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记住这个名字——南朝第一猛将萧摩诃

坐看云起

★13岁初阵,“单骑出战,军中莫有当者。”

★摩诃独骑大呼,直冲齐军,齐军披靡。

★摩诃饮讫,驰马冲齐军,胡挺身出阵前十馀步,彀弓未发,摩诃遥掷铣鋧,正中其额,应手而仆。齐军“大力”十馀人出战,摩诃又斩之,于是齐军退走。

★与齐人大战,摩诃率七骑先入,手夺齐军大旗,齐众大溃。

★时忻有精骑数千,摩诃领十二骑深入周军,纵横奋击,斩获甚众。

对萧摩诃的兴趣首先来自史书这几段令人难忘的“剽悍之极”的描写。古代战争中,对勇将的基本要求就是能万军中斩将夺旗,即所谓“万人敌”,两晋南北朝时对勇将的最高评价就是“时之关张也”,萧摩诃是其中佼佼者也。为写这篇小文章又多找了些史料,倒觉得不能只简单把他看成纯粹匹夫之勇了。闲话少说,下面开讲:

萧摩诃,字元胤,兰陵①人。他的名字“摩诃”②出自佛经,梵语,意思是大。兰陵萧氏是著名大族,萧摩诃的祖父、父亲都在梁朝做过官,摩诃幼年丧父,被姑父蔡路养收养在南康,“稍长,果毅有勇力”。

初露锋芒

13岁时的一次战役使萧摩诃初战成名。

梁大宝元年(550年)正月,侯景之乱震惊天下,陈霸先(陈高祖)起兵赴援京师北讨侯景。兵至大庾岭,反对讨侯的原定州刺史萧勃指派蔡路养率二万人马拒之,摩诃时年十三岁③,“单骑出战,军中莫有当者。”激战中,陈军主将杜僧明受伤落马,陈霸先亲自救了他并将自己的马让给他。史载“胆气过人”的杜僧明上马复战,土豪出身的蔡路养遂大败,脱身逃走。

溃败中,萧摩诃被陈霸先麾下名将侯安都收留,侯安都很欣赏这员小将的勇力,一直厚待他,从此摩诃就死心塌地跟着侯安都南征北讨。

梁太平元年(556年)三月,北齐出兵10万攻梁。六月,北齐军潜至南京紫金山东北,梁主力军佛晓出幕府山迎战,侯安都率部袭击北齐军后路。战前,侯安都对萧摩诃来了句:“卿骁勇有名,千闻不如一见。”(嘿嘿,老奸巨滑)萧摩诃回答:“今日令公见矣。”(呵呵,血气方刚)激战中侯安都坠马,被北齐军包围,萧摩诃单骑大呼,直冲北齐军,所向披靡,侯安都也因此幸免。在梁军的猛烈攻势下,北齐军大败,死伤不计其数。

陈霸先建国后,萧摩诃积累战功升为巴山太守,开始步入他戎马一生的最辉煌时期。

彪炳战绩

注意了!以下这段记载是我见过的史书最精彩战斗之一,实在无法用白话将这样精练生动的文字破坏,大家自己看看这段千载之下仍凛凛有生气的描述吧:

“(陈)太建五年,众军北伐,摩诃随都督吴明彻济江攻秦郡。时齐遣大将尉破胡等率众十万来援,其前队有“苍头”、“犀角”、“大力”之号,皆身长八尺,膂力绝伦,其锋甚锐。又有西域胡,妙于弓矢,弦无虚发,众军尤惮之。及将战,明彻谓摩诃曰:“若殪此胡,则彼军夺气,君有关、张之名,可斩颜良矣。”摩诃曰:“愿示其形状,当为公取之。”明彻乃召降人有识胡者,云胡著绛衣,桦皮装弓,两端骨弭。明彻遣人觇伺,知胡在阵,乃自酌酒以饮摩诃。摩诃饮讫,驰马冲齐军,胡挺身出阵前十馀步,彀弓未发,摩诃遥掷铣鋧④,正中其额,应手而仆。齐军“大力”十馀人出战,摩诃又斩之,于是齐军退走。”

——《陈书·萧摩诃列传》

呵呵,厉害吧。上回历史版有讨论谁是“中国历史上单人闯阵之最强 ”时,我选的是两羽:关羽、项羽。但平心而论,萧摩诃武勇绝对不亚这两人,只是名气太小罢了。又是闲话一句,继续正文也:

陈太建九年(577年)十月,陈宜帝陈顼命令吴明彻率军继续北伐,到了吕梁(今江苏徐州东南),“萧摩诃率7骑先入,手夺北齐军大旗,北齐军大溃。”萧摩诃因功被授予持节、武毅将军、谯州刺史。

北伐之路

北周灭北齐,周武帝宇文邕派大将宇文忻争夺淮北地区,在吕梁与吴明彻军大战。当时宇文忻有数千精锐骑兵,萧摩诃只领十二骑深入周军,“纵横奋击,斩获甚众。”

陈军进围彭城,吴明彻用水灌城,绕城布列战船,加紧攻城。宇文邕急忙派大将军王轨率军驰救,占据淮口,修筑长围,并用铁锁贯连车轮数百沉入清水(即泅水,在今江苏淮阴及其西北),以封锁航道,并在清水两岸筑城。陈军诸将很是惶恐,萧摩诃对吴明彻建议:“王轨尚未筑好城,这时派兵攻打,他肯定无法抵挡。只要我军水路不断,敌人就没办法,但要是等他们筑好城,我们都得做俘虏了!”但刚愎的吴明彻不听,反而冷冷地说:“搴旗陷阵,将军事也;长算远略,老夫事也。”呵呵,这句话好硬,《陈书》记载:(当时)摩诃失色而退。——为何失色?吓的还是气的?大家想吧。

接下来, 周军十日之间筑城成功,下游水路全被王轨截断。这下进退两难的吴明彻只好考虑突围了。萧摩诃又进言说:“愿公率步卒慢慢前进,我领铁骑数千在前后呼应,必当使公安全返回京师。”这时的吴明彻不再说“长算远略,老夫事也”了,一席话显出其主帅气度:“兄弟的话很有道理。不过老夫受君命出征,不能胜敌夺城反而到被围的窘境,我很惭愧。而且步军最多,我为总督,必须身居其后。兄弟你率骑兵在前面突围吧!”最终萧摩诃带数千马军率先突围成功回朝。而吴明彻亲自断后,不料至清口船舰触上沉入水底的车轮,大败被俘,所部3万及器械辎重为周军所获。

平叛重臣

太建十三年(581年)二月,杨坚废周立隋,是为隋文帝。雄才大略的隋文帝杨坚欲吞并江南,命贺若弼、韩擒虎镇江北广陵和庐江,预作灭陈准备。陈宣帝即委任骠骑大将军萧摩诃等御隋。隋军水陆并进,逼近长江,陈人大骇。

就在大兵压境之时,陈朝却上演了一出兄弟夺位的丑剧,这回萧摩诃扮演了平叛重臣的角色。

这事发生在太建十四年(581年)正月,陈宣帝去世。宣帝有四十二个儿子(好厉害),长子就是大名鼎鼎的陈后主陈叔宝,陈叔宝早被立为太子,但次子始兴王陈叔陵却想趁机夺取帝位。此人一向残暴荒淫,他在和兄弟们一起在宫中侍疾,刚听到老爸归天,他第一个吩咐就是让左右去外面拿剑,可是左右不解其意,拿了把木剑给他,气得他大骂。

第二天宣帝小敛,陈叔陵从袖中掏出锉药刀⑤,一刀刺向叔宝,刺中脖子,叔宝闷绝在地,吓得皇太后与后主乳母忙用身体挡住,叔宝另一个弟弟叔坚从后面扼住叔陵,夺了刀摁住他。

叔陵有把力气,挣脱后逃回东府城,召左右放了东城的囚徒以充战士。又派人召集所部兵马,被甲著白帽,准备据城自守。当时陈军都在沿江防守隋军,建康城内空虚。大臣们也犹豫不决,不知该支持谁,以至无人前去征讨陈叔陵。最后还是太子舍人司马申聪明,想到了大兵在握的萧摩诃。陈叔宝急忙派人命萧摩诃讨逆,萧摩诃立马率步骑数百人疾至东府城,屯兵于城西门。即日擒叛将戴温、谭骐驎等,送斩于朝廷,首级号令。面对本朝名将,陈叔陵大为惶恐,为拢络萧摩诃,派人送去一部鼓吹,并对他说:“事情成功后,一定以公为台鼎。”萧摩诃用缓兵之计说:“必须你派心腹人带着任命书来,方敢从命。”陈叔陵没法子只好尽杀其妻妾,率左右数百人从南门出逃,萧摩诃率军追到丹阳郡将其斩杀。

事后,陈叔宝即位,他对大功臣萧摩诃一点没吝啬。先封为散骑常侍、车骑大将军,封绥建郡公,邑三千户。还将陈叔陵所蓄聚金帛累巨万,全部赏赐给萧摩诃。不久,又改授侍中、骠骑大将军,加左光禄大夫。同时还以其女为皇太子妃,可谓举国荣宠归于一家。

英雄迟暮

叫后主的都不是好皇帝,叔宝也不例外。即位后外信任佞臣江总、孔范,内沉迷张、孔二美人,政治日益腐败,强大的隋军灭此朝食只是时间问题了。

589年正月,长江下游贺若弼、韩擒虎、杨广等诸路隋军分路渡江。刚欢度新年的陈叔宝方察觉事态严重,下诏亲帅陈军拒敌,命萧摩诃等并为都督。隋军突破长江防线后积极推进,行军总管宇文述率军3万渡江,进占石头。至此,隋军对建康已形成包围。

叔宝素来不懂军国大事,现在到了燃眉之急,只会“易喜为忧,昼夜啼泣。”萧摩诃屡请出战,都被拒绝。贺若弼进军钟山,摩诃又来请战:“贺若弼孤军深入,且其垒堑未坚,兵心未定,出兵掩袭,一定能打败他。”叔宝又不许,另一个大将任忠时亦在侧,出言谏阻道:“兵法有言:‘客贵速战,主贵持重。’今国家足食足兵,还应固守台城,沿淮立栅,北军虽来,勿与交战,但分兵阻截江路,又给臣精兵一万,金翅舟三百艘,下江径掩六合,且扬言欲往徐州,断彼归途,彼军前不得进,后不得归,必致惊乱,不战自走。待春水既涨上江,周罗等得顺流来援,表里夹攻,必可破敌,这岂非是良策吗?”[font=黑体]——比起萧摩诃逞勇屡请出战,任忠的计策更合理。[font]但叔宝终未能决,踌躇了一昼夜,忽跃然出殿道:“兵久相持,未分胜负,朕已厌烦得很,可呼萧郎出战。”——既胸无良策又爱犯嘀咕,作战与否全凭意气用事,陈叔宝荒唐!这时想起“萧郎”也迟了。

摩诃听宣进宫。叔宝忙说道:“公可为我决一胜负!”摩诃答道:“出兵打仗,无非为国为身,今日出战,兼为妻子。”叔宝大喜,宣摩诃妻子入宫,先加封号,一面犒军准备决战。

再说下去就是件痛事了,摩诃前妻已殁,后娶的继室却是妙年,貌可倾城,当下艳妆入宫,拜谒叔宝。叔宝见色动心,又把那国家大事置诸度外,便令设宴相待,留住宫中。自与摩诃妻调情纵乐,作长夜欢。——亡国在目,还要淫纵,叔宝无心肝;丈夫浴血在外,老婆与人苟合,这女人也无廉耻。

摩诃出与诸军自南至北组织应敌阵势,鲁广达,任忠,樊毅,孔范,摩诃最北,断断续续延袤达二十里。隋将贺若弼轻骑登山,望见陈军形势,已知大略,即驰下山麓,勒阵以待。

对于妻子给自己戴的绿帽子,估计有家报传到萧摩诃耳中,得知此事,摩诃再忠诚,尽力的心也不免怠了。此时贺若弼驱军大进,自率精兵攻孔范。孔范素未经战,突然与若弼交手,不禁气馁。兵士方才交锋,他已拨马返走。主帅一奔,全军皆溃,鲁广达、樊毅两军也被牵动,“诸将支离,阵犹未合,骑卒溃散,驻之弗止。”且萧摩诃年力又衰(已是近六旬之人),比不得年少时骁勇,一时冲突不出,竟被隋将员明擒去,送至贺若弼前。——英雄落暮,可叹!若弼命推出斩首,摩诃面不改色,反令若弼称奇,乃释缚不杀,留居营中。 ⑥

摩诃遭擒,台城内风声骤紧,文武百官,一哄而散。任忠也不忠了,潜迎韩擒虎军,直入朱雀门。守门士兵要拦,任忠咳嗽一声:“小伙子!连老夫都降了,你们还拦什么拦?”再往后就是大家都熟悉的陈后主“胭脂井”的故事了。——呵呵,那口胭脂井在南京鸡鸣寺边,我上中学时每天必经之路,几丛杂草一口枯井而已,当时一点不觉得希奇,现在围在古台城里卖门票了,倒有许多年没去了。

建康沦陷后,后主被贺若弼置于德教殿,有兵卫看守,摩诃向贺若弼请求:“今为囚虏,命在斯须,愿得一见旧主,死无所恨。”贺若弼哀而许之。摩诃入见后主,俯伏号泣,仍于旧厨取食而进之,辞诀而出,守卫者皆不能仰视。隋文帝知道后,感叹道:“壮士也,此亦人之所难。”——贺若弼,良将也,故能惜其才;隋文帝,明主也,故能怜其情。

摩诃之死

将军死于兵戈中才是正途,打了一辈子仗的萧摩诃终于没死在床箦上。

陈亡后,隋文帝授萧摩诃开府仪同三司。不久,随汉王杨谅至并州。隋仁寿四年(604年),萧摩诃随汉王杨谅起兵反对其兄杨广称帝。八月,萧摩诃在于清源(今山西省清徐)败于隋名将杨素,被俘后被杀⑦,时年七十三岁。

萧摩诃既已降隋为何又反?我分析原因有二。直接原因是《隋书》记载的:(摩诃)子世略在江南作乱,摩诃当从坐。上(隋文帝)曰:“世略年未二十,亦何能为!以其名将之子,为人逼耳。”因赦摩诃。虽然赦了,但总是个疙瘩。何况杨广杀父杨坚自立,杨坚儿子杨谅固然反得有理,摩诃也不为无因;其二,萧摩诃一生功绩尽出于陈,陈朝历代皇帝均待之不薄(后主虽私通其妻,总的来说还是器重于他的),一个几乎一生尽忠于一朝的老将军,晚年身处敌国难免“郁郁思乱”,这也是人之常情。只是,说句刻薄的话——死迟了。既有今日之反,何必当初之降?陈书点评道:“萧摩诃气冠三军,当时良将,虽无智略,亦一代匹夫之勇矣;然口讷心劲,恂恂李广之徒欤!”气冠三军不假,无大智略也不假,但作为一国支柱,君虽不君,臣可以臣!比起屡战无封侯郁闷自刎的李广来还是不如啊。

嗟夫! 我为古人叹一口气。

补记:

摩诃讷于语言,恂恂长者,至于临戎对寇,志气奋发,所向无前。年未弱冠,随侯安都在京口,性好射猎,无日不畋游。及安都东征西伐,战胜攻取,摩诃功实居多。

子世廉,少警俊,敢勇有父风。性至孝,及摩诃凶终,服阕后,追慕弥切。其父时宾故脱有所言及,世廉对之,哀恸不自胜,言者为之歔欷。终身不执刀斧,时人嘉焉。

摩诃有骑士陈智深者,勇力过人,以平叔陵之功,为巴陵内史。摩诃之戮也,其妻子先已籍没,智深收摩诃尸,手自殡敛,哀感行路,君子义之。

注解:

①兰陵萧氏,原居今山东峄县(枣庄附近),西晋末年北方士族为避战乱大举南迁,山东兰陵萧氏也渡江徙居至江苏常州附近兰陵郡,即南兰陵。萧摩诃应算半个江苏人。

②我注意到南北朝时不少人的名字与佛教有关,比如崔目连、王僧辩、杜僧明、 张僧繇等。

③一说18岁。此事发生在550年,但史书上均记载萧摩诃当时为十三岁,这与萧摩诃死时为七十三岁的时间相矛盾,呵呵,我取13岁,英雄出少年。

④铁铣,应该是尺寸不长的铁制小矛。想起三国时典韦也有掷手戟杀敌的经历,看来“遥掷”短兵器是古代战场上猛将专用。

⑤《陈书》载:及高宗弗豫,叔坚、叔陵等并从后主侍疾。叔陵阴有异志,乃命典药吏曰:“切药刀甚钝,可砺之。”

⑥《说唐》上是这样描写的,哈哈:一个贲武将军萧摩诃,一个英武将军任忠。二人领兵到钟山,与贺若弼会战,两下排成队伍,萧摩诃出马当先,贺若弼挺枪迎敌,两人战不十余合,贺若弼大喊一声,把萧摩诃挑于马下,陈兵大败。

⑦找不到相关详细记载,不过想来也是“临战力尽被擒,临刑面不改色”罢

参考书目:

《陈书》

《南史》

《隋书》

《资治通鉴》

《南北史演义》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