富豪有着天然的成本优势。他一出口,便无人再与他相争。郭富豪面有悻悻之色,不甘心的放弃。

“三亿!”龙居士正要拍版,大爷爷眯着眼,微笑着说道。他那万事成竹在胸的样子,让人高山仰止。

施富豪咬咬牙,恨恨的道:“三亿一千万!”

“三亿二千万,并且给现金。”

“三亿五千万,也给现金!”

大爷爷朝龙居士眨眨眼,不再加价。龙居士对他还以感激的一撇,有大爷爷从中抬扛,硬是多了一亿五千万,而且是现金。

施富豪见状,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别人的圈套。虽说运油汽没有什么危险,却有着很大的风险,万一战争打了起来,油汽的生产与运输都将中止。如果战争的持续时间很长,例如半年以上,将无利可图。现在能不能挣钱,就看老天保佑了。商人虽然重利,但也靠信用吃饭,施富豪如果反悔,必定信誉扫地,后悔必定得不偿失。咬牙接下。

任何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油汽的利益属于施富豪的,李老板与龙居士明显在唱二人转,暗中提醒自己,要小心。

接着龙居士又拍卖了,市政建设方面的部份特权,如土地使用权、道路修筑权、电力供应权。富豪们对这些长期项目缺乏兴趣,好在价格极底,各自报着试试看的态度,随意的买了一些特权。大爷爷在这方面表现积极,一口气买下了数千亩的土地,一百公里的公路建设,并向龙居士示意,将在棉兰开设多家工厂。

龙居士暗中感叹,大爷爷能够成为华人首富,有着其独道的眼光,对问题看得很准,知道,在棉兰投资是一本万利。有这些特权在手,今后财源滚滚,其资产在未来五年之内,还将翻番。既使历史重新来过,只有大爷爷的经商眼光不见,仍能成为华人首富。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龙居士对未来谋划,计算得很远。雇佣军要想纵横天下,光靠从国内进口武器是不行的,因为这易受国际政治的影响,而且雇佣军没有一支足以保障海上交通线安全的海军,武器供应非常的脆弱。必须兴建大量的军工厂,以便常规武器能够自给。特别是消耗很大的子弹厂、炮弹厂、火箭炮厂。国内有许多由于军购委缩,面临着倒闭的军工厂,龙居士打算收购一批,然后将整厂迁到棉兰去。这样做,资金、设备、人才都是现成的,可以快速的建立起强大的国防工业。

不过,现在就开始做,还有点操之过急,因为雇佣军的地位没有得到印尼政府,以及国际社会的承认,随时都要面临着战争。在没有空军保护的情况下,雇佣军所控制的一切都在敌人空中打击范围之内,无力保护,大型的现代化军工厂的安全。只能分散到民间去,以家庭小作坊的方式生产。叫印尼空军找不到攻击目标。这样做需要购买一大批手工机床。吞日集团的X市工业区,拥有制造机床的能力,当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先订购自己的,然后自己生产不了的机床,才向其他国内重工厂家订购。

除了这些机床之外,抢自日本的那套工业母机,也该发挥作用了。龙居士请求工程兵部队,挖的那个地下厂房,就是为了那套工业母机准备的。

有了这笔钱,这些订购以及各项工程的起动资金也就有了。能否实现滚动发展,经济进入良性循环,就看龙居士操纵资金的能力。

龙居士得到了资金,富豪们得到了一个发财的门路,双方宾主尽欢,举杯同庆。

这次招商会,让龙居士也感到了淡淡的悲哀,自己满怀期望而来,但华人富豪们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涌跃,所吸收到的资金,不到龙居士预测中的十分之一。让龙居士觉得商人们的民族感情,只有口头上的欢呼,没有任何的实际行动。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历史还是现实?无从知晓,但龙居士知道,日本人说中国人不团结好内斗,不是空穴来风。

此时香港华灯初上,万家灯火通明,倒映在维多利亚海港中,如银河落九天。特别是中银大厦,极富特色的巨大玻璃方块,倒映在海水中,让人怀疑,是悬浮在空中的琼楼玉宇。

海风袭来,吹散了酒味,带给人无尽的舒爽。

香港,中国的香港,愿你永葆青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