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孟恩崇站在竹楼的阳台上,看着雷雨田的背影。他拿着一个PSO-1瞄准镜看着向山庄外走去的雷雨田。这个SVD狙击步枪上的PSO-1瞄准镜居然可以多用途望远镜,他可以测距,也能当红外夜视望远镜使用,白天可以清楚看到八百米外人的五官,晚上也能看清楚人的轮廓。

这个PSO-1瞄准镜还是雷雨田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送给他的小礼物,自己带了半辈子兵,居然没见过这东西,所以一直带在身边当稀罕的玩意儿。他看着雷雨田徒步走出山庄,消失在茂密的小路上。孟恩崇把‘望远镜’放在一边,背着手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思考着报仇的事。

他大哥孟恩远五年前去美国开拓市场,刚做成几次生意,就被许睿出卖。这小子原来是警察的线人,是个赏金猎人,这种人专混入帮派内,搜罗情报,然后卖给警察,警察抓人的时候这些赏金猎人还可以拿着枪帮警察的忙。

美国居然有这么该死的职业?这制度和这职业是谁发明的,简直缺德带冒烟儿。在美国做危险生意,除了要躲着FBI和各地警察,还要防着赏金猎人。

这些人不穿制服,不戴什么证件,就和老百姓一样,但让人防不胜防。他们不拿出证件,谁知道他们是赏金猎人?除非收买警察,才能让这些人暴露出来。孟恩崇去了美国一次,也没找到机会贿赂警察收买情报,也没找到许睿。听手下打听到的小道消息许睿四年前就不在美国混,原来这小子躲回老家。现在自己派两路人马去寻找,一路人马还带着家伙,找到就能干掉他。

许睿已经躲了四年,应该松懈下来了吧?这四年他没继续当赏金猎人,应该本事开始退化,和公园里的猛兽差不多。孟恩崇以前听大哥的手下说,许睿这小子浑身是本事,长拳短打马上步下擒拿格斗都是一流的,枪法更是百步穿杨。看许睿的本事,和自己的参谋长雷雨田差不多,要是雷雨田先找到他,他们俩就会一对一的较量,应该十分精彩。

要是余飞先找到许睿,那结果就不一样,余飞还带着两名职业杀手,人数是三比一,那许睿本事再大,也不是他们三人的对手。现在只要他的人发现许睿,他肯定会死。许睿被发现,就意味着死亡。

孟恩崇想到这里,心里稍微舒服点,两路人马只要有一路成功,自己就能去掉这块心病。现在自己兵强马壮,不但兵多,而且兵的素质比缅甸政府军高。要地盘,自己的地盘在北缅各路军阀里是紧次于佤邦军。论经济,自己的毒品全部销售到欧洲,赚的是富人的钱,毒品进了欧洲,可比买到美国利润大,首先是欧洲穷人少,欧洲人买毒品舍得花钱,而且用的是欧圆付账。

美国到处是廉价的非洲大麻,还有产量巨大的可卡因,这对海洛因的冲击很大,要做生意,就要不停的和别人争夺市场。自己很省力气的做生意,避开竞争,发了大财,现在他的硬实力,比他大哥活着时候要强,自信心也更足。他认为拿掉许睿这个毛头小子太容易。许睿有什么了不起,自己凭什么干不掉个他呢?孟恩崇认为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不过他的情报系统太不发达,他都不知道这四年来许睿都干了些什么。许睿可是当了两年职业保镖,保护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面对的是十几群手段高超的绑架分子和穷凶极恶的职业黑帮,他多次与这些凶悍的歹徒交锋,结果自然是东家没事,劫匪完蛋。许睿还干了两年雇佣兵,这比干保镖还锻炼人,面对的可不是什么劫匪,而是成建制的,整连整团的叛军,和神出鬼没的游击队。连续干两年雇佣兵,还没死,也没受重伤,你说他饭桶么?

孟恩崇把报仇的事想的实在是太容易,他失望是难免的。


虽然仇人派出两路人,但许睿还不知道。他更不知道的是,仇人派的人都是他的好朋友。此时他坐在咖啡厅里和自己的同事尴尬的面对面。

一个自为人出身高贵的女秘书,和一个职下位卑的清洁工面对面,实在是有点别扭。两人除了年纪相仿之外,没任何共同点。

许睿一直都希望自己做个有修养的人,即使碰到看不起他的人,他尽量装的很客气,“中午好,请坐吧,在这地方还能碰到同事,真是巧呀。”

小闻站在那更尴尬,因为地位有差别,不想说话吧,不礼貌,有损自己的形象。这小子先说话,她马上找到台阶下。她假惺惺的笑了一下,就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

许睿估计这个看上去很傲气的女孩不会主动和自己说话,为了扭转这个尴尬的局面,他打算自己说上几句,免得两人面对面什么都不说会让这里的服务生猜疑,弄不好他们俩成了那些人的谈资。

“今天早上真不好意思,我把地弄的太湿,让你摔倒,真对不起,我请你吃饭吧,就算我赔礼道歉,好不好?反正你也大老远来了,不会因为很讨厌我而推辞我的邀请吧?”许睿早有放弃伪装的打算,不如让这个不了解自己的女孩知道点自己的底细,反正她也不会因为自己有钱而加害自己。

小闻面对不是非常热情的邀请,稍微有点惊喜,但她的傲气把她说句客气话的念头给打消了。她想,有人来这种有档次的地方请自己的吃饭,的确是好事,但第一次就表现出过度的热情,是不太好,显得自己没见过世面,不如装的‘酷’点‘冷’点,这样对方会对自己更感兴趣,她非常熟悉如何与陌生男人打交道的技巧。

“当然不会拒绝。”她把包放在旁边的椅上,稍微拿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长发。

“你一定很奇怪我这出身卑微的家伙赚不了几个钱,但却来这种地方虚荣一把,你不好奇?”许睿面对话少的女同事,只好自己先说几句,这样吃饭不至于很尴尬。

“当然好奇,我没记错的话,你一个月才四百的工资吧?”小闻对人的长相记不太清,但对人的收入什么的都记的很清楚。

服务生走过来,问:“这位女士要点些什么?”

“两个海鲜套餐,要一杯爱尔兰咖啡,一杯果汁,其他的一会再说。”许睿知道内陆山城的海鲜最贵,所以就点这个,到了海边的城市,他才不点海鲜呢,那地方人人吃的起这个,他就不吃。

“你和我不太熟,怎么这么大方?”她想求证一下他的钱到底是自己的还是老女人给的。

“那我不大方点,我们AA制好了,谁也不欠谁的?”他左手玩着自己的打火机,右手端着咖啡慢慢喝着。

小闻知道这里的普通牛排都比别处贵,海鲜就更贵,要AA制,自己那吃的起,吃了这顿,这个月预算就更紧张,这怎么行,她才不吃亏呢。

“你既然都说请我,还A什么?你的钱多,是不是很想找人帮你花呢?”她故意把‘钱多’这个词说的很重,暗指他靠当老女人的男朋友卖身赚钱。

许睿不傻,知道这个,他没名的正面回答,“我自己还是有点积蓄的,虽然我没什么本事只是个清洁工,我想靠巴结别人发财,我怎么也定穿的干净点,去个像样点的地方,比如保龄球馆之类的地方吧?何必穿着掉色的工衣,在别人面前装可怜,你说呢?”他把‘别人’这个词故意加重语气说,算是回答了她的疑问吧。

小闻仔细一想,有是呀,小白脸们‘钓’老女人,一般都打扮好,去酒吧夜总会之类的高消费场所,那有他这样邋遢的装成清洁工的,看来传言中的事不属实。传言有多少是真的呢?应该没真的吧?

服务生端过来饮料,放到桌子上,两人在服务生服务的时候都没说话。服务生客气的说:“主菜马上就好,请稍等。”然后拿着空托盘打算离开。

许睿马上说:“等一下。”他拿出信用卡,递给服务生,“再多加一份海鲜套餐,给钢琴师,我这个人很穷,付不起小费,请她原谅吧。”

服务生拿着信用卡去结账,心里说,这家伙还谦虚,能点起三套海鲜套餐的人能没钱给小费,还是做女人好,看那年轻的女琴师,这么容易的赚到一顿大餐,要自己是女的,这家伙也会请自己吧?不过他的钱包里的确没钱,只有几张卡而已。自己真不走运,今天客人本来就少,还碰了个不装钱的财神,钱真难赚。

小闻现在更惊讶,他的钱包居然是地摊货,她老去商场,还是能迅速鉴别出商品的价值的。他的钱包里居然没钱,只有卡,他还是个卡族。他这么富为什么不舍得给自己买个上档次的钱包?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他为什么这么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