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纪新史 第三章 波澜壮阔 第二十九节 阳谋

秦时竹 收藏 8 2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761/


听到枪响,老百姓更是乱作一团,哭爹喊娘的四处逃命,本来井然有序的车站广场,突然间就变成了恐怖场。李春福的反应也不慢,听到“有刺客”的时候就已经掏出别在腰间的枪了,但毕竟猝不及防,还是慢了一拍,没能阻止刺客痛下杀手,眼看刺客就要混杂在人群中逃之夭夭,情急之中他的枪口对准了对方的背影就开了枪,“啪啪”也是两枪,刺客立刻倒在了地上,其他卫兵一拥而上。

李春福也顾不上看刺客到底怎么样了,赶紧跑回秦时竹身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扑在两人上面的彭家珍大声在喊:“都督,您醒醒,您怎么样了?您千万要顶住啊!”

“我……我……没事!”秦时竹吃力地说,“大……大年他怎么样?”

“都督,您别动,我赶紧把你送到医院去!”彭家珍一边站起来,一边大吼,“警卫营,快!快!,快把都督抬到医院去!”

大家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将两人送往医院,一路上,李春福和彭家珍不停地喊,“都督,柳总管,你们千万要坚持住,马上就到医院了!”一到医院,两人就被送到了手术室,大夫经过快速检查,说:“诸位放心,两人都没事!”

“真的?”彭家珍还不敢相信,“那他们怎么流这么多血呢?还有柳总管怎么昏了过去?”

“一发子弹打中了柳总管的肩部,还有一发打中了都督的胳膊,所以大量出血,但都不是致命伤,不碍事。”大夫宽慰着他们,“另外,柳总管只是暂时性休克,一会就能醒。”

“这样啊!”彭家珍欣喜地转头对秦时竹说,“都督,您放心,您没事,柳总管他也没事!”

“呵呵,我当然知道我没事!”秦时竹狡黠地笑着。

蓝天蔚冲了进来,嘴里大嚷:“都督怎么样了?都督怎么样了?”

“嘘!别吵!他们都没事!”李春福赶紧制止他。

“这就好!这就好!”蓝天蔚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秦时竹试图想用手解开胸前的扣子,不想忘了自己的手已经受伤了,疼的大叫一声,慌得彭家珍连连摆手,“都督,您别动,您受伤了,您想干什么?我来帮你。”

“帮……帮我把胸前的扣子解开,有……有个东西硌得我难受!”秦时竹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彭家珍连忙帮他解开,“当”的一声,一个似乎金属块的东西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众人一看,连连惊呼,原来那是一个子弹头,不过已经完全瘪了,失去了原有模样。大夫也迷惑不解,怎么这颗子弹打不进去,不过,真要是钻进去的话,正好在心脏部位,只怕是凶多吉少。

“都督,都说吉人自有天相,您看,这颗子弹愣是没打进去!”众人在惊呼之余,纷纷为他感到庆幸。

秦时竹心里得意,幸亏我穿了来自二十一世纪的防弹衣,不然,明年的今天真是我的忌日了,不过这可不能轻易告诉别人。“水!水!我要喝水!”旁边的柳大年醒了以后第一句话就是要喝水。

“咕咕”几口喝下后,柳大年清醒了很多,“都督没事吧?我怎么感觉这么疼呢?”

“都督没事,柳总管,您肩上中了一枪,流了不少血,不过也没生命危险,您就放心吧!”柳大年听完,又闭上眼睛,昏睡了过去。

“我怎么也这么痛呢?胳膊抬不起来?”秦时竹听到柳大年叫痛,自己也感觉到了痛意。

大夫仔细检查后,满脸堆笑地说:“都督,您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手臂上只打在肉里,没有伤着骨头,估计养个五六天就没有异常了。”

“都督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众人连忙祝贺。

“那个刺客怎么样了?抓住了没?”

“不知道,我朝他开了两枪,他就倒在地上,我看有人冲了过去也就没顾上看他是死是活,直接到医院来了。”李春福赶紧回答。

“我去看过,刺客已经死了。”蓝天蔚之所以迟了一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李旅长,不是我说你,不该把他打死的嘛!他死了哪里去找幕后的凶手去?”彭家珍有些埋怨他。

“我……我当时也是情急之下,没想到那么多。”

“唉!主要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都督,前两天葛部长就提醒我要注意刺客,还是大意了。”彭家珍垂头丧气地检讨。

“好了,好了!我不是没事嘛,就不要互相指责了。再说,家珍你刚才也不是奋不顾身地扑到我身上来?我还要谢谢你呢。”秦时竹想起了葛洪义的警告,“春福,你赶紧给葛部长打电话,就说我在锦州遇刺,让他赶紧过来,另外,通知陆师长,就说我另有安排,不能去他那里了。”

“是!”李春福赶紧出去打电话。

“家珍,你赶紧指挥警卫营把医院包围起来,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说的时候秦时竹边用眼光扫视一旁站立的大夫和护士,“也要委屈你们一下,什么消息都不能透露,这几天也不能回家!”

“是、是!”大夫和护士赶紧点头。

“秀豪兄,你赶紧回部队去,安定军心,有任何风吹草动,可以便宜行事!记住,我遇刺的消息不要告诉任何人!不要透露哪怕一丁点情况。”

“是!”

“报告,我已经将电话打好了,不过……”李春福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夫人那里我没有打,免得她担心。”

“春福,你做得很好。我命令你,一面负责维持城里秩序,宣布全城戒严,另一方面赶紧把刺客的情况调查清楚,如果有人胆敢妖言惑众,一律格杀勿论!”

“是!”

两个人满腹狐疑地领命出去了:秦都督明明没事,为什么不能向外面透露消息呢?难道这样就能抓住凶手不成?狐疑归狐疑,毕竟这是命令,还是要不折不扣地执行。再说,秦都督是东北最高统帅,站得高、望得远、想得多,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下午时分,葛洪义、夏海燕和王云山急匆匆地赶来了,还没等秦时竹说什么,王云山一把揪住彭家珍的衣领,“你这个混蛋怎么搞的?连都督也保护不住,都督要是有个好歹,我要你好看。”

秦时竹脸一沉:“云山,不得乱来,赶紧放开家珍,我没事!”

“都督,您真的没事?”王云山松开手,“呀,您受伤了。”

“没事,就是擦破点皮。”秦时竹命令他,“你和家珍出去把门给我牢牢守住,我和葛部长他们有要事相谈。你们两个不要再闹情绪了。”

“是!”两人出去后,紧紧关上了门。

“老大,看来敌人终于动手了,你情况到底怎样?”

“没什么,就是胳膊上中了一枪,胸口也中了一枪,不过幸亏有防弹衣,没有什么危害,但中弹的时候还是痛了一下。”

“这么说来还多亏了防弹衣。”葛洪义又问,“听说柳总管也受伤了,他怎么样?”

“他比我惨,肩部中了一枪,现在另外一个病房里躺着呢。”秦时竹严肃地说,“医院我已经派警卫营封锁住了,城里也让李春福戒了严,我遇刺的消息还没有扩散开去,知道我生死的人就更少了。”

“大哥,既然你没事,那赶紧要出去露面安定民心,不然,我怕流言四起,对社会安定不利啊。”夏海燕建议道。

“且慢!”葛洪义边摇头边问,“刺客抓住了没有?他什么来历?”

“刺客已经当场被李春福击毙,我正在命人调查来历呢。”

“大哥,我隐隐约约觉得有点蹊跷,不知道你怎么看的?”葛洪义不愧是干情报出身,十分敏感。

“我也觉得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所以才把你叫了过来商量。”秦时竹问他,“以你之见,这事是谁干的呢?”

“具体是谁干的,我也说不上来,但我想,总逃不脱我上回和你分析的那三股势力。”葛洪义想了想,“只有刺客的身份确定后,才能找出他幕后的真正主子是谁。”

“报告,凶手的身份已经确定,此人名叫汤时保,原先在衙门里当差,这两天刚刚被辞退的。”李春福进来汇报调查情况。

“此人平时品行如何?为什么要辞退他?”

“听街坊邻居讲,此人品行比较恶劣,经常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吃喝,偶尔也去妓院、赌场,花销比较大,所以很贪财,这才被辞退的。”李春福想了想,“哦,对了,辞退的命令是柳总管下的。”

“他家里还有什么人?”

“这家伙不是本地人,老家在宁远,老婆孩子刚刚被他打发回了娘家,其他详细情况一时半会还不清楚。”

“那你抓紧盘查其余情况,另外派人将他的家人全部抓到锦州来,休叫走透一个。”

李春福走后,葛洪义皱起了眉头:“贪财?辞退?柳大年?”

“难道只是冲着柳大年来的?我是碰巧?”秦时竹没想到运气这么糟糕。

“不会吧?只因为柳大年辞退了他,他就要杀人?大哥,我觉得不对啊,真要杀他,大年天天在锦州,机会多的是,何必要等到你来视察的时候动手呢?”

“照你的分析,柳大年只是顺便,我才是主要目标喽?”

“我在想,如果柳大年是主要目标,那为什么他才中了一枪,而且只是打在肩部?你刚才不是说胸口也中了一枪嘛?我觉得你才是主要目标。”

“那也不一定,也许刺客的枪法不准呢?”海燕在旁边插嘴。

“这……”葛洪义刚刚提出的假设就被否定掉了,他又在病房里转了三个圈,突然问,“不对,没有这么简单,老大,我问你,你是胸口先中弹还是胳膊先中弹?是你先中弹还是柳大年先中弹?”

“你让我好好想想,当时刺客动作太快,我也有点模糊了。”秦时竹使劲挠了一下头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我先中的弹,而且是胸口先中的。我依稀记得胸口很痛,大叫一声,然后感觉立脚不稳,马上要倒了下去,然后可能是胳膊中了一枪,这个时候家珍扑上来了,他把我和柳大年扑倒在地,柳大年压在我上面,家珍压在我的另一边,在扑倒的那一刹那好像大年他才中的枪?对,就是那一瞬间中的,因为这时候我才感觉他的血溅到我的脸上,然后可能就是李春福开了枪吧。”

“如果这个过程没错,那么显而易见你是刺客的主要目标,不然他不会用两发子弹对付你,而且,我敢大胆推断,柳大年的那一枪也是代你受的,刺客的第三枪可能还是要打你,但被彭家珍这么一扑,却打在了别人身上。”

“只可惜现在刺客死了,不然咱们能问问他究竟要杀谁?”秦时竹不无懊丧地说。

“都督,新情况。”李春福又进入了病房,“我贴了告示后,刚才有人来告发,说是他以前的一个赌友。据这个家伙交待,汤时保的爹好像以前是巡防营的,据说跟马龙潭很铁。前两天这家伙喝醉了酒,嘴里嘟囔着要做大买卖,他的狐朋狗友本来以为他吹牛,没想到居然是这事。”

“这人呢?我要亲自盘问他。”葛洪义眼睛一亮,狐狸再狡猾,总还是有尾巴的。

“人押在我官府里,是我把他提过来还是部长去那里?”

“我跟你直接去吧。”葛洪义对秦时竹说,“我先去看看,你好好休息,让海燕陪你,有什么事情就招呼她。”

葛洪义走后,夏海燕又检查了秦时竹的伤势,“大哥,真是好险,你知不知道,刚接到你遇刺的电话时,真是吓死我了。”

“呵呵,我有防弹衣,不怕!”

“防弹衣也只挡得了一时,你看,胳膊上不还是受伤了嘛?要是打在脸上,你还不惨了?”

“没事,顶多破相嘛。”秦时竹半真半假地说,“不过我要是破了相,恐怕就做不了都督了,哪有一个残疾人做老大的呀。”

“又胡说。晓得你这样,嫂子说不定多担心呢,我连说都没敢跟他说,背了药箱就急匆匆地来了。”

“哦,你怕他们治不好我?”

“那倒也不是,我怕伤口感染,在这个年代,青霉素都还没有呢,真要伤口感染引起并发症怎么办?”夏海燕认真地说,“让我赶快给你打一针,小心驶得万年船。”

“不用了吧,只是小伤而已。再说,都这么多年了,你的药品还不知道有没有过期?”

夏海燕愣了半天,突然回过神来,笑骂道:“差点又让你蒙过去,我带过来的可不是一般的抗生素,都是长效药品,可以保证三十年不变质,所以价格也特别贵,很多都是我们学校才拥有的进口药和新药。”

“那一定值很多钱了吧,你们学校和实验室还不心疼死。”

“少废话,赶紧转过身去,把屁股露出来让我给你打针。”

秦时竹不情愿地转了过去,嘴里还嘟囔着:“海燕,你可是越来越凶啦,我估摸着结婚后小羽没少受你的气,以前你可挺温……”

秦时竹的话还没说完,海燕狠狠地把针扎了进去,“啊!”的一声,胡言乱语被制止住了。


“老大,我问清楚了,汤时保的爹名叫汤万和,和马龙潭有过八拜之交,原来在巡防里当经办,官虽不大,但挺有油水,马龙潭死后,他被关押了两天后来就被放了;汤时保本人因为仗着有这层关系,向来胡作非为,经常和地痞流氓鬼混,社会面还挺广;至于他那把枪,那人说以前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可能是新得来的;大概五天前汤时保喝酒喝醉了,说要做大买卖,其他语焉不详。据他的邻居反映,七八天前曾经有一个陌生人来找过汤时保,来的时候还买了不少东西,很晚才从汤家出去,第二天,汤时保就把老婆孩子打发回了娘家。至于那人是谁,他的街坊邻居没有一个认识的,也说不上来,只是说,个不高,穿灰色棉衣,听口音和问话不象是本地人,但肯定是东北人。”葛洪义结束调查回来了。

“都督,我还派人去汤家搜了一遍,找出一包钱,共有487个大洋,其中,四筒是整包的,没有拆封,一筒已经拆开了,但外面的纸还在。”李春福补充道,“汤家的家小我也派人去追查了,让他们火速抓拿归案。”

“现在外面是怎么传我的事情的?”

“都督遇刺的时候很多人都看见了,所以街头巷尾传的很快,还说……还说……。”李春福说不出口。

“还说什么?”

“说什么的都有,大多数人在瞎猜都督生死未卜,小部分人主要是对革命心怀不满的遗老遗少在那诅咒都督已经死了。”

“哈哈,好,看来希望我死的人还不是一个两个。”秦时竹收敛了笑容,“李旅长,今夜起锦州宵禁,晚上十时以后到天亮前,任何人不得上街,无论白天黑夜,给我看住城门,一律许进不许出,然后全城搜捕。”

“是!”李春福不放心地追问一句,“这样会不会造成人心惶惶?”

“这正是我要的效果,有人不是盼着我死嘛,你就放出风声,就说我生死不明,危在旦夕,但不要太明显。”

“是!”李春福转身就去布置了。

“老大,又是宵禁,又是戒严,你有什么企图?”

“我猜那个神秘人物可能还在城里,这样大海捞针应该能把他找出来吧。”

“我看不见得,这人应该没有这么傻吧,留在城里等你抓他?我认为此人早就走了。”葛洪义耐心地分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人在某一天晚上来找那个姓汤的,送了他一堆礼物还有500个大洋,之所以只有487个,估计是被汤时保用掉了一些,那支枪说不定也是神秘客送给他的,但办完事之后肯定溜之大吉。”

“这么说我是高射炮打蚊子――白费力气?”秦时竹不服。

“不,这个命令大大的有用!”

“洪义,我看你是日本话学昏头了吧,连大大的有用都出来了,你以为你是猪头小队长啊?”海燕在旁边撇嘴,“等把刺客的家小抓住仔细拷问还怕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然,你太小看对手了。”葛洪义把头摇得象个拨浪鼓,“他就这么蠢,把所有的消息都告诉老婆,没见他把老婆孩子打发回娘家了嘛!”

“总有蛛丝马迹吧?”

“有肯定有一些,但不会太多,说不定超不过刺客邻居所见到的情况。”葛洪义耐心地解释给这两人听,“老大,你奇不奇怪?这人既然要暗杀你,早不暗杀迟不暗杀,偏偏到这个时候来暗杀?而且,他好像跟你没有直接的利害冲突。”

“你的意思是,暗杀柳大年只是个幌子,只是企图以此来掩盖我才是他真正的暗杀目标?”

“嗯,有那么一点意思,如果那样,这个内幕可就深了,绝非一般暗杀那么简单,而且,你到锦州来也是昨天才决定的,凶手的点子怎么这么准?”

“你是说锦州方面有内奸?”其余两人浑身一震,秦时竹缓缓地说,“左雨农打电话肯定也只是给柳大年和李春福、蓝天蔚他们几个人打,你怀疑他们几个?”

“不得不怀疑。”葛洪义说,“不仅柳大年有疑点,就连李春福、蓝天蔚他们也逃脱不了怀疑。”

“说说你的依据。”秦时竹倒还沉得住气。

“柳大年自己中弹,有苦肉计的嫌疑;李春福杀死刺客,有灭口的嫌疑;蓝天蔚也有通风报信的嫌疑。”葛洪义不慌不忙地说了他的怀疑,“不仅他们有,昨天得知你要去前线视察的人都有嫌疑。”

“也包括你喽。”

“对,也包括我。”

“大哥,洪义,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思开玩笑。”夏海燕急了,“真要他们有嫌疑,我们呆在这里就太危险了。要知道,警卫营只有区区1000人马,锦州城附近的部队有近万呢。”

“现在唯一可以被证明是清白的是彭家珍,因为他用身体给你掩护,如果他想杀你,现在你就看不见我们了,所以,警卫营还是可以值得信赖的。”

“那柳、李、蓝三人怎样才能洗脱干系呢?”

“很简单,你已经命令他们全城戒严,而且封锁了消息,我可以派人去民众中打探情况,如果确实没有泄漏出去,那么这三人基本可以证明是可靠的。”

“嗯,这是好办法,问题是你怎么打探呢?”

“这个好办,锦州有腾龙社的机关,我可以直接指挥。”

“问题是你自己也还没有洗脱怀疑呢。”秦时竹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还不忘调侃葛洪义两句。

“大哥,你不会真怀疑我吧,我要想动手,就根本不用劝你穿防弹衣,也不用提醒你。”

“呵呵,我和你开玩笑的嘛,我要是连你也信不过,还能相信谁?”

“话不能这么说,在情况清楚或嫌疑排除之前,所有人都要怀疑,连妻子儿女也不例外,不然逻辑分析就有漏洞。”

夏海燕听得毛骨悚然,“好可怕,六亲不认,简直就是克格勃。”

两人听了哈哈大笑,海燕眼一瞪:“有什么好笑的,你以为我表扬他啊?”

两人笑得更厉害了,葛洪义幽默地说:“海燕,克格勃是苏联的情报机构,这会儿连苏联都没有,哪里来的克格勃?”

眼看两人讥笑自己缺乏历史知识,海燕一脸尴尬,不过她很快缓过劲来,催促葛洪义:“还不赶紧去办正事?三天之内破不了案,我唯你是问。”

“遵命!”葛洪义执行自己的秘密任务去了。

“老大,他的办法到底可行不可行?”海燕还是满腹怀疑。

“这个我可不在行,让他去搞吧,他要连这都搞不定,这个内务部长白当了,腾龙社这么多年的银子也白花了。”秦时竹原地转了三个圈后,又对着夏海燕说,“既然要搞,就搞得大点。海燕你去通知沈阳方面:就说我身负重伤,生命危在旦夕,让颜院长火速派精干的医疗小组过来;通知张榕,我已经不能理事,让他主持大局,都督一职暂且由他代理,凡事和袁金铠商量后就可以通过;通知郭松龄,第一师师长由他代理,负责沈阳治安;通知左雨农,我生命垂危,任何人不得探望,沈蓉那里更是千万不要提起;让张榕通知政府成员,虽然我遭到毒手,但革命大业还没有完成,同志仍需努力,望大家精诚团结,然后就说我说完这些就昏迷不醒了……”

听完秦时竹的吩咐,海燕目瞪口呆,“老大,你想弄什么啊?搞什么阴谋?”

“不是阴谋,是阳谋!”秦时竹得意地笑了,“快去,别走漏半点风声。”


接到夏海燕的告急电话,整个军政府乱做一团,张榕火速召集成员开会:

“诸位,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都督在锦州遭到暗杀,目前生命垂危,周夫人刚才打电话来,把都督的话交待了一下。”听完张榕的介绍,众人都心事重重。

“这怎么办呢?这怎么办呢?”袁金铠六神无主地在原地转圈,“都督到底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听周夫人介绍,似乎伤势很严重,都督交待完那些就昏迷过去了,我已经按照吩咐派颜院长带人去锦州抢救。”

“那我们赶紧去探望啊!”

“不用了,都督已经昏迷,恐怕医生要好好治疗,不方便探望。”张榕哽咽地说,“都督一再交待,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大家要精诚团结,共渡难关。”

“其他事务都督都已经交待了,可是这么多兵马怎么办?现在又和清军交战,如果没得力的人带军,我们的形势不妙啊。”

“在座的只有郭师长懂军事,但他资历还不够,恐怕镇不住,”张榕沉吟半天,“要不就让陆师长做大元帅,统帅兵马,辽阳夏师长做副帅好了,吉林、黑龙江的兵马暂且由两位都督自己统领。”

“现今之计,也唯有如此了。不过,我觉得还是要封锁一切消息,传播出去,民心浮动,十分不利啊。”左雨农想了想,“秦夫人自己还不知情,我看,为了避免她伤心过度,咱们暂时还是不要告诉他实情。”

“听说柳大年也中枪了,他情况如何?”

“柳总管情势稍好,伤了肩部。锦州由李旅长维持治安,蓝师长掌管军队,秩序倒也安定。”

“这沈阳的治安,就有劳郭师长负责了。”张榕叹了口气,“值此多事之秋,都督却又遭了毒手,真是乱上加乱啊。”

“葛部长呢?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没看见他来开会?”众人没有看见葛洪义。

“葛部长已经去锦州了,估计已经着手擒拿凶手,希望他能尽快破案,以慰都督。”

会是散了,每个人都各怀心事,当然也有暗怀鬼胎的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