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山还是那座山

st242 收藏 77 480

中午,雨过天晴,清风送爽,花香扑鼻,鸟叫虫鸣,人影隐现,乌龙山雨后散发着她动人的魅力。但见山峰巍峨耸立,险峻陡峭,古木参天,云蒸霞蔚,一条白练横挂山中。层峦叠翠、溪流淙淙、森林、瀑布交相辉映,直是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俯瞰山下,涧深谷幽,栈道连属,涧底流水淙淙,桥如虹跨,一茶楼独立溪边。只见客似云来, 沁人心脾的茶花清香充盈着茶楼,薄雾弥漫在茶楼边上。茶搂里一个着白色轻纱身影,体态俄娜,玉手托盘,飘飘悠悠于茶座间,行云流水般穿梭于客人旁边,颦笑间茶杯里变出不同的茶水来,客人惊叹此女只应天上有的同时,合目细细的品味着乌龙山精湛的茶艺。此女子非别人也,乃乌龙山茶蕊仙静静仙子。无论风吹雨打,春夏秋冬,茶楼里总是会出现静静仙子的影子,不知疲劳的笑迎四海友,八方客。长久以来,茶楼,仙子,小溪,成了山上不可缺少的靓丽风景线……


有道是山中有水,水中有山,无山不成涧,无水不成塘。山涧间一荷塘静静的躺于其中,荷塘里荷花簇拥,一朵含苞欲放亭亭其间。凉风徐徐抚过,岸边杨柳轻扬,池中波光粼粼,蛙鸣鱼跃,荷花袅袅婷婷,阵阵清香扑鼻而来……


“啊,香,清香,醉人之香也!”只见荷塘旁边一渔夫正在垂钓,沉醉于荷花清香而仰头猛吸,长叹一番。此渔夫非别人也,正是山上的锄头大叔。


话说锄头前段时间曾以外出差为名,沉迷于山花野草之间而不能自拔,烂醉于风花雪月之中而不知归路!锄头出差前只请了两天假,结果数月未归,手机又关,叶子得知甚忧!日子又过了一个星期,锄头终于有所觉悟,打了个电话回山里。“好你个锄头,还会玩失踪,我差点去登寻人启事找你了,现命令你马上归队。”“这谁啊?有这么和本大叔说话的吗?”锄头一看号,晕死,叶子找上门兴师问罪,糗大了。“叶老大咱不是放大假吗?俺还没玩够呢。再说了山上没河打鱼,我归队后上那讨生活去?”锄头忝着老脸说着。“没河我叫蛙王把池塘借你打鱼,其他我不管,只要你立马归队。”——呜呼!可怜我荷塘里辛辛苦苦养了两年多的锦鲤!本人刚上山不久,无名小卒,曾经到处受尽老兵欺凌,俗话说朝中有人好办事,正苦于找不到靠山,只好忍痛割爱将心爱的荷塘让出来给他作钓鱼之乐,还每天破晓时分出去挖蚯蚓给他做诱饵之用(关于山上传闻锄头好吃蚯蚓之事,只是略有耳闻,并未亲见,所以此不足以为依据也)……


以上插叙,乃本人实话实说,并无因失去荷塘而生诬陷之心。此赤诚之心苍天可鉴也。饿滴神,愿主保佑我,阿门!


话转回来,刚锄头沉醉于荷花之清香而仰头做深呼吸状,这时手中钓竿猛然触动,浮头突沉水中,时间过了0.001秒,他醒悟过来,0.009秒,他拉杆,0.1秒后将钓竿抽出水面,0.9秒后他骂到:“K,这是什么破鱼钩啊,钓了一个星期都不见鱼上钩!……”省略号后面为一连串的不堪入耳的叫骂声,回荡于山谷间,足足一个小时未消去……


在他正要摔竿而去的时候,一只蛤蟆跳到他脚下,他看见后,“嘿嘿……!”他狞笑着将蛤蟆抓起来,“吃不到鲤鱼,今晚吃蛤蟆,哈哈!要暴炒蛤蟆肝,清蒸蛤蟆腿,醋溜蛤蟆皮,萝卜炖蛤蟆心,蛤蟆头用来熬汤大补!”汗!蛤蟆都可以吃出这么多花样,看来蚯蚓的传闻是真的了!


离开荷塘,走进一林中幽僻处,碧翠草坪,只见一老者画夹斜铺,左手托着颜色盒,右手拾一个扁头画笔,嘴里还叼着一个根圆尖头大画笔,正在传神贯注的画画!非别人,正是山上著名的文学家,画家,云大风轻先生.这段时间山上正在效仿水浒传里的人物而各自取个代号,以用来作通讯社的笔名用,而云大的任务就是为每个人以代号为基准画人物肖像。


只见云大时而沉思看着模特,时而色板上轻快的调色,时而摇头甩发,时而在画板上狂舞,一会工夫,一幅水彩画肖像图就维妙维俏的跃然于纸上了。可见美术大师的名号放在他身上一点都不为过……


“下一个是谁?”云大问道。


“是我!” 137光着膀子,走到云大前头。只见137满脸的胡子,黝黑的皮肤,暴露的青筋一条一条的爬满了全身……汗,整一个的刚从田里除草回来的农夫!


“请问你选择水浒传里的哪个人物?”云大汗道。


“人称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奶而不油的小白脸,书法家,圣手书生——萧让!”137仰着脸说着。


"倾哐啷,扑通……"一阵响声过后,137低头一看,人呢?只见云大扑在地上,画夹一边倒着,颜色盒里的颜料不断的往外流——云大的脸顿时变得色彩斑斓起来……


“山,还是那座山,河还是那个条河呦……”山里传来嘹亮的歌声,歌声悠然飘荡在群山间,回转在密林里。仿佛唱歌的不是人而是山。人在林中,林在山上,而山在我们心中——歌声唱响在我们每个乌龙山英雄儿女的心中!


“恩,这山歌唱得不错!小雨,帮我察看一下是哪个小兵唱的山歌,本司令今天高兴,要奖赏他5枚银币……”说话的正是乌龙山军团司令,飘零大将军。此时他正翘着二郎腿坐在乌龙山司令部前的平台上,一边欣赏眼前的壮丽河山,一边吃着秘书小雨刚做好的卤水烤马鸡腿。


"5枚银子这么多呀?一直以来你奖赏的是3枚——”小雨不解的问。


“今天本司令高兴,所以多奖赏两枚。小雨,这个马鸡腿烤得不错!你的厨艺是越来越精湛了,哈哈,本司令很满意!”司令刚吃完一只鸡腿,用胖忽忽的手擦着油溜溜的嘴,笑眯眯的说道。


“呵呵,谢谢司令的赞赏!可是……”小雨微微笑道。


“这个嘛,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司令这时打断了小雨的话,“你毕业于外语大学德语专业,本来山里是安排你到外事部工作的,可是,你也清楚,本司令这里刚好缺一个秘书,是有点委屈你了,不过,见你在这里干活勤快,特别是做得一手好菜,本司令不会亏待你的……嘿嘿……”司令突然发出刺耳的笑声……


“哦,对了,小雨。听说山里的侦察部新抓了一只野生草鸡,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不知真否?野味我喜欢,你去打听打听。哎,我也该换一下口味了……想想看,已经有一个月没有野味吃了,真是想念哈!”司令说到这,略显怒意,“那帮小子也太不像话了,好久没有没有过来看一下我了,那草鸡估计早被侦察部的小子吃掉了。找个时间得去教训一下他们不可!”


“好的,司令,我会去问一下的。”小雨眉一皱,虽不乐意,但也不敢得罪司令,“我去切点水果,给您清润一下肠胃吧,司令!”


这时已经到了下午6点钟,西山边上,落日余辉透过层层叠叠的浮云,绚烂的彩霞绵延天际。重重叠叠,蒙蒙胧胧的群山沐浴在金色的余辉中,更显巍峨壮观。金色的小河蜿蜒缠绵如红色巨龙盘伏在群山之间……


司令远眺着群山,若有沉思,这时小雨托着水果盘缓缓而至。司令看着小雨纤纤玉手还有天使般的脸庞,深叹道:“山美,人更美啊!生活在如此人间仙境,夫复何求?”


这时办公室里电话铃响,小雨忙进去接听。


“司令,是BT医院119的电话!”办公室里传出了小雨的呼声。


“什么?119不是消防局的吗?跑医院干嘛?”司令吃惊,忙快步走进办公室接电话。


“喂,我是司令,有什么事?”


“司令,我是医院的119,尖兵出事了……”电话那头传来急促的声音。


司令听完119的述说后,脸色大变,转头对小雨说:“立刻联络各部队首领,司令部要开紧急会议!”


10分钟后,办公室坐满了人,司令环顾四周,满意的说:“恩,还算给本司令面子,10分钟后就到了。”数了数人数,突然发现小堕不见影子,暴怒,立刻打了个电话。“小堕,你在哪里?过来开会!”


“什么事司令,我正在执行秘密行动呢,不方便啊!”


“尖兵的手今天凌晨被人家砍了,过来开会!”司令很是不悦。


“我发誓不是我砍的,司令!”小堕急忙回答到。


“……”司令无语,一滴若大的汗珠从头上掉了下来。由于司令将手机的声音开的极大,在场听到的人也全体无语,面面想觑。


司令跟小堕通完电话后,咳了一下,这时慢慢伸直腰背,双手五指合拢,双臂平放在胸前,深呼吸状,在双掌平着往下压,并张开圆嘴唱到:“啊,啊,啊——”


在座的人扑通一声倒了一地,只有坐在司令左侧的胖子反应过来了,“司令,这么有雅兴来把歌唱呀——”


“恩,这个是开会前的一次清嗓子——被小堕气坏喉咙了。”司令再一次的咳了一下,心想,小雨做的烤鸡太油腻了,喉咙都有点不舒服,下次叫她做清谈些。“


胖子见机会来了,“那司令来杯茶蕊仙静静仙子亲自做得蜂蜜花茶,有清嗓润喉,清热解毒之功效啊”说完猴子戏法般变出一杯茶并双手呈到司令面前,还来个120度的大鞠躬(各位看官看到这里可能要骂在下说谎,常人充其量也只能做到90度的鞠躬,120度非体操人员而不能做到也,何况胖子乎?嘿嘿,这个若非亲见,吾等也不敢相信,可见胖子的120度鞠躬大法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


司令见状,顿时眉开眼笑的说:“嘿嘿,胖子,我总算没有看错你啊!从你上山那一刻起,我就看好你的,好好干,我会提拔你的!”说完,司令品了一口茶,顿觉一清凉润滑之物从喉咙直通到腹部,精神也随之一振,间或有种轻飘飘,将驾鹤仙去的感觉……胖子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于是凑到司令的耳边,细声的说道:“司令,这里有包千年人参,可以补补身,不成敬意,望莫嫌弃!”说着,胖子将一个油纸包沿着桌板底边递给司令。“好,好,好!”司令连说三个好字,在座各位以为是胖子跟司令说开会的内容,正合司令意,所以司令开心,于是大家都拍掌,甚至有些人也附和着说好。


时间就这样的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司令在众人的热捧之下不亦乐乎,完全忘记了尖兵此时正在医院忍受着断臂之痛。其间有人昏昏欲睡,有人跟苍蝇捉迷藏,有人玩弄手中的笔,有人在发手机短信,甚至有人已经借上厕所为名离开了……等到晚上9点后,大家连怎么到了医院都还迷糊着呢……


到了医院尖兵的病房后,发现尖兵已经做完手术躺在病床上了,满脸苍白的看着大家,司令看着心痛,正想发话,话还没说出,只见旁边一个人影迅速靠近尖兵。


“哇,我亲爱的大哥,看见你还活着我好高兴!”胖子突然嗷嗷大哭起来,“手臂断了不要紧,命保住了才是最重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旁边若干人等无不汗死,接着胖子用左手摇动着右手说“如果有可能,我愿意将我的右臂砍断送与你……”众人听着无不为之动容,乌龙山兄弟间情深似海再一次的显露出来……


“呵呵,胖子二弟,我没事,这不是好好的嘛!出来混的,抛头颅,撒热血不经常的事嘛,何况区区一臂而已!没了右臂左臂一样能干事……”尖兵忙着安慰胖子。


各人一一慰问了尖兵,尖兵感动之余,总觉得少了一个人,突然想起原来三弟石头没有到来,于是跟胖子说“我那三弟想必很忙,否则怎不见人影?”


胖子知道瞒不住了,直说道:“大哥,那不肖三弟这段时间迷上了群英社的首席情妇碧MM,已经一个月没有回过家了,刚打手机他还挂机!如此不肖之人,自有山规伺候,如果大哥同意,我立刻将他擒来,任由大哥处置,以解大家怒气!”


“哎,想我那三弟石头,”尖兵摇头说道,“长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曾经迷死多少良家闺秀!长得帅不是他的错,错的是那些女人太好色了。罢了,罢了,三弟此时想必正沉醉在碧MM的温柔乡里去了,就不打搅他了……”


看看时间,已经到深夜12点,各人陆续的向尖兵道别,只剩下胖子继续留下照料尖兵……


乌龙山此时夜深人静,蛙鸣虫叫,凉风徐徐,紫气缥缈,星光闪烁,皓月当空,伴随着乌龙山众英雄儿女,渐入梦境去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