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演义》中关羽从投降曹操到千里跑路,都是被描写成谨守礼法的典型,其秉烛达旦立于门外的形象更是被搬到了荧屏上,深入人心。但是通过演义中另一处的描写,本人就对关羽对二嫂守礼的真相产生了怀疑。在此重新扯起反关的大旗,将我猜测的事实与大家共享。


关羽在到达许都之前的路上,“操欲乱其君臣之礼,使关公与二嫂共处一室。关公乃秉烛立于户外,自夜达旦,毫无倦色。”本人相信这次关羽是没有乱来的,毕竟才到曹营,又是曹操的故意安排,关羽自然心知肚明,这晚的表现相当漂亮,简直是树立了丰碑。“既到许昌,操拨一府与关公居住。关公分一宅为两院,内门拨老军十人把守,关公自居外宅。”好戏终于开始上演了。当时是没有针孔摄像机这些玩意的,关羽名为住在外宅,实际上内宅当然可以进出自由,毕竟房产证上是他名字,关羽想何时进去何时出来,又有谁管得着他?又有谁会知道?


有人也许会问:“二嫂若不是水性杨花之辈,奈何?”本人在此分析下:首先刘备有一句名言:“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衣服破,尚可缝;手足断,安可续?”虽然是为了劝阻张飞自刎时而发出的情急之辞,但是在每一个读者眼中,一个张飞显然比两位老婆要对刘备有价值得多,这种话二位夫人自然会有所耳闻,就算不否认这句话,至少心里也会不是滋味的。关羽如果关键时候拿出这句话来要挟,相信一定能触动二位夫人心中最软弱的部位,为关羽的得逞创造有利条件。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如果不从的话,找个机会除掉二位夫人,捏造的借口能瞒过刘备便瞒,瞒不过刘备也无所谓。第二点:刘备是个没有胡须的人,医学上说是雄性激素分泌不足,所以很有理由怀疑刘备的那个方面不行,二位夫人一旦尝试到了猛男关羽。


至此,关羽的作案条件、作案手段都已经分析成熟,现在就是要找点证据了。


《三国演义》中描写叔嫂同居的还有一例,就是庞德,“德昔在故乡时,与兄同居,嫂甚不贤,德乘醉杀之;兄恨德入骨髓,誓不相见,恩已断矣。”这里的“不贤”,本来可以理解成别的原因,但是只有通奸反诬庞德这一种可能,才符合情理。因为当时庞德兄庞会也在,庞德嫂子纵然有错,也轮不着庞德来多管闲事,只有事情扯到庞德身上,才使庞德有理由出手杀人,本人猜想极有可能是庞德嫂子通奸被庞德撞破,反诬庞德勾引自己,导致庞德必须“乘醉杀之”,事后死无对证,还无法告诉其兄真相,故而“兄恨德入骨髓,誓不相见”。由此看来,庞德才是真正的顶天立地的真男子大丈夫!


庞德归顺曹操后,定然会听到关羽在许昌期间与其嫂私通的传闻,但是相信关羽当时没有留下什么证据,曹军将领之间只是互相说说而已,毕竟老板喜欢关羽,这种私下的议论上不得台面。庞德对这种事情是很敏感的,毕竟是他人生的一个大事件,对关羽这种人当然是相当厌恶。故而不难理解为什么曹操派兵遣将的时候,庞德为什么那么激动,主动挺身而出要和关羽去决斗,后面还抬榇随军,大有你死我活之势。表面上看关羽和庞德无怨无仇,但如果能联想到这一层,读者就会有恍然大悟之感,原来在庞德心中,这场决斗是大丈夫和伪君子的较量!一个是大丈夫,却背上一个逼奸嫂子的罪名;另一个是伪君子,却享有叔嫂以礼相守的美名。


关羽当然对此毫不知情,与庞德交战后甚至对他有点欣赏。关羽被庞德射伤以后,坚守不出,“庞德令小军毁骂。关平把住隘口,分付众将休报知关公。”这种骂阵的技巧可是有讲究的,当然是会骂令当事者最难堪的事情,一点鸡毛蒜皮捕风捉影的事情,也要渲染成如同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一样。关羽的这个绯闻如何能被放过?顿时关羽与嫂私通的精彩故事随着大嗓门小兵的叙述,源源不断飘到关羽军的阵地上,这骂声让关羽听到了那还得了?故而关平只能强行封锁消息,待得关羽箭创愈合,才总算瞒了过去。


关羽生擒庞德后,精彩的描写出来了:“关公又令押过庞德。德睁眉怒目,立而不跪,关公曰:‘汝兄现在汉中;汝故主马超,亦在蜀中为大将。汝如何不早降?’德大怒曰:‘吾宁死于刀下,岂降汝耶!’骂不绝口。公大怒,喝令刀斧手推出斩之。”可以看出关羽对庞德还是相当欣赏的,想招降之,同样是名将的于禁,关羽却不屑一顾。但是庞德如何能投降关羽?于是“骂不绝口”……大家自然都能想到庞德骂的是什么内容了,在关羽面前当场揭破这段奸情,关羽自然会大怒,于是斩之。后为了显示自己清白又葬之。


从关羽招降到大怒令斩的强烈情绪变化中,无疑已经默认了这一切,庞德连和于禁一样监禁的待遇都得不到,直接被杀灭口。这就是关羽通奸其嫂的证据。