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七十六章 恼擦屁股

而山 收藏 4 0
导读: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七十六章 恼擦屁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在陈小玉、马西文等人在闲谈之时,人民军海军第一陆战师师长郑香析正好从旁经过,他没有想到下面还有如此能人,仅从部队携带的一些用品上便能分析出这么多的道道来,这还不足为奇,因为只要是受过培训的一般作战参谋都有这种分析能力,那个叫马西文的小小下士厉害的是他居然可以猜测出太平军将会派出多少兵力来围剿。

刚接到军情部天京中心情报站的交通员送来的情报,太平军有一支五万人的部队正日夜兼程赶往苏州府,这正与下士马西文所猜测的数字完全相同,这就不得不引起郑香析的惊奇了,这也是郑香析直接调马西文去师部的主要原因。

“师长!下士马西文向您报到!”马西文被营长陈美列一道命令,莫名其妙来到了师部。

“马战士!愿意来师部工作吗?”郑香析魁梧的身体与马西文弱小的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

“师长!请允许我提醒您,我只是一个刚入伍不到半年的下士新兵!”马西文虽瘦小,但身体站得笔直。

“这不是问题!你可以去师参谋部,也可来我的警卫班!”郑香析让马西文选择。

“我愿意去师参谋部!”马西文毫不犹豫道,能成为一位优秀的参谋官是他的梦想。

“好!”郑香析赞赏。参谋部人才济济,军衔最底也是上尉,马西文一个下士选择去那,这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在那,他可能连话都说不上。如选择进郑香析的警卫班,则可得到许多与郑香析直接接触的机会,更容易得到提拔。但就是这样,马西文还是创造了人民军的一个纪录,一个入伍仅五个月、没有进过军校的下士进入了师一级的参谋部。

“是!”马西文兴奋无比。

“马战士!你觉得我陆战第一师怎样才能当好这诱饵?”郑香析肯定马西文前番的分析,实际上已是承认了此次第一陆战师的战略意图是什么。

“我第一陆战师佯攻苏州城,吸引住足够的太平军来援,这不成问题!我们需考虑的问题是待太平军援军到来后,我第一陆战师该向哪个方向去?”马西文一指点中要害,这正是第一陆战师参谋部及郑香析本人苦苦思考,举棋不定的战略问题。

“说下去!”郑香析越来越觉得这马西文不简单。

“我第一陆战师佯攻苏州城吸引太平军来援,达到自己的战略目的之后,我们有三个方向可进,有三种战术可用。三个方向是:向北,向苏北进军,以接应人民军第四集团军的进攻;向南,进入浙江,以接应人民军第二集团军的攻势;向西,进一步威胁太平天国首都——天京城;向东,是后退,是大海,这不在我们考虑之列。”马西文侃侃而谈。

“三种战术是什么?”郑香析笑容满面,他真的发现了一个人才,马西文的分析比师参谋部许多科班出身的专业作战参谋还要来得有条理。

“三种战术,一是大运动作战,配合任何一个方面的人民军集团军作战;一是以我为中心,展开游击骚扰战,打击太平天国的经济、军事与后勤力量;三是建立根据地,运动战与游击战相结合,开辟出一块新天地。”马西文显然对这次海军第一舰队的“火龙计划”下过一番功夫,对人民军的高级军事教材《林逸军事》作过一番细致的研读。

“精辟!”郑香析拍腿赞道,接着问:“我们应该向哪个方向进军?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战术?”

人是需要鼓励的,此话不假,开初还是战战兢兢的马西文此时心里充满自信,走近地图前,语出惊人道:“我们哪里也不去,我们就呆在苏州府附近,采用第三种战术,运动战与游击战相结合,建立以苏州府为中心的根据地。这样既能始终保持对苏州城强大的军事压力,可以很好地完成联合作战指挥部交给我第一陆战师吸引敌人的战略任务,又可很好的地生存下来。”

郑香析走到地图面前,深思良久,道:“很好!苏州府河流湖泊众多,水网星罗密布,我第一陆战师生存下来不成问题,但需修改一下的是改建立以苏州府为中心的根据地为建立以太湖为中心的根据地。”

马西文忐忑不安地站在一旁,不知道自己到底说得怎么样,一直在等待郑香析的表态。他认真思考郑香析的改动,觉得以太湖建立根据地更有道理,“还是师长考虑周详!”他恭维道。

郑香析并不以为喜,他侧目怪怪地看一眼马西文,暗忖:“他那么细致的地方都考虑到了,怎会到最后连‘建立以太湖为中心的根据地比建立以苏州府为中心的根据地’要好得多都未意识到呢?”

休息一晚之后,第二天清晨,天还没甚亮,浓厚的白雾不但把远处的山林都藏起来了,而且也把低处的东西也笼罩起来了,连房屋的窗子都像挂起白的帘幕一般。在这大雾中,树枝上挂着一颗颗露珠。

冬天的田野,显得特别空旷、辽阔,寒风在田野里无阻挡地呼啸着。农家堆放的柴草堆被吹得翻滚起来。树枝上的最后几片黄叶被吹落,这些叶子也像怕冷一样,一片跟着一片向土沟里滚着,向正在行进着的人民军海军第一陆战师战士的脚下滚着。

第一陆战师奔驰在驿道上,他们不仅不怕太平军发现,而且还故意喧哗,以吸引别人注意。急行军一上午之后,第一陆战师到达苏州城下,他们故意大张旗鼓地做着攻城夺池的架式,苏州城里的太平军与百姓人心惶惶,人民军来得太快,他们翘首以待的太平军援军却迟迟不见到来,其心中的惊恐不安可想而知,他们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撑得到援军的到来。上面传来“严防死守,城在人在,城破人亡”的严令后,城内的守军便把城内所有能走跑得动的人都动员起来了。

第一陆战师对苏州城围而不攻,但他们向苏州城方圆三十里范围内派出大量侦察兵,探悉各个方向太平军的动向,在西北面,郑香析还让陆战师一团前进至离苏州城五十里的望亭镇,等候从天京赶来援救的太平军,伺机重重打击一下太平军的先头部队,但郑重嘱咐:千万不可恋战。

苏州城里的守军纳闷时间已过去一天一夜了,人民军为何还不发起攻击?一天之中,他们派出五支求援分队冲过人民军的封锁线,说也奇怪,只听见人民军枪声四作,却不见太平军士兵受伤落马,每一支求援分队均顺利通过人民军的阻挡与追击。

第二天,望亭镇,一团吃过早饭没多久,大约8点30分多名侦察员来报,从天京增援而来的太平军先头部队五千人已到达望亭镇五里外的小英村,一团的士兵们迅速进入早已设置好的伏击阵地,静静地等着敌人。半个小时后,几十名太平军一边蹚道,一边四周搜索,向一团埋伏的方向走来。心急如焚的太平军贸然前冲,进入陆战第一师一团的伏击圈中,当太平军完全进入设伏区后,团参谋长高喊“打”!发出进攻信号。早已严阵以待的战士们拿出手榴弹,一齐飞向敌人,随着两声巨响,浓烟尘土交织一团,阵地上叫喊声不断。战斗打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太平军抵挡不住,开始往来路撤退,随即人民军向敌人发起冲击。太平军在人民军的突然打击下,阵脚大乱,四处奔逃。

太平军大部逃出,一团二营负责阻住入口,而一营与三营负责收拾被围在包围圈中的太平军残余,很快未冲出去的太平军大部被歼,但还剩下20多个太平军士兵,就是不投降,躲在一个沟壑里负隅顽抗,他们知道太平军的大部队马上就要到了,而刚退出去的太平军兄弟们也不会不救他们。

四周都是平地,视野开阔,人民军战士很不好接近,一时半会打不下来。外面太平军攻势愈猛,而后续的几万太平军还有20多里就要到了,怎么办?一团团部令陈美列的一营想办法解决,三营则又被派往协助二营打击外面太平军的攻击去了。

陈美列把任务下放到谢明龙的二连,谢明龙挑出6个神枪手,设伏在周围,又调来包括陈小玉在内的可以把手榴弹投至60米以外的几个投弹手,冒死匍匐前进,较接近沟壑后,再往沟里扔手榴弹,太平军如一跑出来则由6名神枪手开枪。陈小玉军事技术还真不是盖的,他扔出两颗手榴弹,两个颗都正入沟壑中,五分钟不到,很快解决了残剩的二十多名太平军士兵。

入口处,二营与三营发起冲锋,再一次击溃太平军的进攻,太平军溃退,人民军谨记师长郑香析的叮嘱,绝不恋战,见好收兵,趁机撤退,一个小时后,后续太平军到达望亭镇。

此次望亭镇伏击战,太平军损失达一千余人,他们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他们在望亭镇至苏州城这一段路上耽搁整整一个白天的时间,傍晚时分,他们才赶到苏州城。此时,陆战第一师一团早已撤退,而围城的陆战第一师也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安徽蒙城,有一间四方形的大院,砖边石心墙壁,顶上盖着大瓦,瓦脊有一条龙,上边涂画着图案,人民军第四集团军司令部便设于此。在暖和的屋里,年轻的集团军司令许奂中将站在火炉,跺着脚,哈着气,边烘着手边骂道:“这鬼天气,冷死人了!”他刚从集团军后勤部过来,前线的战士冷,他催促后勤部赶快多送一些御寒之物去前线。

“司令!这才只是初冬,而且还只是在黄淮地区,如果是隆冬,又是在更北的地方,那才叫冷呢!脚踩地上,就像踩在冰块上一样,人撒出的尿没落地就变成了冰棱!”刘光明笑道。他是许奂从第十六军要过来的军务秘书,是本地人。

“这也太夸张了吧!”许奂不信,暖和一会儿后,他脱下手套,走到沙盘前,接着问:“颖州城打下来没有?”

“还没有!”刘光明走近许奂,“天冷,不好打啊!”

现在人民军第四集团虽说围住了颖州城、徐州城、海州城,但却打不下来,只得与太平军的北部大帅营相持着,毕竟太平军的北部大帅营陈玉成部有三十余万人哪!

上次,人民军最年轻的集团军司令许奂中将与太平军最年轻的统帅英王陈玉成之间的对战,只能说打了一个平手。开战之初,陈玉成战略调动成功,顺利救出赖文光部捻军,陈玉成胜一筹;可末期,太平军第一路军三万余人被人民军围歼,损失惨重,又是许奂胜一筹,因此,两人只是打了一个平手。

此番两位杰出的年轻将领再次对战,许奂依靠人民军强大的战力,已完全压倒陈玉成,虽然太平军在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但陈玉成犯了一个决策性的错误,他不该把几十万的太平军放在城中。陈玉成对人民军战力战术有过研究,认为不能与人民军展开野外阵地战,这固然不错,但想依靠高大的城墙,固守一城一池,以阻挡人民军的进攻,却容易被人民军围困,陷入弹尽粮绝的困境中,这不是上上之策。其实,最佳的办法是裁减部队,浓缩精兵,采取大范围的游击战,但依太平天国的卫国战略,那是根本不能的。

“颖州城已被围二十天了,如果颖州城还不能拿下,势必拖累人民军其它战场的进程!”许奂死死盯着沙盘上的颖州城,“命令第十三军不要怕死人,务必在三天之内拿下颖州城!”为着一个颖州城,耗着第四集团军两个军的兵力,许奂极欲空出这个两军投入到其它战场。

许奂有一个大胆的作战计划呈报到了联合作战指挥部,它可以令人民军各部不需牺牲太多人去攻打坚固的城池,就可以打破目前这种僵局,击溃太平军这种以城为点,连成一线的防线,只是从开封城已移至归德城的联合作战指挥部迟迟未予答复,所以他也就只能依原计划,稳打稳扎,一步一步地向太平天国境内推进了。

刘光明刚转身下去传达命令,房门又被推开,一股寒风见隙钻进来,许奂蹙眉缩缩脖子,他这个南方人,确实不太适应这北方的寒冷与干燥。

“司令!军情部天京中心情报站传来消息,太平军遵王赖文光率领一支四千人的精锐骑兵从我徐州城与海州城之间的防线突破,已进入我山东沂州府解放区。”司令部莫参谋报告。

许奂马上低下头察看地图,一支四千人的骑兵部队虽掀不起什么大浪,但由它钻入人民军的后方,心里总是感到不舒服。良久,许奂直起腰嘲笑:“开初拼命想逃出山东,现在想方设法钻回山东,这个遵王赖文光肯定吃错药了!”

“不用理会他们,通知我集团军后面的第七集团军,交由他们处理吧!”许奂吩咐。

莫参谋走后,许奂陷入沉思,由太平军一支四千人的骑兵部队可以轻易突破防线可知第四集团军在徐州城至海州城之间的防线极为脆弱,如果太平军有更多的部队前来攻击呢?后果不堪设想!

太平军坚守城池不出,这是一个麻烦事,怎么才能逼太平军出城呢?许奂苦思良久,决定不等联合作战指挥部的批准,大胆执行自己的那套作战方案。

许奂来回急踱几步,突地打开房门,大声道:“刘参谋!刘参谋!”

刘光明刚从参谋部传达命令回来,喘着粗气,吐着白雾跑进来问:“司令!什么事?”

许奂肃然道:“记录命令!淮河北岸的第十四军强渡过江,跳过凤阳府,直逼天平天国首府——天京城;围攻颖州城的第十三军暂停攻城,令其置两师于淮河江北岸,接替第十四军原来的位置,并作随时准备渡江的准备;围困海州城的第十六军解除对海州城的围困,大步向南奔进,直向天京城;围困徐州城的第十五军解除对徐州城的围困,除留一师置于徐州城西面以防太平军西进外,其余三师大踏步向南,直向天京城;深入敌后清河附近的第4骑兵师做好接应大部队南下的准备;通知我集团军背部的第七集团军,让他们南下,接替下我集团军空置下来的防地;同时通告联合作战指挥部我集团军的新调动。”

刘光明越记越吃惊,这不是完成打乱了联合作战指挥部的作战部署了吗?这个计划不可谓不好,直向太平军的首府——天京,一定可以引得各路太平军回援,这样就可逼迫太平军与人民军在天京地区范围内进行决战,可以大大节省解决太平天国的时间。如果,其它各战场的人民军集团军也同时采取这种直向太平天国心脏——天京城的战略,效果可能就更好了。

刘光明跟许奂已有一段时间,渐渐已熟悉许奂的性格,知道什么时候他可以提出意见,什么时候即便是提了,也无任何作用,因为许奂主意已定。显然,此时就是不宜提意见的时候,他默默记录完毕,递给许奂签下大名后,转身而出,他只希望联合作战指挥部千万不要撤了许奂的职。许奂无疑是一个相当有军事才能,有人格魅力的将领,刘光明对许奂有一种对偶像似的崇拜,尽管他的年龄还比许奂大上那么一两岁。

许奂的这一部队调动,触一发而动全身,影响到了整个战局的方方面面。

“乱了!乱了!”在归德城联合作战指挥部的人民军总参谋部部长及联合作战指挥部总指挥吴命陵上将铁青着脸,不满地大吼。

他对许奂提交上来的那一份作战方案一直在作细致研考,觉得还是太过冒险。按此计划,虽能逼太平军决战于天京城下,可整个战局将被搅得一片混乱,人民军与太平军犬齿交错,太平天国不能对人民军设防,同样地,人民解放区也不能对太平军设防,这样造成的经济损失不可估量,不是一场战争的胜利就可以挽回的。

还有,虽然那样可以歼灭太平天国的主力,加速太平天国的灭亡,但却不能清除干净太平军的残余,那些散落各地的太平军今后清剿起来又不知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耗费多少时间?

“这个许奂,太胆大妄为!”吴命陵拿着第四集团军司令部传来的急件的手在发抖。可他没有资格撤消一个集团军司令的职务,他除了写一份报告禀报总部及及时对各战场作出调整外,什么事也做不了。发一份措词严厉的批评信?吴命陵觉得无任何意义。想到林逸对许奂的宠爱,觉得就是写一份报告上去,可能也不会对许奂怎么样,他索性连报告也懒得写了。

这份急件目前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长叹一声:“许奂!你害了我了!”他决定偷偷给许奂把屁股擦干净——实施许奂提出的作战计划。

他疾步走到作战室,极不舒服地下令:“安徽第六集团军杨诚志部:停止实施围攻安庆府作战计划,第二十四军与第二十三军越过安庆府,直向天京城;第二十一军置于安庆府西面,以防太平军可能的西进;在洞庭湖剿匪的的第二十二军火速东进,如有太平军突破人民军第二十一军防线,可就地设置第二道防线,阻击之,如未遇任何之敌人,可继续向东,直向天京城。浙江第二集团军古华部:第八军设衢州——温州防线,以防太平军的南下;第五集军与第七军的第27师与第28师放弃对衢州城的攻击,向北直向天京城方向。台湾海军第一舰队许东阳部:第一舰队入长江口,溯江而上,取向天京城;苏州地区第一海军陆战师北上,直向天京城。”

下达完命令,吴命陵长长地舒出一口气,他心里就若吃下一只苍蝇般难受,他是被毛还没有长齐的许奂小子逼的!

这是一次豪赌,人民军集中大约七个军二十余万人的部队逼太平军在天京地区决战,虽然太平军人数多达一百多万,但人民军取胜并不成问题,吴命陵赌的是太平军因为天京城之危,各部全速回援,不会与人民军来个错肩而过,进入人民解放区内。“天京城的重要性应该要比人民解放区的一些普通地区来得重要吧!”吴命陵嘀咕。其实,他的心心里也在七上八下打着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